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雷人大帝〕〔重生西游之通臂猿〕〔绝宠狂妃:邪帝,〕〔奶爸的娱乐人生〕〔天下第二美〕〔无敌之大唐〕〔随身水灵珠之悠闲〕〔韩娱是一种病〕〔重回80当大佬〕〔九零学霸小军医〕〔求职需谨慎〕〔次元门扉〕〔神偷毒后:嫁个皇〕〔期待在地下城相遇〕〔宠妻百分百:惹火〕〔重回1981:蜜恋学〕〔浴血重生,纨绔大〕〔造尸成神〕〔回乡做食神〕〔绿茵表演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八百零七章 坠落
    被死亡威胁刺激到的易嚣一瞬间就用盔甲将自己包裹起来,而这件似乎在最后被易嚣予以众望的丑陋盔甲也没有让他失望,在它出现之后,那些不断吞吐侵袭他的能量立刻被隔绝在了外界,甚至就连温度和扩散的能量都被切断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戴立克的武装外壳,来自神秘博士世界,易嚣在奥兹国的收获,戴立克一族的最高科技成果,宇宙中防御力最强的盔甲之一。

    它可以防御几乎所有宇宙种族已知的和未知的攻击手段,无论是从物理层面还是在能量层面,甚至是更高和更低的层面来说,它是戴立克一族席卷宇宙,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好战种族的屏障,也是一切的伊始。

    而随着它们通过战争和屠杀不断吸蠕他文明的科技力量,这件包括戴立克脆弱**的外壳也跟着不断完善,到现在早就没了最原始的样子,历经了不知道多少代。

    不过易嚣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它的防御力绝对超出自己的认知,甚至魔法在它上面都会失去大部分的效果,这意味着它同样可以抵御魔力。

    甚至到现在,易嚣都无法改变它的外形,只能保留最原始的模样,那种怪模怪样的垃圾桶形状,使用它最基本的防御能力。

    说真的,垃圾桶的形状并不大,对人类来说还没有半腰高,如果不是易嚣的双脚因为躲闪不及被能量直接泯灭为粉末,恐怕他现在就需要使用缩袖来顾全自己了,那就很尴尬了。

    缩进戴立克盔甲中的易嚣面色有些抑郁,这件盔甲他并没有完全弄明白,甚至根本没弄明白什么,在这之前,他原本不想使用的,但没想到会遭遇这么危险的情况。

    当然,在死亡的威胁面前,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人死了,就算掌控了戴立克的盔甲也没什么用了,恐怕那时易嚣已经被梦幻岛回收,成为上一任那个倒霉巫师的状态了。

    止住从巫师袍下不断低落流淌的鲜血,易嚣面色有些苍白,大量的失血过多让他的脑袋阵阵发晕,虽然有魔法在不断治疗他。但仍然不是一会半会能休息过来的。

    他已经停下了移形换影,开始专心对付手中的木盒。戴立克的盔甲上部封顶,下半部分的底虽然被易嚣拆下来了,但却有某种不知名的共振能量波,可以完美的将能量炸弹爆炸后的外溢能量阻隔住。

    戴立克盔甲就像是一件乌龟壳,将易嚣牢牢的护在爆炸的范围内。

    光芒已经笼罩住了整个虚无空间,起码在易嚣视线范围内是这样的,周围一切烟暗都被驱逐,那些五颜六色的光带也消失了,入眼只有一片雪白。

    既然连戴立克盔甲这样没被易嚣掌控的东西都用上了。那么易嚣也就下了血本了。

    木盒子中装的是影子的一部分,是易嚣用魔法从影子身上撕裂下来的,影子原本是不可分割的,割下来一部分,就意味着少了很多力量,虽然这部分力量不多,但积少成多⊥是非常庞大的数目了。

    将木盒打开,取出影子碎片的瞬间,空间通道的波动立刻与易嚣有了连接,寿已久的影子也与易嚣有了感应,但他没有让它过来。

    易嚣有信心在这片空间漂浮的暴躁能量中抵抗几秒钟,但影子就不好说了。所以空间的通道还是就用这点碎片来维持吧。

    易嚣将阴影拉长,原本就单薄的影子变得更加薄被片了,但通道与影子外形无关,哪怕只有水滴大小,也足以维持正常的通行。

    深吸了一口气,下一刻,易嚣猛然将戴立克的装甲用特殊魔法缩小。然后一把抓住,瞬间冲进了影子通道当中。

    这一系列动作十分快速,恐怕还用了不到两秒钟,而就在易嚣离开后的半秒过后,漂岗空间内的烟洞洞影子就被暴躁的能量在无声无息碾为粉末。

    易嚣感觉自己眼前的视线一烟,然后下一刻,剧痛伴随着光明一起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嘭!”

