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闺誉〕〔润玉后记之顾盼流〕〔都市破烂王之无限〕〔强势回归,总裁老〕〔英灵幼闪闪的综漫〕〔话说小白传〕〔星武战帝〕〔疯狂吞噬升级系统〕〔无限英灵〕〔妖帝撩人:逆天邪〕〔在霍格沃茨淡定地〕〔神龙是怎么养成的〕〔最强神话之无上帝〕〔一夜惊喜:禁爱总〕〔萌妻甜蜜蜜:厉少〕〔萌宝助阵,甜妻翻〕〔修仙千年归来〕〔霸道老公求休战〕〔我的冰山总裁老婆〕〔萌妖为妻,将军滚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八百二十九章 魔羯王
    昏暗的灯光高高的悬挂在巷子两旁青色的石板墙上,微弱的光芒还没有月光来的能够照明,太阳的温暖已经从这座古老的小镇上空落下,原本带着丝丝温馨的雪花在这一刻变成了有些刺骨的寒风。

    梅吉缩在一堵墙壁的后面,缩在一堆白雪的角落里,然后小心翼翼的盯着那俩个人,自己的父亲,还有那个带着小貂的奇怪男子。

    他们慢慢走入一条小巷,巷子很深,直来直去的只有一条路,梅吉不敢靠的太近,躲在巷子尽头的她根本无法听到俩人在说什么。

    同样面临这个尴尬局面的还有跟在后面的b,他们不能扮成陌生人接近他们,因为小镇中的人太少了,立刻就会被警觉到,他们也无法利用地理优势,小镇中到处都是低矮的双层建筑,运气不好就会暴露自己。

    所以说他们讨厌在这种小地方出任务。

    看着下方俩人的嘴一张一合,但自己却什么都听不见,瑞奇心中有些焦急,他通过耳麦与扎斯联络道,“扎斯,我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这破地方根本没有监控,甚至连通讯器材都少得可怜。”

    扎斯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但他可不能凭空变出办法来,昏暗的天色让车内的监控屏幕有些模糊,“再等等。”扎斯说道。

    不过很快下方的俩人就有了新动向,因为扎斯听到了瑞奇压低了声音的惊讶,“他的手好像着火了。”

    “什么?”扎斯不解。

    “那名叫灰手指的陌生男子双手着火了,看不出引燃的方式,火焰是凭空出现的,他似乎。。不畏惧火焰,这是最新的魔术么。”

    哪怕瑞奇尽量保持着平静,但扎斯仍然可以听出一丝惊讶,他想要立刻离开车内,然后到现场去看一看,但很快扎斯就压制住了这种冲动。

    “再等等。”他继续说道,他觉得自己已经抓住事情的本质了,虽然他根本不明白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有什么联系,但扎斯相信,只要自己继续追查下去,一定会出现水落石出或有用线索的一天。︽∮ding︽∮dian︽∮小︽∮说,.$.o♀<sarn:2p02p0”><srpp/aasrp”>s_;</srp></>

    “呃。。我觉得不用了。”

    只是耳麦中却传来瑞奇其他的看法,“目标从现场逃离了,看来他似乎与这个灰手指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好吧,扎斯也看到了。

    虽然屏幕上的图像有些昏暗,但扎斯还是看到弗尔查特将灰手指推了一个跟头,然后又将小貂一个包拍到地上,接着就逃离了这里。

    弗尔查特的做法同样也吓了梅吉一跳,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父亲除了有些古怪,喜欢带着自己到处流浪外,总的来说是一个非常温文尔雅的人。

    但没想到,在这座偏僻的小镇,这条有些阴森恐怖的小巷里,他会直接袭击另外的人。

    当然,梅吉觉得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她相信自己的父亲。

    不过现在该怎么办,看到弗尔查特匆匆跑远,梅吉这才醒悟过来,连忙匆匆的跟上去跑向汽车所在。

    弗尔查特压制住内心的慌乱,他大步的奔跑,是不是回头看一眼灰手指有没有追上来。

    他不想被这个流浪的法师纠缠住,到不是惧怕灰手指,而是担心魔羯王的人通过灰手指找到自己,那才是真的麻烦。

    自己已经找到那本书了,所以只要将妻子读出来就好,其他的一切事情都不重要。

    想着这些事情,弗尔查特突然感觉自己撞上了一个人,低头一看,正是梅吉,她怎么从车里跑出来了,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弗尔查特焦急的催促道,“快,快离开这里!”

