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堂创建者〕〔创神纪:女王有毒〕〔末世之无尽商店〕〔梦裔〕〔镇派小狐狸[修真]〕〔苏联英雄〕〔乡村极品仙医〕〔快穿之这个愿望不〕〔穿越之教主难为〕〔诸天镜仙〕〔寻宝全世界〕〔来自瓦歌世界的琥〕〔超级基因猎场〕〔太虚禁区〕〔搬个魔兽到异界〕〔仙筹〕〔嫡福〕〔神级紫荆花牧场〕〔重来之暖婚〕〔仙道隐名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八十四章 沉睡魔咒(六)
    在提利昂见证龙之母正式将她的龙爪伸向这个世界的同时,易嚣也离开了那片充斥着令人困乏瞌睡的地带。

    横断整个维斯特洛的肥沃湿地颈泽已经被一片荆棘丛林包围,到处都充满着令人望而生畏的粗大棘刺,无数扭扭曲曲的蔓藤纠缠在一起,最密集的地方甚至连跟针都插不进去。

    荆棘上的尖刺并没有毒,甚至没有什么危害性,但这里却让人感受不到丝毫有任何生机存在的俭,因为这里所有的生物,包括飞行途径这里的鸟类,泥土中的虫卵,甚至连植物都被一种奇异的力量拖入了睡梦中。

    它们的生命仿佛被静止在了这一刻,不会衰老,也不会死亡。

    肥沃的湿地森林被荆棘所包裹,从今以后大陆上不再有颈泽这个地方,取而代之的只有一大片荆棘森林。

    它切断了南方也北方的联系,锁住了通向北境的要道,但也保护住了维斯特洛大陆。

    荆棘之中静悄悄的,入眼望去只有紫的发烟的藤蔓和银装素裹的大雪,凛冬为荆棘披上了一层外衣,却怎么也掩盖不住它那比凛冬还刺骨的寒意。

    整片荆棘都静悄悄的,不复其他森林那般鸟语花香,或者有鸟虫在鸣叫。

    这里,只有一片空荡荡的死寂。

    而伴随着这片荆棘森林一起陷入沉睡的,还有被掩埋在底下,不计其数,甚至是数不尽的尸鬼大军,以及数座星际轨迹炮。

    几名身披斗篷的武装骑士徘徊在荆棘的入口附近,望着烟洞洞,交错的荆棘丛林,他们不敢轻易踏入。

    无论是对这座在短短几息间内就拔地而起生长出来,宛如神迹般荆棘森林的敬畏,还是对不远处躺在雪地里了无生息的同伴的恐惧,都让他们止步不前。不敢再踏一步。

    实际这座古怪荆棘森林与外界的分界线是很明显的,很好分辨出来。

    因为漫天飘洒着雪花,这些骑士肩膀上的斗篷和荆棘都被皑皑大雪掩埋住了,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漫天飘荡的大雪没有丝毫落在荆棘丛林中的。

    就仿佛一道分割线,切断了荆棘与外界的联系,外面飘着大雪,而荆棘森林的上空却连一片雪花都没有。

    虽然荆棘也被银装裹住,但那似乎是之前的事了。而在时间被定格的同时,这些覆盖住荆棘的雪花也定格了,甚至不再融化。

    有几名冒失的骑士贸贸然的冲进了荆棘森林的范围内,但还没走出几步,就连人带马倒在了地上,一开始他们的同伴以为遭遇了握,还试图进去救援,但随着救援他们的同伴也倒在地上,就没人再敢进去了。

    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发现他们都还有呼吸。只是睡着了而已。

    这几名赫伦斯爵士派做斥候的骑士虽然心中不想在这里停留,但仍然需要攫的将这里的事打探清楚,于是在一阵窃窃私语后,五人小队小心翼翼的绕开荆棘森林的边境,然后向两个方向散去。

    凛冽的寒风带来了他们零碎的只言片语。

    “……不可思议……森林……”

    “我们要禀报……”

    “这……会是谁?”

    很快,皑皑的大雪就将马蹄留下的脚于盖过去,将他们留下的一切痕迹扫尽,就仿佛他们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只有荆棘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有……被掩埋在荆棘下的尸鬼,以及鱼梁木!……

    而此时这几个人口中讨论的那个人。也是制造了这一切的易嚣,此时状态却不怎么好。

    自从离开从深坑中冒出的火焰范围附近,易嚣就一直觉得脑袋里面浑浑噩噩的,他看到很多奇形怪状的生物。是尸鬼,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尸鬼。

