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去红妆不做妃〕〔叶哥的传奇人生〕〔逍遥侯〕〔权谋仕途〕〔穿成女扮男装的男〕〔极品兵王〕〔田园医女之傲娇萌〕〔主神猎手〕〔启禀王爷:王妃,〕〔如影谁行〕〔[娱乐圈]女巫家的〕〔网游之花丛飞盗〕〔无限之穿越异类生〕〔钱探吴乾〕〔修仙小神农〕〔怒指苍穹〕〔冥海禁地〕〔绝世升级系统〕〔超级存储系统〕〔甜蜜暴击:我的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七十五章 寻找
    痛苦的皱起眉头,长剑叮当一声掉落到地上,易嚣用咒语将自己变为橡皮,就仿佛卡通中的人物般,哪怕受到无数柄长剑穿刺这样致命的攻击也不会死去。

    尸鬼手中的短剑十分肮脏,这尸体都不知道死去多少年了,它的短剑埋在泥土里,又在生前砍断了无数人的肢体,血污已经凝结成了硬块,与长剑融为一体,锈迹斑斑。

    短剑在易嚣的脚下无声无息的化为粉末消散在风中,易嚣微微闭起眼睛,然后通过魔法巡视自己的身体内部。

    经脉,血管,脉络和营养的流淌,甚至每一个细胞的构成都清晰地出现在易嚣眼中。

    这并不算是什么高深的魔法,因为人体在巫师眼中是最没有秘密的物质,科学的真谛是逻辑和规则,而魔法的真谛就是毫无逻辑。

    在科学领域来说移植心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需要考虑到各式各样的因素,因为需要符合各项数据,但魔法不会这样给自己自找麻烦,只要咒语有一次成功了,那么大致相似的东西就都适用,至于不同点和具体的过程,则被省略了,完全由咒语来完成。

    只要掌握了基本的炼金咒语,易嚣对于人体的掌握自然就异常清晰,变形咒语可以让内脏和器官变得柔软不可破坏,甚至移位,用增大咒来增加脂肪等等。

    巫师天生是最好的整形师,这么多年温妮在梦幻岛上的容貌就是易嚣炼制出的美容药剂保养得,就算梦幻岛没有外人,但女人爱美的天性仍然发挥着作用。

    甚至只要易嚣愿意,他完全可以抛弃现有的身体更换一具,比现在更强大的,甚至不是人类而是野兽的。

    但他没有这么做,首先易嚣没这种习惯,其次就算更换了一个强大一些的身体,也仅仅是在身体素质上微微提升一些罢了。

    魔法和相关的抵抗性都与易嚣本身挂钩。就仿佛真名或是他存在的意义一般,易嚣在哪里它们就在哪里,面对无法抵抗的敌人,提升的那些身体属性仍然起不到什么作用。

    所以就算易嚣剥夺了另一个人的身体。当他更换之后,也不会拥有灵魂。

    因为这件事是与易嚣本身挂钩的,与身体无关。

    通过不寻常的魔力波动,易嚣很快就发现那些铁锈正在腐蚀自己的身体,破坏着自己体内的防御机制。将自己的肌肉和细胞弄得锈迹斑斑,甚至发生病变。

    一阵温暖的波动扩散过后,这些病菌在小魔法的清除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易嚣解除了感染的危险,但同样,也失去了救援丹妮莉丝的最佳时机。

    “嘭!”的一声,巨大的火球在天空中爆开,仿佛又诞生了一个刺眼的太阳。

    丹妮莉丝的身影瞬间晃动了一下,它九只脑袋在狂龙乱舞,仰天发出痛苦的嘶吼,在攻击来临的最后关头。丹妮莉丝庞大的身躯爆发出所有的潜力,拼命的向下坠了少许,与轨迹炮的直接攻击擦肩而过,避开了最为致命的爆炸点。

    光团爆发在丹妮莉丝的脊背处,但仍然将它笼罩了进去,巨大的火球瞬间吞噬掉丹妮莉丝的身影,在半空中熊熊燃烧着。

    看着天空中宛如太阳般耀眼的光团,易嚣脸色十分难看。

    丹妮莉丝虽然不比路西法之流,但起码对上斯塔克只高不低,用来对付天使的大量炮灰是再好的人选不过了。但现在却挨了星际战舰上的轨迹炮结结实实的一下。

    哪怕它的本体是龙,此时的状态也肯定非常不好。

    易嚣能感应到丹妮莉丝的心灵力量还存在着,这意味着它还活着,受伤是一定的。只希望它伤的不要太重,或许易嚣还可以想想办法。

    目光有些疑惑的向四周望了望,易嚣很奇怪为什么在自己魔法的笼罩范围内会突兀的出现一个尸鬼的残肢,它的存在突兀的都不符合常理。

    不过看到丹妮莉丝此时的情况,易嚣又有些若有所思。

    很显然,这是一种看不见的未知力量在推动它。同样是魔法,同样异常的神秘,而它的名字,叫做代价。

    在救下斯塔克的时候,易嚣来不及使用平日制作存储魔力的小道具,只能用自身的魔力去释放魔法,甚至透支了一些,而同样,没有了补充的能量作为代价,就需要易嚣自己付出代价。