    俩人慌慌张张的关上车门,然后加速驶离了这座小镇。

    。。。

    这辆仓促的旅行车完全没有逃离b的视线,这些专业的特工很快就从两人离开的路线上推算出他们是要前往意大利。

    甚至连他们的打算都猜测出来了。

    “他们是要投奔埃莉诺洛里丹,梅吉的姑妈。”

    瑞奇将一叠厚厚的资料放到扎斯的面前,俩人都不是美国人,出生在德国的弗尔查特和梅吉能找到这么多资料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小女孩的母亲在她不到一岁的时候就失踪了,在一个晚上突然离奇失踪的,这场失踪很奇怪,但可惜年代久远,我们根本无法了解到详细情况。”

    瑞奇接着说道,“这么多年来弗尔查特一直修补旧书为生,带着梅吉世界各地流浪,不久前他们刚刚前往纽约,是为了修理纽约图书馆的一本古书。”

    “接下来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他又跑到了阿尔卑斯山脚的古文书店去修书,然后与那名陌生男子起了冲突,接着就逃离了。”

    瑞奇耸了耸肩,总结道,“他们一家人就像个谜团。”

    但扎斯的思路却非常清晰,他轻轻敲打着车窗沿,缓缓说道,“那他们为什么要跑,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这就要你慢慢调查了大侦探。”瑞奇耸耸肩,“不过我建议你还是给boss先回一个电话,我们这次行动已经违规了,而且到现在一无所获,boss可能已经不耐烦了。”

    “好吧,事实上我都不知道我们在找什么。”

    “会知道的。”扎斯说道,然后对瑞奇diandian头,接着打开了卫星通讯电话。

    这是b在国外与国内联系时的专用路线,在低语了几句之后,扎斯很快切断了联系,“一切行动照常。”他说道,“但我们最好快dian查到些有用的东西。”

    “我也想。”瑞奇耸了耸肩。

    俩人陷入沉默,周围只有b特工们敲打着键盘的滴滴答答声,两辆s飞快的平稳在有些颠簸的崎岖石子路上,两旁道路上的景象在飞快的后退。

    “他一直在寻找的旧书。。他妻子的失踪。。还有纽约上空的龙。。这三者一定有什么关系。”扎斯默默思索着。

    。。。

    这三者之间的联系的确是任由扎斯打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因为有时候生活的真相要比更加离奇,比如对梅吉来说,她就被这一连串的变化弄得有些发懵。

    先是在阿尔卑斯山小镇碰到了一个奇奇怪怪的陌生男子,接着她的父亲就带着她逃亡到姑妈家,逃亡,的确是逃亡。

    虽然她的父亲没有告诉她,但梅吉能感觉到,事实上甚至就在她和父亲来到自己姑妈家不就之后,一群怪人就突然出现,然后抓走了他们三人。

    果然有人在追自己的父亲,虽然梅吉对此刻的一切都不明白。

    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因为在那么什么魔羯王的城堡监牢中,她的父亲向她和埃莉诺姑妈坦白了一切。

    他是一个银舌,他拥有将故事变为真实的能力,并且自己的母亲也不是失踪,而是作为代价进入到了书中。

    知道这一切的梅吉感觉自己要疯掉了,她甚至觉得还不如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因为这听起来是那么的疯狂。

    只是不会有这么多人陪着她一起发疯。

    在地牢里看到的飞猴,独角马和鳄鱼也都是真实的,而不是幻觉。

    也就意味着,她父亲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这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还不知道她父亲的能力意味着什么,因为她很快就开始担心起自己母亲在书中世界的生活,因为如果这些都是真实的,那么书里的世界一定更加危险,这么多年,她的母亲还平安活着么。

    带着这么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念头,梅吉和弗尔查特以及埃莉诺姑妈被魔羯王的手下带了出来,魔羯王要见他们。

    。。。

    “你能相信这么偏僻的一个破地方能有一座军事堡垒么。”趴在对面山丘的森林中,瑞奇举着望远镜对身旁的扎斯说道。

    “让我看看。。大部分都是各个国家淘汰的枪械。。幸好不是现役的,不过实际这么多人对我们来说,现役和非现役没什么区别吧,结果都只有一个。”

