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听风吹的声音〕〔重生嫡妃:农女有〕〔傲娇王爷倾城妃〕〔买一送二:霸道爹〕〔农门悍妻太嚣张〕〔天启玄瞳〕〔天降淘妃:战神王〕〔闪婚神秘老公〕〔许你浮生若梦〕〔全职武神〕〔娇妻还小,总裁要〕〔系统小农女:夫君〕〔星光璀璨:慕少宠〕〔魔帝在上:盛宠腹〕〔谋爱成瘾,冷少的〕〔倾世妖妃〕〔婚宠无度:总裁大〕〔透视小包工头〕〔农门妻色可餐〕〔道岳独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八百七十六章 没有超级英雄的纽约
    越随着主持人向爆炸中心的两栋楼前进,暴露出来的东西就越让弗尔查特感到心惊,甚至是胆颤肉跳,他曾经亲眼所见那个人的力量,有山峦那么高,数十人甚至是数十支冲锋枪都不能伤及分毫的巨大烟影在他手中挥之即散。

    而现在他们竟然要对付这样的人。

    弗尔查特此时的心情,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但想来如果有镜子的话,他的脸色一定非常不好看。

    为什么非要去招惹他,他看上去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似乎也不是什么残暴的家伙。

    具体可以参考魔羯王。

    弗尔查特记得他说过,只要将那本书找到给他,然后就没自己的事情了,噢对了,还有梅吉的声音,他害怕自己被送回书里,所以梅吉的声音被他拿走了。

    不过弗尔查特相信肯定有既将梅吉的声音还给她,又不会让梅吉再将他送回去的两全其美的方法。

    原谅弗尔查特这种松鼠式的思想,因为这很正常,弗尔查特只是个普通人,在面对没有什么危险性的威胁时,普通人会感到愤怒,或者是发起反抗。

    在面对更危险一些的威胁时,他们或许会畏惧,然后默不作声,而当这种威胁已经到了超出他想象的时候,多数人都会妥协。

    就像弗尔查特。

    所以他很不理解此时电视上纽约警署的行动,真是就是因为纽约市内出现了一个不可控的巨大威胁,这是认真的么?在自己告诉他们这个人的存在之前,他们甚至都不知道纽约市内有这样一个家伙。

    但无论如何,弗尔查特都很不看好他们的行动。

    而电视上正一具具被展现出来的尸体,也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全死了么?”

    就连电视上那些不怕事大的围观党都发出阵阵惊呼和尖叫,而主持人更是在同事的示意下机智的转移了镜头,将站位移到了一个新的广告牌前,而不是那一具具躺在地上,冰冷宛如睡着般的没有生息的人类躯壳。

    “。。好的,现场的情况有些复杂,稍后我们会为您带来更详细的内容现在。。”这名金发的主持人可能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甚至就连手中握着的话筒也有些微微发抖。

    不过幸运的是,已经有了一个更好的新闻题材供她暂时性的转移眼球。

    “看,那是什么。”主持人指着广告牌上面说到,“这是。。一个新娘么,她是从婚礼上逃跑了么,但为什么她会去敲广告牌上的油画城堡的大门。”

    弗尔查特木然的看着一个身穿白色婚纱的年轻女孩站在广告牌前,敲打着那扇被印上去的彩色城堡大门,她看上去像个公主,但可惜是个神经病。

    “你。。你好,弗尔查特先生,对么。”正在弗尔查特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时,旁边突然出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弗尔查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是已经刚写完用来应急的故事的斯坦,他刚刚坐到自己的身边。

    “是的。”面对率先释放出友好的斯坦,弗尔查特点了点头。

    “很高兴见到您。”斯坦说道,“我是r。。”

    “我知道你是谁。”弗尔查特说道,“鸡皮疙瘩的原作者r.l.斯坦先生,世界上最畅销的悬疑恐怖书籍作者,我看过你的书,全套,我非常喜欢。”