    这种代价可已是任何事情,身体的一部分,完整的灵魂,比如快乐这种感情,甚至是看不见摸不到的命运。

    而现在,易嚣付出的代价就是身边的人,丹妮莉丝。

    任何魔法都是有代价的,越是不可预知的魔法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深刻,一次危险抵消一次危险,这是无规则能量魔法中最轻微的后果了。

    。。。

    “吼!”正当易嚣低头沉思的时候,半空中再次传来丹妮莉丝愤怒的嘶吼,它正在这从火焰中冲了过来,挣脱满身的火焰,直冲天际。

    “你们。。”

    “惹怒了。”

    “我!”

    丹妮莉丝的几只脑袋轮流发出奇异的鸣叫,但听到丹妮莉丝口吐人言之后,易嚣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听上去伤势不重,起码没有生命危险。

    丹妮莉丝庞大的躯体陡然下压,掀起阵阵狂暴的飓风,硕大的翅膀拍打在空中,每一次扇动都会引起狂躁的气流,对地面上的生物来说,不亚于一场躁动的龙卷风。

    “嘶!”

    战马在狂风中瑟抖嘶鸣,无论骑士如何抽打它们也徘徊止步不前,覆盖在地面上的积雪被丹妮莉丝掀动起来,形成一场夹杂着碎物的暴风雪,雪花迷住人眼。

    暴躁的气流可不会区分敌我,甚至有倒霉的骑士直接被龙卷风卷到了天上,在一阵惨叫声中越飞越高,消失不见,更多骑士见到战马不愿前行,同伴的生死不明后,开始下马平民奔跑起来。在高空俯视下来就仿佛一只只渺小的蚂蚁。

    这样可不行,见到这一幕,易嚣连忙利用咒语稳定住空气中暴躁的飓风,让这些骑士安全走完最后一段路程。。如果可以的话。

    丹妮莉丝被包裹在半空的飓风中心。就连易嚣的身边都被狂风撕扯的不像样,他的巫师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如同弱不禁风的一叶孤舟。

    温妮将武器液化为长枪,狠狠的扎在地上,稳定住自己的身体。她已经不需要对付周围的敌人了,因为方圆百米之内已经没有在地面上站着的生物,全被龙卷风带到了天上。

    这样狂暴的飓风可不是丹妮莉丝翅膀能够扇动出来,看来也是它的能力之一。

    如此生物还能够被称作普通的魔法生物么,坚不可摧,甚至可以硬撼舰载级武器的庞大身躯,与之相配的力量和不可思议的速度,甚至还有来自不同头颅的魔法能力。

    或许被称作神也不遑多让,更加贴切一些,毕竟那些自称的所谓神。也不过就是稍微强大一些的魔法生物罢了,易嚣觉得丹妮莉丝已经足够强大了。

    虽然没有强大到魔法生物中最强的等级,但已经超过了最低的门槛。

    只是长相有些猎奇些罢了。

    随着漫天的狂风乱舞,处于风口中心的丹妮莉丝猛然深吸一口气,暴躁的气流被它吸出一个大大的旋涡,在气浪中清晰可见。

    然后在下一刻,伴随着更加剧烈的爆炸和速度的推动力,一连串拖着长长火焰尾巴的火球从丹妮莉丝的口中喷了出去。

    九只脑袋,九颗火球,每一颗都有轿车那么巨大。在空中呈现连珠般向着轨迹炮发射的方向飞去。

    火球在空中发出尖锐的破空声,拖着长长的火焰,宛如流星般砸了回去。

    易嚣目光微微一动,游荡在天空中的鬼鸦立刻群涌而至。向着火球前进的方向加速飞去,随着火球不断缓缓下坠,鬼鸦终于追了上去,看到了火球所指的方向。

    那是一大群烟压压的尸鬼,在天空中看来就仿佛附着在洁白纸张的油墨,易嚣的瞳孔变得如野兽般竖立。通过鬼鸦的眼睛注视着下方。

    到处都是尸鬼,易嚣的熟人,丹妮莉丝的无垢者军团也在这里,不过已经成为了尸鬼大军,更加引人注意的,是这些尸鬼群中推动着的,一个个巨大而狰狞的冰冷钢铁武器。

    来自卡德拉号上的舰载级轨迹炮,冰冷而又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面对从天而降的急速火球,下方的尸鬼没有丝毫的混乱,它们本来就一些没有自我思维的死物,又会有什么可惧怕的。

