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拯救世界攻略〕〔永不从良[快穿]〕〔妖怪幼儿园〕〔玄医归来〕〔随身淘宝:皇家小〕〔美人持刀〕〔你有多远,沧海多〕〔拐个王爷去种田〕〔重生最强妖兽〕〔飞剑问道〕〔绝品全能兵王〕〔空间重生之嫡女翻〕〔豪门重生:法医娇〕〔终极学生在都市〕〔慕先生,你是我的〕〔拉响淘宝警报〕〔时光和你都很美〕〔绝世仙尊,夫人如〕〔在红楼当丫鬟[综]〕〔甜蜜快穿:黑化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八百七十四章 纽约激战
    “砰砰砰!”

    “嘭!”

    交织的火力根本没有给易嚣反应时间,或者说那名f就没打算和易嚣废话,在锁定易嚣的第一时间后,就迅速下达了攻击指令。

    一时间倾斜的弹药和火舌仿佛构成了一张密不可分的大网,将易嚣三人和其后的suv笼罩在内,甚至他们就连易嚣手中有的两名人质也不管了。

    但是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是谁给他们下达的这样的命令,易嚣想不明白。

    无论是f还是纽约警局,都不会对人质的性命毫无顾忌,而且更何况,他们怎么会对易嚣这样一个平时几乎毫无显露的人出动这么多的力量。

    几乎可以说是全部力量最大程度的围剿。

    “真见鬼了!只是在威利旺卡那里弄了点钱再加上一起小小的绑架,至于出动这么大的场面?”

    他们为什么会这么重视,是谁告诉了他们什么消息,又是谁透漏了这一切,易嚣暂时得不到答案,就凭在意大利漏出的丝丝马脚,值得他们这么大动干戈么。

    一出动就是最大限度的追捕,追捕不成就致人死地,这绝对是有预谋的。

    “开火!开火!”

    警察的人群中再次响起大声的呼喊,密集的弹药没有给易嚣留下太多思考的时间,相比轻飘飘的手枪,步枪的威力显然大得多。

    如暴风骤雨一般嗒嗒嗒****而出的子弹就犹如连绵不绝的雨点,就连易嚣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压力,甚至开始撑着魔法屏障微微后退。

    但是从小巷子后方而来的子弹风暴则再一次将压力从后推进,易嚣不得不缩小保护咒语的守护范围,才能护住自己身边的俩人。

    f的确赌对了,他们可以不在意人质的生死,但易嚣不能。

    不是因为怜悯,而是因为有价值。

    梅吉的银舌自然不需要多说,如果赖瑞死了,那么石板的线索就真断了,就算是易嚣想要在一个茫茫世界中找到一块石板,也需要准备大量的魔法仪式,耗费很多的魔力,更何况赖瑞身上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秘密还不知道。

    所以易嚣不能让他们死。

    “砰!砰!”

    武装警察的弹药仿佛不要钱一般的向下倾斜,事实上,他们的子弹的确不要钱,就连两旁的楼顶也出现了警察的身影,混在枪林弹雨中那几声格外巨大的枪响,就是威力巨大的狙击步枪的声音。

    还有很多混合在其中的无声狙击枪。

    上空的直升机开始盘旋,在微微有些暗淡和落下的夜幕中,将巨大的探照灯投向这条狭窄的小巷子中,笼罩在易嚣三人的身上。

    就仿佛舞台灯光下最璀璨的身影,但可惜这里并不是百老汇的舞台,而是一部枪战大片的现场。

    密集的子弹就仿佛浪潮一样,短短几个呼吸间就在易嚣的守护咒语外面的地表上笼罩了一层,甚至让易嚣分不出太多的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