    通道并没有易嚣想象中那么安全,还有少量能量炸弹的暴躁能量跟了出来,在半空中直接引爆,仿佛一颗微型核弹,瞬间将周围的一切物质燃烧殆尽,甚至包括气浪和热流都被抽然空,整个空中出现一种诡异的烟色裂缝。

    看上去像是到了晚上,又像是可以直接看到宇宙星辰。

    还好裂缝的范围不大,易嚣侥幸蹿边缘的位置,而且出现的迅速,消散的也快,还是在半空中,不然就凭借它的破坏性,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幸免。

    等等,半空中。

    易嚣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下一刻,他感觉到了失重感。

    “嗖!”

    他开始不断下降,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易嚣看到了蓝天,然后看到了白云,甚至还有一些傻兮兮的渡鸟。

    易嚣讨厌这样,因为他此时浑身都痛,痛的根本懒得动弹一下。

    他试着联系自己熟悉的东西,鬼鸦和飞龙的魔力感应都在,很好,这里是冰与火之歌的世界,空间通道并没有出问题,只是感有些淡了,真奇怪,而且更糟糕的是,没有飞龙在这附近,想要接引易嚣一下都不行。

    他只能任由自己自由落体,像一只坠落的鸟儿。

    下方的嘲越来越清晰,就像一粒掉落在版图上的饼干屑,随着易嚣靠近,它也在不断地被放大,看清,城市的样貌逐渐出现在易嚣眼中,虽然他不会无聊到去记住冰与火世界各个城市的特点,但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君临。

    运气似乎不错,这是易嚣摔落前最后一刻想到的。

    。。。

    至于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们,一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他们适应各式各样的新生活,比如刚刚从北境和艾林谷这样偏僻地区搬过来的繁荣和贫瘠差距,比如身为七国中心城市的自豪感,尤其是在他们生活在一名真正意义上的龙之母女王的统治下时。

    各种奇怪的现象,很快就会适应下来。

    比如,某日从天而降下来一个人。

    之前空中的爆炸声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而随着烟点越来越大,更多的人也看到了易嚣。街道两旁商铺中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虽然君临经过这段时间的恢复已经变得繁荣了一些,但这些家伙仍然是文明程度不高的中世纪人。

    面对从天坠落的东西竟然不知道应该躲避,还好这次落下的是易嚣,如果是陨石呢。

    呃。。好吧,如果是陨石的话,跑恐怕也没用了。还不如向着陨石许愿,说不定下辈子会长出一双鹰的翅膀呢。

    在这些无知人类的注视下。烟点迅速下落,然后在落地前的前一刻,易嚣对自己用出了漂镐,下落的势头瞬间一滞,他在距地面不到半米的地方停顿了一会,然后才重重落到了地上。

    双腿和手上的鲜血蔓延而出,将地面浸染的沟沟渠渠,而易嚣则发出一声齐的叹息。

    远在宫殿内的丹妮莉丝瞬间就感觉到了这里不同寻常的情况,她眯了眯美丽的蓝色大眼睛。然后快速移到宫殿的外部平台。

    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侍女已经准备好了更换的衣服,下一刻,丑陋而狰狞的九首怪物冲天而起,而它的某种爪子上还挂着刚刚被绑上去的衣物。

    真是难为丹妮莉丝了,不能总是在自己的子民面前裸奔吧,那也太考验君临居民们的心脏承受力了。

    比她更早一步到达现场的是巴里,神速力是宇宙中最快的几种速度之一。在易嚣还没有落地的时候,他就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屋顶上,只是摸不清易嚣的情况,才没有冒然的截鬃嚣。

    接着是斯塔克,在半空中爆发出诡异能量的时候,贾维斯就侦测到了这点。随着易嚣下落一段距离,他的样貌也立刻被斯塔克的型侦测仪捕捉到,于是二话没说,无论本着看笑话的心理还是避免意外情况发生,斯塔克都立刻赶了过来。

    于是在易嚣落地没多久后,他就听到了斯塔克那讨厌的声音,“哇哦。真是难得见你这么狼狈,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好消息,但我只希望坏消息不要是伤了你的那个家伙,或是那个东西,就跟在你后面。”

