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第九〕〔透视小兵王〕〔网游之剑破江山〕〔仙女养成攻略〕〔绝天武神〕〔异能小神农〕〔魔帝在上:盛宠腹〕〔重生辉煌时代〕〔吴限宇宙〕〔惹火999次:乔爷,〕〔白狐之我的同桌〕〔婚途陌路〕〔总裁爹地宠上瘾〕〔无光之月〕〔我的合租大小姐〕〔无双刺客〕〔封少的掌上娇妻〕〔鬼医圣手:嫡女逆〕〔妖帝撩人:逆天邪〕〔海贼之海军鬼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二十六章 漩涡(三)
    易嚣感受着海水的冰冷和刺骨。

    周围到处都是深入骨髓的寒冷,这种寒冷环绕在易嚣的四周,仿佛无孔不入一般,无时无刻不在侵袭着他。

    易嚣的魔力因为不受控制的暴走消耗掉大半,甚至近乎于无,所剩的魔力并不能支撑他撑起温暖的保温咒舒舒服服的飘荡在海水里。

    他必须要用魔力给自己创造出具有必要生存条件的环境,比如说氧气,而不是让自己变得更舒适。

    此时可不是讲究这些东西的时候。

    就连维持必要的氧气,易嚣也只是用了最浅显的泡头咒,将自己全身都包裹起来,勉强阻止一点寒冷,而不是用魔力消耗更大的生存咒语。

    易嚣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这种感觉很糟糕。

    除此之外,浑身的剧痛也在持续撕裂着他,焚烧感从体内一股股的不断传来,仿佛要将他烧成灰烬一样。

    好在易嚣的双眼已经暂时无法视物,隔绝了物理层面的入侵后,能量和精神层面都有大脑封闭术的保护,虽然这种灼烧感和撕裂感很痛,但并没有真的实质上燃烧起来。

    双目失去眼球,只剩下两只烟洞洞的空洞,全身到处都是烧焦的感觉,尤其是原本眼球和面颊的位置,易嚣怀疑此时自己肯定是焦烟一片。

    还有冰冷的海水环绕在四周,这种感觉糟透了。

    易嚣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就算以前没有魔法的时候,他也会利用自己的智慧和脑袋保护自己,虽然他可能并不快乐,但也不会这么狼狈。

    幸运的是,这种疼痛并不是无法忍受,暴走的魔力同样消耗掉易嚣体内大部分的灵魂之力。

    他不会产生绝望痛苦之类的其他什么感情,疼痛就是疼痛,易嚣仍然可以咬着牙坚持下来的,因为他的大脑里,似乎没有给他第二种选择。

    而且。。只是疼痛,可要比直面那只巨兽容易得多。

    那可是哪怕仅仅只在远处看上一眼,就会和把自己燃烧掉的存在。

    海水拍打在易嚣身上,让他被烧灼的皮肤表面传来二次疼痛,易嚣静静漂浮着,但他突然感觉,似乎不知何时,周围已经变得彻底风平浪静起来了。

    那种令人颤栗和窒息的感觉不在,空气中躁动的魔力也已经消失。

    似乎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是彻彻底底的安静下来,巫师对于周围环境的变化都很敏感,虽然易嚣魔力消耗的很严重,但这种直觉仍然存在。

    但。。易嚣想不明白的是,就算那只巨兽没有继续什么动作,仅凭海中古城掀起的滔天海啸,也不是那么容易,说平静就平静下来的吧。

    易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呛了几口海水。

    好吧,他已经没有力气抱怨了,他感觉整个人都变得非常混乱,不过似乎身体的疼痛也减轻了很多。

    干等肯定得不到答案,疼痛症状的不断减轻让易嚣更加确定心中的答案,在继续漂浮了几分钟后,他决定有所动作,易嚣从怀中一颗产自梦幻岛的果子,除了味道甜美之外,因为常年生长在魔法活跃的梦幻岛,果子里面还蕴含着非常少量的魔力。

    平时易嚣用它来只是果腹和满足口腹之欲,但现在,却成了能够恢复少量魔力的存在。

    摸索着将果子送到嘴边,易嚣却发现坚硬的牙齿也被无形的焚烧感燃烧成灰,无奈之下他只能用力将果子捏碎,把汁液送进嘴里。

    魔力之间的转换消耗很大,更何况这果子原本蕴含的魔力就非常稀少。

    一连吞掉了三四颗之后,易嚣终于感觉无论是体力还是魔力,都有了少量恢复。

    银舌和影子都不需要魔力的支持,但易嚣仍然需要恢复魔力,因为魔力殆尽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书。”易嚣用嘶哑的嗓子吐出一个字,虽然他漂浮在海水里面,但声音嘶哑的却像是三天三夜没有喝水。

