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角是林奇的小说〕〔极品兵王〕〔邪王盛宠:神医妖〕〔甜蜜暴击:我的恋〕〔修真聊天群〕〔寒门祸害〕〔螳臂〕〔武道进化〕〔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万圣纪〕〔都市至尊花帝〕〔异界追魂使〕〔魔龙焚天〕〔校花的最强仙帝〕〔千亿继承者:恶魔〕〔穿越变成老爷爷〕〔豪门〕〔权力代言人〕〔山山传奇:坎坷认〕〔女子监狱里的男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一十七章 极限幻想(七)
    “那么……你的答复呢。”

    易嚣并不急着回答,他饶有兴致的盯着布莱恩,他已经不是三番五次的想要找自己麻烦了,哪怕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放弃,甚至易嚣都觉得自己有些佩服他了,“那本书已经被烧了,你确定她能够将我读回去?”

    “梅吉看过一页,虽然仅仅只是她读的那一页,但别忘了,我的身后可以全球最畅销书的作家之一,r.l.斯坦。”

    只要具有一定故事性,又被记录在纸上的东西,银舌读出来后都会生效,墨水心的原本电影中梅吉就修改了墨水心故事的结局,从未彻底结束了一切。

    那么斯坦自然也可以这么做,甚至做的更好。

    “好吧,就算她能将我读回去。”易嚣顿了一下,“你又怎么确定,我没有别的方法再次进入你们的世界呢。”

    “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也就应该了解我的能力,在其他的世界,我不可能总是等着银舌把我从故事里面读出来。”

    “这就不需要你去关心了。”布莱恩语气淡淡,“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因为在你离开之后,我会封锁这个世界。”

    “拒绝与外界交流,这听上去可不是一个明智的人做出的决定。”

    “但这却是现在最好的决定。”

    易嚣耸耸肩,“好吧,其实我想说,我们想到一块去了,但我仍然不喜欢被别人驱逐的感觉。”

    布莱恩学着易嚣的样子,完美的模拟了他肩膀抖动的每一厘米的幅度,然后说道,“这可由不得你了。”

    他后退一步,让出了身后的梅吉。

    弗尔查特牢牢站在梅吉的身后,虽然满脸面色紧张,但却一幅坚决要守护自己女儿的表情和态度,斯坦虽然没有说话,却也挥了挥手中的稿纸。

    脸上带着似乎是苦笑,又像是无奈的表情,但他的意思却很明显,那就是我们这些人的准备充分,虽然不一定真的能够保护住梅吉万无一失,但也做了防备。

    如果你真的想动手的话,自己这些人绝对不会束手就擒,反正一场恶战是免不了的。

    易嚣摇摇头,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大半,没有了见面就动手的雅典娜,对于面前这些人他也不想再大动干戈。

    是暂时离开还是继续留下,其实对易嚣都没有太多的影响。

    “安戈……”看着面前的易嚣,已经在斯坦的故事中修复了灵魂的梅吉轻声说道。

    就是面前这个小女孩将自己读到了这个世界,虽然也有自己许下愿望的关系,但她却也帮助了易嚣很大的忙,也正是因为这点,易嚣一直将她绑在身边,但也没伤害到她。

    “你可以叫我玛卡。”易嚣说道,“或者安戈玛卡,安戈这个词在奥兹国的语言中并没有实际的意义。”

    闻言,站到后面的布莱恩瞳孔紧缩了一下,对于易嚣的来历,他们一直都很有猜测,包括他真正的名字,没想到,竟然是在最后一刻得到了这方面的线索。

    奥兹国,他竟然是来自奥兹国的么,那个童话里的国度。

    没想到童话世界里的王国竟然真的存在,不过既然平行世界和魔法,以及银舌这种被科学已经完全否定证明的能力都存在,童话的出现似乎也不是无法接受。

    只是这个名字……似乎没有在某个故事中听到过,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

    算了,一切都要结束了,考虑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

    布莱恩很快将脑海中的这些念头“啪!”的一下,全部打包丢了出去。

    “那么玛卡呢。”小女孩梅吉问道,“它的意思是什么?”

