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年先生,慢慢喜欢〕〔一抹柔情倾江南〕〔九天仙缘〕〔萌宝归来爹地要排〕〔明末球长〕〔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最强保镖房东〕〔很爱很爱你〕〔万年只争朝夕〕〔老公宠妻太甜蜜〕〔替嫁娇妻:偏执总〕〔王的霸气邪妃〕〔重生盛宠:总裁的〕〔倾城时光〕〔绝色病王诱哑妃〕〔绝世龙帝〕〔三寸人间〕〔快穿系统:男主别〕〔宋缔〕〔蜜吻小青梅:傲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七十九章 沉睡魔咒
    而一听到易嚣的回答,斯塔克立刻来了精神,连刚刚赶过来的开能等人也不顾了,接着问道,“你会这个咒语?”

    “我和玛琳菲森不熟,但我的确会这个咒语。”易嚣正思索这些尸鬼占据了多少大地的面积,听到斯塔克疑问,不假思索的轻松回答道。

    此时开能等人也赶了过来,拔地而起的高墙如天堑一般拦在了维斯特洛大陆中间,虽然正经受着不断炮击,但仍然暂时阻挡住了尸鬼的步伐。

    还有少许零散的尸鬼留在了高墙这面,它们仍然没有停下对活人的攻击,但很快就在反应过来的骑士们反攻下被分割围剿。

    这些人类骑士的素质的确很高,哪怕经历过一系列尸潮,合围,甚至巫师与龙这样惊人的事情也依旧保持着理智,没有在世界观破碎之下四散退去,反而与不远处再次汇聚和聚集了起来。

    冰与火世界可不是连绵遭受索伦侵蚀的中土大陆,这个世界的武力趋于稳定,巫师和龙虽然也曾存在过,但已经好久不在了,就算偶尔有男巫的消息,大多也都当做传说和以讹传讹来听。

    这里的人更相信自己手中的剑,骑士铁骑下的枪林,还有满腹阴谋的贵族谋划,而如今巫师与龙这样传说中的生物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大陆上,对于赫伦斯爵士的冲击可不小。

    没错,这个倒霉的家伙,此次行动的骑士联军首领赫伦斯爵士还没死。

    他没死在尸鬼狂潮的冲击中,也没死在轨迹炮的乱弹之下,甚至就连最后大地迸裂山峦隆起,也没有伤到他分毫。

    不得不说他很善于逃跑之外,****运也非常高。

    他此时显得有些狼狈,盔甲扭扭歪歪的戴在身上,但已经七零八落的少了很多,不过却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有一些血污也都是别人和小伤口的。

    只是他此刻的内心却绝对不平静。

    这次联军行动的失败肯定需要找一个承担者。但无疑就是他了,而且这次失败的很大原因也都归结于他。

    出征前颈泽和艾林谷的诸多贵族在讨论时研究出很多种方法来抵挡异鬼,而其中最为安全也是稳妥就是用空间换时间。

    在找到尸鬼的踪迹之后,兵分几路。利用骑士超高的行军速度和面对小股敌人碾压般的优势不断蚕食尸鬼。

    因为异鬼可以复活尸体这点尤为可怕,所以人类根本经不起大的伤亡,甚至就连小规模的硬撼也承受不起。

    只能不断蚕食小股的敌人,来逐渐消耗尸鬼的力量。

    至于沿途那些被尸鬼屠虐的村落,那么赫伦斯只能说声抱歉了。原本的行动计划当中就没有救援他们这一项,虽然村落的死亡人数会增强尸鬼的力量,但也比骑士将有限的生力军消耗在救援上要好。

    复活尸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类消耗尸鬼却在增多,两之相抵下,效果成倍而出。

    当然,面对人类这样的战略,异鬼一定会将尸鬼集结起来,艾林谷的诸多贵族和大学士自然也想到了这点,而如果它们这样做。人类就有了充足时间做准备。

    除了大城池之外,人类的村落非常零散,不是当地人和领主,其他人很少知道这片地域都有哪些城镇,除了在地图上标出的大城镇之外,小村小镇不计其数。

    尸鬼一旦集中行动,在先期消耗几个村落的生命后,其他的人类就有时间转移,甚至连大城池的人群也可以迁移。

    如果想要找到这些人类,尸鬼就势必要分散寻找。或是排出小股尸鬼寻找,否则就像无头苍蝇一样转来转去,这就给了骑士们游走击破的机会。

    当然,尸鬼们如无头苍蝇。人类这面消息的传递也很缓慢,这是计划的最理想化,实际实行起来,困难还是非常多的,凛冬就是人类面临的最大难题,所以这是一场艰苦和漫长的战役。

