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透视神医〕〔带个位面闯非洲〕〔巨星小甜妻:前夫〕〔超级妖孽兵王〕〔我的地下城没有问〕〔龙血魔兵〕〔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散修难为〕〔极品仙尊混都市〕〔巅峰强少〕〔极品圣帝〕〔重生之天尸有毒〕〔黄庭道主〕〔游戏点亮技能树!〕〔重生之祸害江湖〕〔最强崩坏系统〕〔秀才家的俏长女〕〔茅山终极捉鬼人〕〔封少的掌上娇妻〕〔最强灵魂主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八百三十三章 墨水心
    银色的光辉如银河,随着易嚣挥舞的魔杖化作点点星尘洒落下来,像丝带一样缠绕在易嚣与梅吉俩人身边。

    一个灵巧的身影从光芒中间跳跃出来,先是它的脑袋,然后越来越清晰,最后化作一只银色的鹰翱翔在半空。

    它撞向不远处还在咆哮的烟影,渺小的守护神与巨大的怪物相比就如大象与蚂蚁。

    但是下一刻,随着银鹰猛然撞向烟影,巨大的仿佛一座小山的怪物却轰然倒塌。

    银鹰从烟影的中间穿梭出来,度极快的翱翔在空中,甚至出一声清脆的长鸣,在身后拉出一条长长的银色丝带。

    就像它的主人一样,高傲而又喜欢炫耀。

    “呃。。呃。。”

    而之前那耀武扬威的烟影此时却停顿了下来,仿佛被拔掉了条,出奇怪的呜咽,然后紧接着,它的身体出脆响,“咔咔!”的变成水晶一样的固体,然后片片龟裂,从半空中掉落了下来。

    “哗啦!”

    如同被摔碎的工艺品,巨大的水晶洒落一地,叮叮当当的相互碰撞,晶莹如精灵。

    “不!”高台的另一侧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其中还夹杂着愤怒和畏惧,但扎斯与瑞奇甚至都不用回头,就能猜测出这个家伙是谁。

    肯定是那个看起来像逗逼的魔羯王,说真的,他除了是从书中走出来有些特殊性外,其他的在扎斯眼中一无是处。

    无论是个人勇武还是手下的喽啰,只要给扎斯时间,他早晚可以剿灭这些人,甚至做的悄无声息,现代武器的可怕完全不是这群只知道玩枪就觉得掌握了这个世界终端武列世纪恶棍能够理解的。

    魔羯王唯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与墨水心之间的联系,这是最特殊的,也是最无法控制的一点,比如。。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能召唤出一个烟影这般的怪物。

    烟影出现时的无可匹敌的确是扎斯他们无法抵挡的,他们不是没有试着攻击,但子弹就像他们所想的那样,毫无停留的穿过了烟影。

    因为它看起来就是一团烟雾。

    炸弹的高温能够驱散烟雾么,似乎可以,但高温能够消灭烟雾么,扎斯不确定。

    这东西的出现对于世界都是灾难性的后果,或许最后可以消灭,但在过程中造成的损失绝对不可估量,很何况或许根本无法消灭。

    而现在,问题解决了,被一道银光,然后轻松松松的一挥舞。

    但为什么扎斯与瑞奇俩人一点也兴奋不起来呢。

    “唔唔唔唔唔唔。。”为什么我一点也没觉得高兴。。瑞奇虽然不能说话,但仍然拼命唔唔唔着,而更诡异的是,扎斯竟然从这唔唔中读懂了,这就是他理解出的意思。

    因为不明原因现自己这些人突然失去了语言能力的扎斯有些忧郁,但听到瑞奇的唔唔还是将目光落到了高台上那名烟色的人影处,他也唔唔的两句,大概的意思是,那就是原因吧。

    这既不是一个萌化的世界,易嚣的职业也不是总裁,所以魔羯王的哀嚎没有引起易嚣丝毫的注意。

    在守护神咒轻易的毁掉了烟影之后,易嚣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正常的世界,墨水心世界并没有脱离他的意料,仍然在可控的范围之中。

    那么就可以稍微放下一点心了。

    “幸好是个样子货。”易嚣收回魔杖,前段分叉着三根白色骨爪的魔杖一抖,瞬间收律平淡无奇的节节棍模样,然后被易嚣揣回了怀中。

    老魔杖不是借给阿里蒙德了么,没错,但那本来就是暂借,不是老魔杖主人的阿里蒙德只能在易嚣允许的条件下挥出有的力量,哪怕它是个家养蝎灵。

    这样一来,还不如换个普通的魔杖。

    家养蝎灵的确是无法使用魔杖的,它们的魔法属于无杖魔法,甚至易嚣在家养蝎灵的体内现了与魔杖向克制的魔力波动。

    魔法生物无法使用魔杖果然是有原因的,并不是它们不愿意或是懒得用。

    这也是巫孰魔法生物在某些世界一个重要的区分之一。

    但在梦幻岛上,大部分的魔法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比如。。更换一种引导魔力更加适合魔法生物的材料制作魔杖。

