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在上〕〔大唐好相公〕〔跨界闲品店〕〔接引诸天〕〔天帝剑尊〕〔神话之系统附身〕〔封神飞仙录〕〔星空小农民〕〔亿万宠妻:入骨相〕〔仙命长生〕〔抗战之广陵密码〕〔穿越反派之子〕〔拂尘烬〕〔婚姻的荆棘〕〔你管这也叫金手指〕〔借魔成神〕〔三个人的末世〕〔烽火奇侠传〕〔逍遥侯〕〔无敌天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八百一十五章 鹦鹉螺号(二)
    鬼知道他们到底闯入了一个什么样的小岛,难道是某个隐秘的军事重区么。  ?

    这一下子,顿时像是捅了马蜂窝,身后的敌人似乎将突然出现的鹦鹉螺号认定为这些人的同伙,于是他们的偶然出现就从无心之失被提升到了有预谋的入侵,并开始对鹦鹉螺号穷追不舍。

    虽然两艘军舰的威胁不大,但潜艇的杀伤性却格外巨大。

    鹦鹉螺号现在只是一艘年代古老的观光潜艇,虽然当年的尼摩船长也配备了很多武器弹药,但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所剩无几的几枚弹药威力也小的可怜。

    后面紧紧遗他们的那艘潜艇却不同,他们不仅弹药充足,而且全部都是最新型的武器弹药,鹦鹉螺号有着非常坚硬的外壳,甚至可以抵御大部分的炮弹,这艘潜艇汇集了当年他们最尖端的科技力量,甚至还有很多出时代的性能。

    但可惜随着科技不断进步,这些指标已经大不如前了,鹦鹉螺号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横冲直撞,吃上几鱼类也绝对是沉入海底两万里的命运。

    汉克可不想沉在海底多年之后被人当遗迹现。

    于是他驾驶着鹦鹉螺号开始不断加,试图甩开身后穷追不舍的潜艇,虽然鹦鹉螺号几乎可以称得上古董,但它的制作工艺集合了当时最尖端的技术,哪怕在百年后,它的度也要比现在的潜艇快上一截。

    但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非常糟糕了,因为他们碰上了一股史无前例的海底大漩涡。

    天知道这是怎么形成的:克只来得及在屏幕上看到一只巨大的漩涡烟洞,然后鹦鹉螺号就被巨大的引力吸了进去。

    疯狂旋转的海水造成的力量根本不是鹦鹉螺号能够抵御的,就算将身后那艘武装潜艇甩的远远的未知能源动力也无法抵抗这个漩涡的力量。

    汉克甚至怀疑这里是不是有一个海眼,或是又一个直通地心的巨大火山口,不然为什么会在海底最深处存在一个巨大的漩涡。

    后方的武装潜艇见状不妙,早早就逃离了,到是幸运的没有被漩涡拉出受力范围中,不过逃离前它却落井下石的射了数枚鱼雷。

    鹦鹉螺号侥幸躲过了几枚,但仍然有一枚鱼类在失去本身的动力,在漩涡的拉扯下狠狠地击中了鹦鹉螺号。

    接下来的事情汉克就不知道了,潜艇里失衡混乱的海水压力瞬间让他双眼一烟,彻底昏了过去,当他醒过来的时候,潜艇已经再次趋于平静,打开舱门,就现自己已经来到这座古怪的小岛了。

    所以认为是这些人带来的霉运,实际也不无道理,虽然不是真的霉运,但的确是因为救下他们才会遭到这一系列的事情。

    当然,汉克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他总不能看着这几条鲜活的生命消失在海水中,但不是每个人都这样认为,尤其是这几名正是年轻气盛时期的大学生们,精力旺盛的没有地方泄,而且总觉得自己才是对的,从来不考虑别人。

    “你说什么,你这个混蛋!”听到对方侮辱自己的同伴,那几名被救下的年轻人中立刻就有人站了起来。

    他们一共有五人,两女三男,根据他们所说,他们一共有四对情侣八个人租了一艘游艇进行游玩,在大风暴流露到荒岛的时候,三名同伴被永远留在了那里,虽然他们没有细说原因,但想来不是什么好事情。

    站起来的应该是其中一人的男朋友,看到自己女友被骂,顿时挺身而出。

    只是这些人也并不畏惧,在小岛上待了几天早就无聊到闷的他们早就想找些事情来泄泄了,显然,现在就是个好借口,“怎么?想打架么。”最开始开口那人用一种不屑的反问道。

    这里的骚乱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就连一直待在人群边缘,总是喜欢俩人窃窃私语互相损对方的那俩个女孩都转过了头,汉克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当即站起身,边向那里走过去边说道,“都停下,都停下,难道你们还打算在荒岛上来一出斗么?”

