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王者闯都市〕〔我的男友是帝少〕〔不朽狂神〕〔校花的贴身狂医〕〔神冥屠虐〕〔超神术士〕〔唐门毒宗〕〔冷艳总裁的超级高〕〔重生影后之强宠军〕〔龙血神帝〕〔驱魔龙族之极品言〕〔魔祖〕〔幻界铁序〕〔穿越之宛启天下〕〔木仙传〕〔怎么又是天谴圈〕〔军婚小媳妇:首长〕〔倾天娱后〕〔报告长官:夫人在〕〔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六十五章 孪河上游
    风嘶马鸣,无数耸动的人影躲藏在有些稀疏的密林当中,如同一个个游荡在深夜无处可归的游魂,沙沙的树叶声挂起,遮挡住了马蹄踱步在泥土上的声音。

    人头攒动,数不清的骑兵躲藏在距离这座距离孪河城几里之遥的森林中,但此刻在阴影的遮挡下,他们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没有人低语,也没有战马的嘶鸣。

    只有死一般的寂静,连同鸟虫都消失的死寂,才让座森林看起来有些诡异。

    不要小看了这些来自中世纪的铁骑,虽然中世纪看起来是一个落后的时代,但他们的战斗力却一点也不羸弱,无论在哪个时代,专术专攻的存在都是拥有超高技艺的存在。

    这些骑士一辈子厮杀在马上,直到他们搏出一身威名和丰厚的身家,他们比后世那些士兵更具杀伤性,因为骑士的生涯就是他们人生的全部。

    近万铁骑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他们静静躲藏在这座连绵不绝的广袤森林,等待着来自北方那从远古走来的敌人。

    骑士们集结在这里,等待属于自己的命令,那些贵族也亲临这里,等待前方斥候传来的消息,那将决定他们此行的行动是好是坏。

    同样,最底层的那些普通骑士,亦有自己的生活和想法。

    阿特里亚,一名来自美人集市附近小城小镇中的普通骑士,他出身贫寒,并没有什么显赫的身家,只是代代传下来,还算丰厚的家产和一套骑士盔甲,让他能够挤身越入冰与火这个上层的骑士阶级。

    从来没有参加过大战的他,此时显得有些紧张。

    安抚着同样有些躁动的战马,阿特里亚将手伸向自己磨得锃亮的骑士剑,握紧,慢慢松开手,然后再握紧。再松手,仿佛这样可以给他带来一丝安心。

    想了想,他从盔甲中掏出被身体温的有些温热的肉脯,然后开始慢慢咀嚼起来,好歹他还记得父辈们留下的经验和传统,阿特里亚细嚼慢咽,使自己尽量多补充一些食物带来的能量。

    他的动作让附近其他几名骑士侧目。但看了看他年轻的面孔,没有人说什么。

    阿特里亚的骑士盔甲并不完整。半个肩甲半个胸甲,然后腿甲也只剩下一条,他没有骑士头盔,所以并没有遮住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面孔。

    附近有经验的骑士一眼就能看出是怎么回事,显然阿特里亚刚刚成年,在听到那些贵族发出的招募勇者抵抗异鬼这样,一听起来就像是史诗和传说中发生的故事,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父辈的武器,然后来到了战场。

    想必他的家中已经没有长辈了。不让他一定会制止他这样送死的行为。

    年轻人的热血,总是渲染战场颜色最好的染料和催化剂。

    但不得不说,这一次招募他们的回报也非常丰厚,足以让骑士们心动,让普通底层平民一家生活上几年的大笔金币。

    能让那些抠门的贵族拿出这样一大笔钱,他们这次面对的敌人可想而知。

    更何况,前方那些动作和装备整齐的。仿佛像一个人的大批骑士团,正是南方几个有名贵族的私兵,连他们都出动了,贵族也是下了血本,打算一次就用决战解决掉。

    这是贵族们惯用的作战方式,比如史坦尼斯。他就喜欢倾其所有的出动,因为骑兵出动一次的花费着实不小,能一次解决的问题,千万不要拖延成两次。

    这里面大部分骑士都是打着捞最后一笔,或是用自己为后辈搏一点身价的打算,他们的年纪已经不清了,就算不死在战场上。也很快无法在坐到马背上了。

    但也有像阿特里亚这样的年轻人,在哪里都不缺少年轻人的热血。

    “快点吧,快些来吧。”吃完了一小块肉脯,阿特里亚似乎精神了不少,他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脱离出来,然后小声在口中呢喃着。