    枪械的威力果然不俗,前几次易嚣只是没碰到现代武器真正发出的咆哮,只是一些小规模的战斗和手枪而已,所以才可以轻而易举的抵挡下来。

    而现在,当弹药构成密集的风暴之后,它们所造成的威胁立刻开始呈几何上涨。

    这还不是真正的战场,只是一次大规模的突袭围捕,在繁华的纽约市内。

    当然,真正的战场前,个人的力量是异常渺小的,几乎等同于无,凭借一人之力能够无视枪林弹雨的威胁,本身就代表了易嚣的魔法更胜一筹。

    没有了易嚣夺魂咒的暗示,赖瑞立刻从恍惚的失神中挣脱出来,他软到在地,首先是愣了愣,然后立刻看清了在场的局势。

    好在他并不蠢,不需要易嚣更多费神,在发觉自己身处的位置是两方人交火的最中心所在之后,赖瑞先是暗骂一声倒霉,然后哆哆嗦嗦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墙角,靠近一侧大楼的边缘。

    他显然没有注意到所有的****出来的子弹都被易嚣挡了下来,甚至没敢多看正在交战的易嚣俩人。

    赖瑞只是一个普通的夜班警卫,幸运的碰到了带有魔力,可以复活的石板,或许有一点小聪明,身手也不错,但碰到这样的大场面,绝对也是一脑袋的惊恐,不比正常人冷静到哪去。

    他只是本能的躲到角落,减少暴露在外面的身体面积,最大限度的避免被误伤到,好在赖瑞是个正常人,而正常人是不会迎着枪林弹雨向外跑的,所以他仍然在易嚣的咒语保护之下。

    但那三名倒在地上的f就没有这么好运了,随着易嚣步步后退和保护咒语的范围不断减小,他们和烟色的suv也逐步被暴露了出去。

    “扑扑!”

    随着几声闷响,倒在最前的俩个家伙身体一阵颤抖,微微抽搐了一下,然后彻底变成了一具尸体。

    倒在他们后面的那个家伙比较倒霉,不仅没有因为尸体的阻拦而逃过一劫,反而被流弹击中了脑袋。

    “啪!”的一声,他的整个脑袋宛如西瓜般爆开,红色白的喷在两边破旧楼房的墙壁上像是抽象的地狱画卷。

    梅吉脸都被吓白了,如果不是因为无法出声,恐怕她此时的尖叫都可以化作有实质的巨大硬块字母,然后把地狱厨房给砸了。

    对方的指挥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但他没有任何犹豫,仍然继续大叫道,“开火!继续开火!”

    他们显然也不想瞄准自己人,但在子弹飞溅的中心位置,想要无恙的脱身,还是先问问乱跳的流弹飞弹们同不同意吧。

    在指挥的呼喊下,这些武装警察慢慢从掩体中走出来,半蹲着身体,开始不断射击不断向前推进,一幅大有将目标彻底击毙在这里的势头。

    子弹被凭空挡下的确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惊讶,但这些警察毕竟与普通人不同,一旦进入任务状态,他们就只听从命令,在内心没有彻底崩溃之前,凭空挡住的子弹并不能让他们犹豫和退缩,仍然一步步的向前平稳推进。

    但显然,易嚣就非常不爽了。

    的确,他承认一开始突然出现这么多武装警察,然后一言不合就开始火力倾斜,确实将他打的有些发懵,但要想将他杀死在这里,那就有些想多了。

    他并不是毫无还手之力,只是一时间腾不出手来。

    “真是失礼。”易嚣低声抱怨道,“亏我还对丹妮莉丝说过有机会将她带到现代的世界中来游玩一番,你们真是打碎了我对现世美好的回忆和期盼。”

    “多亏温妮现在也不在这里!”

    在梅吉眉毛皱皱成一团,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的古怪眼神中,易嚣抬手在旁边的墙壁上画了一个圆。

    因为还要维持保护咒的缘故,这个圆被他画的断断续续,扭扭歪歪,十分不规则,但好在魔纹没有成行前,画圆的魔力线是看不出来的。

    “砰呲!”“呲!”