    “它是河。”易嚣的回答很平静,“还有创造的意思。”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变慢了很多,易嚣对面前这个小丫头没有丝毫念头,不要说他本身没有灵魂,感情十分淡漠这一点,还有就是,梅吉才仅仅只有十几岁啊,完全就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

    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就算在早熟的欧美中也太早了,要知道,如果是在霍格沃茨,她还只是一个三年级的学生,甚至连勇者舞会都无法参加。

    如果谁要是敢对这些未成年的学生下手的话,那就做好被斯内普喂下毒药的准备吧。

    但易嚣对梅吉来说,却绝对不仅仅只是绑匪这一个简单的身份和符号,这倒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而是这段时间的经历,对于只有十二三岁的梅吉来说,实在是太过难忘。

    就仿佛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幻旅行一样。

    易嚣带着她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被模样迥异的怪物们包围的怪诞小镇,午夜横行在纽约街头的史前霸王龙骨架和历史博物馆,还有只存在于梦中的,完全由巧克力和糖浆组成的世界,威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厂。

    纽约大酒店中的懒散生活,伴随着暴风雨降临的一屋子财宝,还有绿色的,像是从卡通动画片中蹦出来的洛基面具。

    这些梅吉都记得,甚至深深印刻在她的记忆里,难以忘怀。

    对于一个只有十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来说,这些记忆实在太难以忘记了。

    这个年龄正是对世界充满好奇和憧憬的时候,世界在她们眼中原本就是光怪陆离的,充满着新奇和未知的。

    世界就像是一个陌生的怪兽,到处都会让她们充满联想,填充自己想象中的世界,或许会随着以后渐渐淡忘,但这种经历和感受,却会不可磨灭的存在于她们的记忆当中。

    而现在,易嚣真的带着她走入了一个奇幻般的世界,充满了梦幻般的旅程几乎让梅吉流连忘返。

    如果不是背负在她身上的魔法枷锁和身后父亲的担忧,她真的就想这样一直无忧无虑又有趣的旅行下去,永远不结束。

    她从小的生活就一直处于旅行当中,跟随着父亲走遍了大半个欧洲,但那时候的弗尔查特总是充满了忧虑愁眉不展。

    梅吉过得并不开心,而且一个依靠修书为生,并且还要穷游欧洲的修书匠又能有多少的积蓄,梅吉没饿死就很不容易了。

    她要比同龄的女孩瘦上很多。

    巧克力是她唯一能吃到的零食,并且还是最便宜的那种。

    但易嚣从不缺少金钱,无论是心灵魔法引诱来的钞票,还是黄金这种无用的金属,对于易嚣来说都只是数字而已。

    这是一段美好而又梦幻的旅程,就像是彼得潘找到了他的梦幻岛,梅吉也找到了属于自己心中的梦想之地。

    但可惜,梦都是会结束的。

    “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告诉我你的来历呢。”梅吉嘴角上扬,脸上挂着那种一贯的,开心到可感染周围人的笑容,轻声说道。

    但她的声音却越来越模糊,甚至到了最后,险些让人听不清楚。

    她仍然分得清事情的严重程度,比如……布莱恩等人的确率先对易嚣动手,但易嚣造成纽约大面积破坏,甚至死伤无数也是不争的事实。

    “你不属于这里。”梅吉声音模糊的说道,“你也不应该待在这里。”

    易嚣看到梅吉脸色紧张的发白,更注意到她的手中紧紧攥着某个东西,甚至不用想,易嚣都能猜到这就是布莱恩他们率先写好的纸条。

    一段可以让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故事。

    斯坦既然治好了梅吉的灵魂,那么她完全可以在其他的地方将故事读完,作为召唤易嚣的银舌,易嚣自然会遵从故事里面的讲述

    但布莱恩却没有这么做,反而是带着梅吉来到自由女神像的上方,要知道,他们既然直面易嚣,那么易嚣完全有能力在瞬间将他们全丢下去。

    既然布莱恩这样做了,那么他自然有把握挡住易嚣魔法。

    就像之前困住易嚣时一样。

    但这一次,布莱恩手中有了比斯坦更强大的武器,甚至是将易嚣召唤过来的银舌,但却没有像之前那样,想要试图掌控易嚣。

    其实这也是一种妥协。

    因为他担心易嚣仍然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魔法手段和底牌。

    你永远不知道魔法师的下一个魔法是什么。

    所以他选择带着梅吉走上来,并且告诉易嚣自己要驱逐他,封锁这个世界,除了准备彻底摊牌之外,也是从侧面告诉易嚣,他们只要求易嚣离开这个世界,不会奢求其他什么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nzt没有带给布莱恩贪婪,那样的错误只有一次就足够了,他的做法是正确的。

