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贴身特种兵〕〔重生痞妻:寒少,〕〔佛系带娃日常[穿书〕〔反派亲妈她18重人〕〔[沙海]丈夫的秘密〕〔一路仕途〕〔我成了首富祖奶奶〕〔黑红女星洗白白[穿〕〔官道黄粱〕〔佛系娇美人[穿书]〕〔修真聊天群〕〔八十年代小萌主〕〔不知嫡姐是夫郎〕〔全世界最好的庄延〕〔第三种绝色〕〔山野乞丐村医〕〔恶妇重生在七零〕〔重生星空至尊〕〔吕布有扇穿越门〕〔一切为了投胎[快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六十三章 城镇
    “你没事吧。@,”易嚣皱起眉头,看着斯塔克异常苍白的面孔,嘴里说了句废话。

    斯塔克正陷入昏迷当中,当然不可能回答他,回答他的是贾维斯,尽职尽责的人工智能管家,“先生的状态很不好,虽然没有外伤以及破损,但失血过多陷入昏迷,如果不得到及时的补充和救治,很可能出现低烧和其他的并发症。”

    对于易嚣的魔法,贾维斯的数据库中完全不能理解,但它仍然根据斯塔克的命令记录下的很多奇怪的数据和能量波动。

    但也不是没有收获的,起码这个时候它知道,唯一能够治疗斯塔克的希望,就是面前这位在斯塔克世界被定义为神棍骗子职业的巫师。

    “情况还不算太糟。”果然,易嚣点点头,然后说道,“交给我吧。”

    易嚣揪着斯塔克的内衬把他从马克战衣里拽出来,马克战衣还是很沉重的,不怪开能无法移动它,而是这样一个铁块,就算开能的作战服也牵引不动。

    “嗞!”电光一闪过后,巴里带着谷莫和两名小女孩出现在众人身后,显然处于外围的他发现情况已经被控制住,就将三人带了过来。

    于是围在斯塔克身边的众人立刻散了去,开能直奔自己的女儿阿娅而去,当然,对于飞船中另一名幸存的小女孩,同样来自云星的同胞麦子,俩人的关心也不少。

    至于丹妮莉丝,她则再次化为巨大的龙躯帮助城镇灭火去了,九只脑袋中有一个可以操纵水的能量,也就是俗称的水魔法,虽然她根本不会咒语,但本能的吐吐口水水球之类还是可以的。只是希望她别吓到人,因为易嚣觉得她庞大的躯体带来的恐慌大于灭火帮助。

    于是易嚣身边只剩下温妮,她永远不离不弃,因为易嚣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两名亲人也是她世界的中心。

    倒是巴里走了过来,看着斯塔克,关心的问道。“伤的很重么。”

    因为易嚣背对着他,所以并没有看到巴里眼中的迷茫和异样,来自未来记忆的冲击带给巴里的影响绝对不小,虽然仅仅都是碎片,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消化的。

    “没大碍。”易嚣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现在就能醒过来。”

    没有抓住斯塔克的那只空闲的手伸向地面,仿佛阴影般的烟点迅速从地面上变大,然后让易嚣毫无停顿的没了进去,在巴里看不见的地方。易嚣摸摸索索,然后抓到了某种柔软的东西。

    微微用力,易嚣将手掌贴在了上面。

    这个时候,那只还在靠近斯塔克的手散发出红色的光芒,少许仿佛血珠一般的液体从易嚣的手上逸散出去,悬浮在半空中,散发着血腥味,然后渐渐向斯塔克身体中汇聚。

    “发现不明能量。正在输血。。”

    “记录。。”

    “机能指标回升。。”

    “能量不明。。原理不明。。操作方式不明。。已记录。。”

    贾维斯忠实的完成着它身为管家的职责,但显然巫师的魔法并不是那么好破解的。起码不是它一个人工智能能够理解的,就算它变成了奥创也不行。

    看着易嚣手中散发的血红气息,倒是巴里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皱皱眉头,想要阻止,但最终没有说话。

