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透视神医〕〔带个位面闯非洲〕〔巨星小甜妻:前夫〕〔超级妖孽兵王〕〔我的地下城没有问〕〔龙血魔兵〕〔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散修难为〕〔极品仙尊混都市〕〔巅峰强少〕〔极品圣帝〕〔重生之天尸有毒〕〔黄庭道主〕〔游戏点亮技能树!〕〔重生之祸害江湖〕〔最强崩坏系统〕〔秀才家的俏长女〕〔茅山终极捉鬼人〕〔封少的掌上娇妻〕〔最强灵魂主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八百六十章 创造
    “。。历经了千辛万苦,从村庄中走出来的勇者终于找到了宝藏所在,他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有的只是勇气和不畏艰辛的毅力。”

    “那是富可敌国的宝藏,甚至不需要深入阶梯,就可以看到整个山洞被闪闪发光的金色所笼罩,一项项的财宝和金银塞满了山洞,仿佛整个王国留下来的财富。”

    “但挡在勇者面前的,还有最后一道考验,那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巨大风暴,暴躁的狂风足以掩埋整个山洞,也足以摧毁山脚下的村庄。”

    “是守住这些财富,还是通。。”

    “咚咚咚!”

    外面传来梅吉咚咚的下楼声,而自顾自敲打着文字的打字机一停,像是陷入了停滞。

    在一摞摞厚重的书山和废纸背后,易嚣从一片狼藉的油墨与文稿之间爬出来,他的眼睛周围带着丝丝的烟色眼圈,哪怕魔药也无法掩盖住疲倦的痕迹。

    这种被埋在书山文海中的体会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要知道,魔法书虽然看上去非常繁琐厚重,但那毕竟是少数,多数的魔法都非常单薄,甚至用卷轴和羊皮纸来记录。

    上一次面对这么多文稿书籍,大概还是在现实,无所事事,凭借自己惊人记忆力打发时间和储备些知识的时候吧。

    在获得威利旺卡的能力之后,易嚣虽然暂时不明白心所代表的含义,但却明显可以感觉到银色之手能力出现了松动。

    就算一时不能将故事变为现实,但也差不多了。

    于是易嚣开始疯狂的着各式各样的书籍和趣味故事,寻找不同的故事风格,然后将属于自己的故事具现出来。

    过程非常缓慢,但也并不是没有收获。

    比如几个小时前,易嚣才将家里的所有饼干变成了疯狂杀人魔,它们拎着菜刀整整追着可怜的梅吉绕着房子跑了三圈,然后易嚣才发现了无法呼救的梅吉。

    饼干的确是活了过来,易嚣将故事中可以勤劳帮助人们,堪称田螺二代的饼干生命赋予了它们,但结果却并不太好,因为它们变成了疯子,只知道拿着菜刀砍杀见到的一切。

    于是易嚣用烟魔法将它们纷纷炸碎,冲进了下水道当中。

    易嚣写下的小短片故事的确变为了现实,但却像斯坦那里的麻烦一样,并不能够受到创作者的完美指挥,甚至与鸡皮疙瘩的怪物相差更远。

    好歹它们还能保持鸡皮疙瘩书中原有的赋予的性格,到了易嚣这里,可怜的饼干直接变成了疯子。

    易嚣当然没有放弃。

    银色之心,银色之手,易嚣不知道它们有没有什么组合功能,但得到第二个能力后,对于这种未知的创造力量,易嚣的确感觉到了它们在增强。

    在魔法的领域当中,的确也有创造,但远没有这般神奇。

    不要说赋予物体永久的生命了,就连赋予一个物体恒定的变形,也需要消耗巫师层以几倍的魔力。

    但在银色之手的创造下,易嚣以及感觉不到多少魔力的流逝,文字就已然顺着打字机流淌了下来。

    当然,还不是那么得心应手罢了。

    所以易嚣才把自己关在家里研究这两种不是魔法,但又与魔法非常相似的能力,不过博物馆的事情也没有忘记。

    水晶球上显示出来的人影,正是易嚣不久前委托的律师,他站在门外,一脸轻松的按着门铃,显然是已经有了结果。

    不然易嚣才不会把自己从书山中拽出来。

    梅吉已经先一步替他打开门,看来这几天时间梅吉可是十分无聊。

    威利旺卡出手很大方,因为金钱对他来说根本没有意义,甚至连数字都算不上,这笔钱足以让易嚣买下数座博物馆,于是易嚣就用其余的资金买了一栋别墅,而不是在住在酒店当中了。