    恐怕他的声带也处于自燃的边缘。

    无形的海水向易嚣的手中凝聚,海浪一翻,那本魔法书再次静静回到易嚣手中,然后摊开着其中的一页。

    易嚣伸出另一只手在魔法书上慢慢摸索着,然后嘶哑着嗓子念了出来。

    “。。仿佛回归了母亲的怀抱,他漂浮在水中,身上的伤口还是奇迹般的愈合,无论是陈年老伤还是新诞生的伤口,都在呼吸之间变得如初般完好。。”

    银舌,手中的故事书和银舌的声音是缺一不可的。

    易嚣的声音仍然存在,手中的魔法书也在,虽然他眼睛看不见,但却仍然能读出魔法书上的内容,因为那是盲文。

    易嚣在创造魔法书的初期就考虑过各式各样的问题了,而上面的盲文正是为了这种情况下出现的。

    这可是一本魔法书,它本身自然要具有一些神奇的力量和魔力,不然岂不是说不过去。

    它虽然看上去并不厚,只有两只巴掌这样的薄薄一层,但里面的内容却是无穷大的,无痕伸展咒让里面有着远超它外表的空间,密集的页数哪怕翻上好几天也翻不完。

    易嚣利用的是特殊咒语来启动它,根本不是一页页的翻找,否则凭借易嚣的记忆里,也不可能记住每一页上面的内容,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除了里面记录了大量的文字异常丰富之外,还有的就是各种特殊的东西和能力,比如说盲文。

    魔法书本身构成的材料也很特殊,并且易嚣还在上面浇注了一种混合的汁液,那是由好几种魔法植物配比而成的,其中包括曼德拉草的汁液。

    当然,不是那位曼德拉小姐的。

    她的汁液已经失去了入药性,相信如果是斯内普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除了大感心疼之后肯定还会狂喷曼德拉树一顿。

    曼德拉的尖叫会致命使人死亡,但它的汁液与其他几种魔法植物相配合,却可以拥有非常神奇的,使丧失声音的人重新说话的能力。

    神奇而又不可思议。

    必要时刻,易嚣可以利用魔法书重启银舌的能力,当然,他现在不需要这么做。

    随着易嚣声音落下,他的身上立刻发生惊人的变化,如果此时易嚣能够看到他泡在海水中的身体的话,就会发现他皮肤上被灼烧的焦烟正在迅速结痂,并且这些结成的痂皮也在快速脱离,就仿佛整个人重获新生一般。

    “嘶!”易嚣抽了抽凉气,又吸进去两口海水,他的浑身都在发痒,甚至一时间压住了体内传来的疼痛感。

    易嚣用手轻轻触碰干瘪的眼球,他发现眼球周围慢慢长出很多肉芽,并且似乎有某种东西正在顶着他的手指。

    易嚣连忙把手指又缩了回来,他可不想现在研究一下人体愈合时的情形。

    几个呼吸之后,易嚣感觉到这种痒慢慢从全身消退下去,并且各种不适感也随之消失,并且很快的,他再次感受到了眼球的存在。

    闭着眼睛,轻轻在眼皮下方转动了几下眼球,易嚣很快就找回熟悉的感觉,慢慢的睁开眼睛,光明再次浮现。

    不过眼前似乎有些模糊,像是还有什么东西遮挡在眼前一般。

    易嚣伸手一摸,将随着眼球和皮肤新生而诞生出的黏膜抹下,随手在海水中洗净,他将手举到眼前,发觉上面没有被灼烧的焦烟的肌肉,皮肤也崭新如初。

    他的伤势已经好了,身体在银舌的力量下被修复完毕。

    起码这是一个好消息,易嚣放松下来,然后直接仰在了海水里,随着浪潮起伏飘荡。

    同样他也在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发觉周围已经风平浪静下来,幽蓝色的深邃大海没有一丝波澜,平静的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它也从来没有疯狂的发怒和咆哮过。

