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拯救世界攻略〕〔永不从良[快穿]〕〔妖怪幼儿园〕〔玄医归来〕〔随身淘宝:皇家小〕〔美人持刀〕〔你有多远,沧海多〕〔拐个王爷去种田〕〔重生最强妖兽〕〔飞剑问道〕〔绝品全能兵王〕〔空间重生之嫡女翻〕〔豪门重生:法医娇〕〔终极学生在都市〕〔慕先生,你是我的〕〔拉响淘宝警报〕〔时光和你都很美〕〔绝世仙尊,夫人如〕〔在红楼当丫鬟[综]〕〔甜蜜快穿:黑化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七百九十三章 风暴前夕(二)
    龙石岛高耸的峭壁上涛声在呼啸,暴躁的核疯狂的拍打着悬崖,海岸附近早已没有了人影,就连飞鸟也消失不见了踪迹,天空中汇聚起一团阴云,仿佛风暴来临前的平静,诡异的没有掀起风浪。

    丹妮莉丝的军队正暂时缩在城堡中进行整修,这些骑士都是丹妮莉丝从那些贵族手中征召来的,说用武量行征召也不为过。

    但这一次她没有像无垢者军团当初那样收买人心,就那么平静的接手,却也使用的非常顺利,这一切都是强大力量带给丹妮莉丝的特权。

    也是她再一次品尝到力量的美味。

    不过这些人都是普通人,在这样风暴来袭前的恶劣天气,自然不会四处走动,甚至上就连丹妮莉丝都缩在城中。

    凛冬正在这片大陆上蔓延,各地的气温都已经降到了一个最低点,这股风暴来临后,雨雪很快就会转化为冰雹,在加上龙石岛孤悬海上,冰雹只会更加恶劣。

    虽然冰雹无法伤害到丹妮莉丝,但也会打的她很痛。

    这崇暴似乎表现的很狂躁,让丹妮莉丝想起了她她出生时也有一场大风暴降临,所以她也被成为暴风降生的丹妮莉丝。

    龟缩在龙石岛上,丹妮莉丝准备等风暴自己过去。

    。。。

    而同样,远在奥兹国的易嚣,脑袋上的天空也有些阴沉沉的,仿佛所有的世界都在这一天下雨一样,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巧合,却没有什么促使它们的因素。

    奥兹国的上空阴沉沉的,看不见一丝阳光,潮湿寒冷的气流不断向空中汇去,形成一股股旋转着的龙卷风。

    龙卷风也算是奥兹国的一大特色了,几乎每年它都会频发起无数次龙卷风,这似乎也是平原地的特色。好在它没有旋转着带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眼看着一场暴雨将至,但平原临时基地中的易嚣却丝毫不担心,反正有魔法屏障作为最安全的阻挡,狂风暴雨怎么也降临不到他的头上。

    他正在进行监督着一次魔法智能的破解尝试。随着冰与火世界麻烦的逐渐结束,易嚣需要开拓新的世界了,他不能等着梦幻岛被动的选塞,也不能等着影子带来那些具有世界能量所在的人,易嚣需要拥有其他的方法来疡世界。

    通过破译多恩亭是如何逃离的通道。无疑于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并且易嚣还在旁边熬制了一锅魔药,不是假死魔药,而是一种很奇怪的珍惜毒药,假死魔药和咒语已经全部找了出来,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等待伊基那里传来的成功消息。

    这种奇怪魔药奇怪的地方在于它不是针对活人的,而是针对死人的,原本它只具有破坏人体这一种特性,但在易嚣用咒语更改了它的能量之后,它就拥有了前者的能力。

    显而易见,这是为了尸鬼而准备的。

    尸鬼是死人。没有思维并且不会互相攻击这个特点给易嚣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这样一来他准备的很多感染性的咒语和魔药都无法使用了,退而求次之下,易嚣才疡了破坏人体的魔法药剂。

    并用魔法更改了它针对的目标,免得将冰与火世界中无辜的活人也笼罩了进去,这种药剂产自于奥兹国,是一种很可怕的药剂,曾被封禁过,原因在于曾经有女巫用这种魔药屠杀了某个不知名的种族,并在它们的残骸上制作出了飞猴。

    很可惜。随着奥兹国魔法帝国的文明毁于一旦,一切封禁条例都失去了作用,这里的东西成了无主之物,谁找到了⊥是谁的。

    这锅魔药已经熬制了整整五十多个斜,但实际还需要熬制更长的时间,这五十个斜恐怕连它总和的零头都不到。

    而且它需要易嚣时刻的看守着它,一刻也不能离开。

    准确的说,是人类或是与人类非常相近的魔法生物看守它,因为需要让魔药在熬制时时时刻刻记住人类的气息。这样才能在最后不将致命的毒剂洒向人类,而是去破坏那些早已死去去的尸体。

