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在上〕〔大唐好相公〕〔跨界闲品店〕〔接引诸天〕〔天帝剑尊〕〔神话之系统附身〕〔封神飞仙录〕〔星空小农民〕〔亿万宠妻:入骨相〕〔仙命长生〕〔抗战之广陵密码〕〔穿越反派之子〕〔拂尘烬〕〔婚姻的荆棘〕〔你管这也叫金手指〕〔借魔成神〕〔三个人的末世〕〔烽火奇侠传〕〔逍遥侯〕〔无敌天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八十八章 隐患
    俩人差点没被剧烈的晃动震到地上,顿时,温存的气氛一点也没有了,温妮恼羞成怒的站起身,一巴掌将易嚣推到一旁,准备去找元凶的晦气。

    易嚣无奈的摇曳,同样起身跟了出去,挂在角落衣架上的衣服自己飘了过来,然后穿到了俩人的身上。

    晃动仍然在继续,而且似乎有越来越强烈的趋势,让易嚣很怀疑这座简陋破旧的旅店会不会就此坍塌。

    在走廊的时候遇到了丹妮莉丝,这种中世纪的西式旅店并不大,站在走廊上就可以看到痉,她显然也感受到了大地在晃动,披了一件衣服就跑了出来。

    *

    易嚣很好奇的向她的房间内望了望,但被丹妮莉丝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顺便重重的把门关上了。

    献祭之后的丹妮莉丝不仅力量有了变化,就连性格都改变了不少,这不仅仅是因为强大的力量带给她的,更多的是认知层面的增长,让她的性格随之改变。

    她见到了世界的真实,甚至是真实世界之外的世界,她知道的越多,看重的就越少,当她不将仅把目光局限在维斯特洛这座狭隘的大陆上之后,她的性格习惯自然就有了放松。

    但现在并不是一个心理辅导的好时机,而且易嚣这个心理医生也不太合格。

    “外面发生了什么?”几人下楼之后,易嚣立刻问道。

    下面到处都是惊慌的人群,那些昨晚被请来的伶人歌手和杂怂慌乱的向外跑去,还有一些衣衫不整的妓女躲在旅馆大厅的角落中。

    序外面也是一片混乱∷们争相从房屋里跑出来。以免大地将房屋震塌之后把自己压死在里面。已经有几个贫穷破旧的房屋倒塌了,而随着坍塌之后而来的就是火灾。

    没有熄灭的油灯蜡烛都可以成为火源,还好此时天空正飘扬着大雪,火势蔓延的并不那么迅速。

    “你来得正好,这个问题我还想问你呢。”看到易嚣,大厅中马克战衣早已穿在身上的斯塔克立刻没好气的说道。

    易嚣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所以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一道冰冷的气息顺着易嚣的魔杖溅射出去,将不远处刚刚从房屋蔓延出来的大火化为冰雕』后他平静的问道。

    “你自己看吧。”斯塔克将一个小巧的扫描仪塞到了易嚣手中,然后对他说道。

    扫描仪上并没有优斯塔克工业的标志,反而是一个陌生的图案,易嚣心中了然,这是来自开能的云星科技,而不是斯塔克从他的世界带过来的。

    光谱界面上有一团乱糟糟的东西,聚成一团,看起来像是头发,又像是沉浸在海水中泡发的水藻,它们胡乱的扭曲着∶人看上去就会心生厌恶。

    还没等易嚣发问,斯塔克就解释道。“这是你留下的荆棘,它们不同于一般的植物,这些东西体表没有温度,还好云星的科技并不只有温度测试,我刚刚将它们标记出来了,现在大地的震动就是它们引起的。”

    “它们怎么引起的?”易嚣手里拿着扫描仪,什么都没看明白。

    “就像我刚刚说的,那就要问你了。”

    在俩人对话的简短时间里,巴里已经在外面溜达一圈转了回来,愈渐寒冷的天气将巴里冻得脸色发青,他呼着冷气说道,“那些植物太不友好了。”

    “怎么说呢,它们……它们似乎在暴动?”