    他的声音非常小,几乎没有比蚊子大上多少,但附近离他近的几名骑士仍然听清了,甚至隔着厚厚的头盔。

    冷兵器的厮杀和乱战中,五感和直觉至关重要,用眼睛去捕捉,凭经验去躲避,有时候甚至需要直觉和听觉去躲开致命的危险。

    乱战之中重要的不是如何杀死敌人,而是如何保全自己,因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不知道从那里伸出来的武器击伤,而在乱战中,受伤亦意味着死亡。

    “你很希望它们出现?”突然间,一个骑士低沉的将话插了进来,他的脑袋上扣着一顶丑陋的头盔,看不清面孔,但双眼在烟暗中散发着有神的光芒,似乎年龄已经不小了。

    阿特里亚一愣,才反应过来是跟自己说的,但他也没有多想,随即回应道,“当然,为什么不呢。”

    “因为只要我们出战了就有钱拿。”老骑士冷哼道,“不管是不是有敌人,只要我们顺利去白港城下探查一圈,就算完成任务,我倒想平平安安的走完这一个多月的路程。”

    “但是,但是一个异鬼的脑袋有一袋金币可换啊。”阿特里亚年轻气盛,显然还打算据理力争一下。

    但此时另外一名骑士已经插言打断了他,“那你知道异鬼有多少么,它们的身边又有多少数量庞大的尸鬼。”

    “尸鬼。。异鬼。。那是什么?”阿特里亚有些迷糊。

    周围一直竖着耳朵听这里的骑士发出一阵低沉的哧笑,似乎在嘲笑阿特里亚的无知,又或者他的英勇,连异鬼都不了解,就敢来面对它们,着实是勇气可嘉。

    事实上,南方骑士了解异鬼事迹和历史的还真不多,多是北方的骑士知道的更多些,但此刻整个北境都仿佛蝗虫过境一般,寸草不生,也不要指望哪座城有活人了。

    那些反应快和精明的先民早就乘船跑到了厄索斯,北境的骑士又所剩无几,南方的人类中除了贵族阶级有学者记录这些事情外,大部分人都不清楚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一些活动的尸体和骨头架子?他们根本不了解尸鬼和异鬼的关系。

    或许还有一些靠近白港的三岔河流域附近的骑士了解。比如说这几名老骑士。

    似乎是被阿特里亚的愚蠢给震惊到了,老骑士晃了晃脑袋,头盔发出一阵令人倒牙的吱嘎声,“赫赫赫。。金币。”他嘶哑的笑道,难听的声音像是丑陋的夜枭在鸣叫,“给你个忠告年轻人,如果我要是你的话。就绝对不想着会碰到异鬼。”

    “而是在碰到它后,能跑多远跑多远。”

    “为什么?”阿特里亚很不服气。

    “因为就凭他。迪格尔赫伦骑士,他参加过三岔河之战,绿林之战,甚至在巡逻时遭遇到邪恶的巫师后还活了下来,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

    旁边有人冷冷的解释道,“只可惜他当时似乎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记忆力变得非常不好,一见到白马和带翅膀的东西,就会陷入疯狂。”

    “邪。。邪恶的巫师?”阿特里亚结巴起来。

    接话那名骑士发现迪格尔似乎没有再回答的意思。就接着说道,“别管什么邪恶巫师不巫师的,征召前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它们的数量很多,所以尽量保护好自己,别去白白送死。”

    这名不知名的骑士虽然冷言冷语,甚至恶声恶气。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很好的,每一名骑士都是宝贵的战斗力,有时候你帮了他一下,在战斗时他可能就会碰巧救你一命。

    “但我们。。有这么多人。”声音低落了下来,阿特里亚不是白痴,他能听得出别人好意还是恶意。骑士阶级受到的教育更多,甚至可以说和平民完全是两个世界。

    当平民的孩子生长到十几岁还身无寸缕时,贵族和骑士的阶级已经开始玩弄阴谋诡计和算计他人的心理,真的很难想象这同样都是人类,生活在同一片陆地和泥土上。

    所以阿特里亚已经听出了这些骑士都没有恶意,只是年轻人的气盛让他不愿意轻易服软就是了。

    这些过来人的骑士显然很了解他的心里,冷哼了一声之后。不再搭理他,甚至都懒得作出解释。

    不过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迪格尔又突然抬头,斜插了一句,“但,它们的人更多。”