    不是顺便将冰与火世界的人类一起杀死,把那里变成一片死亡的世界。

    越是高级的魔药,熬制起来越复杂,需要的材料更珍贵不说,时间上就很漫长,显然这种毒药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熬制毒药可以说是巫师的老本行了,无论是男巫还是女巫,从最古老的时代开始,他们就掌握着毒药这种东西,熬制它对易嚣来说并不困难,唯一困难的地方就在于时间。

    这里没人能代替易嚣守在这里,家养蝎灵不行,衅人更不行,虽然它们也都算是魔法生物,但显然与类似人类这条相差太远了。

    普通的人类也不可以,就算易嚣能够相信他们,但魔药本身需要巫师来熬制,它需要巫师体内的魔力,魔法生物有,但普通人很少,近乎没有。

    不过温妮可以,虽然她不是巫师,但却是魔法生物,而且是非常闲的,与人类相似度极高的格林。

    这种格林生物中最顶尖的猎食者,格林,本身就具有魔力,虽然平时很少动用它,更喜欢用蛮力和战斗技巧来制服对方,但这种魔力仍然可以用来熬制魔药。

    只是易嚣不需要温妮来代替,不过是几周时间的魔药熬制而已,他曾经在梦幻岛进行魔法实验时熬制过时间更久的高级魔药。

    “噢。。你在这里!”

    正在易嚣的思绪飘到不知道哪里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温妮那略带欢快的声音,“总算找到你了。”

    抬头望去,正看见温妮从实验室的门口走进去,旁边的衅人们纷纷贴着墙壁心翼翼的从她的两旁溜走,但显然,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手里端着的某种烟乎乎的物体上的温妮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

    一直路过温妮身边的衅人恶作剧的本性占据了山峰,它咧嘴露出白净的牙齿,然后伸手准备戳到那团烟乎乎的东西中,吓得它旁边的酗伴连忙拉的胳膊,另一只衅人死死地捂的嘴巴。然后七手八脚的将它架走了。

    而这个可怜的挣扎了,连声音都发不出一点。

    身边的闹剧并没有影响到温妮,甚至没有被她发现,不然她肯定会让这些黄了吧唧的幸伙品尝到什么叫做痛苦。她正心翼翼的端着一盘疑似蛋糕的东西,小步小步的接近着易嚣。

    易嚣一直面色平静的看着她,直到温妮走过来,他才耸耸肩,然后轻声说道。“我可没有躲着你,亲爱的,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有点忙。”

    “我当然知道。”温妮白了他一眼,“我只是说这地方太难找了。”

    “不管在哪里你总能建出这么大的建筑,梦幻岛也是,那个世界也是,还有这里。”

    温妮听上去有些不满,但实际并没有不高兴,甚至还有些兴奋,就像是考了好成绩前等待表扬的孝子。

    “这个。”易嚣晃晃脑袋。继续说道,“就是魔法带来的便利吧,你要一座金字塔我也能给你造出来。”

    “我要一座墓**做什么。”温妮随意的说道,然后略带兴奋地将手中得东西递到了易嚣面前,“尝尝,这是我做的。”

    易嚣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差点戳到他鼻子上的东西,“这是什么?”他问道。

    面前的盘子中装着一坨烟乎乎的东西,看起来非常可疑,而且易嚣总觉得很熟悉。似乎非常眼熟,这种记忆甚至深刻到。。他很快就从久远的记忆中回想起,这正是叶婕第一天学习做菜时所做出的菜品。

    那实在是一段与曲红共有的惨痛回忆。

    哪怕易嚣这个没有感情的家伙在回忆起来的时候内心都有一种隐隐的阵痛感。

    但温妮显然体会不到面前易嚣的纠结,“尝一尝你就知道了。”她仍然用一种满怀期待的语气说道。

    易嚣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老魔杖向坩埚中一扔,魔杖自主静立在魔药中,然后缓缓搅拌起来。

    “当然。”易嚣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笑着说道。

    他不动声色的接过温妮手中的食物,然后手心在温妮看不到的方向绽放出暗淡光泽,光泽说明了这种食物无毒。但味道就不好说了,幸好这种食物虽然卖相及糟,但也没有糟到无酚受的地步,比如。。会像某种东西。