    巴里的描述一如既往地苍白,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当上鉴定员的,但很快外面的情景已经不需要巴里描述了,因为一片巨大的阴影慢慢笼罩住了这座序。

    伴随着,“嘭!”的一声巨响,所有人瞬间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阴影笼罩在自己的头顶上方,他们立刻来到旅店的窗边。

    “那是什么鬼玩意……”斯塔克口中不自觉的嘀咕着,所有人都聚到了窗前,透过旅馆看着远处拔地而起直冲天际的植物。

    那是一根粗壮的蔓藤,比大海还要辽阔,比山峰还要高耸,它的表皮看上去很坚硬,上面铺满了岩石大小的尖刺,有些柔软,但却给人一种充满坚韧的感觉。

    它在上升,不断地扭动上升,巨大的身躯遮挡住了凛冬中仅有的温暖阳光,在地面上撒下大片的烟影。

    序中的人群更加慌乱的开始尖叫,民兵忙着驱赶人群,将他们带出阴影的面积,但地面上的烟影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增加。

    “这是荆棘吧!”斯塔克不敢置信的说道,“你那个咒语带来的?”

    “睡美人中的确有提到过荆棘。”回答他的是一旁的巴里,他似乎完全没弄明白此时是什么情况,还在说着不相干的话题,“她所在的王国被笼罩在一片荆棘之中……”

    “嗯……我是在另一个版本的睡美人中看到的,记得是面向天真的低龄儿童版本,是在我斜候。”

    “我应该庆幸你仍然保留了斜候的天真么。”斯塔克没好气的说道,然后不理会一脸不解的巴里,问向易嚣,“你确定你放的是沉睡咒,而不是什么魔豆?”

    “可能……也许吧……”易嚣不确定的说道。

    因为就在几人交谈间,荆棘藤已经越升越高,甚至给人了一种直插云端的感觉,它的痉消失在白云之间,而地面上的须根仍然在不断上涨。

    “啊哦……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斯塔克说道。

    但所有人都明白,一根蔓藤是无法支撑自己的,当它升到最高端的时刻,也就是它坠落的最重的时候。

    “当它倒下去的时候,我们最好祈祷它不要砸到城镇,因为我觉得无论是君临。还是脚下的小城序。都无法对抗它的重量。”

    斯塔克将目光放到了丹妮莉丝身上。“我们需要阻止它。”

    “那你看我做什么。”丹妮莉丝白了他一眼,“这东西可比我大多了。”

    在斯塔克那边兢兢业业的飙着演技,仍然扮演着他是一名富有责任心的英雄时,易嚣这里也没有闲着。

    他很确定自己释放的是沉睡魔咒,而古老的文献上可没写咒语会有这样的变化。

    当然,这是他第一次使用这个魔法,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这仍然应该是有原因的。

    易嚣在远方感觉到了一股很陌生的魔力波动。但似乎他在不久前见到过,从布兰那里获得了绿先知力量的易嚣很快就认出来,这是属于鱼梁木的。

    “阴魂不散的东西。”易嚣暗骂一声,觉得自己有些大意了。

    鱼梁木是北境的特产,源自塞外曾经绿先知最后聚集地的魔法材料,是一种非场有的植物,但并不意味着数量很少。

    它的稀有是针对某个巫师来说,他可能只会收集到很少的鱼梁木,因为它们太分散,而且知道的人更少。

    但对于这片维斯特洛宽广的土地来说。它们的数量仍然很多,它们分散生长在大陆不同的角落。还有前人留下的鱼梁木魔法物品,就仿佛宝藏一样,它们汇聚起来,仍然是一股不容小窥的数量。

    显然,横断了整个颈泽,切断并拦截了维斯特洛南北方的荆棘丛林面积十分巨大,在它其中就许多隐藏起来的鱼梁木。

    鱼梁木仍然会对易嚣的魔法起到排斥的作用,这是天性,不会因为易嚣掌握了绿先知的力量而改变,但拥有了绿先知力量后的易嚣,也有了使用鱼梁木的能力。

    它不仅仅只有抵抗邪恶这种概念笼统的作用,鱼梁木与绿先知的契合度很高,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幅绿先知的魔法,所以它们才能建立出高耸的绝境长城,虽然这种魔法本来就没什么用就是了。

    绿先知的力量虽然很奇怪,比如绿之视野,附身之类的魔法,但仍然有很多魔法是针对植物的,绿先知在古老的时候曾被叫做森林之子,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鱼梁木增大了荆棘的体积,但却对易嚣的沉睡咒造成了干扰,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种局面,但沉睡咒是一种古老的咒语,并不是鱼梁木能够对抗的,很快它就会被消灭,而换句话说……

    “这些植物的生长并不正常。”易嚣说道。

    “你不说我还真看不出来。”斯塔克仍然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见缝插针的地方,忍不住出言嘲讽道。

    但易嚣没有搭理他,而是仍然快速的说道,“而且荆棘不会自己向天空生长,它们并不是因为生长而竖立起来的,而是因为魔力暴动。”

    这下轮到斯塔克听不明白了,他一头雾水,没好气的说道,“说人话。”

    “嘭!”