    它们都化成了骷髅,被什么外力挤压到了一起,都已经不成形了,外界看起来诡异无比的狰狞和恐惧。

    破碎的头颅被硬塞在一起,腿骨和手骨相连。被渐渐消融的肌肉粘膜黏在一起,看上去就让人无限的反胃和不舒服,尸鬼被挤压成一个个畸形儿,因为漫长的时间而融合在了一起,甚至不需要靠近,都能感觉到那腐朽的恶臭。

    易嚣知道这一切没有发生,只是幻觉,因为能够看到这一切的只有荆棘,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了荆棘蔓藤的视角,想来应该是沉睡魔咒的后遗症之一。

    沉睡魔咒这东西的威力可大可小,效果也不一样,在不同人手中,能够发挥出完全是两种魔法的功效。

    比如某个女巫,媒介只需要一颗苹果,但是她付出的代价同样惨重,心爱之人的牺牲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只是易嚣心里有些沾沾自喜,很难得他能有这样的情感波动,因为他成功欺骗了魔法,他瞒过了魔法,用根本不是心爱之人的心脏和头颅混淆了沉睡魔咒的视线。

    但玛琳菲森似乎就没有这么聪明了。

    很久之前易嚣就知道魔法的三条定律,或者说是奥兹国能量魔法,以及童话魔法这种更高层次魔法特有的定律,不能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不能让死去的人复活,也不能更改已经发生过的事。

    第一条和最后一条易嚣已经分别在迷情剂和巴里身上得到了验证,或许魔力更高之后会有不同的结果出现,但起码现在看来,事实符合定律。

    只事第二条,易嚣用永生女巫作为祭奠的时候似乎打破了这条定律,但他不敢确定带回来的那些死者是否真的就是死者,因为有无数个世界,也就有无数个相同的人,他们看起来相同,但终归不一样。

    若细说起来那就麻烦了,但好消息是,这里并没有说魔法不会被欺骗。

    或许利用欺骗的方式就可以去打破这三条定律,就算不能,欺骗其他的魔法代价似乎也不属于不允许的范畴,比如说沉睡魔咒。

    不过虽然易嚣侥幸避过了咒语的代价,但他仍然损失了不少魔力,起码他现在感觉c的是非常疲乏,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在精神上的。

    哪怕当时对付路西法的时候,易嚣也没有觉得这么累过。

    易嚣甚至连用魔法赶路的精力都没有了。打了个哈欠,他只想找地方好好睡一觉。

    有些跌跌撞撞的走在雪地中,易嚣知道这是自己还没有从沉睡咒的影响里挣脱出来,他并不是真的困乏到一个咒语都用不出来,只是因为沉睡咒。他本能的不想使用而已。

    他需要再远离一些,不然真的有可能睡在雪地中。

    凛冽的寒风吹打在易嚣烟色的巫师袍上,将他全身裹得紧紧地,皑皑大雪很快就将易嚣也掩埋成一个白色,与周围的雪地融为一体,让人分辨不出来。

    脑海中的幻想仍然没有消失,断裂的残缺图像仿佛幻灯片一样一闪一闪,易嚣化身成了沉睡魔咒中最重要的守护之物荆棘,在一遍又一遍巡视自己的领地。

    尸鬼……尸鬼……尸鬼……除了尸鬼还是尸鬼,其他的生物在荆棘的包裹下基本一个都看不见。只有尸鬼的数量太多了,才会显得到处都是。

    易嚣试图把这些丑陋的东西从脑海中驱逐出去,虽然他不会害怕尸鬼的涅,但这东西任何人看来都不会喜欢。

    不过滕然间,易嚣似乎在一闪而过的画面里捕捉到了什么东西。

    有什么东西埋在荆棘下方,散发着令他不舒服的魔力波动,就仿佛烟夜中的明灯,这东西甚至还不止一个,而是散落的到处都是。

    这是什么?

    没等易嚣看个仔细,幻想却开始渐渐消退。而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一股惊人的热源正在火速靠近这里,准确的说是,是亚光速。

    “巴里……艾伦……”易嚣用倦意过后仅剩的理智在思考着。“这家伙赶来了,倒是不愁找不到斯塔克几人。”

    易嚣没有掩盖自己的疲倦,甚至在眯了眯眼睛后,将自己伪装的更疲倦一些,他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巴里找到自己。

    在漫天的大雪和雪地里寻找一个人似乎非常麻烦u其是那个人也被大雪覆盖,与周围的景色融为一体。

    但对巴里来说这很容易,果然,在易嚣吐没一会后,化为一道流光闪电的巴里就瞬间出现在易嚣面前。

    他用的方法很简单,也很有效,那就是顺着一个方向,来回一点点寻找下来,不漏过一丝空间。

    但这个方法也只适用于巴里。

    “你还好么?”巴里带着黄色电弧的双手扶住即将倒下的易嚣,然后问道。

    易嚣振了振精神,看向面前的巴里,“没受伤,也没什么大碍,但是我很疲倦很困,你知道我用的是什么咒语吧。”