    瑞奇毫无营养的吐糟道,这一次出任务的b特工只来了八个人,包括他和扎斯,这么dian人想要突入一个全副武装的军事堡垒,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这些家伙是业余的,但他们手中的枪和人数已经足以堆死他们。

    b可不是特种部队,这是有区别的。

    “不是军事堡垒。”扎斯同样举着望远镜,一动不动的说道,“是一座城堡,被人占领后改建成了军事基地。”

    “二十七。。二十八。。”

    “似乎没什么区别哈。”瑞奇耸耸肩说道,“我们只有一二三。。八支手枪,连狙击枪都没有,这dian东西能干什么,这可是在意大利,不是在美国。”

    瑞奇知道扎斯做过很多疯狂的事情,这可是在局中十分有名的,他可不想在这里让扎斯冒出什么闯入军事堡垒的念头,然后拖着自己一起发疯,所以他试图提前打消扎斯的这个念头。

    不过很快瑞奇就有些奇怪,“你在数什么?”他诧异道。

    “没什么。”扎斯摇摇头,然后说道,“有变化。”

    俩人的交谈间,梅吉等人已经被带了上来,周围全部都是荷枪实弹的魔羯王手下,他们的脸上无一例外的印着一行行烟色的油墨文字,配合着他们阴暗的面孔,显得格外古怪。

    这是梅吉第一次见到魔羯王,虽然她从未看过墨水心这本书,但是并不妨碍她对魔羯王做出脑补,毕竟各个故事中的大反派多数都差不多,邪恶和残暴是他们最显著的特征。

    随着自己父亲和魔羯王的交谈,那些被隐瞒的事实渐渐被剥开。

    当然,房间内这些人的交谈仍然无法被外界的b获知,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次任务会碰到这个麻烦的情况,所以根本没有携带和运来特殊的截获设备,毕竟跨国行动本身就非常困难。

    他们也没有能力潜入一座军事堡垒放置窃听器,所以只能通过高倍数望远镜来监视房间内的一举一动。

    房间内除了魔羯王和她的手下,以及灰手指及梅吉这些人外,还有一个带着礼帽的发福中年男子,他们叫他大流士,他也是一名银舌。

    这个倒霉的家伙很久以前就被魔羯王抓来,让他通过银舌的能力召唤魔羯王的手下来到世界,让魔羯王更好地发展。

    但可惜他是个结巴,读出来的故事总是不顺畅,所以就造成了很多书中的人物在出现时处于模糊和一半的状态,最显著的标志就是,他们的脸上或身上会有一行行文字,并且身上有少许残缺。

    现在他们有了弗尔查特,一个新的银舌。

    魔羯王并不怕弗尔查特不就范,因为他抓了他的女儿梅吉,还有旁边那个老女人,魔羯王将一本书扔给他,然后告诉弗尔查特读出来,或者看着那个老女人被杀死,然后他的女儿被关一辈子。

    弗尔查特立刻就妥协了,但是。。银舌的力量,就连弗尔查特自己都控制不了。

    “我警告你,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弗尔查特说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喔,那不是会很有趣。”魔羯王笑道,“让我们来试试吧。”

    弗尔查特看了梅吉一眼,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念了出来,“卡西姆,全身装满了洞穴的财宝。。”

    伴随着他的声音,还有埃莉诺姑妈与梅吉瞪大的眼睛中,华丽的房间中开始渐渐刮起一股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微风,微风带来大片的沙尘,细细的沙子仿佛将人带入了沙漠,在人的脚下和房间的地板上形成了薄薄的一层。

    房间内的情形立刻被外面的b看的清清楚楚,瑞奇也同样瞪大了眼睛,然后奇怪的向旁边扎斯问道,“哪里来的沙子,他们是打算演。。哦我的天哪!”

    嘀咕声很快就变成了不敢置信的震惊,因为房间的上空开始掉落金灿灿的金币,大片大片闪耀着光芒的金币,掉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叮咚声。

    瑞奇连忙将望远镜对准房ding,那里仍然空无一物,这些金币全部都是凭空出现的,然后洒落下来。

    “你看到了么!你看到了么?”瑞奇震惊的对扎斯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的房间里在掉落了一场金币雨,呃。。还有一个人。”

    正在瑞奇震惊的时候,一个穿着阿拉伯服饰的人突然从天而降,然后重重摔落到地面。

    这时一直不理会身边震惊的瑞奇,同样处于紧惊讶状态的扎斯一下来了精神,他快速的数道,“一二。。十四,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少了一个!他们少了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君临星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