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大药师〕〔无限气运主宰〕〔都市之就是这么壕〕〔超凡格斗时代〕〔巫师不朽〕〔我的超级神队友〕〔热血江湖之正邪大〕〔修道红尘间〕〔全民秘境时代〕〔万界之我开挂了〕〔大周九千岁〕〔史上最强子嗣系统〕〔西游除魔传〕〔地狱诡事禁言录〕〔最强边防兵〕〔末世制造大亨〕〔黑铁皇冠〕〔重生八零:麻辣小〕〔万界收容所〕〔轻狂女帝:傲娇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八百五十四章 房子
    正在扎斯与布莱恩俩人轻装上阵前往德国的时候,威利旺卡与易嚣等人,也来到了远在美国另一座城市边缘的旺卡医生家中。

    同样飘荡着细小的雪花,同样像是有着化不开的阴霾般的天空,两座城市有着惊人的相似感。

    似乎一路上阳光明媚到处都是享受着公路旅行的人们都是易嚣感到的错觉,一瞬将让三人从轻快的校园风格跳入了这片有着浓郁神秘感的童话世界。

    易嚣站在飞行器中,很是好奇的打量着天空。

    他不明白为什么天空这么阴暗,如果是在电影中,可以当做画风需要,但现实世界,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雾霾来阻挡视线,这里又不是底特律。

    但没有太多时间来满足他的好奇心了,因为飞行器已经开始缓缓下降。

    他们并没有到这座城市,甚至没有临近城市的上空,他们只能远远看到这座同样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城市,而在城市的最边缘,甚至是郊外的地方,孤零零的耸立着一座小楼。

    它的两边有着夸张的瑕疵,像是拆卸时没有整理干净的建筑遗骸。

    小楼坐落在雪地当中,孤零零的,像是被世界遗忘抛弃,就像它里面的主人,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它感到一丝安宁般。

    “呲--”

    飞行器发出一阵宛如蒸汽机的汽笛声,然后在一阵嗡嗡的响动下,平稳的停到地面,没有出现一丝晃动。

    易嚣挑挑眉头,很难理解这样的科技和组成是如何建造出这么超前的飞行器的。

    要知道他们三人刚刚可是乘坐这个类似电梯的东西飞越了小半个美国,而且穿越了阳光明媚的公路旅行,还有大雪纷飞的冰冷城市。

    但电梯没有出现一点问题,不仅四边的透明玻璃仍然一干二净,就连飞行器也小巧到根本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安装足够大的动力设施,除非威利旺卡用的是钢铁侠的技术。

    要知道,如果刚刚不是易嚣用魔咒在俩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隐藏了飞行器的身影,恐怕他们这一路上早就被人拍摄下来,明天就可以见报了。

    这足以见得飞行电梯的惊人速度。

    就算易嚣精通的是魔法,在现世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丰富经验也告诉他,这飞行器建造的显然不科学。

    当然,易嚣本来也没认为威利旺卡的能力很科学。

    易嚣有心向威利旺卡询问两句,但却发现他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变得比之前更加惨白。

    而易嚣自然不会认为这是因为寒冷的关系,他在威利旺卡晶莹的瞳孔中看到了那栋小楼的倒影,威利旺卡在害怕,在恐惧,或是说。。在畏惧。

    易嚣没有在他眼力看到陌生,反而看到了熟悉,他认得这栋小楼,而正因为熟悉,所以才显得畏惧,这是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虽然易嚣暂时没有体会过,但并不妨碍他理解。

    他不能让威利旺卡打退堂鼓,于是他轻声说道,“去吧。”

    威利旺卡仍然脸色发白,他怔怔的看着那栋小楼,又怔怔的看看易嚣,最后转过身,慢慢向那栋小楼走去,没有说话,整个人像是魔障了一般。

    他拄着他的拐杖,一步步的慢慢挪去,威利旺卡并不需要拐杖,他拿着它,象征意义多过实际意义,但现在,他只是需要一个心里慰籍,或者说支柱。

    而梅吉则在忘了易嚣一眼后,和他一起跟了上去。

    易嚣不会劝人,所以他选择了最简单的两个字,然后在上面加上了少许夺魂咒与摄魂取念反咒的混合魔法。

    能量魔法到了易嚣这种程度,只要知道大概的原理,就算不知道咒语,也可以利用需要的魔法能量拼接出自己想要的魔法。

    原本威利旺卡心中就只是摇摆不定,加上易嚣魔法的少许蛊惑,顿时让他不自觉的迈动脚步向小楼前进。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这栋楼的附近。