    斯坦愣了愣,显然没想到看上去不太好交流,有些生人勿进的弗尔查特会说出这么一大番话来。

    弗尔查特似乎也察觉到这样打断别人有些不太礼貌,于是连忙补救似得挤出一个微笑。

    但这个微笑在斯坦眼里就有些牵强了,他敏锐地察觉到了弗尔查特的情绪,要知道大部分的悬疑故事作者都很善于观察。

    “你好像很害怕?”斯坦试探着问道。

    “是的。”弗尔查特再次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像是松了口气般说道,“我的确有些害怕。”

    “为什么?”斯坦的声音很轻。

    弗尔查特的声音也很轻,他晃动脑袋,稍稍向左右示意了一下,“我是个德国人。”他说道。

    斯坦立刻明白了弗尔查特的意思,虽然他的作品中不涉及这些事情,但不意味着斯坦不明白,相反,他非常敏锐。

    一个德国人坐在f的总部,这的确有些尴尬。

    出现在f总部的外国人,一般不是间谍就是。。呃,没了。

    f是对内的部门,所以一般连接待和共同合作的可能都没有,这些都是cia的事情。

    所以不由的弗尔查特坐在这里感到不舒服,到处都是别国特工的感觉可不好,就像是无时无刻不在有人盯着你。

    斯坦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话题的尴尬,所以他立刻将其抛掷脑后,然后直奔主题,“这个家伙你是女儿读出来的?”他问道。

    虽然也是伤心事,但这显然要比前一个话题好得多,弗尔查特有些忧伤的点点头,也正因为是这样,他的女儿现在才与他分开,不能和家人团聚在一起。

    不过事情也有好的一面,那就是木笼坠落之后,丽萨被一根木茬插入腹部,已经陷入濒死的状态,好歹是易嚣顺手将她救回来的。

    “那他到底是什么来历?”斯坦问道,“你们叫做银舌。。因为你们能将故事读出来变为现实,那他到底是从哪来的,既然是故事,那总要有个来历吧。”

    “哈利波特?还是指环王?”斯坦的眉头皱皱成一团,夹着鼻梁上的小眼镜,活像一个五官聚在一起的雕像,怪不得他看上去有些凶恶,不仅斯坦声音恶声恶气,就连样貌第一眼时也给人一种怪人的可怕感觉。

    弗尔查特再次摇了摇头,语气更加悲哀,“我不知道。”他说道,“我根本不知道梅吉从哪得到的那本书,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个故事里的。”

    “他出现之后也从未说过自己的来历,唯一知道真相的梅吉被他抓走了,那本书。。也丢失了。”

    “噢,那可真够不幸的。”斯坦耸耸肩,接着就意识到这样说有些失礼,连忙进行补救道,“呃不,我是说,真有够巧合的,不过生活往往比艺术更加戏剧,说不定事情会以一种你想不到的转折而改变呢。”

    “那样最好。”弗尔查特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但是并不对此抱有期望,“我现在只想找到那本书然后结束这一切,我并不看好这次行动,我觉得。。他们根本没弄清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就动手,完全就是一个错误。”

    “他根本没有做出挑衅,而且就算挑衅了。。也不,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手段。”弗尔查特犹犹豫豫的说道。

    “那应该怎么样?”斯坦反问道,声音中似乎带上了一丝笑意,还是友善的,这对这个满脸凶恶的家伙来说可不容易,“在土地上给他划出一片私人领地?国中之国?”

    “不,不,也不是那样的。”弗尔查特连忙说道,但是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摇了半天头,也没说出一句有用的话。

    见状,斯坦再次笑了笑,然后说道,“你真以为他们对付那个人。。是为了消灭不利于治安的不稳定因素?”

    弗尔查特愣了一下,他在斯坦的话中听出了别的意思,但。。“难道不是么?”他反问道,“他确实是不安的因素的。”

    “那个人很危险是不假。”斯坦低声说道,“但将不稳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间有很多种方法,外交才是最常用的。”

    “只有外交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战争才是其后的手段,哪有一上来就进行大规模的围捕的。”

    “他们只是不想让他暴露出去而已。”斯坦说道,“因为除了战争之外,任何一种手段都早晚会将他暴露出去,只有杀死他,才可以消除一切痕迹。”

    “为什么不想将他暴露出去?”弗尔查特感觉自己越听越听不明白了。

    “因为通过他,就会查到银舌的事情,甚至是更多,比如我。”斯坦说道,“这是一种完全颠覆科技存在的力量,你能想象到魔法竟然真的存在么?”