    但易嚣向后望去,那还漂浮在海面上的红色领航者号残骸却真真切切说明了,刚刚并不是易嚣的幻觉,而是一场真正的灾难。

    红色领航者号被海啸和巨浪摧打的近乎变成碎片,但仍然有不成形的船底顽强的漂浮在海面上,毕竟它受过魔法的祝福,永远不会沉没。

    “但这也没办法继续航行了吧。。”易嚣有些吃力的抓抓被海水泡咸的头发,看着红色领航者号的残骸抱怨道。

    虽然红色领航者号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沉没,但只剩下个船底的话,一般人恐怕也无法开着它继续行驶了。

    看来虽然有祝福魔法,但这种魔法也不怎么靠谱。

    没有在周围肉眼可见的范围再次发现到什么危险后,易嚣终于彻底放松下来,他漂浮在冰冷的海水里,感觉一动也不想动。

    疲倦和乏力一阵阵的从易嚣身体里涌出来,冲刷着他的大脑和神经,易嚣很想就这么在软绵绵的水中睡上一觉。

    但这里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周围没有任何可以休息的地方,天地之间全是碧蓝,犹如切好的水晶块般的海水,水面之下是深不见底的沟壑与数不清的海洋生物。

    哪怕是巫师,在这种极端困乏的情况下在大海里睡着,也很容易就此长眠不醒。

    易嚣强撑着精神,再次翻开手中的魔法书,魔法书在海水中丝毫不受阻力,哗哗哗的翻到其中一页停下,易嚣微微停顿,然后开始低声呓语起来。

    “。。损坏的东西永远无法复原,但这道光芒不同,幽绿色的光芒如同风暴一样席卷过一切,但风暴带来的只有破坏,而它,将会把损坏的物品恢复如初。。”

    随着话音落下,平静的海面上突然出现大片绿茵茵的光芒,它如同刮过的飓风,瞬间拐到易嚣的身后。

    幽幽的光芒在空中划出一个灵巧的弧度,围绕着红色领航者号的残骸像是转过了一个完美的圆环,然后慢慢消散在空气中。

    而在它消失之后,海平面上则再次出现了一艘崭新如初的红色领航者号。

    易嚣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自己送上船,然后他就瘫在甲板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影子从它的身边悄悄溜走,裂开一个缺口。

    小黄人们再次畏畏缩缩的从里面走出来,在看到惊涛骇浪的海平面已经回归平静后,才大大的长舒了一口气,再次跑到红色领航者号的各个角落里忙碌起来。

    但易嚣已经看不到这一幕了,魔力损耗过大和精神极度困乏的他已经昏睡过去,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快。

    。。。

    “嘶。。”感觉脑袋像是被劈成了两半一样,易嚣倒吸一口凉气,然后抚着脑袋从床上慢慢爬起来。

    为什么自己躺在床上。。易嚣回忆了一下,大约是小黄人们把自己抬了进来,看来它们还不太蠢,也可能是影子,反正它可以触碰到自己。

    但这都不重要,易嚣摇摇脑袋,将这些问题抛到一边。

    他需要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

    修长的手指在空气中一划,一行燃烧着的魔法文字缓缓在空中浮现出来。

    他睡了一夜的时间,距离他沉睡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之久,而此时天空正刚刚放亮。

    推开船长室的大门走出来,易嚣看到了从甲板另一侧海平面上缓缓升起的太阳。

    在甲板上走了一圈,他发觉在自己沉睡的时候,红色领航者号并没有继续行驶,它仍然停留在水中古城出现的边缘位置,似乎是在等着自己。

    不过。。这样也好。

    原本在寻找那个异常之地或是智脑的时候,易嚣就准备悄悄潜入,不然一旦对方再次匿藏起来怎么办,又或者因为警觉起来,而不露出马脚,虽然可以再次找到它,但总不能满世界的追着它跑。

    而在这个可怕的巨兽出现之后,易嚣再次坚定了内心的想法。

    随着觉得这东西不一定与智脑有关,因为天使们如果有着能力,还用偷偷摸摸的依附在子世界身上做什么,但易嚣仍然觉得需要小心一些。

    两者一定有某种影响,或许只是在不经意间的,那么鬼知道目的地之处,还有什么等在那里。

    红色领航者号的速度很快,剩下的这点距离,如果顺利的话,用不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会到。

    找准了目的地的位置,易嚣再次控制着领航者号的方向,掉转头来,然后开始继续行驶起来。

    不过这一次,在行驶了几百米过后,红色领航者号庞大的身躯却突然渐渐消失,就像是驶进了迷雾中隐藏起来了一般。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