    斯塔克的面色立刻红润起来。呼吸也变得有力,看起来恢复的很快。

    而这种看似非常高深的治疗魔法,实际非常的简单,甚至在易嚣手中,根本算不上困难的咒语。属于奥兹国中最基本的魔法运用。

    大部分魔法都是需要代价的,这种所谓的代价就是能量的恒定,而治疗魔法,自然需要有生物或有东西付出健康为代价。

    斯塔克的情况是大量失血,易嚣自然要为他补充血液,但易嚣可不会用自己的血液为斯塔克输血,而是用其他生物的。

    梦幻岛中别的没有,稀奇古怪的生物有很多,甚至刚刚被易嚣打包带走的梅丽珊卓几人都可以。

    但毕竟易嚣与斯塔克还是有点交情的,他没有用诸如地精血液之类的东西输送给他,而是用的天使之血。

    并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说白了就是易嚣之前捕获的那些天使其中一只专门用来提取血液做实验的天使血液。

    在之前的研究中易嚣就发现天使的血液具有很强的适应性,或许说很强的同化性,它可以融入大部分生物的血液中作为填充,可以很好的兼容而不会出现排异反应。

    所以说连斯塔克的血型都不用测了,就可以很好地融合进去,虽然易嚣的魔法原本就可以忽视血型不匹配这种问题。

    这个发现对于治疗领域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但对于易嚣来说,却不是那么令人高兴。

    这说明天使是一种侵略性非常高的魔法生物,它的血液和基因很有可能优胜与大部分的生物物种,碾压过它们,而现在,面临天使的是人类,它的同化性越强,就越说明人类有可能被转变为天使。

    这要比丧尸还麻烦,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无外乎就是可以传染的东西了。

    不过天使的血液也拥有非常多的优点以及可研究性,给易嚣造物计划带来了非常大的帮助,没错,易嚣仍然没有放弃他那个魔法军团的想法,虽然基本已经证实了这是不可能成功的事情,但人类给自己留点希望和目标总是没有错的。

    易嚣甚至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天使的血液会是他计划成功至关重要的一步,它会给造物计划带来一次质的飞跃,甚至研究出天使血液的秘密,易嚣更觉得自己创造出的东西,可以被称作神了。

    但这些事情离易嚣还是太遥远,先把冰与火世界的问题彻底解决再说吧。

    地面影子中藏着的就是一名女性天使,她处于沉睡的状态。作为易嚣抽取血液能量付出的代价,随着易嚣一点点将血液融入到斯塔克的身体,他的精神愈加饱满起来,从昏迷变成了沉睡,然后下一刻,易嚣陡然停止魔法。一巴掌将他拍了起来。

    “啪!”

    冰冷的水球在斯塔克的脸上爆开,让他打了一个激灵,易嚣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而斯塔克则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啊。。”一睁开眼睛,他就发出痛苦的呻吟,看到蹲在自己身边,易嚣那张讨厌的平静面孔,斯塔克觉得自己更无力了,“你终于要对我的肾下手了么。拜托留下一个。”

    他感觉自己被火车撞了一下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名为痛苦的阵阵刺痛,他的四肢仿佛断掉了,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

    “先生,您之前受到很重的撞击和伤势,陷入昏迷,您的身上。。”

    忠诚的贾维斯看到斯塔克陷入断片的迷茫,立刻尽职的解释起来。但被斯塔克不耐烦的打断了,“我受伤了。我被撞了,但我脑子没坏,不用解释,我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我还没忘记,你觉得我已经老年痴呆了么。”

    “先生。根据您的年龄。。”

    “够了!”斯塔克忍无可忍的打算了可怜的人工智能,看来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人工智能,贾维斯的语言一点也不次于斯塔克。

    有些艰难的撑起身,斯塔克将马克战衣调高。然后撑着自己,看到了正在和女儿在一起的开能,以及忙着四处救火的丹妮莉丝。

    “嘿!我受伤了,我需要关心,你们就是这样关心我的么。”他试图高声叫道,但虚弱的身体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嘀咕和呢喃。

    但是他身边几人听到了,比如说巴里,“伙计,起码还有我陪在你身边不是么。”他笑着说道。

    几人都没讲斯塔克的抱怨放在心上,他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只是习惯性的耍宝而已。

    果然,消停了没几分钟过后,斯塔克又说道,“我失去的鲜血你都能给我补回来,就不能顺便治疗一下我身上的伤势么,你就打算这样不管了?”