    艾林谷的贵族们知道这一点。河湾地的诸多城池也知道这一点,可能只有多恩那个偏远的沙漠地带不了解。

    那个时候人类的战争潜能就会被挖掘出来,所有的贵族都会联合行动,这个时代的人类或许在知识层面上的确不比后世之人,但在他们有限的知识层面内,却绝对不是白痴。

    甚至在策略和阴谋方面更加精通一些,他们的确不知道后世积累出来的经验,但这些贵族将一辈子的精力都放在了勾心斗角上,因为他们除了这件事情,中世纪的无聊人生再无其他事情可做了,专注,有时候更为可怕。

    只是现在好了,赫伦斯将艾林谷联合颈泽剩余几个城池的所有骑士力量陷在这里大半。

    如果艾林谷所在的地理位置连尸鬼第一波冲击都挡不住,那么它们就会长驱直入,人类世界再无半点阻挡的可能。

    人类的确会联合起来,但这也需要时间通知,把维斯特洛从南到北所有城池的贵族全部拉入战争的号角中来,恐怕就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如果赫伦斯没有起到骚扰拖延尸鬼脚步的作用,尸鬼会直接南下,南方的诸多城池恐怕根本来不及反应,全部都会重演白港的悲剧。

    赫伦斯的眉头紧锁,近万人的骑士联军如今只剩下几千,而且纷纷带伤,贪功冒进想要一口吃下尸鬼这股主力军的命令是他下的,斥候被截没有发现包围也是他的责任,赫伦斯爵士这次绝对无法推卸,但他考虑的不是推卸责任的事情,而是如今该怎么办。

    他也是个人类,艾林谷中也生活着他的家人,城池被攻破,他们也只有转变成尸鬼这一条路,对赫伦斯绝对没有好处。

    “先生。”赫伦斯的身边还跟着一些忠心耿耿的骑士,以及那些贵族派来的,统领自家私兵的人也有不少活下来的,此时他们都围在自己身边,等着自己的下一步。

    赫伦斯没有回应,他脸色有些阴沉,皱着眉头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入眼所见的骑士几乎人人带伤,甚至有的人连战马都遗失了。

    不远处就有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骑士带着伤员,他的伙伴,俩人共乘一马。这一路上小骑士都没有将伙伴抛下去,赫伦斯看的清清楚楚,因为两人逃命时总是相距不远。

    至于那堵在几个呼吸间就冲天而起的高墙,赫伦斯自然也看见了。

    高耸的城墙有没有切断整个大陆赫伦斯不清楚,反正以他的眼睛是看不到城墙连绵不断的尽头。想必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也不会愚蠢到只拦截一小块,让尸鬼一绕就可以通过。

    这城墙到底是神迹还是什么,赫伦斯不清楚,他也不想让自己的脑袋明白这点,他没去过绝境长城,但想来这堵城墙也跟当初绿先知们制造的差不多,甚至有可能就是那些绿先知做的。

    赫伦斯的脑袋中闪过白港幸存者转述的那名绿先知的存在,他自然知道这片大陆上有魔法的存在,但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被自己遇到。

    而且。。这样惊人。

    但如果这座城墙能够挡住尸鬼,赫伦斯也不会这么烦恼。因为他明白一点,这些尸鬼是从塞外越过长城南下的,它们能突破一个,第二个就绝对拦不下它们,更何况城墙上不断传来的震动声赫伦斯也清晰可闻,联想到之前漫天而落的光雨,赫伦斯自然能够猜出个大概。

    这堵城墙有可能挡住尸鬼,但更大的可能是挡不住,赫伦斯更偏向后者。

    “我们该怎么做?”终于有人忍不住问道,这是一名颈泽小贵族来的骑士。他的家人就在后方不远处的城池中,此刻也最为焦急。

    赫伦斯沉吟了一下,然后叫道,“丹尼尔呢。他还活着么?”