    小楼孤零零的,周围连花园或是任何装饰建筑都没有,只有小楼的门牌和楼号仍然印在上面。

    威尔伯旺卡牙医诊所。

    “等等。”但在即将靠近小楼的时候,威利旺卡突然停住脚步,拐杖一竖,横在了易嚣的胸前。

    “我们可能找错地方了。”他说道。

    “不,我们没有。”易嚣平静的拨开他的拐杖,没有理会威利旺卡最后的挣扎,轻轻上前按响了门铃。

    威利旺卡的糖果席卷全球,包揽了所有年龄的大孩子和小孩子,他做出来的巧克力是最美味的巧克力,他的企业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企业,威利旺卡几乎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人之一了。

    没有什么理由能够让他突然失去这一切,失去那双能够制作出美妙糖果的妙手,但这一切却一定是有原因的。

    是孤独。

    威利旺卡的糖果卖到了全世界,所有的人都喜欢他的糖果,他拥有了一切,但身边却没有可以分享的人,亲人,他是孤单的。

    威利旺卡其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在易嚣提出寻找他的父亲时,他根本没有拒绝。

    他只是不想自己去面对,或者说不敢,在有其他人的陪伴下,威利旺卡却并不介意去寻找一下,亲情到底是不是他丢失的灵感。

    带着这种矛盾而又复杂的心里,威利旺卡的脸色有些僵硬。

    “叮咚!叮咚!”

    门铃轻轻响起,而威利旺卡则有些失神的盯着旺卡医生的门牌,他很熟悉,熟悉无比。

    一颗烟白牙齿的标志,这是他父亲的诊所,他的整个童年都在这里,而这个门牌也陪伴了他整个童年,没有糖果的童年,以及有糖果的童年。

    直至威利旺卡开始疯狂的品尝每一颗糖果,记录下它们的味道,再到最后离开家,而他的父亲则不知所踪。。

    关于童年的回忆最近越来越多了,白发也越来越多,威利旺卡突然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但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

    一个穿着白色医生袍的牙医打开门,他满头白发,但是却体格健朗,威利旺卡的表情微微颤了颤,但目光却被掩盖在大大的墨镜下。

    “你预约了吗。”但威尔伯却没有认出威利,而是在看看易嚣与梅吉后,冲他们问道。

    “没。”易嚣继续说道,“但他早该来看了。”

    威尔伯点点头,然后微微侧身,让开了大门。

    当威利旺卡如木桩子一样重重倒在牙科椅上的时候,易嚣则带着梅吉走到了一旁。

    威利旺卡仍然没有摘下墨镜,而威尔伯则细细的用牙科镜子检查起来,“这个。。这个牙齿。。我自从。。就再没见过。。”

    知道原本剧情的易嚣,自然知道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留给威利旺卡父子两人的认亲时间。

    而不久后,威利旺卡也会重新找回自己的灵感,或者说动力和亲情,从而重新回到巧克力工厂当中,再次做出美妙的糖果。

    但是梅吉根本不知道这些,趁着威尔伯给威利检查牙齿的时候,她有些惊讶的走到威尔伯收集到的那一墙关于威利旺卡的剪报贴纸前。

    “这。。这是。。”她捂着嘴,似乎下意识的不想发出声音。

    当然,她也根本没有声音。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易嚣同样没有开口,但是他的声音却清晰无比的出现在梅吉的脑袋里面,解答了她的疑问。

    这正是这么多年来,威尔伯先生收集到了一切关于威利旺卡的点点滴滴的消息,满满的一整面墙壁。

    他从未放弃过威利旺卡,从未将目光远离自己的孩子,他一直在注视着他,哪怕他并不在威利旺卡的身边。

    只要威利旺卡过得足够好,那就足够了,威尔伯不会打扰他的生活。

    翻开威尔伯收集到的剪报相册,入眼所见,里面全是一点一点关于威利旺卡的事迹。

    “全球最大的工厂开幕了”

    “威利旺卡在市中心开糖果店”

    “威利旺卡带动地方经济”

    “。。。”

