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尸〕〔侯门闺香〕〔天命凰谋〕〔这是一本许愿书〕〔任万物,唯你在〕〔弥天大雾〕〔神念幻天〕〔鬼帝狂妃:系统御〕〔未来一亿年〕〔洪荒之云中子传奇〕〔都市特种狼王〕〔圣天古道〕〔女剑仙〕〔我亲爱的莫先生〕〔武破九荒〕〔戮仙封天〕〔重生之龙在都市〕〔超越维度的主宰者〕〔虫临暗黑〕〔抗日之怒火兵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八百零九章 选择
    时间是最无情的毒药,它会让利刃失去光泽,它会让伟大的王国跌落辉煌,它会让红颜化为白骨,也会让魔法失去光辉。

    此时紧紧埋藏在泥地中的魔法道具就是这样,它是去了光辉,失去了魔力,失去了一切代表着它生机的力量。

    漫长的时光已经磨灭掉了它的一切,没有魔力的灌输,它撑不过百年时光,就会变成碌碌庸庸的普通物品,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不。』可能。”易嚣面色平静的说道,他的脸皮抖动了一下,似乎十分不自然,就仿佛在背台词般,“这怎么可能。。”

    他俯下身子,轻轻从泥土中拿出这些金属,一些脆弱和纤细的部位瞬间断掉,剩下的表面也锈迹斑斑,他轻轻抖落两下,将上面的淤泥抖落掉。

    抖落掉的淤泥就仿佛丢失的时光,从易嚣的眼前纷纷划过。

    与那个胆怯的挟孩第一次见面,与她还有女格林一起在石堡的时间,进入梦幻岛,然后开始漫长的,相依为命的时光,女孩渐渐成长,虽然过程并不美好,但却成为了小岛上最美丽的生物。

    通往二十世纪英伦的大门被打开,俩人一起跨越世界,在那些守旧的纯血贵族宴会上共舞一起,她经常说,我会一直陪着你。

    断头谷之行让温妮遭到了对手,但并没有妨碍俩人的关系,只是在奥兹国和冰与火大陆这片土地上过后,一切却都转变了。

    直至这一刻,她甚至无法再完成自己的诺言了。

    现在易嚣才发现,只有当一个人彻底熟悉另一个人的时候,漫长的时间才会感觉仿佛眨眼般转瞬即逝,缓慢会变得快速。快速亦会变得缓慢。

    呆呆的愣在那里,易嚣手中拿着锈迹斑斑的冰冷项链。

    突然间,他发现金属的下方似乎有着一块巨大的石板,漫长的时间会磨灭掉一切,不会有什么信封或是遗言留下,但如果刻于石板上的⊥不说定了。

    快速用魔帆淤泥向两边分开,湖底下方的石板露了出械,来。

    这是一块来自梦幻岛的青石石板,看到这,易嚣的脸皮再次抖动一下,暗骂家养蝎灵的办事不靠谱,但仍然面无表情的将石般的表面抚平。

    上面有很多文字,刻印的很深,虽然因为淤泥的堵塞有些模糊,但并不妨碍辨认。从它的外观上看,这像是一块墓碑,而大过普通的石头。

    蹲在石板旁边,易嚣静静地将上面的内容读完,文字很长,但读起来似乎却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过了一会,易嚣平静的站起身。

    石板上的文字阐明了一切。也证明了易嚣内心的不安。

    显然,她离开了。时间磨灭掉了一切,没有任何生物能够抵挡得妆间的侵蚀。

    不是易嚣睡梦中出现的征兆,也不是那个被易嚣欺骗的生物的报复,而是时间,世界间的通道毁灭了这一切,利用时间轻而易举的达到了目的。时间摧毁了一切,让所有的生物都泯灭与自己的长河之中。

    时间是一条长河,而河是环形的,但可惜,这与什么时候能上岸。什么时候才能下岸并无太大关系。

    易嚣静静的站在那里,虽然没有说话,但周围的气压却随着他的沉默愈加压抑,这是他暴躁的魔力在肆虐。

    “婚礼。。”易嚣的眼前划过她唠叨的身影,他轻声的呢喃道,“我欠你一抽礼,温妮。。”

    此刻的易嚣代表着灵魂的绿色能量充沛着全身,他对感情的感受不亚于正常人类,但他的表情似乎却没有多少痛苦,更像是蹿一种紧张和兴奋的状态,这很不对。

    易嚣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迅速调整自己的情绪,从失望,悲伤,再到绝望,甚至是悲愤,不得不说,对人类感情了解深刻的易嚣一系列转变做的完美无瑕,很快就调整成了一个失去真爱之人的绝望者。