    远处似乎再次隐约传来某种爆炸声,而这一次,不需要易嚣提醒,所有人都看到树立的荆棘开始扭曲,然后向一边倾斜,慢慢的倒塌下来。

    “好吧,现在是真没时间了。”斯塔克瞬间从大厅中飞了出去,人在半空,从马克战衣里对他们说道。

    “有谁有好办法阻止它么,任何人都行。”

    除非动用微型核弹,否则斯塔克对这样巨大的东西没有什么好办法,等他将蔓藤打断恐怕大地已经被它压得粉碎了,从空中坠落到地面恐怕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里除了易嚣之外,巴里丹妮莉丝和开能没有人能阻止它。

    向斯塔克微微点头,易嚣的身影已经化作烟雾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旅店中,只事温妮对着他离开的地方皱着眉头。

    当易嚣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直冲天际的荆棘旁边,他处于空中荆棘蔓藤的半腰之处,周围是呼啸的寒风。

    巫师袍上的恒温咒语早就已经启动,避免了易嚣被冻成冰棍的可能。

    失去鱼梁木作为能量来源,并因为两次爆炸而坍塌下去的荆棘正在呼啸着从半空中向下坠落,恐怕再有个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弯曲弧度最大的位置就会接触到地面。

    易嚣目测了一下,并不是斯塔克等人所在的方向,而是艾林谷所在。

    这颗被鱼梁木激发的荆棘藤很高,但仍然没有到可以落入艾林谷的长度,但仅凭着它从天而落的巨大冲击力,也足以在山谷中引起一场巨大的地震。

    如果易嚣没有记错的话,艾林谷的鹰巢城是建立在悬崖之巅的,被誉为维斯特洛最巧夺天工的城池之一,但现在,却成为了它被命运摧毁的理由。

    易嚣不知道艾林谷这么多年有没有引发大地震,但如果这棵蔓藤栽下去了,鹰巢城绝对会因为震动而便宜,最后跌落个粉身碎骨。

    无论是因为丹妮莉丝即将统治维斯特洛的原因,还是斯塔克的理由,易嚣都不能让鹰巢城就此坠毁。

    还好,他不能阻止蔓藤的自由落体,但却可以换一个方向。

    易嚣不敢太靠近沉睡咒的范围,因为一切进入沉睡咒领域的生物都会陷入沉睡,包括易嚣在内,所以当他靠近荆棘的时候,它已经落下了近一半的距离。

    蔓藤非翅软,它的须根会最先倒下,不知道斯塔克等人此时在下方焦急成什么样,但易嚣感觉四周凛冽的飓风就仿佛要将自己吹散一般。

    他的身影立刻跟着荆棘下降,当下降到一定距离后,他伸手摸上荆棘的表面,然后瞬间发动幻影移形。

    粗大的荆棘从这一段开始,跟随着易嚣层层消失,仿佛被吞入了虚空当中,但易嚣知道它只是进入了隔界,易嚣也立刻感觉到来自隔界的压力,这种压力转化为消耗,让易嚣体力的魔力迅速消失起来。

    但荆棘毕竟不是真的魔豆,最多也只有近千米高度,很快就被易嚣的隔界吞噬一空,易嚣身影再次变换,带来靠近大海的颈泽森林,将幻影显形释放出来。

    顿时,被吞噬进去的荆棘被释放了出来,留在原地须根极不科学的调转了一个方向寻找到易嚣,然后在半空中滞留了几秒中后,重重的落入了海水里,掀起呼啸的海水。

    海水冲刷上岸,估计会对沿海的村落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易嚣却懒得调动魔力阻止这一切了。

    “这不科学!”看到荆棘须根凭空转弯这一幕的斯塔克在旅店中碎碎念着,而易嚣已经再次释放幻影移形回到了这里。

    “没有什么科不科学的。”他将自己用魔法清理了一遍,将斯塔克的话接了过来,“但我知道这只是第一次。”

    “鱼梁木会缓慢的催生荆棘体积,接着在最后爆发性的生长,然后再被沉睡魔咒彻底的摧毁掉,鱼梁木的魔力暴动会将荆棘从地面炸到天上,一处鱼梁木,一处爆炸。”

    “荆棘森林横贯整个颈泽领地,所以……我也不知道有多少鱼梁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