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甜妻:老公太〕〔逆天九小姐:帝尊〕〔大明闲人〕〔狼王的娇宠〕〔婚路遥遥,遇源而〕〔娇女有毒:腹黑王〕〔药田种良缘〕〔雷武〕〔玄医枭后〕〔总裁大人,我不约〕〔暖婚似火:顾少,〕〔红袖倾天虞美人〕〔厨妻当道:调教总〕〔修真之药武扬威〕〔重生之都市无上天〕〔诱爱娇妻:老公宠〕〔网游之荣耀神话〕〔宇宙学哲学笔记〕〔职业圣殿〕〔阴阳师之借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七十一章 缺口
    战马的前腿高高昂起,它的速度不减,宛如飓风般狂飙过去,兵甲横飞,日月无光,那些手里拎着生锈刀片的骷髅尸鬼立刻被撞得向后飞起,断肢如天女散花一样七零八落的向地面掉落,远远地甩在雪地中似乎一时也失去了爬起来的。

    只有少量动作更加灵敏的尸鬼才高高一跃的腾空而起,试图从其他的方向将阿特里亚二人从战马上拉下来,或是为他们增添上几道伤口。

    但在迪格尔和阿特里亚娴熟的剑术下,它们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很快就被一剑一个纷纷打落下去。

    当务之急是突围这里,并不是多做纠缠,所以俩人都没有将骷髅拆成散架的打算。

    一同与阿特里亚俩人冲进来的还有七八骑,加之一起共有十人,十人组成的骑士小队在冲锋时已经可以形成无可匹敌的骑士,他们气势汹汹的冲入尸鬼群中,用娴熟的骑术和长剑构成一道密不透风的织网,将自己与其他人笼罩的密不透风,不给尸鬼丝毫机会。

    长剑的寒光扑朔,这些骑士都是身经百战的存在,一手剑术虽然只有劈和砍几个最简单的动作,但正是战场上杀伤性最强也是最为简练的手段。

    他们的配合显然十分有经验,就算来自不同的梯队,在这临时组成的骑士冲锋中,仍然可以顾及到自己前后左右的同伴,甚至偶尔有漏网之鱼的尸鬼冲入他们身边,也会有其他方向伸来的长剑将它们击落在地。

    “再快一点!不要顾及其他的事情。”混乱之中,迪格尔的怒吼犹如在阿特里亚耳边。

    十几名骑士犹如无物般冲入了尸鬼的群落中,身后不断有组成小队冲入他们开辟出来的道路中,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尸鬼的防线。

    还好这是一些骷髅类型的尸鬼,它们的身体早已在北境被漫长的冰雪和时间所掩埋化为腐朽,不过虽然它们的关节处异常脆弱,但因为常年寒冷冰冻的关系,它们的骨骼格外的坚硬。再加上它们行动灵敏,骷髅的杀伤性要比普通尸鬼更大。

    这些家伙力大无穷,要比普通人难缠得多,所以骑士们尽量不给骷髅扑上来的机会。用长剑远远的就将它们挑开或用战马撞飞,不与它们多纠缠。

    但即使是这样,在向前突围了十几米后,他们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被骷髅所包围。

    而此时。这些骑士们才走了一半,距离冲杀出去,还有一半的距离。

    “不要停下来!”战马已经失去动力,但迪格尔仍然疯狂的催促着它,因为他知道停下来就是一个死字,多留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骑士的数量毕竟太少,被拦截下来的战马没有了一往无前的气势,他们顿时就被包围了起来落入了苦战当中,还好后方的骑士源源不断的赶来。不断给他们输送新鲜的血液和稳住后方的安全,他们只需要面临两侧和前方的敌人就好,不然恐怕这些骑士早已被骷髅尸鬼拉下马来。

    不过情况即使如此,他们仍然再次落入了险象环生的地步。

    长剑不住地向两边劈砍,但无法阻止这些尸鬼疯狂的扑向他们,尸鬼根本无惧生死,甚至不惧痛苦,前赴后继的一窝蜂拥过来。

    手骨被砍断,那就用腿骨,腿骨再被打折。那就用牙齿去撕咬,甚至有的尸鬼被自己人前赴后继挤的散架,但仍然顽强的驱动着那些零散掉落在地上的手骨和头颅,一点一点蠕动着向骑士们挪蹭。

    骑士们就像是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风雨飘渺,但不同的是,他们的四周不是呼啸的狂风和骤雨,而是散发着腐朽和恶臭的骷髅尸体。

    它们危险,邪恶,充满着杀戮的**。

    “该死!该死!”迪格尔不住地咒骂着。他的前后到处都是骷髅尸鬼,就在这短短的一阵时间内,就已经有好几只骷髅爬到他的马上。

    它们坚硬的手骨抓住他的腿,巨大的力量让迪格尔感觉到深入骨髓的刺痛,仿佛要将撕下他的肉来一般。

    迪格尔的身上穿着盔甲,虽然防御力聊胜于无,但挡住骷髅的牙齿还是没问题,只是他座下的战马就没有这么好运,不一会的时间,就被骷髅撕下大块大块的骨头,痛苦的放声嘶鸣起来。

