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修真强少〕〔重生六零美好生活〕〔末日铸魂师〕〔王牌神医〕〔权少蜜宠小娇妻〕〔极品朋友圈〕〔逍遥小神棍〕〔修真狂医在都市〕〔都市逍遥邪医〕〔重生商海〕〔春野小神医〕〔魂武至尊〕〔都市桃色医仙〕〔穿成重生文男主后〕〔毒女狂妃,这个王〕〔官路圣手〕〔提拔〕〔逍遥小神农〕〔修真之药武扬威〕〔妖帝撩人:逆天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八百一十六章 断掉的手
    什,什么。?  。贝丝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不然为什么会有人一面看着身后的丹纳狂喷鲜血一面微笑着和自己打招呼。

    还有那是梦。。什么梦幻岛?贝丝隐约听到一个名字,但是算了,她猛地曳,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

    “救救他。』,跑,快跑k开这!”贝丝像是抓兹命稻草般,用满是泥泞的双手抓租双精致的靴子,然后挣扎着爬了起来。

    当看清这个人的相貌时,贝丝微微一愣,因为是一名亚裔,而船上只有一名亚裔,贝丝记得他的样子,并不是这样,那他是谁。

    不过很快,贝丝就没时间想这些事情了,丹纳只是断了只手臂,不是变成了丧尸,在最初的慌乱与疼痛过后,他很快就冷静下来,额头上涌出一股股剧痛而出现的汗水,面色扭曲的向贝丝跑来。

    “你这个贱人!别想丢下我。”

    易嚣冷眼看着这持剧,从俩人一进入森林,易嚣就注意到了他们,事实上,在听到阿里蒙德汇报之后,易嚣立刻动身来海滩附近寻找这些闯入者,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自己送上了门。

    他很不能理解丹纳和贝丝之间的关系,毕竟前一刻丹纳还带着贝丝拼命逃命,一幅爱她爱到死的模样,但现在却立刻变得满脸恶毒,不要说贝丝丢下丹纳无情逃跑,丹纳本身翻脸的度就够快了。

    人的感情果然是一种非常复杂的东西,难以捉摸。

    看着丹纳脸上脖子上和胸口处全是一片猩红的狰狞模样向自己跑来,躲在易嚣身后的贝丝双腿抖,她也在那座小岛上经历了噩梦般的回忆,她深深知道只要感染上了这种未知的簿,就意味着死亡,已经彻底没救了。

    所以她向易嚣的求助很快就改口,变成了快跑,快离开这里,人类在面对传染病,尤其是未知的瘟疫时,生命总是显得如此脆弱。

    “走啊,快走啊,丹纳已经感染了簿,他没救了!”看到这名陌生的男子仍然无动于衷,身后的贝丝不仅焦急的喊道。

    她与易嚣非亲非故,但人在陌生的环境和危机的情况中总会寻求同类,但这样也不足以让贝丝为他人的愚蠢付出生命,所以她已经决定,如果这面这名男子仍然傻乎乎的留在这里,她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或者他算得上一个好人,试图去帮助伤者,但绝对算不上一个聪明人,因为他不知道这名伤者就是即将爆的一切的源头。

    但没想到,易嚣并没有离开,也没有试图去帮助丹纳,而是做出了一个让贝丝看不明白的动作,他微微抬手,瞬间,丹纳的惨叫咒骂声和动作全部停止了。

    就仿佛被固定在那里,变成了一尊雕塑,甚至连他手臂断裂处伤口的鲜血都停止了。

    贝丝也呆呆的愣在那里,与丹纳一样,她完全不明白眼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这个时候,面前这名男子再次出声了,他出轻叹,然后低声说道,“是诅咒啊,梦幻岛可不欢迎外来的诅咒。”

    这次贝丝听清了易嚣在说什么,但却比没听清的时候更加迷糊,什么诅咒,什么梦幻岛这些是什么意思,贝丝的内心不茁沉,难倒自己来到了一座比之前小岛更疯狂,更糟糕的地方么。

    像是听到了贝丝在想什么,那名男子突然转过头,对她说道,“疯狂有一些,但绝对算不上糟糕。”