    那边的威利旺卡已经轻轻抱住了自己的父亲,而威尔伯也抱住了他,易嚣与梅吉没有再打扰俩人,而是消无声息的消失在原地。

    梅吉只觉得眼睛一花,就来到了屋外。

    大雪纷飞下的雪花扑面而来,冻得她眼睛有些发红,眼泪似乎要受不住刺激般,被寒冷轻扫下来。

    她快速眨了眨眼睛,将这种感觉咽了回去。

    而很快,脱离了温暖的小屋,彻骨的寒冷开始包裹她的全身,梅吉厚厚的外套已经在巧克力工厂脱掉了,此时她又有些冻得瑟瑟发抖。

    但就在这个时候,易嚣将手放在她的脑袋顶上,瞬间,一股暖流包裹住她,虽然衣服没有增多,她却感觉不到寒冷了。

    是魔法,神奇而可怕的魔法。

    易嚣也没有说话,他感受到了房间内的那种气氛,有些压抑,但却洋溢的幸福,非常矛盾的感觉,不过却十分不错。

    但易嚣却不想多在那里停留,他似乎不适应这种感觉,也更没有人去督促他,不要放弃这难得的,一次近距离体会人类亲情的机会。

    易嚣怔怔的出神,显得有些发愣。

    而站在旁边的梅吉突然仰起头,看着易嚣的半边面孔,然后拽了拽他的袖子。

    “你想家么?”她问道。

    易嚣眉头一挑,不明白梅吉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的问题,她以为这样自己就会将她放过去么,还以为跟了自己一段时间,她已经了解自己了呢,不过易嚣还是轻声回答道,“或许吧。”

    “你的家人。。”梅吉有些犹豫的问道,“他们还在么。。”

    眉头又是一挑,易嚣终于将目光转了过来,“为什么会这么问。”他说道,“难道像我这样的人就一定没有家人么。”

    “不,我不是。。”梅吉有些慌乱,她摆着手,慌忙的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如果一切没事,那样真是太好了。。”

    易嚣饶有兴致的看着梅吉,然后发出一声冷笑,“抱歉,让你失望了,我的确是一个孤儿。”

    “抱歉。。”梅吉低低的垂下头。

    “为什么人人碰到这样的回答都要说一声抱歉。”易嚣平静地说道,“这不会让我觉得好受一些,也不会让你感到好受一些。”

    梅吉似乎意识到易嚣现在就像个**桶,一点就爆,他只看到了威利旺卡身上的孤独,但却没有意识到自己。

    于是聪明的小女孩敏锐的换了一个话题,她问道,“呃。。那关于你的身世,你有什么线索了么。。”

    事实上,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梅吉早就发现易嚣有时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说话的人,再加上她的确对易嚣的来历感到好奇,所以才问出了这些原本她不该问的问题。

    易嚣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我曾经回去找过录像,一无所获,是一个人将我放到孤儿院门口的,线索很少,监控中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只是感觉他很丑陋罢了。”

    “这些东西我早就知道了,但根本没有用处,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查不到什么了。”

    “又或许。。那根本是条没用的线索。”

    梅吉沉默下来,再次低低的说道,“抱歉。。”但是很快的,她又像补救般添上一句,“但是你长得一点也不丑陋。”

    “真是太感谢了。”易嚣没好气的说道。

    显然气氛又被梅吉弄僵了一份,她急忙想要继续补救,但在这个时候,俩人身后的房门被打开了。

    威利旺卡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欢快的摇摆着拐杖,再次将大大的帽子和墨镜扣上,已经恢复了最开始的那种随意感。

    “噢,你们还没走啊。”他看到俩人,用一种惊讶的语气说道,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易嚣能感觉到,他实际并没有觉得惊讶,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果然,威利旺卡根本没有给俩人接下话的机会,就继续说道,“我记得你要看我现场制作巧克力,那还等什么吧,我现在充满了灵感。”

    威利旺卡不能算个好人,但也绝对不算是坏人,他已经答应了易嚣的要求,更何况,易嚣还解决了困扰他的难题,他自然会实现承诺,无论出于什么方面。

    威利旺卡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家伙,只是性格有些古怪,而且他什么都不缺,所以根本没有理由拒绝。

    “当然。”易嚣也露出一个笑容,“我们还坐那个回去么。”他指了指停放在雪地里的飞行电梯,然后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