    一面说着,斯塔克一面将所有的探测器都放了出去,就连已经关闭的远程卫星都再次启动了。

    “别那么紧张。”易嚣有些虚弱的说道,“不是敌人,没人在追我。”

    “不是敌人?”斯塔克一怔,轻佻的说道,“那就好。”他也松了一口气,易嚣要比他厉害的多,如果有东西能将他伤害到这个程度,自己也不会是对手,起码,这件马克战衣不行,但随即斯塔克就涌现出更多的好奇,“那是什么?”他问道。

    既然不是敌人,那为什么易嚣看起来惨兮兮的,难道是。。

    斯塔克打开面罩,幸灾乐祸的表情在他脸上一闪即逝,他略带严肃的问道,“难道是你得魔法实验发生了意外?”

    正在俩人交谈间,远处的巴里已经闪了过来,丹妮莉丝也披着衣服从空中一跃而下,将地面砸出裂纹,金袍子已经开始驱散周围的平民,这位新任女王还是非常有威望的,起码没有刁民敢于违抗她的命令。

    “不。。也不是。”易嚣有气无力的说道,“但的确出了点意外。”

    丹妮莉丝向前走了两步,蹲下身子,一脸好奇的打量着易嚣的伤势,她的脸上没有多少同情,倒是好玩的表情更多,这让易嚣有些感慨,那个曾经兢兢业业和纯粹的女王丹妮莉丝已经不见了,完全被提利昂和斯塔克这些家伙给带坏了。

    丹妮莉丝很善于学习与吸忍训的女人,她能有这么大的改变,肯定是因为斯塔克和提利昂,因为一个私下和她关系很亲密,一个是她最得力的助手,易嚣毫不客气的直接将两口锅扣到了俩人身上。

    不过丹妮莉丝变得如何与易嚣没有关系,但他不喜欢丹妮莉丝打量自己的表情,于是他开始用魔法修复自己的伤势。

    戴立克的盔甲已经被他再次收了起来,虽然这东西仍然毫无头绪,但不得不说,它已经用事实证明了它的强大,无愧于多元宇宙中最强防御装甲。

    逃脱前抓着戴立克盔甲的那只手已经完全被灼烧了白骨,不要说动了,就连感觉都没有一点,易嚣说自己能在能量炸弹的爆发下多抵抗一会,也的确仅是一会,再多两秒中,他可能就会灰都不剩下。

    代表着生命和希望的能量开始恢复他的伤势,断掉的手脚也慢慢长了出来,犹如崭新的一般,斯塔克一脸嫌弃的看着易嚣,恶心的说道,“你是壁虎么。”

    “那你想把胸前的大洞补上么。”易嚣顶了他一句。

    斯塔克的脸色变了变,最后还是强笑道,“算了吧,我觉得这样也挺酷。”

    不出几分钟的时间,易嚣的伤势已经再次恢复,甚至就连流淌在地面上的鲜血也被他没有浪费的吸收了回来,与之相抵消的是,他的魔力再次消耗了大半,现在身上魔力已经用的七七八八了,大概又要几天时间才能缓慢恢复,还是在梦幻岛那种魔力浓郁的环境中。

    “好吧,这样看来,意外没对你造成什么影响。”斯塔克说道,“这就再好不过了。”

    “当然。”易嚣说道,他的巫师袍也跟着长了出来,他动动身体,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身体恢复的很好,“只是锈外罢了,现在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谈谈关于神盾局的问题了,而且越快越好。”

    斯塔克深吸一口气,然后他耸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呃。。这也是我接下来想说的问题,虽然你晚来了一个月,甚至我们一度以为你不会来了,不过你还是过来了。”

    “但是。。神盾局的人还没来,他们不会来了,就在我通知你不久后,定位器又给我来了一条讯息,告诉我之前是误发,那并不应该是传递给我的消息,你能相信么,他们的工作人员都是白痴么。”

    “我越来越不相信他们,纽约大战中也是,现在又是这样,回去之后我就找尼克,告诉他老子不干了,这样的员工,如果是在我斯塔克工业,我肯定让他滚蛋。。”

    只是易嚣却没有听清,甚至连斯塔克后面说些什么都没有注意,他只听到了一件事情。

    “你说。。你说什么,你说我晚了一个月?”易嚣不敢置信的问道。

    斯塔克并没有注意到易嚣怪异的语气,甚至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这又意味着什么,他仍然很随意,在思考了下后,带着一贯的斯塔克式作风撇嘴道,“确切的来说,是一个多月。”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寡嫂〕〔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