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风流丹帝〕〔美女上司的贴身兵〕〔星临诸天〕〔餮仙传人在都市〕〔霸道老公求休战〕〔兵器大师〕〔重生校园:战少,〕〔重生之漫漫余生〕〔贴身狂少〕〔我的冰山总裁老婆〕〔无敌护花兵王〕〔染指成婚:狼性总裁〕〔安晴的视界〕〔死神少女:灵异怪〕〔重生之神医军嫂〕〔捉鬼天师〕〔仙韵传〕〔见习大记者〕〔我真是良民〕〔拜师九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八十七章 旅店
    回去的路上并不愉快,但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俩人都沉默不语,准确的说,是变成青蛙的斯塔克没法说话,终于无法喋喋不休的折磨易嚣的耳朵了。。

    在将斯塔克带回旅馆,并将幻身咒隐去之后,他很小心的没有漏出马脚,甚至他的表情都没什么变化,就像一直都在熟睡中一般。

    自然,那些寒气和呼吸不平稳的小细节,都早就被易嚣用魔法抚平了。

    站在原地看了一会,易嚣将一个小巧的通讯器放回了斯塔克马克战衣中,这个动作不要说斯塔克,就连贾维斯都没有觉察。

    斯塔克并不知道的是,易嚣与他的见面不仅背着巴里等人,甚至还背着他身上很多的通讯设备,比如刚刚被放回去的,用来打开通往斯塔克世界单项传送门的定位器。

    易嚣早就知道斯塔克进入这里,以及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并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毕竟巴里是意外来到这里,尖端实验室也没有这样的服务支持,离开还需要靠易嚣。

    据易嚣所知,斯塔克的世界原本可不应该有这样的东西的,跨位面传送门,就算是漫威世界也是一项相当高级的科学技术了。

    当然,漫威世界千奇百怪,甚至本身就有很多双生世界,有宇宙魔方作为支持的基础上研究出传送门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最多就是世界的细节有些偏差罢了。

    毕竟新人类世界涌入那么多自由人,剧情本身早就应该混乱了。

    易嚣很想将定位器留下来好好研究研究,但这样关系到自己世界安全的事情,除非跟斯塔克翻脸否则他肯定不会同意,就算修改他的记忆,回去跟神盾局一对照,也很容易露出破绽,接下来的合作就更无从谈起了。

    易嚣不想因这点新而失大,但有一点需要注意,定位器不仅仅只能打开通道。似乎它本身还有通讯的功能,只是并不知道向谁联络,而且平时处于关闭状态,像是一个单向信号接收器。

    与斯塔克的见面易嚣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然也包括可能暴露的一切,神盾局可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九头蛇都能渗透进去,更何况那些具有魔法的天使,欺骗一直都是恶魔的老本行。

    如果不是贾维斯很难背叛斯塔克。而且用魔法干扰贾维斯的存在也很麻烦的话,易嚣甚至打算在与斯塔克交流的时候,也将贾维斯给屏蔽住。

    现在只消一切顺利吧,易嚣思考了一遍没有什么可能遗漏或出问题的地方,转身将魔杖收入怀中,然后向楼上走去。

    他注意到丹妮莉丝并不在一楼,而旅馆的某个房间附近则响起了不同寻常的摇晃。

    显然变成龙的丹妮莉丝有着超出正乘类的精力,只消下一次易嚣再回到这个世界见到丹妮莉丝时,她不要将这个世界变成什么奇奇怪怪的世界就好。

    易嚣估计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但没有了尸鬼。凭借丹妮莉丝的力量,这个世界很少还有东西能威胁到它。

    除了对普通人来说无比神秘和致命的无面者,两座大陆只事零星的魔法力量,或许可能还有些隐藏起来的高端力量,但对于几乎已经到达魔法生物巅峰的丹妮莉丝来说,这些几百年的老家伙并不是她的对手。

    易嚣甚至觉得或许丹妮莉丝不应该再被叫做魔法生物了,而应该被称作神,毕竟神也仅仅只是一种力量强大的异种生物而已,丹妮莉丝的实力就很强大,而她也不是人。被叫做神也不为过,当然,这种称呼换的有些廉价罢了。

    而且她的外表的确卖相不太好。

    丹妮莉丝的力量传承与里世界,里世界中的怪物是出了名的丑陋。或许唯一能与它们相提并论的就只有克苏鲁的邪神们了,它们的外表……简直已经是不可名状了。

    当然,不是丑的不可名状,而是真正意义上的不能被人直视。

    丹妮莉丝虽然没有达到让人看一眼就会被烧掉灵魂,或者变成白痴的地步,但外表的确有些丑陋的无法让人描述。或者说不可名状,这种奇奇怪怪的神,相信就算被人崇拜也只能化为邪神一类。