    易嚣的头顶猛然出现几声脆响,然后伴随着大量的烟雾,几颗烟雾弹顺着保护咒的边缘滚落下来,然后掉到了易嚣脚边不远处的地面上。

    随着它们快速旋转的停止,顿时,大量的烟雾和催泪气体从其中释放出来,瞬间就弥漫住了小巷的中心位置。

    “嘭!”

    脆玻璃的破裂声响起,还伴随着更加猛烈密集的枪声,那辆烟色suv也在脱离易嚣的保护后瞬间被枪林弹雨所打爆,爆发出巨大的爆裂声和热浪,一时间交织在一起的高温和能量甚至让易嚣也有了一瞬间的手忙脚乱。

    “迷雾退散!”在易嚣恼怒的叫喊下,刚刚释放出来的烟雾弹立刻如雨后晴天般烟消云散的什么也不剩下。

    但同样,重新暴露出来的小巷中,也缺少了赖瑞的身影。

    “走走走!”

    靠近赖瑞一侧的旧楼墙壁上的玻璃窗户不知道何时被打碎,此时正从里面涌出好几名手持防爆盾的警察,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楼内其他的警察正带着一个人向外飞快的退出去,看上去正像是赖瑞。

    但没有给易嚣太多观察的时间,冲在最前面的两名防暴警察已经挥舞着手中的高压电棍向易嚣捅来。

    “滚!”易嚣发出一声暴喝,顿时两名警察就像被无形的力量推搡到墙壁半空,骨骼发出咔咔的清脆声音,还没落地就已经昏阙了过去,就连手中的防爆盾也没用。

    见状,他们的头倒也干脆,立刻再次吼道,“退回来!快退回来!快走!”

    这群警察来的也快,去的也快,眨眼的时间就再次从窗户内钻了回去,动作灵巧的显然是受过专业训练。

    但当易嚣想要追上去的时候,小巷前后稍微停顿一下的火舌再次乍现,密集的枪声顿时又将易嚣堵了回去,滞在了原地。

    “我讨厌这样,烟山谷的负面能力会越来越多的。”

    再次抵抗了一会,这些警察又继续向前推进了一段距离,估算了赖瑞差不多已经逃离了周围的范围,易嚣突然低叫一声,“曼德拉,或许你会喜欢展示一下自己美妙的歌喉?”

    不知何时,易嚣画在墙壁上的圆形已经拉成了一道椭圆的门,它不再只是一条没有意义的虚线,而是中间被烟影填充,烟洞洞的不知道通向何方。

    而随着易嚣的呢喃低语,烟影中突然传来轻灵的回应,伴随着某种魔力波动,曼德拉轻声答道,“非常乐意效劳,梦幻岛的守护者阁下。”

    无论是正在推进的武装警察们,还是盘旋在空中的直升机,又或者正将这片区域围住隔离的普通警察,在这一刻都感觉到了一股发自内心最深处的不安。

    就仿佛是灵魂在尖叫着告诉他们危险将至,是一种每个人只能嗅到一次的气息。

    死亡的味道。

    “滋---!”

    下一刻,两栋破旧楼房内,直至周围的武装警察和半空中的直升机们,都听到了一股来自灵魂最深处的哀嚎,就仿佛用最嘶哑,最钝的锯齿在锯着灵魂所产生的声音。

    这声音甚至蔓延到了整个地狱厨房,就连大半个纽约的人都能听得到。

    “滋--吱--!”

