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场问鼎〕〔官谋〕〔都市傲世霸王〕〔齐天大圣之颠覆西〕〔从中武世界开始〕〔海贼之超级金钟罩〕〔神级融合外挂〕〔超神机关师〕〔我的地产商生涯〕〔天价妈咪:爹地闪〕〔一见倾身:国民老〕〔科技戮仙〕〔逍遥小地主〕〔剑道杀神〕〔那年一九九八〕〔女王陛下放过我〕〔至尊神级兵王〕〔军爷撩宠之最强追〕〔枭爷霸宠:重生系〕〔绝品神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六十七章 合围
    阿特里亚停下战马的步伐,让它在原地缓缓踱步着,马掌接触到地面不再发出清脆哒哒的声音,转而变得有些沉闷,因为鲜血已经将地面染红了,整个地面都被鲜血浸湿的如泥泞的凹沼。

    汗水顺着阿特里亚的脑袋流淌下来,一番厮杀过后,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已经被热汗所蒸透了,初入战场的他虽然有前辈的指点,但仍然没有留下余力这样凭借丰富经验才能知道的事情。

    他感觉全身都酸透了,肌肉上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

    抹了一把混合着鲜血和肉沫的汗水,阿特里亚将脸抹的全是血污。

    但即使他的疲倦,他的满身污血,仍然掩盖不掉他兴奋的心情,阿特里亚左右环绕着看了看,在这群强壮的钢铁骑士中找到了那名老骑士迪格尔,“我们胜利了!”他满怀兴奋的说道。

    老骑士的身上并没有什么伤痕,他也看到了阿特里亚,迪格尔拉马走了过来,然后露出一个冷笑,“是么,但我怎么不这么觉得。”

    阿特里亚一愣,随即就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哪些战斗过后的骑士并没有放松下来,反而仍然紧张兮兮的备战着,仿佛面对某种极端的危险,紧绷在内心的那根弦一触即发。

    凭借着目力和直觉,阿特里亚很快就顺着这群骑士警惕的方向看到了新的敌人,那同样是一群烟压压的尸鬼,它们挥舞着各种奇怪的武器,扭动着不成形的身体,如潮水般向着他们疯狂涌来。

    那些经验丰富的骑士早已在战场上磨练出一种本能,他们能够觉察到真正的危险是否已经离去了,显然,在击溃一波尸鬼的袭击后他们并没有真的获胜,只有阿特里亚还傻兮兮的认为他们取得了胜利。

    而且他们击溃的那批尸鬼……是真的被击溃了么……

    拍拍马背,迪格尔夹动着马腹慢慢从阿特里亚身边走过去。在路过阿特里亚身边时,他还慢慢悠悠的说道,“看,我说什么来着。”

    阿特里亚的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他觉得自己需要节省体力了,他现在才知道了,自己身体的情况自己心里清楚,阿特里亚没有多少力量了。但是他的体力还非常充沛,毕竟是一名年轻的骑士。

    只是刚刚冲的太猛,让他感觉有些消耗过大罢了,只要休息一会,就可以恢复过来继续战斗。

    现在正是他虚弱的时候,那群尸鬼已经逼了上来,但阿特里亚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在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放弃,或许受伤和跌落马背只是有几率会战死,但如果自己放弃了。那死亡一定会随影而行。

    周围的骑士已经拔出自己的长剑准备迎战,刀剑碰撞声之中,阿特里亚的内心再次火热起来,“只是一群尸体罢了。”他对自己打气道,“没什么可怕的。”

    现在的情形就像迪格尔之前所说的那样,只有阿特里亚一个人,虽然周围同样都是身披盔甲的武装骑士,但并不能给他带来丝毫的安全感。

    不过这样又如何,阿特里亚有信心再获得一次胜利。

    很快,他就觉得自己的全身都充满干劲。不都不说,年轻人的精力就是旺盛。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飘起了雪花,凛冬的寒冷瞬间席卷而来。不一会的时间就变成了巴掌大小的片片大雪。

    雪花跌落在阿特里亚的肩头,很快就积起了厚厚的一层。

    冰冷的雪水融化后顺着他的金属盔甲流进内衬当中,将他的衣物打湿,潮湿感让阿特里亚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但很快就被他身体中散发出的惊人热量所蒸干。