    迪格尔催动着战马不住的前向,试图将这些跗骨之蛆抖落下去,同时他挥动手中的长剑为自己的开路,冲出这片死亡之地。

    他并没有看到阿特里亚,随着他们落入包围,渐渐就被骷髅弥漫住了,大量的骷髅遮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入眼所见全是尸鬼,而看不到一名骑士。

    无奈之下,迪格尔只能暂顾自己,尽量提升速度,拖着一片骷髅先冲出去再说。

    前方仍然是烟压压的一片骷髅,但迪格尔并不是没有看到希望,起码在他肉眼的范围之内他看到了空白的地平面,这就意味着安全和生还。

    周围还有很多其他的骑士为他分担压力,虽然相隔甚远,但也吸引了骷髅的火力。

    他甚至看到了两侧正在涌来的腐烂尸鬼,这些身上还带着烂肉的家伙跑动起来虽然也很快但仍然比骷髅慢上很多,不过照这样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它们也会合围过来,届时他们就真的一点希望没有了。

    迪格尔在一点点着,他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甚至手臂盔甲脱落,被尸鬼撕下一大片血肉,流血不止。

    但同样,他也即将离开这片死亡之地了。

    已经有骑士从这里冲出去,脱离骷髅拦截的防线,很快就变成烟点不见了踪影,迪格尔心中的希望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疲倦。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身边的不远处传来兵器的碰撞声,还有战马的嘶鸣,他知道又有骑士冲过来了,只是定神一看才发现,竟然是阿特里亚。

    “这小子。”迪格尔虽然没有出声。但还是暗自放下心来。

    阿特里亚身上的伤势也不少,甚至比迪格尔还多,他全身到处都流血不止,不过精神看起来仍然有一拼之力。

    “迪格尔!”看到双方时。阿特里亚兴奋的叫到。

    迪格尔也敷衍着笑了一下,这个蠢货什么时候都这么有精神,但很快就感觉不对,因为他发现阿特里亚的目光由兴奋转为惊恐,甚至是无比的惊惧。

    身为经验丰富的老骑士。迪格尔立刻就明白原因自己身上,但是他没有办法,或者说他做不了什么,他的周围都是尸鬼,它们不仅是危险的来源,也死死地将他拖在原地。

    只剩下几米的距离就可以冲杀出去了,迪格尔不明白此刻还会有什么危险,他拼命扭动着身体试图避开,同时转头向后望去。

    但还是来不及了,危险仍然降临到了迪格尔的身上。他只感觉眼前闪过一片,然后一股大力就传递到他的身上,接着砰的一声,迪格尔远远的飞了出去,撞到一颗粗壮的大树上,落到地面上滚了滚,像是没了生气似得一动不动。

    “不!!”阿特里亚发出一声悲痛的怒吼,眼睁睁的看着周围的尸鬼迅速将那颗大树淹没包围起来。

    他想去救迪格尔,但将迪格尔从战马上直接撞飞那个家伙已经直挺挺的奔他而来,他刚才看的清清楚楚。这个家伙只用了一下,就将迪格尔从马背上撞飞了出去。

    那些骷髅在它面前就犹如纸片一样,随着它的奔跑,瞬间被撞向两旁飞去。就仿佛一名全速冲刺的重装骑士。

    这些密密麻麻骷髅在它面前没有起到丝毫阻拦的作用,它似乎也并不在意这些同为尸鬼同伴的生死,仿佛破开巨浪一样披荆斩棘直奔阿特里亚而来,几步奔跑,就迅速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阿特里亚哪里还敢停留,但他又担心迪格尔的生死。就在这短暂的犹豫之间,这只浑身长毛烟色毛发的狼型尸鬼怪物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去死吧!”但阿特里亚毕竟年轻气盛,虽然明知道自己恐怕根本挡不住这个可怕的尸鬼怪物,但仍然勇敢的举起长剑,疯狂的向它挥去。

    他是一名骑士,而他将永不退缩。

    怪物的手臂带着腥风,仿佛利刃一样抓向阿特里亚,手臂在半空发出呼呼地破空声,它的速度快到甚至无法用肉眼捕捉,阿特里亚知道自己恐怕根本无法抵抗这种力量,他已经做好了同样被撞飞的装备。

    但就在这一系列事情发生的电光石火之间,迪格尔掉落到的那颗大树上突然传来一阵扑棱棱的声音,这微妙的声音哪怕在无穷的尸鬼大军嘶吼声中,也异常清晰可闻。

    似乎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它们愣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一群乌鸦从那个大树上冲天而起飞上天空,发出“嘎嘎!”的怪叫。

    阿特里亚突然也怔住了,他注视着那些乌鸦,似乎觉得很眼熟,自己曾经见过它们一样,漆烟的羽毛,古怪的外表,还有同样古怪的叫声。

    他凝视着其中一只乌鸦的眼睛,目光仿佛掉进了它的瞳孔中一样,越放越大,他甚至看到了自己到倒影,就连那只正在向自己扑来的长毛尸鬼都清晰可见。

    尸鬼带着怪啸的爪子终究是落了下来,巨大的力量撞击到阿特里亚的长剑上,不仅没有削断它的手臂,反而将阿特里亚连人带长剑一起抽飞了出去。

    阿特里亚只感觉胸口发闷,一口鲜血就喷了出去,接着就是天旋地转,然后人已经倒飞在了半空中。

    “嘭!”