    “我在这里,大人。”后方传来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丹尼尔很快带着一身血污从人堆中驱马而出。

    “你在白港接触过绿先知,你觉得这有可能是它们做的么?”赫伦斯看了一眼这名从白港幸存下来,又从不久前尸鬼围攻营地中逃脱的家伙。

    “我不清楚。”两次死里逃生,甚至是绝境逢生的经历让丹尼尔格外沉稳。甚至有种生死置之度外的感觉,他回答道,“但我觉得很有可能,这与绿先知在白港城墙上释放魔法的手笔很像,甚至有可能就是他。”

    “布兰。。史塔克。”赫伦斯的嘴角勾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奇怪微笑,“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他接着问道。

    丹尼尔低下头,不直视赫伦斯的眼睛,他只是个平民,就算骑上了马,也不意味着他有骑士身份,最多只是一名骑兵。

    精明的他深知两者的身份差距,自然也知道赫伦斯不是问他骑士联军该怎么做,而是问他面对绿先知这种异族生物,该怎么做。

    骑士联军何去何从自然是赫伦斯爵士的问题,他需要的只是自己这个有面对过异族生物经验的人的提议。

    “接触一下。”丹尼尔低头说道,“您也看到了,它们的力量不可小窥。”

    赫伦斯并没有惊讶,他点点头,随即接着说道,“那就由你去吧,你负责这次任务,带上二十人的小队,现在就可以出发。”

    他随手点了附近的几名骑士,将他们重新拆分组合划给了丹尼尔,其中就包括那个带着伤员的年轻骑士,当然,伤员并不算在内。

    丹尼尔一怔,但立刻点头接下,当他转身要离去的时候,赫伦斯突然问道,“你知道为什么让你去么?”

    这个问题再次让丹尼尔愣了一下,他想了想,试探的回答道,“因为我曾经与布兰史塔克接触过。”

    “不。”赫伦斯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然后摇头说道,“是因为你的运气够好。”

    丹尼尔很快就带着二十人的骑士绝尘而去,等他离开之后,立刻又有其他的贵族骑士们问道,“那我们呢,赫伦斯爵士。”

    赫伦斯再次扫视了周围的骑士们一眼,然后收回目光,平静的说道,“撤退。”

    。。。

    骑士的异动并没有引起易嚣等人的注意,想必就算他们发现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几人与挣扎在低魔世界的绿先知不同,他们可是真真正正来自中高魔世界的自由人,能力比绿先知强大的多。

    开能和谷莫等人都赶了过来,巴里也带着丹妮莉丝出现在几人面前。

    易嚣注意到丹妮莉丝已经苏醒,虽然还很虚弱,但断掉的四肢正在慢慢再生,变成龙之后它的生命形式也随之转变,不能再用人类的常理还衡量她了。

    知道她一时半会死不了后,易嚣也就没再关注她。

    倒是对于开能,易嚣有些纠结,因为变成异鬼的爱娜的关系,他该怎么对开能说,告诉他你妻子变成异鬼了,甚至应不应该告诉他这个消息易嚣都不确定,因为现在针对尸鬼的魔法全部都是大范围的魔法。

    魔法一旦释放,爱娜自然也无逃脱的可能,与其告诉他然后再杀死她,不如让开能不知道的结束这段感情。

    反正易嚣并没有打算在开能身上投入太多的精力,于是他准备将这个事情给烂在肚子里面了。

    “你们在说睡美人的故事?”巴里的耳朵很尖,哪怕此时直冲天际的高耸墙壁被轨迹炮震得轰隆轰隆的,但在来的时候他仍然听到了易嚣与斯塔克俩人的对话,此时正有些好奇的问道,“我也听过,你们的世界也有这个童话故事么。”

    易嚣心中一动,看向开能和谷莫,发现他们虽然也听到了这句话,但似乎并不明白几人指的是什么,显然在他们云星的时代中,俩人并没有听说过这个童话传说。

    耸耸肩,易嚣轻声说道,“这可不仅仅只是童话故事那么简单,世界很复杂,或许我们现在所经历的,所发生的一切,在某个其他的世界中,也是那的故事或者传说呢。”

    巴里怔了一下,然后腼腆的笑了笑,无奈道,“我就是随便一说,要不要扯上这么深刻的含义,我只是听到。。你似乎打算用那个沉睡魔咒?”

    但没想到,易嚣没有回答,反而将目光转到了斯塔克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