    他眨眨眼睛,不待贝丝反应过来,就再次转头,对着丹纳低声念了一句什么,就看到一阵火焰冲天而起,瞬间将丹纳吞噬掉。

    “啊!”贝丝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出尖叫,但奇怪的是,烈火中的丹纳却什么反应都没有,似乎这火焰不是烧在他的身上一样。

    等到贝丝意识到的时候,烈火已经彻底将丹纳吞噬殆尽,渐渐消逝掉,而原地什么都没留下,甚至连丹纳的灰烬都没有。

    “你。。你杀了他?”贝丝颤抖着问道。

    “你不是说他没救了么,是吧。”易嚣反问道。

    “呃不,我是说。。“贝丝做了两次深呼吸,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她看向这名陌生的男子,不在追问丹纳的事情,而是转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的确,这个人说的没错,丹纳已经没救了,既然如此,那么不如让丹纳早一些解除他的痛苦,这种簿的惨状贝丝已经见过三次了,无论哪一次,都令她终身难忘,甚至其中一名她好友的痛苦,还是由她亲手结束的。

    这没什么区别,或者说,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是朋友央求自己杀死他,还是一个陌生人动手结束他的痛苦。

    “我?”易嚣愣了一下,然后思索起来,不到两秒钟后,他就抬起头,耸耸肩,“乔森纳这个名字怎么样,你明白的,听说这是不少亚裔的名字。”

    “哈?”贝丝被易嚣弄得又是一愣,用假名字的人不少,但如此明目张胆这么告诉对方的还真不多。

    “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你不是鹦鹉螺号上的,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贝丝终于想起这个重要的问题了,她悄悄向后退了一步,向易嚣问道。

    鹦鹉螺号,易嚣微微点头,他终于弄到一个有用的信息了,摄魂阮可以在不知不觉间偷窥人的思维,但刚刚贝丝的思维一直蹿混乱和恐惧中,并没有多少有用的东西。

    不过现在,鹦鹉螺号,非常有趣,易嚣记得这是一本械中的东西,而且是一本年代非常非常非趁远的械。。

    但是,这些信息还不够,易嚣可以用夺魂咒直接知道自己想要的信息,但夺魂咒会有可能造成很多不可恢复的伤势,要知道,世界上有些东西,可是连魔法都不能扭转和恢复过来的。

    很久以前易嚣就开始试着控制自己的行为,不再像以前那样尽力使自己毫无存在感,但在面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时却肆无忌惮,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感受到存在。

    现在易嚣已经有了感情,甚至有了更多,虽然并不是真正的灵魂,但很多时候,易嚣仍然已经有了收敛。

    心里愈加对这些人的来历感到好奇,易嚣嘴角微微上扬,然后回答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他重复道,“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原因我想可能会很简单,因为。。这就是我住的地方啊。”

    贝丝再次后退了一步,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易嚣,奇怪有些复古的服饰,非常可疑的独身出现在森林中,嘴里说的话听上去有些精神不正常。

    这些要素组合在一起,立刻构成了一个有些神经质的杀人狂的形象。

    校园狗血的恐怖电影贝丝也没少看,那里面的套路都是一样的,在某个非常偏僻的地方遭到某个变态的家伙,不仅直觉敏锐动作迅,甚至还有这不死之身。

    血浆横飞春色无边的爆米花电影看起来很过瘾,但把其中的主角换做自己,就不那么令人开心了,贝丝一瞬间就想到了很多,她在心中哀嚎,为什么自己刚刚从一座满是簿上的小岛逃离,就会掉进另一个更恐怖的地方,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

    只可惜,她却没注意到的是易嚣的嘴角正在不断地微微抽搐,易嚣一直用摄魂阮观察着这名女孩,当魔力到达易嚣这种程度后,他已经不需要想邓布利多那样有时还需要吐真剂配合会被人察觉了,大部分的人类都无法抵御易嚣的精神力,或许少量有关精神方面的新人类可惜,但普通人绝对不行。

