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瞳毒师〕〔女尊之绝色美男嫁〕〔都市最强药神〕〔修真之药武扬威〕〔美女上司的贴身透〕〔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逆武丹尊〕〔张贤与徐贤〕〔逆天修剑路〕〔全服追杀令:大神〕〔漫威之怪物猎人大〕〔灭秦代汉〕〔妖帝撩人:逆天邪〕〔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天降系统妹妹〕〔妖孽超神兵王〕〔西游科技〕〔启禀王爷:王妃,〕〔女神的妖孽高手〕〔魔鬼游戏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一十二章 极限幻想(二)
    是摄神取念,在场大部分人都看过哈利波特,就算没有,也因为这次巫师和巨龙等等一大堆的事件临时突击和恶补过资料。

    而在这其中,迈克立刻认出了邓布利多的动作。

    这个时期的邓布利多,就喜欢利用摄神取念来和人说话。

    经过布莱恩和斯坦一来一回的配合,跟随布莱恩时间最长的迈克显然意识到布莱恩的想法和打算,但如果被邓布利多在纠缠下去,很快他们简陋的语言陷阱就会被识破,于是迈克立刻问道。

    “提取人的记忆有什么危险?”

    “……没什么危险。”邓布利多还是非常诚实的,这时候的他就算这些人弄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性格这么恶劣,但邓布利多的本质不会变化,他很少使用危险的咒语。

    “那我来。”迈克说道。

    他的态度非常坚决,完全就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来看我的记忆。”

    布莱恩等人都没有出声阻止,因为这是布莱恩计划好的,他早就打算这么做,而且迈克也的确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赖瑞,就算想阻止恐怕也没人听他的。

    反倒是邓布利多,到没有一开始那么坚决了,“为什么?”他问道。

    “看了我的记忆你就知道为什么了。”迈克说道,“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在里面。”

    邓布利多立刻不再说话,麻瓜终究是麻瓜,毕竟麻瓜与巫师有别,就算是邓布利多,也不会将麻瓜和巫师放到同一水平线上。

    他抽出一支精美的魔杖,轻轻挥点,立刻一缕银色的丝带从迈克的太阳穴流出,慢慢漂浮在空中,顺着魔杖的指引飘入邓布利多的脑袋里面。

    随着银色光带进入,邓布利多闭上眼睛,消化着这些记忆。

    趁着这个机会,布莱恩悄悄捅了捅还在愣的迈克,然后问道,“嘿,傻大个,还记得我叫什么?”

    “你是布莱恩。”迈克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这个白痴。

    布莱恩无趣的撇撇嘴,而这时,邓布利多已经消化掉了迈克的记忆,他抽离的记忆并不算十分漫长,可以说非常短暂,大约就是最近五至十天左右的事情。

    “所以……我不是被魔法封印在雕像里面,我本身就是一个雕像。”沉吟了一会,邓布利多低声问道。

    “是。”布莱恩有些紧张的看着邓布利多,最危险的地方就在这里,因为他不清楚邓布利多会有什么反应。

    “怪不得她看着不太对劲。”邓布利多指了指正在破坏纽约的自由女神像,“原来她也不属于这里。”

    布莱恩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是最好的情况,邓布利多不愧是邓布利多,在得知真相之后很快就接受了这一切,这似乎也是被石板复活之后所有雕像的相同反应。

    “但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们阻止他,我们是巫师,而你们是麻瓜,他是我的同类。”邓布利多淡然的说道。

    “保护麻瓜和清洗麻瓜的记忆,这应该是魔法部的是吧,哦……你们这个世界并没有魔法部,我们是唯一的两名巫师。”邓布利多又补充道。

    无论是年轻时代的邓布利多,还是年老后的邓布利多,无论他的性格如何,邓布利多的聪明程度都丝毫不见降低。

    他善于利用人心,当然也善于把握人心。

    “你是对的。”布莱恩说道,“我站在一名巫师面前,而我没把握瞒过你的魔法,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相信你的心里清楚。”

    nzt不是只代表花言巧语,它能够做到的是在最正确的时刻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而面对邓布利多,布莱恩并没有任何欺骗。