    收起魔杖的易嚣注意到旁边女孩瞪大的眼睛,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出现,还是因为消灭掉了烟影。。或是单纯的因为无法说话而不满。

    反正易嚣是很友好的打了一个招呼,“你好啊,挟孩。”

    或许。。他应该试着培养一些友好的态度了,就像她所说的,感情是天生的,但人际关系却是学习而来的。

    不过易嚣的这句话似乎却没有起到他预期的效果,因为梅吉的眼睛随着易嚣的一句挟孩而瞪得更大了,似乎要瞪死易嚣。

    虽然已易嚣的年龄来说,叫她一句挟孩并不为过,但先,易嚣很年轻,因为梦幻岛青春永驻的关系,而另一点,没有一个女孩喜欢被叫做挟孩,尤其是,刚刚成熟这段时间的少女们。

    但。。易嚣并不在意这些事情,就算他养过一只挟孩,他也不理解这种生物的内心。

    也很难理解。

    高空中翱翔的银鹰仍然没有消失,而且似乎愈加的欢快了,它出清脆的长鸣,在空中不住地徘徊盘旋。

    易嚣很少使用守护神咒,因为在梦幻岛上用不到,烟山谷的负面能量根本用不上守护神咒来对付它们,而烟山谷真正可怕的那些生物,却又根本不是守护神咒能够对付的。

    易嚣不是没有试着改良守护神咒,但它并不像那些低级咒语一样,可以随意通过能量魔法更改魔法效果和咒语排列,守护神咒是少有的极其稳定的高级咒语,也是易嚣少有的几个没有改动的咒语。

    或许是守护神好久没有出来透气了,所以格外的欢快。

    看着不愿意回来的银鹰,易嚣也有些无奈,它就像它的主人一样,个性鲜明,十分有着自己的想法,就连易嚣也无法逆着它来。

    于是易嚣只能用切断魔力这种方法召回银鹰。

    不过似乎是梅吉瞪死你这种诅咒终于起到了效果,易嚣再次注意到梅吉瞪大的眼睛,除了有着少女的愤怒和好奇外,还有着一丝熟悉感。

    就像是看到了期盼已久的东西。

    易嚣从来都不是一个笨蛋,他的脑海中飞快的闪出了几个想法,然后他问道。

    “或许英国那里有一名叫做jk罗琳的女士?”

    看着梅吉飞快上下点头的性袋,易嚣目光中有了一丝明悟,“所以你才认识我的这道咒语。”

    不过看着梅吉明显有些古怪的目光,易嚣又下意识的解释道,“呃,别误会,这是我的守护神,但。。它不是我,我可不会这么。。高傲。”

    切断了魔力的银鹰很快就会消失,它终于在最后盘旋了一圈后,带着一连串的银色光辉俯冲向易嚣。

    就像一个好久没见的老朋友。

    但。。随着银鹰逐渐接近,易嚣却现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因为它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浑身也都炸了毛一般。

    但守护神是无法伤害到使用者本人的,于是银鹰毫无停留的穿过易嚣,刮起一阵碎石和飓风,然后轰然变成一团光芒消失不见。

    适时易嚣才松了一口气,“或许因为好久不见的关系。。它可能有些愤怒。”

    旁边的女孩梅吉咯咯的笑了起来,或者说试图咯咯的笑起来,但很快她就现自己根本没有声音,只能出一些奇怪的唔唔声。

    于是她的情绪又低落下去。

    但易嚣是不会解开她的咒语的,起码现在不能。

    “别沮丧幸伙,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安。。”

    “你毁了它毁了一切!”

    只是没等易嚣说话,一个略带刺耳的声音就突然叫喊起来,声音的主人十分愤怒,甚至连声音都有了一丝走调。

    易嚣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略微有些癫狂的家伙,“你是魔羯王。”他说道,语气中并没有多少疑问。

    “我要杀了你。”魔羯王面色狰狞。

    “而我根本懒得告诉你我的名字。”易嚣说道。

    下一刻,魔羯王身体猛然炸开,就像之前那几名喽啰一样,化作漫天的血雾,喷的离他最近的弗尔查特一头一脸,吓得弗尔查特连连向后爬去。

    但随即他就意识到梅吉身边到底站了一个怎样的家伙,善与恶不知道,但起码杀人不眨眼而且十分强大。

    爱女心切的弗尔查特下意识的就想跑过来,将梅吉拉回去,只是没等他迈出一步,易嚣的魔法就如影随形,将他牢牢定在地上,就像一座石雕。

    易嚣的动作使得广场上一时寂静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剩余的f调转方向,将自己掩护好后把枪口对准易嚣,那些喽啰们也挤在一起,畏惧的看着易嚣。