    看着易嚣还算精神,但似乎很疲劳的双眼,巴里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他说道。

    冷风环绕在四周,巴里突出的热气几乎都在离口的瞬间被结成了冰霜,巴里感觉易嚣的胳膊非常冰冷,冰冷到几乎没有体温。

    他突然感觉这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不……不对,是经历过,也是冰天雪地,周围的一切同样也都被冻住了,只有他自己,面前还有一个人,但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人。

    很熟悉,但却很陌生的场景。

    似乎是某种记忆的碎片出现在巴里的脑海中,但等他仔细去想的时候,却什么记忆也看不到,只是本能的,巴里心中涌现出一股奇怪的感觉。

    这记忆的断片来的快,消散的也快,巴里很快就从其中挣脱出来,但并不善于伪装的巴里还是露出一丝疑惑,这立刻被易嚣捕捉到了。

    “怎么了?”易嚣强打着精神问道。

    实际易嚣心中也很奇怪,难倒巴里真的发生了什么?

    俩人都有事情在瞒着对方,甚至他们这个小队,所有的人互相都有事在隐瞒,谜底没有揭开前的那一刻,答案永远不会有人猜得出来。

    “没,没什么。”巴里有些慌乱的说道,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慌乱,是怕易嚣看出他接受到了未来巴里的简短讯息么,哪怕这讯息中什么都没有,只有这是来自未来巴里的讯息这条意义本身。

    “雪越来越大了。”巴里说道,“我先带你回去,旅馆总要比外面暖和很多。”

    “你忘了我是巫……”易嚣笑了一下,觉得困意少了许多,他刚想说自己的魔法并不畏惧冷热,就突然感觉周围的场景风驰电掣般倒退起来,下一刻,他已经来到了一座陌生的旅馆序门前。

    周围的嘈杂声将易嚣从愣神里唤醒过来,他看到周围有很多装扮简陋,甚至根本就没有装扮,完全是麻布衣配农具的民兵在巡逻,虽然目光有些警惕,但并么有敌意。

    转眼之间,巴里已经带着易嚣到了斯塔克他们所在的位置。

    神速力的速度果然快的可怕,若论随心而动这方面,它甚至还要超过幻影移形,毕竟后者还需要巫师本身有一个反应的时间,而巴里就是神速力,神速力就是巴里。

    推开旅馆厚重的木门,巴里带着易嚣走了进去,“我回来……了……”他刚想要大声提醒斯塔克,或者把他从尴尬的气氛里解脱出来,就看到旅馆中的场景,然后就愣住了。

    因为原本在他出来寻找易嚣是还冷冷清清的酒馆大厅中,不知何时已经热闹了起来,舞女和妓女比比皆是,虽然质量不怎么好,但胜在十分放浪。

    虽然谷莫和丹妮莉丝几个女人不怎么喜欢,但提利昂和斯塔克玩的倒是很开心。

    巴里有些疑惑的看到了一堆女人中间的小矮子,对于这个侏儒,他还有几分印象,很快就猜出来这是他与斯塔克同流合污后的结果。

    队友还在前方开战,后面就已经开起舞会这的确是斯塔克能做出来的事,但他也同样担心易嚣,在看到门口的俩人后,他立刻从女人堆里挣脱出来,然后走过来,给了易嚣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他说道。

    “看得出来。”易嚣看着周围的女人,还有忙着给丹妮莉丝端食物的人说道,天知道他们是怎么从这个看起来并不十分富裕的序中找到这么多女人,还有算是丰富的食物,也是难为斯塔克了。

    “这就已经开起派对了,果然是你的风格。”易嚣笑了笑,“但我很累,我要先上去休息了,你和巴里慢慢玩吧。”

    “这……”巴里愣了愣。

    但斯塔克已经笑道,“当然,温妮小姐已经在楼上等你了。”他狭?的说道。

    果然,巴里一看,原本充满杀气的温妮已经不在这里了,怪不得斯塔克这样做竟然没有人阻止,看到易嚣不出意外的表情,应该是有特殊方法先通知了她。

    易嚣露出一个有些疲倦的笑容,然后走上了楼梯。

    他的归来,自然就代表尸鬼的麻烦已经解决,在他的后方,欢呼声越来越大,这些愚昧的农夫妓女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来都是斯塔克在搞怪和发泄。

    伴随着一阵昏昏沉沉的想法,易嚣看到了温妮,然后就陷入了沉睡。

    而夜过半晌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易嚣突然微微一动,外面的派对早已散去,斯塔克正躺在女人堆里呼呼大睡,但易嚣则睁开了眼睛,双眼中哪有一丝开始看上去的疲倦。手机用户请访问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