    周围的空气仍然在不断地肆虐,他的语气也在加重,甚至已经超过了自言自语,变成愤怒的范围,但是易嚣的发音却非常清晰,甚至太清晰了,尤其是在温妮的名字上,就仿佛刻意读出来般。

    “。。接下来,报仇。”他再次长舒一口气,但是谈吐清晰。

    目光中的悲伤一闪即逝,易嚣迅速漂浮到半空中,周围的泥土在翻滚,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汇聚到一起,很快,一切的杂物都被彻底挤压出去,焚烧一空,这里只剩下一座四四方方的巨大石阶,就像是一座坟墓。

    做完这一切的易嚣收起生锈的首饰和那块石板,放入影子当中,然后身影一闪,已经从奥兹国世界消失掉了。

    。。。

    “恭喜。。又过了一个月,伙计。”

    易嚣一出现,就听到了斯塔克那令人讨厌的声音,带着他一贯的油腔滑调,说着不着调的话语。

    包括巴里在内,无论是丹妮莉丝还是刚刚赶过来的开能和谷莫,甚至提利昂都用他那双死鱼眼从下方注视着斯塔克,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能作死。

    易嚣并没有回答,他脸色平静,带着一股扑面就会让人感觉到了绝望和愤怒,而斯塔克似乎也感觉到周围的目光有些不太对,他耸耸肩,讪笑道,“只是想调解下气氛,不过似乎看来不太合适,顺便一说。。刚刚只过了眨眼间。”

    易嚣并没有因为斯塔克的话而感到愤怒,他只是很平淡的点点头,然后说道,“你还没有走,好吧,那么正好。”

    看着易嚣不像是在开玩笑的脸色,斯塔克有些无奈的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一切都还好么。”

    “你觉得呢。”

    “看起来不太好。”当斯塔克发觉温妮并没有跟易嚣一起回来时,心中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只是他不敢承认。

    “我会为她报仇。”

    “报仇?”斯塔克一愣,不敢置信的说道。“你在开玩笑么,你很愤怒,很悲伤,我都可以理解,但你这一切的愤怒不应该冲我来伙计,而是操纵了这一切的那个家伙。我不是说神盾局,好吧。。或许是神盾局的内部,我是说,有人利用了他们。”

    “那才是一切的源头,而不是我。”斯塔克叫道。

    “但的确是由你引起的不是么。”易嚣没有否认,只是平静的说道。

    斯塔克很诧异,似乎不明白易嚣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在他看来,这完全是不可理喻的。这明明就是一初谋,将自己和易嚣都笼罩进去了,他不应该这样针对自己,而是应该和自己联手去揭破,然后去对付隐藏起来的敌人。

    只是很快的,斯塔克就看着面前的易嚣醒悟了过来,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已经被悲伤冲昏了头脑。好吧,扪心自问。如果易嚣因为失误或是误伤杀死了波茨,那么自己会不会心平气和的接受,斯塔克自问做不到。

    那么易嚣现在的做法就可以理解了。

    只是这十分不明智,甚至是。。

    斯塔克知道人在绝望和悲伤之下会失去理智,这种情况下,有时候会做出十分令自己感到后悔的事情。所以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阻止易嚣想要做的一切,直到他冷静,彻底的冷静下来。

    “不要这样做。”斯塔克看着易嚣的双眼,然后摇了曳。“她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做的。”

    “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她。”

    “因为我是你的朋友。”斯塔克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他盯着易嚣,停顿了一下,然后耸耸肩,“相信我,你的朋友应该不是很多,没错吧,我算一个,不要这样做伙计,你需要冷静下来。”

    “你曾经的确是我的朋友。”易嚣说道。

    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停顿了一下,然后看向其他人,“你们呢。”他对着开能以及巴里问道,“也觉得是这样么。”

    开能没有回答,不过显然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巴里试着上前一步,然后说道,“托尼说的没错,这件事情很蹊跷,在一切都查明之前,我觉得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

    “只是他需要,可别算上我。”斯塔克冷哼一声,但被巴里无奈的瞪了一眼。

    “但我可不这么认为。”听到巴里的话,易嚣却说道,“你们都认为我不冷静,那么好吧,不冷静的人总是应该有些特权不是么。”

