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村小浪医〕〔吃鸡摸摸头〕〔无上崛起〕〔无限求死直播系统〕〔大明之雄霸海外〕〔扑克巫师〕〔牛头回忆录〕〔绿茵万界商城〕〔我和绝美总裁老婆〕〔文明之万界领主〕〔捍帝〕〔我的老婆是大BOSS〕〔绝代丹帝〕〔篮坛史上最强〕〔超级工业霸主〕〔精灵宝可梦之萌萌〕〔直播未来两千年〕〔神魔之上〕〔叫我创界神〕〔美漫之BOOS入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八百一十七章 森林
    里世界,这可是个有趣的消息,易嚣以为这些靠血腥为卖点的b级片世界都是安全的,或者说,是相对安全的,除了有一些怎么杀都杀不死的杀人魔时不时花样虐杀一些自己作死的年轻人外,起码没有动辄毁灭世界的怪物和簿,或者满天乱飞的英雄及外星人。

    当然,有几个世界例外,但易嚣怎么也没有想到,它们会与里世界扯上关系。

    这就像一个拥有了电话机的孩童,并且这个电话还是直拨警局的,孩童并不懂这意味着什么他拥有的又是什么,最后的结局只能是对方厌烦了孩童无休无止的骚扰,然后通过某种手段制止孩童,或是亲自找上门来。

    但仔细一想,却又会觉得这件事并不意外,里世界原本就存在于现实世界当中,现世的裂缝里,人内心的阴暗处,仿佛是世界的背面,另一个世界。

    大名鼎鼎的寂静岭就坐落在一个正常的世界中,序表面看起来非常普通,甚至如果不亲自进入的话,根本无法察觉到有什么不同。

    而这么多年它也一直很单调,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却像烟暗中的烛火一样,吸引着因各式各样原因来到那里的人类如飞蛾般扑去。

    里世界中的生物原本就喜欢入侵人类世界,侵蚀人类的心灵,如果它们弄出什么诅咒和簿,这真的一点也不奇怪。

    说不定那些杀人魔也是里世界怪物的一员呢,或者被影响了。

    因为怎么杀都杀不死的杀人魔,看起来可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样子。

    易嚣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事实上,他也绝对算是一个脑洞很大的人,只是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或者说缺失的灵魂压抑了他的感情,让他看起来有些麻木。

    谁知道原本的易嚣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说不定灵魂完全的他会是个乐观天真的人呢。

    当然,这些事情都与现在登上梦幻岛的人无关,不过易嚣这幅沉思的样子落在了贝丝的眼中,却让她联想到了很多恐怖的事情。

    比如。。或许是面前这个家伙要对自己下手了?

    这并不怪贝丝,谁让易嚣出现的时间和地点都不太对呢,而且他还一副古怪的打扮,或许对于刚刚从冰与火世界离开的易嚣来说,穿着复古和类似中世纪礼服的服饰并不奇怪。

    但对于一个来自现代美国都市的贝丝来说,就有些奇怪了,哪怕她不是大城市,只是小城序,但这样的复古装扮也只能在某些活动和节日中见到,当做日常服的人可没有。

    陌生的环境,嘴里说着古怪的名词,这让已经遭遇了一系列事情的贝丝难以感到任何安全感,人在糟糕的环境中总会联想到最糟糕的事情。

    美国可不是一个安全的国家,而在这个国度中能够生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呢,那无非就是死亡,以及比死亡更可怕的痛苦折磨。

    看到易嚣突然抬头,贝丝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你在怕我?”易嚣皱皱眉头,他在贝丝的思绪中感受到了混乱和恐惧。

    “没,没有。”贝丝再次后退一步,声音有些微微慌张的说道。

    易嚣眯起眼睛,顺便再次逼近一步,然后解释道,“他中了诅咒,就像你说的,他已经没救了,或者说你想要他多痛苦一会?”