    他只是坦然的看着年轻版的邓布利多,这个性格似乎有些恶劣,但仍然在心地中存有善良的邓布利多。

    “愚蠢的麻瓜。”邓布利多再次摇摇头,低声咒骂了一句。

    而当半晌之后他再次抬起头时,已经换上了一幅淡然的表情,“我需要个帮手。”他抬起下巴说道……

    都说帅不过三秒钟,就在易嚣侧头避让过那排冰锥之后没多久,他就开始感觉到整个左脸变得麻木起来,这种麻木从最开始的木瞬间演变到又痒又麻的剧痛。

    易嚣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然后就感觉到像是有某种东西掉落下来一样,摊开一看,不仅是满手的鲜血,甚至还有模糊的皮肉黏在上面。

    “该死……”易嚣暗骂一声,就连语气也变得有些奇怪。

    下一瞬间,他的眼前更是陡然失去光明,整个左眼变得一片漆烟。

    手中出现微弱的魔法光泽,易嚣面前的半空飘荡起模模糊糊的影子,那是他在空中镜子般的倒影,眯着剩余的右眼,借着影子的微弱光泽,易嚣很快就看清了自己现在的样貌。

    他的整个左脸已经彻底变得血肉模糊,眼睛早已从眼眶脱落,仿佛腐烂的干尸,严重处甚至露出森森的白骨,但更奇怪的,却是易嚣并没有感到多少疼痛。

    但随着温度的回升,他很快就感觉到左脸庞传来的阵阵剧痛。

    “是冻伤,并且是魔法造成的极致低温……”易嚣很快就判断出自己的伤势。

    他低下头,立刻现整个自由女神像的右侧王冠和后脑勺及背部等处全被寒冷侵袭,在上面附着一层薄薄的冰晶,寒冷凝结的地方,甚至连自由女神像的行动都变得异常吃力。

    仅仅只是一排冰棱,但它的威力却恐怖如斯。

    不仅散出来的冷气冻掉了易嚣的半张脸,甚至只是蔓延出来的寒冷便直接冻住了大半个自由女神像的身躯。

    但易嚣知道现在不是比较自己的魔法和对方威力谁大谁小的时机,如果不尽快治疗自己的伤势的话,一旦等着疼痛爆,刺骨的疼痛就会直接吞噬掉易嚣的理智和神经,甚至会剥夺他的行动力。

    要知道,少掉半张脸的疼痛根本就是常人无法忍受的。

    没有犹豫的,易嚣坐的第一件事就是利用咒语暂时隔绝自己的痛感,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乌烟的水晶瓶,哑着光不反射出丝毫亮度。

    他扭开瓶口将里面的液体倾倒在脸和脖子上,立刻,这些被冻伤腐蚀和脱落的肉块再次疯狂的生长起来,肉连着肉,血管连着血管,像是刚刚被硫酸融化掉,显得异常恐怖。

    但这种恐怖的情形很快就消失掉,因为失去的血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恢复过来。

    易嚣皱着眉头,显然也正在因为血肉的疯狂恢复而感到不适,多亏了这是冻伤,剧痛没有在第一时间剥夺易嚣的理智,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来治疗自己,不然这种伤势给易嚣带来的麻烦绝对没有这么轻描淡写。

    魔药的效果立竿见影,三个呼吸间,易嚣的面孔就恢复如初,但他左面的眼睛仍然缺失着,空洞洞的像是一个烟洞。

    这种魔药可以白骨生肌,但却不能直接长出眼睛这么精致的器官。

    好在易嚣最不缺的就是后勤准备,他再次掏出一个眼球似的植物,扔进嘴里面,然后咔咔的咀嚼起来,汁水飞溅,而易嚣空洞的眼眶也变得模糊起来。

    就像是有一个圆球在里面飞转,充气似的瞬间膨胀起来。

    圆球越变越大,最后演变成眼球占据了易嚣的眼眶,白乎乎的眼白没有丝毫烟点,不过随着易嚣停下咀嚼,他的眼球也向上一翻,转了一个圆周之后,露出了藏在后面的瞳孔。

    易嚣手中总有一些好的魔药和准备,就是用在这个时候的,当然,这样的伤势利用易嚣新得到的银舌等能力也可以实现,但这需要缓慢的实验。

    他现在没有时间慢慢的研究如何利用银舌恢复伤势,并且易嚣也没有无聊到将自己当做实验体。

    而这些魔药原本就是用在紧急情况的,现在这种情况就实属紧急,易嚣一点也不犹豫。

    至此易嚣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但他同样也不敢再小瞧这个突然出声的陌生巫师,虽然对方占据了偷袭和出其不意的优势,但并不能否认他魔法的威力。

