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崩坏诸天万界〕〔怪物聊天群〕〔斗战神〕〔重生支配者〕〔毒医狂妃:帝君,〕〔完美宠婚:老公,〕〔我是个葬尸人〕〔快穿:炮灰女配要〕〔顾少追爱:高冷娇〕〔女神的超凡高手〕〔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至尊神农〕〔腹黑狂妃太凶猛〕〔死亡帝君〕〔都市之魔帝纵横〕〔星临诸天〕〔官方救世主〕〔我的女人你惹不起〕〔我的冰山美女总裁〕〔都市之至尊药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二十九章 混乱的世界
    “邪恶显形!”几乎是本能的,易嚣向着地面上破旧的录像带扔了一个侦测魔法,红色的光芒在易嚣的手间一闪而过,瞬间没入到盒子和地面当中。

    但是什么也没发生。

    易嚣微微蹙眉,但也稍微放下心来。

    不是易嚣的反应过激,谁让这个东西太大名鼎鼎了呢,古老仿佛鬼屋一般的房子里,破旧的录像带和电视机,易嚣不能不怀疑下一刻就会爬出来一只贞子。

    好在,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由水泥搭乘的现代房屋会出现在十七世纪,但似乎没有贞子这类的东西乱入进来。

    “真是混乱啊……”易嚣将魔杖捏在手中,走到录像带的前面,弯腰将它捡起来,在手中看了看。

    一个空盒子,里面只有半个破损的录像带,上面没有标记也没有封面,当然只剩下半个带子的它也不可能再被放出来。

    真是一个混乱的地方。

    易嚣皱起眉头,这一点从他离开英格兰群岛的海域之后就有所发觉了,无论是覆盖住整个亚洲以及东南亚领域的里世界乱流,还是偶遇的加勒比幻想和旧日支配者的虚影。

    都无一不说明着这个世界的危险。

    而且更重要的是,它们之间几乎都没有联系,易嚣发现不了任何有用的线索。

    就像是一个胡乱拼凑起来的世界,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把很多东西捏合在一起,根本与整体的规律毫无符合之处。

    如果欧洲正处于魔幻大航海世纪,那么亚洲应该在明末清初,或许也应该有一些超自然的东西,比如说……魔法生物,或许妖怪也是魔法生物的一种。

    但易嚣什么也没见到,一片烟暗和虚无将易嚣所有的好奇和探索心全塞回了嗓子里。

    接着他更是遇到了叶婕和旧日支配者,好吧,叶婕暂时不说,旧日支配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易嚣刚刚路过的那片海域下正沉浸着一座利耶古城么。

    易嚣在离开的时候用魔法探测过,那片海域下什么也没有,就像克苏鲁出现的情形就是一场幻觉般。

    还有叶婕,她为什么会和斯派洛混在一起,易嚣甚至怀疑自己得了妄想症,自己之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

    问题的答案恐怕只能在回到主世界之后才能弄明白了。

    而在这里,原本应该处于十七世纪江户时代的日本出现了一件正规的现代建筑,这里不仅空间混乱的让人发狂,时间似乎也有些问题。

    一个混乱的世界,一切都显得让人毫无头绪,但也更加证明了这里的异常。

    这里很不正常,易嚣颠了颠手中的录像带盒子。

    他用魔杖在电视机上一点,顿时它原本就破旧的外壳瞬间变得四分五裂,然后慢慢散落的一地都是。

    一道劲风将电视机内的年久的灰尘吹净,却没有伤害到里面精密电子分毫,然后易嚣俯下身子,开始仔细观察起来,并且还时不时的用魔杖将里面的电线拨开。

    好吧,一个巫师用魔杖在研究电视机的内部构造,这的确挺奇怪的,但易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他能找到的线索实在不多。

    他需要电视里面的板线和电路,因为他认得这些东西。

    “找到了……”易嚣的动作突然微微一顿,眼睛也眯了起来。

    易嚣在现世的时候学过这方面的知识,虽然并不精通,仅仅只是略有涉及,但惊人的记忆力也足以让他记住很多东西。

    比如电视机的内部构造和电路图,事情的起因也很简单,易嚣看过大量的有关机械和电器方面的知识,为了寻找自己的兴趣,但后来发现他几乎对一切都没兴趣,于是就放弃了这点。

    不过辨别一下电视机大概的出厂年代,还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每个时期的工业水准都不一样,根据内部的构造,很容易判断出这栋房子到底来自什么时代。

