刚刚更新: 〔邪王追妻:绝色王〕〔屠神天帝〕〔误惹豪门:总裁大〕〔妖孽娘子:拐个师〕〔俯瞰球场〕〔提拔〕〔异大陆修仙记〕〔惹火狂妻:邪帝,〕〔花开半夏君约此生〕〔混元太极道〕〔快穿,挥手女主,〕〔极品小村夫〕〔位面复制大师〕〔爱过恨过,擦肩而〕〔青眉煮酒〕〔争锋地〕〔三国之巅峰召唤〕〔神魔之上〕〔超星大导演〕〔变身在漫威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五十七章 短暂
    “你真打算与我动手?”易嚣没有动用他的魔法,而是不动声色的暗自为自己又增加了几层防护。

    两名来自不同世界,甚至不同时代的家伙漂岗这座中世纪城镇的半空中,而周围响起噼里啪啦的火焰烧焦声。

    最原始的魔力和拥有抗拒一切攻击特性的抗拒能量环绕在易嚣的身上,但却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安全感。

    他不确信这种巫拭来寻常防御的手段对巴里有没有用,因为不久前被路西法烟暗魔法侵蚀时的巴里已经用他的神力给易嚣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如果不是沙漏中蕴含的能量可以让易嚣释放出一些简陋的,还未完成的时间魔法,对付神力这种度的能力易嚣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或许他可以试着将防御力提升到巴里打不动的程度,就像那时候斯塔克与贾维斯配合短暂提升了马克战衣的能力一样,这世界上克制神力的手段也不少,但易嚣此时手中掌握的却不多。

    心灵魔法就是其中一条,这几乎是所有生物的弱点,比如光头教授,当初路西法也正用了这种办法来控制巴里。

    但是现在,这种办法也没有用了,易嚣在巴里身上感受到一股抗拒,还是双重的,就像巴里所说,他不仅利用神力的度在心灵层面上形成了电磁能量网,还用某种未知手段进行抵抗。

    虽然为了尊重几人,易嚣从未用过心灵魔法,但不得不说,这是对付巴里这样急者最后的手段之一,心灵魔法的失效,给易嚣造成了很大一部分的不安。

    仅凭时间魔法可无法压制巴里,易嚣能从沙漏中利用的时间能量并不多,这是一种非常难以掌控的能量,不同于那些存在于世间的能量,比如风和或。爱和绝望等等,时间的奥秘近乎无限,是易嚣也无法触碰的领域。

    “当然,为什么不呢。”面对易嚣的质疑。巴里很平静的答道。

    “你看起来很希望这么做。”易嚣从巴里的目光中看到了跃跃欲试,还有一种叫做仇恨的光芒。

    虽然易嚣不曾拥有和体会这些感情,但也正因为这一点,他对感情了解的更深刻,不是亲自体会的那种深刻。而是理论和定义上的那种。

    他熟悉每个人脸上最细微的变动,无论是微小的肌肉变化还是瞳孔的收缩,因为他需要借此来判断那个人蹿一种什么状态,然后自己应该同样用什么状态去与对方交流。

    就现在已经拥有了灵魂能量的易嚣而言,他仍然蹿,和喜欢用这样的状态去观察这个世界,用相对理智的状态去分析,冷眼旁观,因为这已经成为了习惯。

    感情对他来说更像是调剂品,一种以前从未接触过。感到新鲜的新奇物,但并不是一种必需品。

    易嚣不想丢失感情,那种麻木的生活实在很无趣,他想找自己的灵魂,这绝对记在他死前必做一百件事小本上名列前茅的位置,不过他却不会为了这些放弃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说生命。

    仇恨,这是一种失去理智和混合愤怒的东西,人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可以做出一切,包括抛弃自己的底线。曾经的信念,如果他还坚守着,那也不叫失去理智,而此时与怒火撞到一起。衍生出来的后果可想而知。

    易嚣用一种相对冷静的态度去观察巴里,面前这个巴里很奇怪,如果未来的自己真的做了什么无法饶恕的事情,就算巴里和自己私交甚好,也也不会这样面对自己。

    因为他是级英雄,易嚣了解这些英雄。所谓英雄,就是坚守着自己内心原则的那些家伙,而巴里的原则就是。。好吧,易嚣承认自己这段时间根本没想过去了解巴里,他也不知道巴里原则是什么。