    在恐惧的驱使下,他们竟然没有在魔羯王死后一拥而散,真是难得。

    易嚣终于将目光放到了在斥些人身上,他的目光默默划过烟西服的f,一群不入流的喽啰,零星从故事中出现的魔法生物,银舌大流士和弗尔查特,还有法里德与膀诺姑妈,还有正准备偷偷溜走的灰手指等人。

    最后慢慢落到了梅吉身上。

    然后易嚣再次举起了魔杖。

    一道透明的屏障顺着魔杖喷涌而出,扩散到整个广城么大,然后将所有人连同燃烧的城堡和广臣包裹了起来,使得正在溜走的灰手指一头撞在屏障上,直接栽了个跟头,出“咕咚!”一声。

    “没人能离开。”易嚣看着他们说道。

    然后摇了抑指,指着他们的嘴巴,“没人能出声。”

    看到f还在孜孜不倦的对准着自己的枪口,易嚣魔杖一挥,所有的枪械顿时都融化成了水滴洒落一地,然后微笑着说道,“没有枪械。”

    “我需要时间来消化一些这些信息,在此之前,你们都不能走,当然,对外的信号我早也屏蔽了。”

    “不要奇怪我为什么这么了解你们,就像我知道是这个挟孩将我召唤来的,而我还知道她可以将我送回去一样。”

    “所以你想说话?暂时别想了。”

    易嚣看着梅吉微笑道,“我是不会让你将我送回去的,起码在。。”

    说道这里,易嚣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你召唤我的那本书呢,拿给我。”他对梅吉说道,完全不顾她泪眼汪汪,就差落下眼泪了。

    毕竟这只是一个十二岁的挟孩,而且之前还被子弹击中了。

    但这本书更关键,关键到易嚣已经没兴趣玩学习感情这个游戏了。

    他知道梅吉不能回答,所以易嚣也没有墨迹,他直接说道,“梅吉的书。”

    易嚣伸出手,但是等了半天都没有动静,于是他又换了一种方式问,“召唤我,那本梅吉的书。”只是仍然没有改变。

    “魔羯王。”易嚣以为是魔法失效了,但在说完这三个字后,魔羯王剩余的血肉瞬间混合成血浆出现在易嚣的手中,然后哗的一声,流淌到地上。

    顺手清理干净,易嚣知道恐怕是那本书的原因,或许它根本无法被召唤。

    但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易嚣立刻用魔杖从梅吉的脑袋附近抽出一条银色丝线,放进了巨大的冥想盆中。

    那本书去哪了,请见vcr。。呃不,我是说,冥想盆。

    半分钟后,易嚣睁开眼睛,然后直接走到梅吉身上,拨开地面上的碎石,下方仍然是空无一物。

    奇怪的扫了一眼周围,易嚣留意到根本没有人来过这里。

    “书呢。”易嚣再次回到梅吉的面前问道。

    觉易嚣根本没有办法找到书的女孩眼中露出意思狡黠,脸上也出现了解恨的笑容,梅吉不算笨但也谈不上聪明,不过十二岁的女孩也根本不会掩饰自己的内心活动。

    “别想着不告诉我。”易嚣说道,“你现在只是暂时无法说话,但你以为我没有办法让你一辈子无法说话么。”

    易嚣掏出一个锌子在梅吉面前晃了晃,“我是个巫师,而巫师总有方法,比如说那个小美人,我记得她用自己的声音换了一双能够行走的腿,我相信你这个年龄的挟孩一定知道这个故事。。”

    梅吉顿时又开始向泪眼汪汪的方向展,但易嚣这次却不为所动,那本书很重要,那本书或许是自述回忆的形势,也或许是故事,既然书中提到过自己,那也就意味着很有可能是一本预言的未来之书。

    在没看到之前,他并不确定。

    只是几分钟后,易嚣终于放弃了逼迫梅吉,她只是个挟孩罢了,“算了。”易嚣收起魔药,然后对她说道,“我会找到的,但在这之前你别想开口了。”

    看着她仍然泪眼汪汪的双目,易嚣有些头大,“别哭了,起码我还治好了你的母亲。”

    说罢,他的魔杖再次挥向一堆碎木头和碎石下,精准的将一具重伤濒死的躯体轻轻浮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神级升级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