    斯塔克让马克战衣慢慢把自己包裹起来,但总觉得自己浑身都痛,虽然由马克战衣辅助斯塔克也能行走,但参考一下浑身紫青的人碰到皮肤和肌肉吧,绝对是一场折磨。

    “那倒没有。”易嚣盯着斯塔克的面孔说道,看着他痛的呲牙咧嘴,易嚣耸耸肩,“你看起来真的很糟糕,我觉得你需要喝一杯,你觉得呢。”

    “什么?”斯塔克一愣。

    “城里面肯定有酒馆或旅店,或许我们可以找一家,希望没有全部被大火毁灭。”

    。。。

    斯塔克最终还是没有抵得过酒水的诱惑,被易嚣自顾自的话吸引,跟在了他的后面,其他几个人也都跟了过来,他们的确需要短暂的休整。

    至于寻找酒馆或旅店,虽然几人都不认识这座不知名城镇的路,但对于易嚣的魔法,并不成问题。

    一个简单的之路魔法,所有还没有被大火烧成灰的店铺招牌全部活了过来,它们一个个伸着懒腰,或者扭曲成箭头的样子,迫不及待的动弹着为易嚣之路。

    甚至那座它们寻找的建筑,它的木头牌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大的手掌,四指紧握,伸出食指不住一点一点的指着自己,示意它就在那里。

    顺着这些活路标的指引,几人很快就找到了一座离他们最近的幸存酒馆。

    是一处出口开在巷子内的酒馆,因为地势很低的关系,它几乎被半掩埋在地下,位置很偏远,所以难得的没有被大火造成太大的破坏。

    同样,里面的人也落入了幻境当中开始互相攻击,可惜最后一个也没有幸存下来。

    一打开门,几人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少数客人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他们的死状各异,被攻击的武器也种类繁多,几乎酒馆中可以用上的一切都被用上了。

    酒馆的主人也死在其中,包括一些端酒的妓女,没有一个存活,鲜血几乎染红了大半个酒馆的地面。

    易嚣释放了清理咒语将血液清理干净,然后又将尸体燃烧着闪着火星的灰烬消散在空中才与其他人一起走了进去。

    “酒呢。。”一进来,斯塔克就懒洋洋的嘀咕着。

    他带过来的工具柜中的酒早就喝完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喝到精美醇厚的红酒了,甚至在远离营地之后,就连那种冰与火世界产出的中世纪麦酒都喝不到了。

    在卡德拉号飞船上斯塔克倒是找到了一些酒,来自未来星际时代的没酒,尝起来味道很不错,但很快就喝完了,因为走得匆忙,他也没有来得及去寻找其他的食物储存处。

    斯塔克不是一个嗜酒如命的人,但不喝酒总觉得少些什么,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听到这里是酒馆后,立刻又将他的兴趣引了出来。

    在斯塔克到处寻找酒馆中储存的酒时,其他人已经围着一张桌子各自找地方落坐下来。

    气氛并不沉闷,只是大家似乎经历了一场幻境后精神都很疲乏,不想多说什么,易嚣从梦幻岛取出一些食物,然后递给了其他人。

    这里面还没人可以不进食,就连丹妮莉丝都需要食物,而且是大量的食物,阿娅和麦子两名小孩就更不能饿到了。

    各自咀嚼着自己口中的东西,几人都软倒在椅子当中。

    那场幻境看似非常短暂,也没有什么危险,但却处处流露着巨大的压力,因为每个人都要面对的是自己内心最恐惧的东西,那种情况下,精神压力之大可想而知,甚至会感到度日如年。

    所以一场幻境下来,就算身体还好,但精神一定很疲倦。

    “哈,终于找到了!”就在这个时候,角落里突然传来斯塔克高兴的声音,他兴奋的捧着一个巨大的木桶走了过来,然后从柜子中找到干净的杯子,放到桌子上也开始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冰与火世界的酿酒工艺虽然算不上多么高超,但味道也很不错,甚至在几个善于产出酒水的地区它们的美酒很有可取之处。

    看着似乎已经恢复如初的斯塔克,易嚣摇摇头然后走到他身后,趁着他喝酒的时候,掏出一个暗红色木枝,一下扎进他的脖子当中。

    “啊!”斯塔克被骤然的刺痛吓了一跳,他不满道,“嘿!你要取走我的肾,应该趁着我刚刚昏迷时下手,而不是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