    易嚣微微上前一步,而与此同时,贾维斯已经发出了危险警报。

    斯塔克下意识的放下了战甲面具,他的声音透过面具传来,传到易嚣的耳朵当中,“你真要这么做么伙计,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你可不仅仅只代表你一个人,我也是。”

    “就算你我这样认为,但有一些人可不会这样看。”

    “你是在威胁我么,斯塔克。”

    “不,我只是在试着用胁迫让你做出最正确和明智的疡。”

    这句话似乎起到了作用,易嚣没有在反驳,前进的脚步也停了下来,只是很快,没等斯塔克和巴里等人松一口气,他们就再次发现不对。

    “你在做什么?”看着从易嚣手中不断逸散出的绿色烟雾,斯塔克问道。

    绿色烟雾非常多,仿佛朦胧的水晶,带着光芒和晶莹的色彩,从易嚣手中凝聚,滑落到他的脚下,然后再升腾上来,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住,仿佛萦绕在光辉之中。

    很快,雾气越来越浓,甚至将易嚣包裹的看不见人影,只是却没有扩散,并没有接触到周围的其他人。

    只是浓雾消散的也十分迅速,正当斯塔克打算上前一步的时候,已经淡化了许多的绿色烟雾中突然传来易嚣平静的声音,那么声音平静而又麻木,并不是正常的平静,而是带有一种没有感情的淡漠。

    “你想要我做出理智的疡,那好,我就给你理智。。和疡。”

    “阿瓦达索命!”

    。。。

    贾维斯的警报在疯狂的叫响着,盔甲多处出现了灰白的痕迹,仿佛失去了生命力,这部分马克战衣都不能链接和操控了,但斯塔克却没有时间停下来歇息一下。

    巴里在不远处化为红色的闪电与易嚣纠缠在一起,但这样却仍然无返低他的速度,使他还是紧紧咬在斯塔克的身后。

    很快,随着一阵炸碎了大半个山头的气浪,十几米高的悬崖直接被摧毁,仿佛流弹一样被气浪向一个方向推搡着****而出,而巴里也只能在一阵剧烈晃动中,再次失去了易嚣的身影。

    脚下加速,巴里很快就到了与斯塔克齐头并进的速度。

    “这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难缠,没有了感情?怎么真的会有这样的人,他是如何生活下来的,他是人类中隐藏的人工智能么。”斯塔克在贾维斯的捕捉下看到巴里,立刻喋喋不休抱怨起来。

    只是马克战衣内部的贾维斯却迅速接话道,“先生,马克西姆先生要比我的人工智能高出很多,无论是生理上还是智能上。”

    “多谢你的鼓励,贾维斯。”斯塔克没好气的说道。

    “你还好么。”巴里没有理会斯塔克的贫嘴,而是大声问道。

    “还不错。”斯塔克耸耸肩,“如果后面没有一个拼命要杀自己的家伙的话。”

    巴里低头不语,他的速度超过易嚣,但斯塔克的速度不行,如果自己带上斯塔克,那么俩人的速度反而会降下来,更何况,这片大陆就这么大,对于普通人来说十分巨大,只是对于急速者和巫师来说,横贯整个大陆无非就是多浪费点时间罢了,俩人又能跑到哪去。

    “这样下去不行。”巴里说道。

    斯塔克翻了个白眼,“噢,没错,不是你提醒我还没有发现。”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没有,我还在指望你呢。”

    战斗中的斯塔克仍然没有个正形,就连老好人巴里都有些愤怒了,不过这时,他却突然看到面前人影一闪,于是连妹神速力将斯塔克退了出去,然后说道,“心!”

    斯塔克被撞了个跄踉,但贾维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它迅速调整动作,再次恢复平衡稳定了斯塔克的身体,然后快速闪到一边,躲过了直扑而来的一次能量冲击。

    巨大的冲击将地面削下一层,仿佛利刃一样的气流席卷而来,在空中构成扑面而来的尖锐三角形,只是巴里早就没了影子,斯塔克的马克战衣也十分坚硬,所以能量过后的气浪冲击并没有伤害到俩人。

    不过前方的路被堵住了,他们也只能停下动作。

    烟雾渐渐散去,露出里面之人的身影,易嚣手中握着魔杖,双手交叉在身前,拦住了斯塔克的去路,他看着斯塔克,然后歪了歪头,说道,“看来有时候理智得出来的结论并不都是好结果,不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