    但这家伙在乱想些什么,自己看起来就那么像杀人狂么,易嚣不禁有些疑惑,他记得温妮说过自己并不算强壮,甚至只比温妮高出那么一点。

    一般杀人狂,比如说宗水晶湖底的那家伙,它们不都应该身高两米么,起码一个人正好可以把门堵住吧。

    当然,胡思乱想中也不是全都没有的东西,比如说她就提到了一座小岛。

    一座充满了簿的小岛。

    当然,贝丝认为那是簿,因为她在那里看到了废弃的军事基地,遍地的实验尸骨,但易嚣却知道这是诅咒,梦幻岛是不会出错的。

    这是一种已经被弱化了无数代,等效果仍然很恐怖的诅咒。

    被诅咒的人会浑身软,不是指力气方面软,而是身体的组成,肌肉,皮肤,骨骼甚至是内脏,他的指甲会一点点脱落,然后是头和头皮,接着就是皮肤和肌肉,而到了最后,人体就会变得像被老鼠蛀过的奶酪一样柔软易碎。

    只需要轻轻一戳,他的肌肉就会塌陷进去,直指内脏,甚至会将脏器戳个窟窿。

    而不久之后,人就会无法生存,因为他甚至无法站立在地表面,哪怕只是躺着,他的身体也无法立体起来,而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塌陷,最后痛苦的死去。。

    听上去。。挺熟悉的一种死法。

    想到这里,易嚣也后退了也后退了一步,开始打量起眼前这名女孩。

    身材矮朽貌普通并不起眼,易嚣在脑海中快回忆已经曾见过的人和东西,虽然她现在看起来并不漂亮,但如果仔细化妆打扮一下之后,仍然能看,而且也算是有特点的一种外表,所以。。很适合好莱坞。

    易嚣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微微闭眼,果然,这名从其他世界而来的乱入者,从某种意义上也来自某段剧情。

    尸骨无存,易嚣在那段恶补时间中看到过的一部片子,没什么含义,头和尾都没有交代清楚,完全就是以血腥为卖点的片子,为了多拍几部赚钱,它的主线根本不清不楚。

    易嚣在全部看过一遍之后就抛之不顾了,因为他觉得自己不会有机会进入这里,就算是恐怕也是融合在世界线中,而这里根本没有易嚣需要的东西,所以易嚣也不会去碰。

    如果倒霉到进入那座序,那么找机会离开就是。

    只是。。现在这种簿却直接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不对,应该说是诅咒,这倒是让易嚣有些猝不及防。

    当然,这名女孩自己本身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周围的一切就是她的生活,她真正的人生经历,这一点没什么可质疑和改变的,因为世界本身就是真实的。

    这段事情结束后,世界仍然在运转,或许还会有新的事情出现,而如果现世中没有相关记载的作品,那么也很快会有人得到模糊的暗示和投影,进而灵光一闪的创作出来。

    没有人是局内人,也没有人是局外人。

    倒是诅咒的出现,让易嚣感到了丝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这种被人认定为簿的存在,并不是简单的未知簿,而是一种来自古老魔法层面的诅咒。

    至于军方的实验室和秘密基地,恐怕也是因为现了这种东西而建立的,但就像自古以来的规律一样,他们试图控制自己无法掌控的东西,然后遭到了反噬。

    诅咒最终扩散了出去,就像一种新型簿一样,血液是最严重的感染源,还有很多其他的源头混迹在其中。

    但无论是谁,能够创造出挥洒如此多死亡的诅咒的人魔法都不会弱了,诅咒并不是易嚣的强项,但他也累积了数个世界的魔法学识,只是他却无法一眼认出来这种诅咒的特性。

    仅凭这一点,就意味着创造诅咒之人的诅咒知识,已经过了易嚣现有的,几个世界的收获。

    精妙的诅咒,易嚣赞叹着。

    但如果只是诅咒,却也不值得易嚣大惊小怪,诅咒归根结底只是魔法中的一种方式,就像下毒,暗杀,不是能够上台面的东西,易嚣也只在对方尸鬼和斯塔克的时候用过两次。

    真正引起易嚣注意的,是诅咒上的味道,也就是它魔力源头的味道。

    易嚣在上面嗅到了丝丝熟悉的魔力波动,那是属于丹妮莉丝一类的,或者说,是属于里世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