    这边思考着,易嚣这边穿过旅馆的木质地板,掠过丹妮莉丝的房间,然后回到了温妮躺着的床上。

    轻轻化为实体,老旧的床板没有发出丝毫的吱呀声,幻身咒也被易嚣打散消失。

    丹妮莉丝的房间摇晃仍然在继续,她没有觉察到斯塔克离开的异状,也没有察觉到易嚣回来时的魔力波动。

    毕竟龙的力量更偏向于**一些,而不是魔力。

    易嚣轻轻松了口气,在事情告一段落后,他也应该想办法前往其他世界了,反正丹妮莉丝在这里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

    丹妮莉丝的力量让易嚣看到了一条新路,巫师的数量很少,少到易嚣几乎连一个都没有看见,而高端的魔法生物更少见,低端的狼人吸血鬼,格林和异种则只能当炮灰。

    集合了数个世界力量的天使和恶魔显然不是易嚣自己就能对抗的,甚至它们本身就很难对付,易嚣同样需要来自巫师第二世界的帮助,那些自由人,甚至是魔法生物们。

    只可惜奥兹国的魔法王国毁于内战之中,不然凭它们繁荣的魔法力量,肯定是抵御天使们的中坚力量。

    但易嚣相信,第二世界中除了奥兹国之外,肯定还有其他繁荣的魔法世界,而且现在丹妮莉丝的变化也给他指引了一条新路。

    一个丹妮莉丝的力量在魔法生物中已经接近顶尖,甚至可以算作神中垫底的存在,那么无数有资质的剧情人物呢,他们在获得力量之后又会达到一个什么高度。

    如果他们能够聚集起来,组成一只军队,显然……这会是一种极其可怕的存在。

    不比天使们的天使军团以及地狱那些丑陋的附身生物差。

    一支个体力量全部都不低于神的生物组成的军队,它们应该叫做什么,恐怕就连易嚣都不清楚。

    但……这一切还很漫长,易嚣只是消接下来的事情,一切顺利。

    微微闭上眼睛。易嚣感觉自己有些疲倦,先是释放了沉睡魔咒,然后又利用灵柩上的仪式强行剥夺了一座序的时间,哪怕是易嚣庞大的精神力。此时在龙型指环的刺激下也有些疲倦不堪。

    感受着身边温妮传来的温热气息,还有平稳的呼吸声,易嚣再次沉睡过去。

    与斯塔克的合作并不愉快,这不奇怪,斯塔克的性格与自己不和。而且就算他不是一个多疑的人,轻易与传说中的宗教生物天使开战也不是那么轻易可以决定的事。

    斯塔克肯定需要瞻前顾后,甚至多次确定,这关乎很多人的命运,而在这之前,自己的很多做法都不会被理解。

    易嚣回忆起月光下斯塔克冰冷的盔甲,显然他随着嘴上说着牺牲在所难免,但实际并不能接受真正的牺牲,只是一座序的人就让他心神大乱。

    易嚣很想沉睡过去,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他无法静下心神。他凝视着斯塔克红金相间的盔甲,甚至可以在有些模糊的反光中,看到自己身穿巫师袍的身影。

    那自己呢,为了达到目的,所牺牲的那些人的生命,自己就一定理解牺牲么,那为什么还拼了命的去寻找时间能量。

    易嚣摸了摸温妮的头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不是手感不对,而是刚刚……

    他再次开始回忆。魔法到了高深之后的好处就是不需要冥想盆也可以看到自己的记忆,而且比乘更加清晰。

    月光,天空有些昏暗,被乌云掩埋。序消散在淡淡的鹅黄色光泽中,斯塔克背对着自己站在山丘上,他看上去有些颤抖。

    就是这里。

    易嚣盯住斯塔克的马克战衣,那上面沾满了血污,还没来得及清理,几个月连绵不断的征战让它表面蒙尘。充满了金属质感的磨损,但仍然隐约可见倒映出的人影。

    是自己的,易嚣看到了自己身披巫师袍的身影,灵柩正在被他缓缓收回,但似乎……有什么不对。

    他想上前,去看个仔细,却突然发现斯塔克盔甲上的身影动了一下,猛然向左右扭去。

    易嚣心中一惊,自己可没有这么做,这不是自己,这是什么东西!

    他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甚至都无法离开这里,自己这是在哪,记忆中,还是当时真实的那一刻,易嚣甚至都有些分不清楚了。

    但盔甲上的倒影没有停止蠕动,它变得越来越大,甚至仿佛要挣脱出来一般。

    突然间!