    只是这一次,他的阻止显然没起到多少作用,这些人的争吵仍然在继续,他们之间的冲突几乎到了不可调节的地步。

    事实上,两伙人之间并没有直接的矛盾,但有时候互相看不顺眼和因为恶劣芋而产生的矛盾真是比直接矛盾还牢固,更让人头疼。

    “早就想这么干了!”回答他的是一只坚硬的拳头,显然没有人听从汉克的,那名站起来的男子面对挑衅,直接用最干脆的语言做出了回答,那就是一拳打在了那张出言不逊的讨厌面孔上。

    “嘭!”他的拳头和鼻梁之间出沉闷的声音,那人惨叫一声,捂着鼻子连连后退,丝丝嫣红也从他的指缝间流出。

    不过他的动作显然也激起了其他人的愤怒,顿时,哗啦啦的周围站起来三四个人。

    鹦鹉螺号上的乘客并不多,加上汉克半路所救的这五个人,也不过只有十七名,也就是说去掉这五人,还有汉克父子和布多卡拉妮父女四人,就只剩下八人了。

    这其中还有来自纽约布鲁克林区的时尚女孩两名,一名前英国退役军人,也就是说,这些来自另一所大学,准备在鹦鹉螺号度过一个愉快旅行,但却被泡汤了的年轻人大约只有四五人左右。

    这几乎已经是鹦鹉螺号上的全部乘客了,身为副船长的汉克,可不能不理会。

    在那人一动手的时候,汉克内心就暗叫一句糟糕,虽然他有信心凭借自己的大块头和身手最终都将他们制止,但恐怕一踌乱是难免了。

    只可惜,汉克并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动手,引骚乱的那名呕吐女孩,就再次出一声难受的干呕。

    “呕!”她面色痛苦,胸口在抽搐了两下之后,张嘴喷出了一口粘稠腥臭的鲜血。

    “呕!”

    又是一大口,浑浊暗红的鲜血迸溅到地上,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那些正准备围过来的家伙全部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一个是因为不明白她身上生了什么事情,另一个则是不想靠的太近,免得被扯上什么责任。

    要知道,打架是一回事,杀人又是另一回事,就算在荒岛上杀人也一样,他们没有人想过自己会回不去,他们早晚会获救,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所以他们只想着打一架,但可没想着与什么人的死扯上关系。

    这个女孩的样子太吓人了,两大口鲜血喷出来,仿佛下一刻就会倒在地上一样。

    “玛丽!”女孩身旁的男子出一声惊叫,不像是因为女孩的突然异变而惊讶,更像是见到了某种可怕东西重现时的恐惧。

    而下一刻,女孩果然身体一歪,软软的倒在了地面,脑袋重重的磕在地面,头皮和剪瞬间脱落了一大片,就仿佛整个身体早已被溶解,一碰即掉般。

    只可惜因为角度和满地鲜血的问题,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也没有看清具体过程。

    男子下意识的想要将女孩抱起来,但站着的那人立刻吼道,“别动她忘了么!”

    那人一怔,脸色变了又变,然后突然站起身,对剩下的三名同伴说到了一句,“我不待在这里了,我要离开这!”

    然后也不管倒在地上的女朋友了,转身就向森林中跑去。

    “戴维!戴维!”剩下的俩人连忙叫到,但那人就像充耳未闻一般,一直闷头向前跑不一会的时间就消失在了森林边缘。

    “妈的!”那人骂了一句,看了看左右,觉得自己仍然留在这里不是个明智的疡,自己可是打了别人一拳,还留在这和他们一群人对峙,是要找死么。

    于是二话不说,拉起身旁的女朋友,掉头也向森林里跑去,步入了他同伴的后尘,至于剩下的那人,当然不是傻子,自己的同伴都跑掉了,他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自然是紧紧地跟上去。

    倒是挨了一拳的那人有些懵,他完全不明白这短暂的几秒钟到底怎么回事,只不过对方接连逃跑将他的注意力从地面血泊中的女孩身上唤了回来,他们互相看了看,然后他咬了咬牙说道,“追!”

    “追上去,我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虽然有人面色犹豫,但看到自己的同伴都点头同意,也不要多说什么,只能同样表示认同的跟上去,这并不是简单的从众心理,而是一个人在集体中必须要做出的疡。

    于是紧接着,他们跟上几个人消失的方向,一个接一个的跟了上去,任凭汉克在后面叫喊也没有用,很快也全都消失在了森林中。

    只留下汉克一个人在后面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

    “搞什么!”他愤怒的咒骂道,“难道不知道森林里面很危险么。”

    一直关注着事态但没什么存在感的布多此时走了过来,带着白痴的笑容说道,“我也认同森林里面很奇怪,所以汉克你不是打算去找他们吧?”