    “是簿。”贝丝强调道。

    她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人总是说丹纳中了诅咒,她亲眼所见那座小岛上的恐怖簿样本和实验室,等等。。或许这座小岛上的文明程度还很低,所以这上面的人仍然相信诅咒这些东西,贝丝突然想到这点,而且面前这个人打扮的就像。。几个世纪前一样。

    贝丝的神色变化自然逃不过易嚣的眼睛,这次甚至他都不需要摄魂阮都能猜到贝丝在想些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在想些很糟糕的事情,女士。”

    “我无意扭转你的观点,但我需要告诉你的是,魔法是存在的。”

    “好吧,好的,魔法,诅咒对吧,它们的确存在。”贝丝很聪明,冷静下来的她决定先安抚对方,起码不能将自己蹿敌对的不利位置,然后在慢慢弄清楚情况,最后想办法离开这里。

    她知道很多地方都将自己的传统看得比生命更重要,比如骑士的荣耀,或是印第安人的风俗,所以她决定顺着易嚣的意思来。

    “我相信它们的存在,不过。。能否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又该怎么样,离开这里呢?这位。。”

    “乔森纳先生。”易嚣冷笑着说道。

    再次听到这个毫无诚意的假名,贝丝的眼角再次抽了抽,但她明智的没有说什么,因为在这个陌生环境中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面前这名陌生男子。

    看着贝丝脸上明显还带着畏惧和牵强的笑容,易嚣十分想一个索命咒甩她脸上,就像当初对斯塔克那样。

    他当然也看到了贝丝的脑袋中在想什么,虽然对于别人的看法并不看重,但不代表易嚣就喜欢被人误认为是土著,尤其是她才是剧情人物原住民的土著。

    现在易嚣有些了解电影中剧情人物被人看着时的感受了。

    只是注意到贝丝脸上仍然带着的惊恐和不安,易嚣却还是逐渐平静了下来,放弃了脑海中的打算。

    贝丝并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有着大部分美国女孩显著的特点,平平的相貌,勉强可以一观的身材,还有不怎么灵光的脑袋。

    可以说,她绝对不是片子中的女主角,甚至连二号都算不上,最多是个配角,还是那种只能靠脱上位,不脱就搏不到眼球,凭卖肉为片子增加亮点的样貌。

    而且她也算不上聪明,竟然能以为自己沦落到了一个原始文明的小岛上,呃好吧,从周围的环境来看,这的确有点像,但她怎么会以为仅凭自己几句话就可以取得对方的信任。

    易嚣内心的混乱平静了下来,当然不是因为这两点,就算易嚣去沙漏那里再次补充了一些灵魂能量,他的情感也没有丰富到足以让他对无辜的人同情心泛滥。

    这根本无关灵魂的完整,而是易嚣多年遗留下的本质如此。

    让易嚣真正平静下来的是温妮,他想到了一句话,那是温妮告诉易嚣的,她让自己多微笑,而不是凡事都用最简单的方封决的举起魔杖,她不希望在最后看到一个彻底失去感情的自己。

    人类的感情不是找回灵魂就能够带来的,灵魂是完整的必须品,但感情,却是需要学习和感受而来的。

    想到这些事情,易嚣勉强压下了冲贝丝脸上甩一个夺魂咒的冲动,他挤出一个笑容,只是说的话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离开这里?”易嚣冷笑道,“很不错的想法,但我并不觉得会很顺利,至于为什么,对了,你知道么,一般电影中只有主角才能逃到最后,尤其是像你们这种的电影。”

    “通篇的血腥血腥和血腥,只有血腥,有时候连主角都活不下来,你为什么觉得你能逃过一劫,说真的,像你这样的角色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我都分不清和记不住,我到现在都没认出来你到底是其中的哪一个。”

    “什么意思?”贝丝被易嚣一大串的长篇大论弄得有些头晕,下意识的问道。

    “意思就是我不知道你的命运是什么,但其实没关系不是么,因为你们的命运大多数时候都相同。”

    “等等。。你,你知道电影?”贝丝强迫自己不去思考和注意那些乱七八糟的词汇,而是抓住了易嚣重点,易嚣口中的电影。

    “我当然知道。”易嚣没好气的说道,“为什么我会不知道,就因为你把我当做野蛮人了么女士,但现在,幸运的是,这些都没关系,它并不是重点。”

    易嚣停顿了一下,向前一伸手,两匹长着翅膀的飞马从森林中缓步走了出来,两旁的植物弯腰或挪位,为易嚣的前进提前让路准备。

    “重点是。。你该告诉我你们一共有多少人了,并带我去找到他们。”

    看着面前有驳稠的一幕,贝丝顿时陷入到呆滞当中,她突然间想到了之前易嚣用火焰焚烧丹纳那一幕,当时她还以为易嚣用了什么特殊手段,还有丹纳无缘无故的停止,以及此刻。。但现在想来。。