    仿佛无路的鸟人一头撞死在玻璃表面,斯塔克的盔甲上猛然出现拳型裂痕,一团硕大无比的烟影撞在上面,紧贴表面,似乎在进行蓄力。

    下一刻,烟影再次开始撞击,它仿佛疯了一样,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战衣表面,仿佛要挣脱出来一样,将上面撞得道道裂痕。

    易嚣看的心惊不已,这感觉让他很难受。

    陡然间,烟影停了下来,它开始旋转,像一团淤泥,烟乎乎的,分不清外表。

    随着它逐渐旋转,少许白色出现在它的底部,然后渐渐浮现出来,那是一颗硕大无比的枯萎眼球,散发着灰蒙蒙的光泽,死死的贴在那里,盯着易嚣。

    易嚣看到了它,但却看不清它的样子,描绘不出,也记不得,好像它的外表……看上去不可名状一般。

    “你欺骗了我。”周围响起了一个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环绕着易嚣,不断地响彻在他的身边。

    “你欺骗了我……”

    “你欺骗了我……”

    这声音仿佛世间最恶毒的诅咒,易嚣听不懂这种语言,但却可以理解其中的意思,但他现在没有闲心研究这是什么古老的魔文了,因为随着身影不断叠加,易嚣感觉自己的大脑越来越昏沉,甚至将要熄灭。

    他有孕,如果自己的脑袋熄灭,或是停顿,那么自己就永远不会醒来了。

    正当易嚣有心无力的时候,那声音突然汇聚在一起,仿佛变成了一道炸雷,“你将要付出代价!”

    声音贯彻在易嚣的耳边,让他一下子惊醒过来,“呼!呼!”他大口喘息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老旧的床板响起吱呀的声音,易嚣感觉自己的身后已经被冷汗全部浸湿了。

    直到一只柔软温热的胳膊环上了他的身体,易嚣才逐渐反应过来,“是梦么……”易嚣问自己,他看到周围已经变成了白天。

    他已经多久没有做梦了,精神力和魔力双重增加让梦这种本身就具有魔力的东西早已经具有可控性,对于巫师来说梦可不仅仅只是一种自然反应,更是一种预兆,甚至更有可能就是未来。

    但……也并不是绝对的。

    易嚣的身体放松,胳膊的主人自然也察觉到了易嚣的异样,他背后被冷汗浸湿,又刚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很容易就被想到发生了什么。

    “你竟然做噩梦了。”温妮在一旁惊奇道,“你竟然会做恶梦。”

    指望温妮会安慰人,不如指望小黄人全部向家养小精灵看齐,无奈的摇曳,易嚣将温妮的脑袋摁到一边,“没有。”他说道,“只是……想起一些事情。”

    但温妮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分开起床,反而向易嚣靠了过来,感受到温妮靠了过来,易嚣也吐了动作。

    “我们该离开这里了吧。”温妮轻声说道。

    易嚣没有回答,而温妮则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着,“不知道你的灵魂怎么样了,但我感觉你似乎没什么变化,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们又要回到无人的梦幻岛了。”

    “事情告一段落后,我们应该可以回梦幻岛平静一段时间。”易嚣说道。

    对于灵魂的问题,易嚣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灵魂能量能够让易嚣变得有人情味一些,但却无法填补他的灵魂,这是两种概念。

    而且他也从温妮的语气中听到了另一层意思,她有些想梦幻岛了,或者说岛上那种平静的生活,易嚣很奇怪,温妮不是最向往有趣么。

    当然,如果易嚣能够理解整天需要为另一个提心吊胆却又无法做什么的话,恐怕也就不难理解温妮了。

    “对了,有件事要告诉你。”温妮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抬起脸看着易嚣。

    看着温妮熟悉的面孔,易嚣突然差距到时光的流失,她的样貌似乎没什么变化,只是从青涩变成了成熟,而时间已经一晃近十年过去。

    而且……都十年了,自己似乎并没有后代要出现的俭,易嚣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他感觉有些奇怪,难倒巫师和格林是属于两个物种,不能通婚么。

    那龙为什么可以,龙的繁育力可是非常强大的,几乎每个有龙的世界亚龙都满天飞,易嚣想到丹妮莉丝,他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房间还在摇晃,这都过了一夜了吧。

    不知道母龙的后代又是怎么会回事,不然每年中丹妮莉丝都有十个月在孕育生命,那可就有意思了。

    “是关于梦幻岛的。”正在易嚣胡思乱想的时候,温妮继续说道,“上次我回小岛……”

    轰!

    一般来说,事情越是趋近于平静,意外越会频多,现在似乎就是这样。

    温妮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远方传来的一阵巨响就打断了她,伴随着巨响出现的还有地动山摇的猛烈颤抖,一时间甚至盖过了丹妮莉丝所在的房间。手机用户请访问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