    每一个听到这种尖叫哀嚎的人都从心底感到一阵阵的眩晕和不舒服,他们倒在地上抱着脑袋发出哀嚎,抵抗力稍差的一些人甚至瞬间陷入昏阙,而这些都还只是远离曼德拉树爆发尖叫中心地的人。

    那些靠近易嚣和曼德拉树,就在两栋破旧楼房内和周围的警察,在尖叫响起的第一时间就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彻底没有了声息。

    曼德拉树的尖叫是直抵灵魂的,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在曼德拉树的叫声下幸免,年幼的曼德拉草叫声只会让人感到眩晕,而成年的曼德拉根茎所发出的尖叫,就已经足以让人瞬间致命,更何况是在神灯的愿望下诞生出来的曼德拉树。

    它的全力尖叫甚至足以杀死巨龙之类的魔法生物,就连易嚣都不敢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正面硬抗,更何况这些普通人类了。

    来自曼德拉树的阵阵灵魂波动让易嚣感觉有些头晕目眩,一旁的梅吉在易嚣咒语的保护下也没有彻底幸免,仍然在嘴角流出丝丝鲜血,并且昏迷了过去。

    晃了晃脑袋,易嚣将这种感觉从身体里驱逐出去。

    他能感到周围已经没有了代表着生机的魔力,无数的负面能量正通过影子通道开始向烟山谷中汇聚,这意味着所有人都死了,周围无论是警察还是f,他们都在曼德拉树无差别的尖叫下彻底死亡,没有一个幸免下来。

    同样,易嚣也能感到自己的灵魂能量被打散了不少,原本有些焦急和不爽的心情突然变得淡薄了,就连周围倒在地面上的一片武装警察,他们的死亡都没有让易嚣内心出现多少波动。

    其实曼德拉树的尖叫并不能杀死易嚣,因为易嚣根本没有灵魂,不过仍然会让他感到致命的眩晕和打散他体内的灵魂能量,曼德拉树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面对易嚣的时候有一种天生的不自在感,就算拥有了自己的身体,她也不经常踏出烟山谷。

    就像一个宅女一样,比如说此刻,在帮助易嚣嚎了一嗓子后,它就再次悄无声息的缩了回去,通向梦幻岛的影子通道里面变得空无一物,只剩下影子仍然在墙面旋转。

    将影子散掉,易嚣为梅吉释放了几个针对灵魂的治愈咒语,让她紧绷的喉咙放松不少。

    “轰!”

    失去了驾驶员控制的直升机盘旋着,恰好掉落到了两栋楼之间,它长长的尾翼和仍然旋转的螺旋桨在两栋楼之间的墙面上擦划出一道道刺眼的火花,然后嘭的一声重重摔落到地面上。

    直升机幸运的没有立刻爆炸,但它的油箱开始漏油,多个器件也冒出火花,距离爆炸只是时间的问题。

    小巷前后的两头上烟压压的倒了一面子的武装警察,他们躺在地上,手中还拿着枪,就那么倒在了推进的路上,身上看不到一点伤口,就仿佛在熟睡,如果不是靠近检查,完全不会发现他们已经全部成了尸体。

    易嚣原本没打算让曼德拉将他们全部杀死,但。。让一棵曼德拉树控制使人昏阙而不死亡的程度,实在有些太难了。

    “算了。。你高兴就好。”易嚣嘀咕了一句。

    小巷两边静悄悄的,两栋楼的周围也静悄悄的,安静的令人发毛,地面上陈列着无数人类的尸体,但却没有一点声音,就连鸟虫的鸣叫都没有。

    原本枪林弹雨的火力倾斜声突然安静下来,倒是让易嚣有些不适应。

    带上梅吉,易嚣再次感受到了他在赖瑞身上留下的魔力波动,然后向外走去。

    身后夹在两栋楼之间的直升机残骸开始燃烧,发出滋滋的火星迸溅声,而没等易嚣走出几步的时间,它就“轰!”的一声彻底爆炸了。

    “嘭!”

    易嚣用魔杖向后一挥,火焰的魔力顿时让它的爆炸燃烧的更旺一些,甚至剧烈的爆炸直接顺着两栋楼之间的缝隙直指天空,掀起一股巨大的烟云。

    剧烈的爆炸掀起烟云,洒下的灰烬渐渐笼罩住两栋楼房,而轰鸣的爆炸声响,也彻底贯穿了大半个纽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