    但显然,他不会放过自己,面对转变为级坏蛋的曾经同伴,巴里从来没有手软过,这是易嚣从看过的有关闪电侠的漫画里得知的,虽然他仍然会给这些人机会,不过那是巴里控制们以后的事情了。

    按照巴里一贯的风格,他应该冲上来先动手打一架再说,而不是与自己磨磨唧唧的进行废话,当然,前者很符合巴里此时的做法,而后者很符合英雄们的嘴炮能力。

    易嚣不知道自己以后做了什么,但现在这种情况,问题肯定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出在巴里那里。

    “如果你知道以后你对那些世界做了什么,相信我,你也会和我一样的。”巴里从面罩下传来平静的声音,但却让易嚣愈加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皱皱眉头,却找不到原因,巴里注视的目光给他一种很古怪的感觉,甚至让易嚣不自觉的抖了抖身体,觉得有些哆嗦。

    是黄灯戒指的原因么,不。。不是,易嚣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因为那枚戒指还完好无损的静静躺在梅丽珊卓的断臂冰雕中。

    梅丽珊卓,易嚣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个被困在冰雕里的围观群众,他连忙释放了一些用来治疗的魔法能量,将梅丽珊卓从气若游丝的状态稳定下来。

    她还不能死,虽然梅丽珊卓的魔法并不强,但其中蕴含的知识和原理仍然很有用。

    收手上的魔法,易嚣将梅丽珊卓悬浮到一个安全的位置,“可惜我并不知道,而你也不打算告诉我,不是么。”易嚣说道。

    “而且。。你说你就要消失了,还有多久。”

    “我也不知道。”巴里耸耸肩,“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穿越时间,或者说透析时间的本质,或许在以前穿越时间过后我也会消失,但就像他所说的,因为时间线无缝对接的关系,我根本就没有觉察,或者说根本就不知道我曾经消失过。”

    “他?”易嚣敏锐的抓住巴里的关键点,追问道,“他是谁?”

    但很快易嚣自己就对自己解答道,“你还是不能说,对么。”

    不出意外的。巴里承认下来,“我不能告诉你,你以后会知道的,或许不知道。但这都无所谓了,因为我会带着戒指一起消失掉。”

    易嚣突然脸色有些难看,“你不会是在拖延时间吧。”

    这很有可能,巴里会消失掉他可能说的是真的,因为这似乎是从易嚣面前。从这个世界当中逃掉的唯一方法,除非他还有能力破开时间。

    但这种姿态可能是巴里故意摆出来的,让易嚣不想轻举妄动,然后拖延时间,最终带着戒指一起消失掉。

    想到这里,易嚣有些恼怒,因为他越想越觉得是这个可能,自己是太过谨慎了么,易嚣恼怒的想着。

    “你可以试试。”面对易嚣的疑问,巴里仍然还是不温不火的答道。但同样的,他也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易嚣决定动手了,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点,无论是剩余的时间,还是巴里在面对自己时的态度,都证明了他无法杀死自己,如果真的出现最糟糕的结果,易嚣也有信心在剩余的这点时间内保全自己。

    他的眼中的确有杀意,但他不会痛下杀手,不然不会与自己废话。无论什么原因,这点都可以被很好的利用,更重要的是,巴里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此刻他的状态可以理解为两名相同的巴里出现在同一个时间下。这点在魔法中也同样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比如利用时间转换器,就绝对不能出现在过去的自己面前,不然就会怕自己卡死。

    好吧,时间转换器本质上并不是操纵时间能量,而是脱思维。但仍然与时间有一点点挂钩的关系,凡是与时间牵连的东西大多数都很危险,因为这会将一切事弄得乱七八糟。

    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此时的巴里,他在被时间排斥,他正在被一点点消融,当他最后消失之后,他就会彻底消失在时间长河当中,不在任何的时间当中。