    “我。。”阿特里亚还没有说话,就被迪格尔接着打断了。

    “我们的人多么,我可不觉得。”他笑道,“但战斗真正来临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战争的恐怕,你没有同伴,你只有自己,只有你。。一个人。”

    迪格尔虽然在笑,但这笑容中似乎带着一种狰狞和疯狂,让阿特里亚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和寒颤,看着老骑士似乎变得狰狞的目光,阿特里亚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一股凉意,他在心里不愿意在多交谈下去,甚至似乎看周围其他人也都仿佛魔鬼一般,稀疏的树影下,晃动的人影就仿佛群魔在乱舞,使人疯狂。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阿特里亚最终放弃反驳,低声说道,“我们的经历将会被载入史歌,我们的战斗将会被颂为传说,愿七神保佑我们。”

    “嘎嘎,神?啊哈哈。”迪格尔突然有些悲凉的低声笑道,他压低了声音,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又没有想起来,“的确有一些东西存在于烟暗,但绝对不是我们的神,七神无法保佑你,他们已经放弃我们了,他们。。”

    “嘘,禁声!”突然,旁边一名一直关注着外围的骑士打了个手势,然后严肃起来。

    包括迪格尔在内的所有骑士都变得表情严肃,这些参加过无数战争的老家伙有着异常灵敏的直觉,他们从游走在生与死之间的战争直觉告诉他们,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哪怕此时仍然看似一片平静。

    但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安详。

    。。。

    焦躁,焦躁,十分焦躁。

    赫伦斯爵士不安的踱动着马蹄子,在安抚战马的同时,似乎也下意识的安慰自己不冷静的心情。

    因为他的心情的确很糟糕,斥候部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消息向回报了,整整有三支斥候小队的时间没有回来,他们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他们消失在这个世界,眼前这片烟暗和森林,就仿佛一只吞噬骨肉的巨兽,将斥候小队吞噬的一点也不剩下。

    他们肯定遭遇到了什么,这是一定的,但问题是,他们碰到了什么,是野兽,还是意外的情况,又或者。。就是他们此行的目标。

    大军出行,必有斥候随军而动,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赫伦斯这一点做的很好,作为这次抵抗异鬼联军的临时指挥官,赫伦斯调集了骑兵中所有经验丰富的骑士,组成了数十只斥候队,每一支的数量都不多,因为他们对抗的不是什么有脑子的敌人,而是以数量取胜的尸体,但斥候的小队很多,这样可以保证前后左右都是赫伦斯的眼睛。

    消息在源源不断的传递回来,但此刻,消息停止了,再也没有斥候传递回来。

    一支可能是意外,但接连三支,就足以让赫伦斯躁动不安了,他向后瞥了瞥,准备将丹尼尔叫过来,他是白港那批流民中幸存的,难得有条理,收到过少许教育的人了,但赫伦斯随即想到恐怕将他叫过来也不会有什么好主意,于是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他承认丹尼尔在管理上有一套,但在战争方面,还是算了吧,赫伦斯不敢冒险。

    “斥候队回来了!”

    不过这种焦躁没有持续多久,好消息就已经传来,幸运女神眷顾了赫伦斯,让他忍不住低声嘀咕道,“七神保佑。”

    小队斥候畅通无阻的来到这些贵族和骑士的马前,也没有多礼,而是坐在马背上,那名斥候队长直接说道,“大人,异鬼们来了,我们发现了它们,就在北方的不远处。”

    赫伦斯心中一惊,它们果然来了,但随即冷静下来,这并不出乎意料,毕竟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解决异鬼不是么,早晚会碰上的。

    所以赫伦斯立刻就眉头一皱,冷静的不满道,“不远?不远是多远,我需要一个准确的数值,你们斥候就这样做事的么。”

    “大约十公里。”斥候队长低头,急冲冲的说道。

    “十公里。”赫伦斯一愣,目光转了转,“还可以准备一下。”他对着身边的其他几名骑士交谈,或是询问道。

    不过这时,斥候队长却突然打断了他,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是,打断和插言贵族的交谈是要找死么,但显然,斥候队长急匆匆的语气里可以听出这件事的急迫,“大人,恐怕不能准备了,我们没有时间了,它们的速度很快。”

    “很快。”赫伦斯皱皱眉,“有多快。”

    “有。。”斥候队长立即答道,但是突然停止下来,他顿了顿,和赫伦斯一起感受地面上微微传来的微弱震动,“。。这么快。”他慢慢吐出剩余的几个字,然后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我的邻家空姐〕〔帝焰神尊〕〔鬼王传人〕〔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