    在这个落后的世界中,这样一场大雪非常容易就可以要了普通平民一家人的性命。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下他们很可能在一场寒冷袭击过后就死亡在睡梦当中,甚至贫瘠的村庄整个都被掩埋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但对于骑士们来说,寒冷就是小事情了,除非是时间很长的凛冬,不然凭借他们食物补充的营养的充沛的体力,寒冷根本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

    不过突如其来的寒流还是让阿特里亚打了个哆嗦,也让他的内心冷静下来,他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这是他此时唯一可以依靠的东西。

    骑士们显然已经觉察到逐渐出现的敌人,一时间兵器的碰撞和战马的嘶鸣声络绎不绝。

    他们调转马头,调整着阵型,试图在敌人来临之前再次准备一次冲锋,不过随着雪花弥漫出现的雾气阻挡了他们的视线,为尸鬼的进攻制造出了天然的掩护。

    阿特里亚同样也不甘示弱,他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混迹在骑兵队当中,但稍稍将自己向后落了一些,这样他承受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准备迎敌!”

    骑兵队伍中的各个角落再次响起嘹亮的声音,混乱的队伍立刻再一次变成安静下来,之前那次冲锋骑士们并没有损耗多少,几乎是兵不血刃的就将尸鬼的队伍冲击的分毫不剩。

    没有东西能够挡住骑兵的冲锋,任何人在骑兵的铁骑下都会被碾为粉末。

    但……没有了冲锋的骑兵们呢。

    “它们来了!环绕冲锋!”队伍中发出警戒的声音,然后骑兵队再次开始动了起来,战马慢跑了两步,然后很快就在骑士的催动下瞬间提速起来。

    只是给它们的时间和距离太短了,它们的速度远远没有到达极致,不要说一口气冲入敌群当中了,恐怕撞飞最前面的一两名敌人过后,战马就会失去后劲。

    敌人已经到了眼前,避而不战显然是不可能的了,但也不意味着骑士们要与这些尸体硬碰硬的搏斗。

    骑兵的优势在于它们的速度,它们的冲击力,放弃这个优势而不用,实在是太不明智。

    迷雾渐渐清晰起来,一个高大腐烂的身影从其中显现出来,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一个接一个的尸鬼仿佛从死亡海域走出来的幽灵。提着破旧的武器和支撑着残破的身体,不住向骑士们涌来。

    就像一片充满着死亡的祸乱之巢。

    但就在这个时候,高昂的声音猛然响彻在骑兵队当中,“散开!”他大声吼道。

    只见骑士们瞬间涌动起来。如潮水般向两边退去,交叉着在尸鬼的面前穿行而过,面对尸鬼疯狂的扑涌,骑士们发挥他们超高的速度优势,远远的将它们甩在身后。千钧一发之间贴在尸鬼的边完成了一次分割迂回。

    冲锋状态下的骑士才是最强大的骑士,坐在马背上挥舞长剑的骑士,充其量只是一个坐的高的强壮战士。

    骑士们如一个个灵活的舞者,轻巧的操作着他们最亲密的伙伴,完成一个又一个急速折返的加速动作,他们擦着尸鬼的武器而过,用长剑收割下那些跑的最快,急着送死的尸鬼的脑袋。

    他们将会在前方完成一个迂回,然后再次折返回来,冲向尸鬼群中。将它们再一次的冲击的七零八落,就像之前那样做的一样。

    不远处的其他骑兵队也是这样做的,除了那些贵族私兵数量众多,发起更加密集和可怕的冲锋外,大部分的骑兵队都不断的穿行,冲击,凿穿尸鬼的巢群,然后再一次穿行。

    一条条骑兵队就仿佛游走在天地间的长龙,在森林当中拉出一条长长的烟色痕迹,这条痕迹代表着死亡。代表着生命,在它之后,没有任何生物能够抵挡。

    除了极少数倒霉的骑士队伍被尸鬼合围起来陷入苦战后,大部分骑士都显得游刃有余。

    他们在来到战场之前就已经得知这些尸鬼都是曾经死亡的战士尸体复活而来的。所以他们除了要消灭尸鬼之外,更重要的事情就是保全自己,但现在看来,骑士们的死亡数量似乎并不多,这一点他们做的不错。

    阿特里亚的嘴角不自觉的勾出一个笑容,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在他的脑袋中已经分析除了很多东西,这是一名骑士必备的战场分析能力,看来,最终的胜利将会属于人类,荣誉属于他们。