    不是什么特别的住宅,但也算是一个豪华的别墅,好处就在于,只要有钱,就能够快速买下来入住。

    “安戈。。玛卡先生。。”打开门,律师安尼罗愣了愣,因为不是预想中的易嚣,而是一名半大的女孩子。

    但出入富豪间的律师显然对此见怪不怪,他连诧异都没有,就问道,“您好,安戈玛卡先生在家么。”

    梅吉仍然不能说话,而且在外人面前,就连文字的魔法也会消失掉,她歪歪脑袋,示意安尼罗进来。

    还没等安尼罗抬脚,易嚣的声音就出现在俩人身后。

    “看上去有好消息,安尼罗先生,进来说话吧。”

    仿佛幽灵一般,易嚣冷清而平静的声音回荡在俩人耳边,梅吉暗自吐了吐舌头,趁两人都不注意的时候再次溜了回去,而就连安尼罗,也感觉周围冰冷的天气更加刺骨。

    在易嚣毫不心疼,没有任何吝啬的金钱攻势下,安尼罗的办事效率很高,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已经前前后后将博物馆的事宜全部搞定,大把的钞票洒下,无论是办事人员还是各个部门,都是一路绿灯。

    博物馆的馆长更是连交接工作都来不及做,就拿了一大笔钱自愿调离了这里,把整个博物馆分毫不差的留给了易嚣。

    就连预想的夺魂咒都没有用到。

    “。。博物馆的一切事宜已经处理完毕,全部都是按照您的要求做到的。”安尼罗面带笑容的一条条复述道。

    “也就是说,现在那座博物馆已经属于我了。”

    “正是这样。”

    “你做的很好。”易嚣对安尼罗点点头,然后将剩余的尾款打给他,“这是我们之前说好的。”

    得到资金到位后,安尼罗脸上笑容愈加深了几分,“或许您对这座博物馆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比如一次盛大。。”

    “暂时不用。”易嚣平静的打断了他,“如果有需要,我会再联系你。”

    安尼罗立刻停下声,没有继续说下去,“那么期待与您的下次合作。”他说道,然后面带笑容的站起身,准备离开。

    不过这个时候,外面的天色却陡然阴沉下来。

    别墅的采光都很好,俩人自然看见了这一幕,安尼罗一愣,但也没有在意,倒是脚步更快了几分,看来是想要趁着大雨未至,现跑到外面停着的车内。

    只是易嚣却愣了愣后,在他即将推门出去的时候,将他拦了下来,“安尼罗先生还是先等一等吧,外面的天气很糟糕,相信我,这会是一场大风暴。”

    “大风暴?”安尼罗一愣,没弄明白为什么会在纽约内陆的地方突兀的出现一场大风暴来,这又不是从沿海地区登陆的或是龙卷风。

    来自律师的多疑让他察觉到易嚣的话中有古怪,但一时也捉摸不透,安尼罗不想卷进任何麻烦事当中,于是他准备匆匆离开这个年轻古怪的富豪家中。

    但仍然没有等他推开门,外面的狂风暴雨已经如倾盆般骤然倾覆下来。

    在安尼罗开门的一瞬间,雨水已经如倒灌一般,浇了他个一头一脸,就连地面也都被打湿一大片,安尼罗呸了两口,浑身被淋个湿透,而暴怒的疯狂甚至不需要安尼罗出手,就再次将大门吹了回去,狠狠的扣上。

    安尼罗倒退了两步,然后抹了抹被雨水糊住的眼睛。

    “看。”而这个时候,易嚣的声音再次从后面传来,“我说过这会是一场大风暴。”

    安尼罗的笑容有些僵硬,因为这些奇怪的事情不难让他心生不安,但显然外面的风暴已经剧烈到可以将人吹起来,安尼罗甚至看到停放在路边的汽车都在呼啸的狂风下轻微颤动了两下,这个样子他可出不去。

    于是安尼罗只能挂着僵硬的笑容,讪讪的笑了笑,再次退了回来。

    倒是易嚣没有介意这些事情,也没有介意安尼罗浑身湿透,仍然点点沙发,“坐。”他说道,然后拿起一本书,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慢慢起来。