    自己恐怕来到了某个了不得的神奇小岛上了。

    易嚣麻利的翻身坐到马背上,然后回头望了一眼还在陷入呆滞当中的贝丝,带着冷笑的说道,“我早就告诉过你,魔法是存在的,在这座小岛上,而且无处不在。”

    “最后。。再次欢迎你来到梦幻岛,贝丝秀,希望你会骑马。”

    。。。

    “快点,肖恩,不是大学中太久没运动,你的身体都生锈了吧。”大块头的汉克与肖恩快的奔跑在森林当中,紧紧地咬在那群人的身后。

    现在呈现出一个很有意思的状态,那几名被鹦鹉螺号半路救上来的感染者跑在最前,那群因为争执而打算揍他们一顿的那群鹦鹉螺号上,这次出行游玩的年轻人们正急吼吼的跟在身后。

    而肖恩和汉克则跟在最后面,他们原本是打算阻止这两伙人的,顺便告诉他们不要冒然深入森林太远,先退回来,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比如如何离开小岛。

    可惜想法不错,但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无论是他们前面追赶的人,还是这座森林中的生物。

    想必他们如果知道的话,无论是哪一种,都会让他们打消这个念头,因为那足以吓得他们止步不前。

    “怎么可能。”肖恩不屑的回应了一句。

    “是么,那我怎么听说某人在大学中一个社团也没参加,甚至连橄榄球都没入,那可是他最喜欢的活动。”

    “或许是因为那些家伙太白痴了。”肖恩说道。

    “这样可不行。”汉克皱起眉头,开始进入好父亲模式,“你不能脱离群体肖恩,你要融入他们,哪怕你不喜欢他们。”

    “好吧,好吧。。”肖恩不耐烦的应付着,然后突然叫到,“心!”他一般拉住倒想一边的汉克,险之又险的避开一道两米多深的沟壑,沟壑隐藏在浓郁的荆棘下方,根本无从觉。

    虽然被汉克的大块头带一个跟头,但肖恩还是笑道,“看吧,现在是谁生锈了。”

    汉克摇了摇大光头,但肖恩小人得志的表情还没持续三秒钟,他就脚下一滑,整个人向旁边仰去。

    “肖恩!”汉克一惊顾不得旁边刺人的荆棘,大步上前一把抓驻恩,大块头的优势这时候显现出来了,一米八的肖恩在汉克手中就像没有重量一般,几乎瞬间就被拽了回来。

    拿道沟壑并没有结束,弯弯曲曲的,仿佛扭曲的蚯蚓,盘踞在这片荆棘之下,密密麻麻的足有数十道急弯。

    “看来我还年轻着呢。”汉克挤出一个笑容。

    直到这时肖恩才注意到因为汉克焦急上千的缘故,他的手臂被好几枚荆棘刺中,荆棘的尖刺深深没入到他的肌肉当中,甚至流出滴滴鲜血。

    “嘶!”汉克拔下几枚荆棘,抽了一口冷气。

    “你没事吧。”肖恩在一旁关心的问道。

    “只是几枚荆棘刺而已,能有什么事。”汉克对肖恩的大惊小怪很不以为然,露出一个没事的笑容,还晃了晃他蕉的肩膀,“倒是你,如果刚刚掉下去了,满身的荆棘绝对会疼死你。”

    肖恩也觉得只是荆棘而已,没什么关系,“没事就好。”他点点头,然后说道。

    “但我们现在有麻烦了。”汉克停下脚步,环顾四周,到处都是荆棘,虽然有空隙,但仍然很密集,而且最主要的是,荆棘丛的下方埋藏了很多沟壑,一不心就会掉下去。

    “这里到处都是深坑,我不觉得那群白痴能平安通过这里,但现在我们还没听到任何人的呼救,这意味我们跟丢了,或者说。。迷路了。”

    肖恩深吸了一口气,也跟着严肃起来,“这可真是个坏消息。”恶补了很多求生知识的他自然知道在一片陌生的森林中迷路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

    “你有什么好。。”但肖恩的话还没说话,他就在隐约间,看到不远处的森林中似乎有一名女子的身影,她有着一头银白色的头,只是个侧影,但却异常的美丽,就仿佛森林中的精灵一样。

    不知不觉的,肖恩直接迈开脚步向那个方向走去,甚至他自己都没有觉察。

    “肖恩!”汉克在后面叫到,他完全不明白肖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话说到一半突然向旁边走去,“肖恩!”他又叫到,但可惜肖恩对此充耳不闻,无奈之下,汉克只能紧跑两步,向肖恩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