    但这也是他们的底线,如果易嚣不离开这里,那么战争仍然不会结束,哪怕冒着纽约甚至大陆版图被毁灭的可能,他们也要抗争到底。

    因为既然易嚣能够做到这样一次,那么也可以做第二次,他们无法知道易嚣甚至时候再回做出这样的事,他们又能承受几次这种威胁。

    各个国家绝对无法容忍一个个人武力完全凌驾于他们之上,甚至随时可以将他们奴役变成奴隶的人存在。

    与其最后的结局也是被奴役或是灭亡,那么不如现在就誓死抗争。

    这就是布莱恩的打算,也是他所代表的意思。

    所以易嚣并没有着急,而是静静的看着梅吉想要做什么。

    说完这句话的梅吉似乎有些紧张,还有些沮丧和悲伤,但随着呼吸的逐渐平稳,她的态度也一点点坚决起来。

    “你该离开这里了,玛卡,回到自己的世界。”梅吉抽出手中几乎被揉捏成一团的那颗小纸球,慢慢在手中展开,然后低下头,不敢看易嚣的眼睛,接着默默的读了出来。

    “……他站在自由女神像的上空,踩着硕大的头颅,看着被他破坏的,满目疮痍的破碎大地,突然感到一阵阵的愧疚涌上来。”

    易嚣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他低头看了看,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也是一种非常久违的感觉,是什么呢,易嚣也不清楚。

    因为他从未感受过,就算有梦幻岛黄金大沙漏泄出的灵魂能量作为填充,也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感觉。

    因为灵魂能量暂代灵魂虽然可以让易嚣感受到一点点人类感情的体会,但也仅仅只是一点点而已,它非常淡薄,淡薄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也只有易嚣这种从未品尝过任何人类感情的人,才会敏锐的觉察到这点淡薄的感受。

    但现在却不同,这种从内心深处涌出来的感觉异常深刻,就仿佛烙印在他的体内一般。

    易嚣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撕裂了,胸口处一阵阵的绞痛,说不出是懊悔,还是尴尬,亦或者是惭愧,总之,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感受。

    “这就是……愧疚么……”易嚣低声说道,“很美妙……”

    他当然知道这是愧疚,因为梅吉才刚刚读完,银舌的力量果然强大,就算让一个没有灵魂的人感受到感情也非常容易。

    旁边的布莱恩和斯坦一行人也非常紧张的盯着易嚣,生怕他有什么异动,因为这个时候是最关键的,也是整个事情接下来走向的转折点。

    虽然布莱恩自信易嚣能明白自己的意思,自己的底线在哪里,但是他不确定易嚣会不会接受。

    而如果易嚣真的不接受呢,这就意味着战争,虽然明知道不是易嚣的对手,但那个时候布莱恩仍然会选择对抗。

    无论战争的结局是什么,损失惨重的永远是人类的一方。

    所以有nzt护体,从不信任任何神灵的布莱恩,这一刻也在心中低低的祈祷着,不要出现什么意外。

    但好在,易嚣没有什么动作,似乎真的打算让梅吉读完这个故事。

    只是,还没等布莱恩松了一口气,似乎是听到了易嚣的低语和呢喃,梅吉的声音突然开始变小,变得越来越小,“对不起,玛卡。”她哽咽道。

    布莱恩心中一急,刚要发话,易嚣就跟着低声说道,“为什么要道歉,梅吉,没有必要道歉。”

    梅吉以为易嚣是指他对纽约造成的那些伤害和破坏,但实际刨除人类巫师的区别外,她并不是美国人,而是德国人。

    “那不都是……”只是没等梅吉再次继续开口说完,她就突然感到一股困意上涌,几乎在瞬息之间,就蔓延到她的大脑,占据了她的全部思维。

    下一刻,她身子一软,软绵绵的瘫在地上睡了过去。

    “我想说的是,你没必要道歉,因为你的故事恐怕没机会读完了,你吃了红城堡庭院中的苹果。”易嚣在手中抛着一颗被咬了半口的苹果,看着昏睡在地上的梅吉耸耸肩,“你想说的是什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