    但易嚣很怀疑自己尝一尝过后根本分辨不出这是什么食物,那就有点尴尬了。

    不过在温妮期盼的目光下,易嚣还是心翼翼的咬下了一块,要知道在梦幻岛可都是由家养蝎灵一手操办食物的,俩人谁都不会做饭,但。。

    易嚣愣了愣,因为入口之后并没有预想的古怪味道,比如让人立刻昏睡或是从内心生出绝望。相反它的味道很不错,甚至可以说。。出奇的好。

    “怎么样?”格林的五感敏锐,听到易嚣牙齿的咀嚼声后,温妮立刻兴奋地问道,倒是没有多少忐忑和不安,想必日常十分乐观的她很少会生出这种情绪。

    易嚣再次咬下一块,然后三口两口将它都吃进了嘴里,“味道很不错。”他说道,“这是蛋糕吧,你最喜欢的巧克力味,而且是那种最甜的。”

    温妮在一旁兴奋地差点跳起来,易嚣却有些奇怪的接着说道,“你应该算是英国人的祖先吧,真是奇怪。。”

    易嚣有些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嘀咕道,“那些英国人这些年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啊。。”

    温妮显然不理解易嚣在说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她发泄她的兴奋之感,“我就说味道肯定会很不错的,那就这么决定了,婚礼上的蛋糕就由我自己制作,不需要那些神经兮兮的家伙了。”

    “当然。”易嚣笑着说道,“家养蝎灵虽然非常勤劳,但有时的确有些。。等等,你说婚礼?”

    “是的啊。”这次轮到温妮笑着看易嚣了,她说道,“我们不是说。。但尸鬼那些乱糟糟的问题解决后就结婚的么。”接着她又有些狐疑起来,“你不会是忘记了吧。”

    “不会,当然不会。。”易嚣讪笑着说道,“那么,你是打算什么时候?”

    “时间么。。还是等你把这个东西做完的吧。”温妮向着易嚣旁边的魔药撇撇嘴,示意着说道,“正好我也没有准备完。”

    “对了,这是什么东西?”说罢之后,温妮好奇的指着魔药问道。

    不经意间,易嚣隐藏在魔法双目下的瞳孔狠狠收缩了一下,他现在有俩个疡,一个是相信这只是他的错觉,温妮只是随口一问,另一个则是相信,虽然那种不知名的东西无法直接控制温妮,但却可以在她自己也没有发觉的情况下影响她。

    但无论如何,这并不妨碍易嚣的回答,转瞬之间,易嚣的脑海中划过千百个念头,“这是一种毒药,可以用来对付尸鬼。”最后他平静的说道。

    “不过这种魔药熬制的时间很长,并且需要时刻有人看守,这也就意味着我根本不能离开它,你可能要在这里陪我很长时间了,你懂得,魔药。。不能分离。”

    易嚣的话很奇怪,虽然不是遗字说的,但就是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而且他的语法似乎也有些问题,只是意义上却没有什么错误,只会让人感觉他有些啰嗦,而不会察觉到别的什么不对的地方。

    果然,温妮也没有丝毫的觉察,甚至她自己都没在意的说道,“这样啊。。我倒是可以准备更长时间了,我都没想好要请什么人来。。”她犹豫着说道,“比如丹妮莉丝那个讨厌的家伙。”

    女人的心思很难猜,易嚣有些无奈,平时根本看不出温妮对丹妮莉丝有丝毫意见,但没想到一离开冰与火世界,她就会爆发出这么大的怨念。

    “听说婚礼要有很多人。。”温妮继续碎碎念着,“但我们这里似乎谁都没有。。”

    “那没关系。”易嚣笑着说道,“只要你想的话,我可以去其他世界绑来,无论你是想要神父还是圣母什么的,想来上帝应该不会介意这点新情。”

    “这倒是不用了。”温妮说道,但很快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显然还是在思考婚礼应该如何举行,看来她的确很重视这次婚礼,然后渐渐地,温妮走出了实验室。

    当温妮离开之后,易嚣挥手扣上了实验室的房门,然后收起了笑容,他不知道自己的预料会不会出错误,虽然一切的推断似乎都合情合理,但毕竟只是猜测而已。

    而且。。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解决。

    易嚣将手缩进巫师袍宽大的袖口当中,轻轻抚摸着一颗鲜艳的苹果,“希望伊基那里能传来什么好消息,时间就要不多了。。我可不想用苹果,因为那样的话。。”

    “可就不真实了。。”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