    “你是谁。”易嚣站在自由女神像的肩膀上,控制着她抖掉冰霜,转过一个方向,谨慎的保护好自己,然后低声问道。

    那声音停顿了一下,似乎也被易嚣的果断和在场的变化弄得无话可说。

    过了好一会,对方才继续说道,“我叫做阿不思邓布利多。”

    伴随着他的回答,自由女神像下方不远处的楼群中突然传来阵阵巨响,易嚣立刻捕捉对方的身影,那是一只奔跑在汽车中间的狮身人面像,并且正在随着它的奔跑,仿佛吹了气似得迎风变大。

    几乎在话音刚落下没多久,它就变得与自由女神像接近一样的大小。

    “该死……”易嚣再次暗骂一声,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咒骂了,看着狮身人面像上只有烟点大小的人影,但是却有些熟悉的造型,易嚣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附近在之前好像有个sp1ay的漫展来着。”他恍然大悟到……

    “所以……这就是你给我找来的帮手?”看着只有巴掌大小的狮身人面像,邓布利多用一种莫名的目光看着布莱恩,就仿佛他已经被人种下了死咒一样。

    布莱恩耸耸肩,“算是吧。”他说道,“这东西挺厉害的,无论是历史背景还是战斗力应该都比自由女神像厉害很多。”

    “我不知道你说的神像都是些什么东西,但它们的差距已经很明显了,你真的是个白痴么麻瓜。”

    “当然不是。”布莱恩说道,“巫师的魔法不是可以将物体变大么,这可是魔法中最常见的东西了。”

    “可以。”邓布利多说道,“但你们确定……那家伙可以将同样大的东西,变成一个活物么。”

    说着,他指了指旁边一脸无所事事的赖瑞。

    倒不是在场的人不相信赖瑞,但赖瑞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他的能力有限,或许仍然可以通过锻炼增长,但此时显然不行。

    “这不是问题。”但布莱恩显然早就有了解决方法,“可以让赖瑞先把小的这个东西变成活物,然后你再将它变大。”

    “现在的问题是……你能不能做到。”布莱恩将问题抛回给了邓布利多。

    闻言,邓布利多英俊的眉头微微皱起,“它是个活物么。”

    “它就是个石雕。”布莱恩有些奇怪,不知所谓的耸耸肩。

    “不,我是说……它像我一样,曾经是个活物么,在它变为石雕之前。”

    “你也是个石雕。”布莱恩补充道,但他已经听明白了邓布利多的意思,“也仅仅只是一个石雕,它的本体就是。”

    “这家伙被建造在一处巨大的陵墓前,或许是看守,就在埃及那面,你是个巫师,难道不了解埃及么。”

    “我记得……我还没来得及去埃及。”邓布利多说道。

    布莱恩微微有些皱眉,邓布利多的思维似乎真的有些混乱,就像赖瑞曾经见过的那些刚刚苏醒的雕像一样,有这一段混乱期。

    刚刚他和斯坦只是一应一和的只是想要引出接下来的事,但没想到,竟然一语说出了真相。

    雕像是不会有记忆的,它们有的只是成为雕像之后,被到处摆来摆去,搬放着存放地看到的景象和记忆。

    但邓布利多现在却觉得自己记得什么东西。

    天哪。

    布莱恩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考虑两个巫师间的战争该怎么收场了。

    因为整件事就没有一处位于可以控制的状态。

    nzt的效果就要过去了,不仅仅是他的,还有斯坦的,布莱恩的nzt效果没了没什么,因为他服用过免疫药剂,再吃一粒就行。

    但斯坦的药效过了,就意味着他再也不能挥高的故事控制技巧,并且随心所欲的写出自己想要的故事了。

    斯坦的能力无法挥,许多事情不仅仅只是无法快解决,更是变成了彻底无法解决。

    现在需要的,不仅仅只是邓布利多能够阻止自由女神像继续摧毁纽约,更关键的,是斯坦要在剩余的这段时间内,找到解决面前这一切的方法。

    因为距离nzt效果消失,大概只有不到几个小时了。(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