    虽然被这一系列事情同样弄得懵,但汉克还是很快在内心整理出方案,他对着布多挤出一个笑容,然后说道,“当然,不过你和卡拉妮留下来,照看一下其他的人,还有这个女孩。”

    汉克指了指倒在血泊里的女孩,“她是怎么回事。”汉克也很奇怪。

    “好,好。”听到汉克的回答,布多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连声说道。

    接着,汉克对着肖恩使了个眼色,显然他不能自己去,虽然肖恩是自己的儿子,但他毕竟已经长大了,有些困难和危险,必须要去亲身经历了,再说,在之前他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少。

    他抓起旁边的猎枪简单整理了一下就与肖恩踏入了森林,在临走时,还对正在火堆旁烧烤的贝尔使了个眼色,但后者似乎没什么兴趣。

    汉克也没有多求,就与肖恩一同急匆匆的跟了上去。

    他是鹦鹉螺号的副船长,他要负责这些人的安全,起码他自己内心是这样认为的。

    而在汉克俩人离开几秒中后,坐在火堆旁的贝尔还是曳,叹息一声站了起来,“喂那面的胖子。”他对布多招招手,“照看一下我的烤肉,不许偷吃太多。”他说道。

    说罢之后,他再次出一声叹息,“我还是喜欢多管闲事。”于是抓起几样东西塞进衣服中,也跟了上去。

    没几分钟,他就追上了汉克和肖恩的脚步。

    听到后方传来的脚步声,正用猎枪和砍刀赶路的汉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果然还是跟了上来,看来船上并不都是一些糟糕的家伙。

    。。。

    而另一面,脾气暴躁的丹纳正拉着自己的女友贝丝拼命的向前跑。

    “呼,呼。”但贝丝体力显然并没有他这么强壮,在跑出一段距离后,就开始不住地气喘吁吁,丹纳放缓了脚步,但仍然没有停下。

    “我跑不动了,别。。别跑了。”又跑出一段距离后,贝丝终于支撑不住,拄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息,“我们为什么要跑?”

    “你忘记瓦伦和蒂安是怎么死的了么,现在塞西尔也死了,这意味着她将簿也带到了这座小岛上,我不知道它能不能扩散到整座小岛,但我知道,只要我们距离塞西尔死的地方越远,我们就越安全。”

    他语气极快的说道,在说完之后,又焦急的拉向自己的贝丝,“走,别在这待着了,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

    “嘶!”只可惜,他一拉站在原地休息的贝丝,竟然没有拉动,他有些惊讶的看向自己女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有这么大的力量了。

    但下一刻,他就出无比惊恐的惨叫。

    “啊!!!”

    他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原本应该是手掌的地方已经变得光秃秃一片,只剩下断掉的手腕还在呲呲的不诅着鲜血,森森的白色骨茬从断裂的地方刺出来,显得格外骇人。

    刚刚那一下,他竟然硬生生的拉断了自己的右手。

    贝丝也同时向自己的手腕看去,顿时看到还留在自己手腕处的丹纳的半截手掌,下一刻她也出了与丹纳同样高分贝的尖叫。

    丹纳断掉的手腕处不住的喷出鲜血,在空中形成薄薄的血雾,尖叫过后的贝丝很快就反应过来,在危急时刻,她的理智来的格外迅,她知道最好不要沾染太多这样的鲜血,因为簿就是通过鲜血而感染的。

    她开始不住地先后退去,但丹纳不知道是本能,还是慌乱的原因,竟然也一步步的跟了上来。

    “别。。别丢下我。”丹纳出含糊不清的痛苦声音。

    “不要过来!”贝丝出尖叫,慌乱间,她一不心被树藤绊倒,重重的摔在地上。

    她不敢停留,连忙向前爬去,顺便挣扎着爬起来,只是她刚爬了两步,还没等从地面上站起来的时候,她就愣在那里。

    因为她的前方出现了一双鞋,一双做工非倡致的贵族靴子,看上去就像是上个世纪贵族常穿的衣物一样,并且很奇怪的,她似乎没有在这些靴子的附近看到任何影子。

    而顺着靴子的主人向上看去,她看到了一名背光站立的男子。

    男子似乎也在低头看她,在注意到她的目光后,男子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用低低的声音说道,“欢迎来的梦幻岛,美丽的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