    但奇怪的是,他发觉自己身边那些骷髅尸鬼似乎也被什么东西打飞了出去,它们仿佛遇到了飓风一般,在半空中被刮得昏头转向。

    是自己的错觉么。

    阿特里亚落到地上,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他感觉自己落到的不是地面,而是某种软绵绵的东西上,他伸手抓了一把,鬼使神差的放到嘴边舔了舔,还有些甜。

    他有些发懵,阿特里亚贫瘠的智商不足以支撑他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他看到了令他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幕。

    在那颗枯树下,空气仿佛扭曲起来般。一个笼罩在烟色篷下的身影瞬间出现在那里。

    阿特里亚看不清他的面孔,只感觉到斗篷之下隐藏着某种令人恐惧的力量,那身影缓缓举起右手,他的手中握着一根权杖。阿特里亚认得这个东西,心宿城的那些贵族就似乎拿着这样的东西彰显自己的身份。

    但是在这个人手中,阿特里亚只感觉到了恐惧。

    下一瞬间,一道猩红的光泽从权杖中绽放出来,顷刻间就将周围的一切笼罩在内。

    红色的光芒迅速膨胀。仿佛野兽的巨口吞噬掉一切,那些尸鬼和骷髅在碰到红光的刹那就被化为灰烬,连一点抵抗之力都没有,就连那只可怕的烟毛怪物,也没有丝毫不同。

    转瞬间,那红光就来到阿特里亚面前,他紧紧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死亡的,但过了一会后,他发现不对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根本没有丝毫的事情。

    那些其他的骑士也是同样如此,这红光就仿佛略过了他们般,没有伤到他们丝毫,并且还在不断的向外扩散。

    红光将所有的尸鬼化为灰烬,并牢牢地将它们阻挡在外面,以那个烟衣人为中心,红光就仿佛将这里分割成了两片世界,一片世界充满了尸鬼,一片是安全的。

    就在同一时间,所有的幸存骑士耳边都响起了一个声音。“随着光芒,它将指引你们离开这里。”

    来自不同地域的骑士听不懂这个人的语言,但却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他们抬头望去。发现尸鬼交接最薄弱的地方,已经被红色的光芒硬生生的挤出一道缺口,并且还在扩大。

    于是他们不再犹豫,顺着光芒照耀出的血红道路,迅速快马加鞭的向那里冲去。

    阿特里亚自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他犹豫了一下。找到一匹无主战马,翻身上去,向着那人冲去。

    迪格尔还躺在那棵树下,他不能扔下不管。

    虽然对这个烟衣人十分惊惧,但阿特里亚还是熟练地催动战马与他擦肩而过,顺势将地面上的迪格尔捞了起来,然后绕了一个圈子,向外跑去。

    在擦肩而过的时候,阿特里亚与那人有了目光的对视,那个人的眼睛很奇怪,带着某种奇异的光芒,更奇怪的是,阿特里亚似乎有些熟悉。

    就像是,就像是那些乌鸦的眼睛。

    阿特里亚下意识地抬头向上空凝望,发现乌鸦们还在盘旋,他盯着乌鸦,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这些乌鸦,也在凝视着他,四目相对。

    。。。

    易嚣从战场的视野中脱离出来,他人已经到了战场,自然没有必要在借用飞龙和乌鸦的眼睛,有些奇怪的瞅了一眼刚刚从他身边将袍泽救走的骑士,他总感觉那人神经兮兮的。

    他用灵魂魔法释放出了一个大范围的攻击性咒语,原理很简单,生者生,死者死,没有灵魂的东西无法通过魔法,会被强大的魔力化为灰烬,只有拥有灵魂的东西,才可以从魔法的照耀下通行过去。

    这些骑士暂时安全了,易嚣为他们撑开了一条逃生的缺口,但易嚣支持不了多久,灵魂魔法的消耗太强,这种特殊的魔法,就连易嚣也不能维持太久。

    但好在,易嚣并不是自己来的,他只是第一个到的。

    战场情况很危急,同时千变万化,等到尸鬼将骑士合围之后,就来不及了,所有人都会被困死在这里,就连易嚣也救不了他们,所以易嚣只能先行一步。

    而此刻,其他人已经赶了过来,易嚣甚至看到了遥远天边的那枚烟点正在迅速变大,如群魔乱舞般一如既往的摇晃着它九只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