    不过就在阿特里亚沉浸在他美好的胜利赞歌时,他却突然听到了一阵不同寻常的响动。

    因为阿特里亚吊在队伍最后的原因,他并没有太远离冲击过来的尸鬼,同样离此前那片战场也很近。

    在他听到身后传来的,仿佛骨头折断般咔嚓咔嚓的声音时,他下意识地就向后望去,然后看到了领他惊恐的一幕。

    那些被他们击垮,在骑兵的冲锋下变得溃不成军的尸鬼残骸中似乎动了一下,然后一只尸鬼站了起来,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随着哗啦啦的声音响起,在一阵肌肉扭曲和骨头的脆响声中,这些被击倒的尸鬼再次站了起来。

    就仿佛它们活过来了一般,好似从来没有被击垮的,只是这一次,它们没有了头颅,只剩下光秃秃的脖子和肩膀。

    在这一刻,阿特里亚只感觉心中寒气大冒。 ……

    “斥候队怎么还没回来。”在另一方面,赫伦斯爵士和一干贵族将领也没有闲着,他们带着自己的亲卫队,同样冲杀了出去。

    虽然不是冲杀在第一线,但仍然击溃了大量的尸鬼,骑士高层将领本身就代表着武力层面的象征,在小规模的战役中他们往往都冲击在第一线,只有大规模的战役,需要他们指挥到最后的情况下,才会留守中军。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赫伦斯很快就发现了事情的异常。

    “这些恶心的家伙。”当赫伦斯再次发觉一个被他砍倒的尸鬼摇摇晃晃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时,他终于忍不住咒骂出声。

    在来到这里之前他就知道尸鬼很难杀死,甚至有学者专门告诉他,尸鬼如果不用火焰去焚烧很难毁灭,一开始他还不太明白,但现在他知道了,没想到尸鬼难缠到这个地步。

    长剑唰唰唰的挥动几下,赫伦斯将眼前一个尸鬼的四肢全部斩断,失去了行动力的他跌落到地上,但仍然不死心的试图向赫伦斯的方向移动过来,可惜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这种情况让赫伦斯的脸色异常难看,这意味想要获得胜利,就需要将尸鬼破坏到无法移动的地步,而这样会给骑士带来巨大的伤亡。

    尤其是,他看到一只已经没了上半身,但还试图跳跃着,将露在外面的脊椎骨戳进某个倒霉家伙的盔甲下的尸鬼后,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骑兵的冲锋的确来的爽快,单冲锋之时谁管对敌人造成什么伤害了,往往战马一顿野蛮的冲撞过后,只是将尸鬼装个骨折,最多是一些骨头架子七零八落的散架,但这对尸鬼根本算不上什么,甚至就算缺肢少腿,它们仍然可以活蹦乱跳。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就在赫伦斯低声咒骂和一筹莫展的时候,阿特里亚那面已经陷入了艰苦的战斗中。 ……

    “给我死开!”阿特里亚猛然挥舞长剑,将几只向他扑过来,试图将他拽下马去的尸鬼砍成两截,长剑磕碰在它们坚硬的骨头上,震得阿特里亚有些手发麻。

    而且他很担心自己的长剑在这样高强度的碰撞下还能坚持多久,他是来杀人的,可不是来剁骨头架子的。

    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阿特里亚显然知道被拖下马后会是什么情况,他之前就亲眼目睹了几个周围的骑士被尸鬼拖下了马,然后他们立刻面对了是以倍计的尸鬼,它们将他围在其中,不顾生死的前赴后继,几乎瞬间就将那些骑士撕成了碎片,连成为他们的一员都变成了奢望。

    此时阿特里亚已经知道了尸鬼的难缠,不破坏掉它们的行动力,它们就会一直站起来。

    只切掉头颅是没有用的,为了知道这点,骑士们付出了很大的牺牲。

    在之前他们从尸鬼的两侧迂回过去之后,立刻就用更快的速度冲了回来,然后带着一往无前的冲击劲头,再次将尸鬼的队伍冲击的七零八落。

    但不幸的是,骑士们显然不知道最初被他们击垮的那些尸鬼已经站了起来,他们正好一头撞进了密集的尸鬼群里,面对数量几乎翻倍的尸鬼,骑士们立刻身陷其中,落入了苦战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顾轻舟司行霈〕〔真武狂龙〕〔大唐颂〕〔一生为你空欢喜〕〔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