    他不会被遗忘,但永远,永远不会再出现了,就算出现,也是未来或是过去的巴里,而不是面前这个。

    如果说所有多元世界中谁最有资格说永远,那么无非就是时间了,而不是什么钻石。

    想通了这一点后,易嚣放下了心中的顾忌,他要在巴里消失前将黄灯戒指抢来,至于巴里拼命阻止的这一切,甚至不惜穿越时间到过去都是因为这枚戒指,易嚣并不在乎。

    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而不是现在。

    易嚣的气势在一点点生变化,而这种改变被城镇外原有的那个巴里一丝不差的全部看在眼中,看着对立的俩人,用脚趾头去想也能猜出即将生什么,所以巴里的面罩下正挂着一个大写的懵。

    他的内心十分纠结,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意见不合是谁的原因,自己又应该去帮哪一面,恩不对。。自己似乎连城镇都进不去。

    将一切都菊眼底的巴里早就现了城镇的异状,幻境似乎无法延伸到城镇的外围,只在内部生效,而易嚣在抓住梅丽珊卓之后并没有解除幻境,所以此时整个城镇还是一片混乱灾难。

    但不管巴里内心怎么纠结,城镇中心的易嚣已经动手了。

    他像是融化的冰淇淋一般,周身冒出热腾腾的烟色粒子,仿佛迷雾一般向四周散开,然后下一个瞬间,易嚣已经如同炮弹般向巴里冲了过去。

    在闪电侠面前展示度似乎有些班门弄斧,尤其是面前这个经历过漫长未来战争的闪电侠可能是易嚣遇到过的最快急者,但易嚣的手段可不像巴里那样,仅仅局限于度。

    只见一股粘稠的滞待感随着易嚣的移动快出现在巴里与易嚣之间,形成了一条笔直的空气通道,就仿佛慢动作下的子弹贯穿轨迹,又像是深海中射鱼雷时被捕捉到的瞬间。

    这样奇特的景观可不是真的在释放慢动作,易嚣的度仍然很快,周围的一切也都很正常,唯一出现问题的,只有巴里艾伦和他身前的那一形距离。

    那是因为易嚣减缓了这段距离上的时间流,利用去补充灵魂能量的间隙,易嚣同样将时间能量补充了一下,此刻他就将附近的时间减缓了一点,虽然在魔丰束后周围的一切都会被时间加恢复原状,但毕竟最关键的,就是这被减缓的瞬间不是么。

    这个魔法几乎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争分夺秒,这就是争分夺秒的意义。

    在魔法的笼罩下,巴里的一切动作都被减慢了,他变得迟缓无比,仿佛每做一个动作都需要抵抗巨大的助力,在这种不对等的度面前,巴里似乎无法做出任何抵抗,他的能力没有丝毫用处。

    易嚣带着浓郁的魔力突入到巴里面前,如果他仍然有抵抗力,那么这些魔力就会成为易嚣最锋利的武器,但看起来巴里似乎没有抵抗的能力了,于是易嚣毫不犹豫的再次冲黄灯戒指伸出了手。

    “滋!”

    就在同一时间,巴里的作战服上猛然涌现出少许红色的雾气,仿佛迷雾一样笼罩在他的身上,将他缭绕在其中,红光一山,巴里已经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拉出一条闪电,出现在距离易嚣很远的地方。

    巴里有些肉痛的摸了摸战衣,那是旺达利用幻影猫的能力封于作战服中的能量,专门用来对抗沃斯骑士中那些精通减和加魔法的巫师的,但现在随着卫星基地沦陷,旺达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了,这能量是用一些少一些。

    但随即又想到自己很快也要消失掉了,巴里也就将这些琐事抛之脑后,专下心来应付这个过去的敌人。

    不过就在巴里分神的瞬间,易嚣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他几乎是随时巴里同时消失的,在巴里停下的时候,他就从溢散在空气中的粒子里跳了出来。

    易嚣的身后弥漫着仿佛魔焰般的禁锢能量,这些能量铺天盖地的向巴里笼罩过去,同时下一刻,易嚣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易嚣没有下杀手,哪怕巴里很快就会被时间吞噬,因为他觉得自己这样做了,恐怕不太好在接下来面对巴里,毕竟任谁看见会杀死未来自己的人,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这些能量中只是包含了石化,僵硬,停止,甚至禁锢这个概念本身的能量,落到任何人身上,他都会瞬间失去行动力。

    巴里的度很快,所以他难缠的地方在于几乎没有攻击能够打中他,但抛去了这点,他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