    只是越这样,安尼罗内心的古怪感就越浓郁。

    外面狂风肆虐,暴躁的狂风仿佛从天而降,巨大的力量不仅将外面美丽的树木和园艺摧毁的一塌糊涂,就连一些稍微轻一些的建筑和汽车,也在风暴的席卷下东倒西歪。

    外面的行人对突如其来的风暴没有一点防备,瞬间被席卷半空,顺着呼啸的狂风发出嘶哑的尖叫和求救,整个世界就仿佛突然陷入了世界末日,一片灾难之景。

    而在这种情况下,易嚣却淡定的看着手里的书籍,似乎对外界一点也不在意,这怎么能让安尼罗淡定的下来。

    他仿佛如坐针毡一般,在沙发上安立不安,不知道是外面这场奇怪的风暴,还是浑身被淋湿贴在身上的衣服。

    除了呼啸的风暴声外,房间内静悄悄的,安尼罗甚至可以听到挂钟在一摇一摆的缓慢滴滴答答,开门的那个小女孩坐在不远处的楼梯上,似乎对外面感到很好奇,眼睛中还有一丝恐惧。

    安尼罗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听到他正对着的房门内突然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碎,还带着少许晶莹的脆响。

    只是易嚣仍然连头都没抬。

    “砰!”的一声,房屋的天花板被飓风硬生生的掀起一个大洞,狂风骤雨瞬间汹涌而至的冲入进来,好在没有影响到易嚣的位置。

    所以在安尼罗僵硬的脸色中,易嚣仍然没动一下。

    大约持续了十几分钟吧,这场没有人知道怎么出现的风暴突兀的开始衰弱,就像它出现时的那么突兀,甚至在几个呼吸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如果不是外面一片狼藉的道路,还有哀嚎的伤员与人群,恐怕任何人都想不到就在几分钟前这里发生了一场可以掀起房屋的巨大风暴。

    看到风暴停止,安尼罗再也压抑不住不安的内心,他快速的站起身,只是说了一声再见就匆匆离开这里,而此时,外面已经可以听到急救车和火警正在匆匆赶来的鸣笛声。

    易嚣目送着安尼罗离开,然后发现梅吉已经消失在楼梯处。

    他合上手中的书籍放到一边,然后慢慢打开身后那间紧闭的房门。

    “哗啦!”一声,大片大片的金银和财宝顺着房门涌了出来,它们塞满了整个房间,金灿灿的光芒甚至将易嚣苍白的面孔映成了金色的面具。

    看到这一幕,易嚣的嘴角也露出一个笑容,当然不是为了这些无用的金银财富,而是因为他的能力,终于再一次将虚幻变为了现实。

    虽然只是一些财宝,但却是成功的一步,因为起码不是杀人饼干这样的食物了不是么。

    将这些重金属凝结成块然后扔进影子当中,易嚣将房间收拾了一遍,然后对楼上的梅吉喊道,“该出发了,这一次是博物馆,你有兴趣么。”

    显然,就算没有兴趣,也改变不了易嚣的决定。

    。。。

    纽约自然与历史博物馆的存在时间很长,几乎与纽约一般长,在纽约刚刚建立出一个雏形时,这座博物馆就已经跟着建成了。

    里面不仅有其他的历史与自然文化,更包含了整个纽约的历史。

    而如今,这座博物馆在恐龙脚印事件后焕发了第二春,再次变得人来人往,但仍然没有人关注博物馆馆长的调动。

    因为博物馆里面的东西从来都不曾改变,就算换了一个馆长,也不过是在宣传方面做一些修改而已,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关注。

    但这对赖瑞来说显然不同,因为他是博物馆的夜班警卫,不仅工资是依靠博物馆馆长来发放,更有一块神奇的石板,让他不想离开这里。

    所以在很早的时候,赖瑞就已经来到了博物馆门前,等待着新任的馆长。

    但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易嚣的样子。

    倒是易嚣,在一来到博物馆的门前时,就看到了等待在这里的赖瑞,这倒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因为只有他一人穿着警卫服。

    “我是安戈玛卡。”在路过赖瑞身边,看着他仍然不断张望的时候,易嚣轻声说道。

    “你的新任上司。”对着还在发愣的赖瑞晃了晃手中的钥匙,易嚣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的名字,赖瑞,做得很不错,继续保持,我先回办公室了,你继续你的工作吧,我记得你好像是夜班。”

    “对了,这是我的侄女,她叫梅吉,是个古怪的孩子,不过小孩子么,总有一段脾气古怪的时候。”

    说完之后,不理会梅吉气愤的眼神和赖瑞同样古怪的目光,就带着梅吉直接进入到了博物馆当中。

    只留下赖瑞无奈的摊开手,然后望向一动不动的罗斯福蜡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神级升级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