    “通过朗读就可以凭空造出物体甚至是人,我甚至可以通过写出新故事,然后制造出新的怪物来,这将物质守恒定律置于何处。”

    “这是魔法,这是神的领域,是不属于凡人的力量,而且最重要的是,它颠覆了我们对现在这个世界的一切认知,并且强大无比。”

    “我不知道这种力量以后会不会取代科技成为主流,毕竟我们的数量似乎很少,但不可否认它的强大。”

    “我听说银舌的出现似乎非常有随机性,谁也不知道谁会是银舌,这就意味着世界各地都有,或许其他国家已经发现并且知道了,或许没有。”

    “f肯定比我对这些事情更有了解,他们一开始都不知道银舌和我,也就意味着他们从来没有发现过这方面的情报,现在他们知道了,所以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消息隐瞒住,时间越久越好。”

    “我相信一个为国家服务的情报部门是听谁的要隐瞒消息,你肯定能想清楚,这是新的力量,没有人能够放弃。”

    弗尔查特不说话了,如果说到这里他还听不明白,这么多年走的路也就白走了,但这却让他心里更加不安,原本他以为只是一起绑架,后来他觉得自己身份被暴露之后,可能会被命令配合调查。

    但现在,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被卷到了更机密的等级当中,这怎么能让他不惶惶不安。

    “当他们发现那家伙的棘手之后,或许就会放弃击杀他,但这不意味着就放弃了,就算杀不死,也必须要被驱逐,也就是将他送回书里,这是最后的底线了。”斯坦斩钉截铁的判断道。

    弗尔查特仍然似乎呆呆的坐在那里不说话,不过斯坦似乎激发了他内在的话唠潜质,但正当他打算继续喋喋不休的时候,布莱恩突然悄无声息的走到俩人身边,然后带着一贯乐观向上的语气说道,“嘿伙计们,准备好上战场了么?”

    “哈?”这下轮到斯坦与弗尔查特一起发愣了。

    “前方传来的消息十分不好。”布莱恩面色稍稍严肃的说道,“神秘人比想象中的更加危险和可怕,恐怕我们的人都已经殉职了,不过已经开始准备第二次了,这一次会比上次多出好几倍的力度。”

    “争取这一次搞定他,我们不能搞太多次大规模行动,不然会对整个城市造成影响,这一次定要成功,不然城市里面就危险了。”

    “所以你们要跟着我们一起行动,当然,你们和我都在后方,根本不用出面,对了,斯坦你刚刚写出来的那本书到底发挥作用了没有,为什么我现在还没收到相关的消息。”

    “还有你说你已经想到办法对付他了,那你新的故事呢?”

    斯坦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在来到f总部后还有人跟他催稿,这倒是一个新奇的体验。

    但没等斯坦解释一番,布莱恩就自顾自的说道,“算了,还是路上说,把你的笔记本和打字机都带上,听说纽约新来了一个童话世界的公主,你们有谁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布莱恩的风格一如既往,嘴巴一张开就停不下来,扒拉扒拉喋喋不休的能说上一路,就在他自顾自说的正欢的时候,弗尔查特突然开口问道,“我们一定要杀死他么,梅吉还在他的身边,而且他看上去不是那么好对付,已经。。已经。。”

    布莱恩显然明白弗尔查特没说完的意思,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回答道,“如果还有更好的选择的话,我们也不会这样做,但是他必须要离开这个世界,回到他的书里,这一条是底线,我们不可能放任这样一个危险因素待在纽约市。”

    说完这句话,布莱恩就去找其他人了,但是他没有注意到,留在后面的弗尔查特,在不经意间与斯坦对视了一眼。

    两人都明白彼此的意思。

    “事实上,我已经知道了。”布莱恩耸耸肩,“看到了么,通过墙壁上固定的铁质门牌号码,我可以看到反光,将后面人的动作猜的一清二楚。”

    “我不在意他们知道了什么,因为。。没有人能够反抗美利坚的意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