    易嚣也没有看到哪个位置有混乱发生,想要通过混乱寻找异鬼的想法也落空了。

    但丹妮莉丝喷射出的火球却不会落空。

    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巨大光团从天而降,仿佛毁灭庞贝的火山陨石,带着流星雨般密集的气势从天坠落,掉落到这些拥挤着向前的尸鬼脑袋上。

    “嘭!”的一声,火球爆开了。

    最先倒霉的是一座巨大的轨迹炮,它处于尸鬼队伍的中心,而丹妮莉丝的两颗火球直接落在了上面。

    炙热的高温将它掀翻在地,火球爆发出的热量让它缓缓融化变形,火球爆发出的气浪余波直接将方圆百米之内的尸鬼化为灰烬。

    火球如雨点般落下,密集的爆发将大片连成一片的尸鬼彻底从这个而世界上消失抹除掉,它们在热浪和高温中连挣扎一下都无法做到,就直接被气化成灰烬,与周围的尘土和积雪一起被还原成最原始的状态,就连小黄人们制作的那些套在无垢者身上的魔法盔甲都无法抵挡。

    爆炸仍然在继续,丹妮莉丝狂怒之下吐出的火球似乎远比普通的火焰威力巨大,甚至在粘到地面上后都不会熄灭。

    正在易嚣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这群尸鬼中传来一种清晰地波动,是魔法波动。

    这一点易嚣是不会认错的。

    “终于找到你了!”暗自嘀咕一声,易嚣立刻来了精神,异鬼一定躲在密密麻麻的尸鬼群中,但想要在无数人群中找到一个蓝色的怪物,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它们很精通隐藏,无论是物理层面还是魔法层面,易嚣根本无法通过寻人魔法查出它们的位置,所以才在这里以逸待劳。

    果然,它们终于露出了马脚。

    一股清晰地魔法波动从右侧的一处轨迹炮旁传来,易嚣控制着鬼鸦迅速下降,直接将视线拉到了与轨迹炮齐平的位置。

    他看到了几只蓝色的高大生物躲藏在尸鬼群中,它们看起来并不丑陋,甚至有一种巧夺天工的精致感,高大的身躯配合着晶蓝色的皮肤和眼睛,仿佛一块妖异的寒冰。

    异鬼的容貌并没有出乎易嚣所料,根据脑海中的记忆,易嚣很容易就认出了它们。

    不过奇怪的是,这里面有些家伙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曲线起伏的身材表明了这是一只女性尸鬼,但自己是在哪里见过她呢,真是奇怪。

    易嚣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大脑开始飞速的回忆起来。

    正当他思考的时候,沉寂了一会的通讯设备突然响了起来,里面有些杂音,接着在杂音过后,响起了开能那有些慌乱的声音。

    “离开!快离开那里!”他的声音并不清晰,伴随着少许电流干扰而产生的吵杂电子音,云星的设备非常稳定,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这种情况。

    似乎觉得自己给出的提示不足以引起重视,开能再次大叫道,“快点走!不然就来不及了!”他的声音因为焦急而变得尖锐,甚至有些走形。

    易嚣很少看到沉稳的开能如此慌张的时候,他不明白原因,但开能很快就给出了问题的答案,“定位!刚刚的几次射击只是定位!”

    易嚣陡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异鬼会突然暴露出魔力波动,因为它控制着尸鬼,而刚刚恐怕就是让尸鬼用轨迹炮发起总攻。

    而在同一时间,他也想到了为什么那个女性异鬼看起来很熟悉,因为易嚣见过她的照片,见过一次,从开能那得来的,他妻子爱娜的照片,当时用这个与爱娜相关的东西去搜索她可能在卡德拉号的哪个位置。

    它是爱娜,是开能的妻子。

    她变成了异鬼。

    怪不得这些东西会使用殖民舰上的轨迹炮。

    可惜开能的提示似乎有些晚了,因为在下一刻,漫天的炮火交叉而至,强大的火力甚至点亮了阳光升起前的天空,掩盖住了漫天的星辰。

    仿佛一场盛大的死亡焰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