    更何况……易嚣还在上面看到了具体的编号。

    这应该是一台六十年代生产的电视机,生产商不明,应该是一家不知名的小工厂,易嚣还无法记住世界上所有的事情。

    所以也就意味着,这间屋子,起码这台电视机,的确是来自现代的。

    如果不是伊和阿泰的记忆根本就是虚假的,外面根本不是十七世纪,那么就是这间屋子是穿越来的。

    “很有意思……”易嚣站起身,目光从电视机上离开。

    无论是什么东西抹掉了报纸和书籍上的文字,它都遗忘了一点,那就是电视机的内部线路构造,果然,易嚣根据这里总算是推断出来了一点有用的东西。

    他当然也可以用魔法直接将电视机的出生时间显现出来,但魔法容易受到干扰,易嚣不确定自己眼睛所见的,就是眼睛所见的。

    有时候科技,还是要比魔法更靠谱的,因为它严格准守着自己的一套规则。

    易嚣没有继续拆收音机,而是继续探测着这间屋子,实际上这间房屋并不大,没有其他的房间也没有楼梯,只有巴掌大的地方,几乎尽收眼底。

    转了几圈之后,易嚣也没找到其他什么拥有的线索。

    电视机,收音机,地上散落的报纸和书,脱落的墙皮以及榻榻米和地毯,还有倒下的纸篓里有一些泛黄的纸。

    纸的下面还压着一些类似毛发的东西,但易嚣想了想后,没有去动它。

    易嚣多留意了一下房间角落的地方,也没有找到什么夹层和隔间,更没有藏在墙后的机关和柜子,这就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屋子。

    收获不大,易嚣总结道。

    但是突然间,易嚣意识到自己似乎还抓着那盘录像带,半只录像带的盒子就像贴了强力胶一样黏在自己手上,或许说自己没有放开。

    意识到这一点后,易嚣立刻手一松,“吧嗒!”一声的,盒子掉落到地上。

    易嚣的魔杖紧跟着指向了它,但盒子只是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点变化没有。

    但是下一刻,房间中却响起了诡异的声音。

    “滋啦——滋滋——”

    易嚣叹了口气,“竟然真的出来了……”他皱眉道。

    发出声响的地方正是电视机所在的位置,那么出来的谁已经不言而喻,能与录像带扯上关系的大概也只有贞子。

    不过因为易嚣拆掉了电视机外壳的缘故,电路板连接的屏幕已经消失掉,它的外壳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些零散的电路元件。

    而此时电路和主板的表面,正闪现出丝丝蓝色的电弧花火,看上去就仿佛终结者降临时的情景一般。

    “这个画风可不对……”易嚣在嘴里嘀咕道。

    对于贞子的出现,他并不担心,无论如何,贞子都属于魔法生物,鬼魅或者幽灵之类的东西,类似的生物在梦幻岛的烟山谷中也不少。

    因为烟山谷负面能量的特殊性,那里面诞生了不少阴暗能量的魔法生物,比如说幽灵巨怪幽灵马之类的东西,当然,最为危险的还是摄魂怪。

    易嚣甚至连来自地狱的战争骑士盔甲都收藏着一套呢,霍格沃茨更是将幽灵当成了学院的吉祥物,就算贞子的能力要比普通的幽灵强很多,但又能强多少。

    呼神护卫甚至连魔羯王的阴影都可以一举驱散,更何况一只贞子……

    好吧,或许魔羯王是个逗比,但他用无数人的尸骨和怨念凝练成的阴影却是不折不扣的烟魔法,异常强大,如果不是银舌克制阴影这种故事生物,恐怕单单一个阴影,就不是人类的热武器能够对付的。

    这就像弓箭和长矛的差距,弓箭比长矛厉害得多,但无论是弓箭还是长矛,都无法伤害到阴影一分一毫,就算手枪和导弹比弓箭强无数倍,但对魔法生物阴影来说,还是与长矛没多少区别。

    电视机电路的表面滋啦滋啦的响着,时不时的划出一道电弧花,看上去像是要爆炸。

    易嚣慢慢举着魔杖,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机。

    但是电火花跳跃了几次之后,却又逐渐黯淡下来,然后渐渐消失了。

    易嚣的嘴角抽了抽,几分钟后,他才确认这一切似乎还未开始就结束了,他打算见一见贞子的想法也落空了。

    “难道是因为没有屏幕的关系……”易嚣不得不向这个方面去想。

    但这样也好,他并不惧怕贞子,但却也不想节外生枝,贞子的出现似乎与他要寻找的异常没什么关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当然,易嚣对贞子的存在也很好奇,他想将录像带拿走,但现在他有事情缠身,倒不出那么多精力,也担心带着录像带会在关键时刻影响到他。

    于是思索了两秒,易嚣将录像带划到电视机的前面,也没有将电视机重装起来,便直接离开了这间屋子。

    他没有破坏这里,但也不想这间屋子再被其他人看到,于是在出来之后,易嚣对着这里释放了一连串的咒语。

    “驱逐,隐形,守护……”他默念道。

    这件现代小屋很快就消失在树林中,变得无影无踪,他被易嚣用隐形咒藏起来了,并且还有驱逐咒的保护,如果有人接近这里,也会不知不觉的把这块空地忽略过去。

    因为一路上来的时候,所以的东西看上去都非常可疑的缘故,易嚣暂时也不知道线索应该从哪里入手,他将小屋的位置记住,然后开始继续向山下走去。

    更多的线索,还是需要他自己去寻找。

    易嚣离开之后,屋子里再次安静下来,就仿佛一切再次回归无人的时刻,但可惜,还没过多久,空荡荡的房间里就突然再次出现某种奇怪的声音。

    “滋啦,滋啦!”

    不是电视机,而是被易嚣忽视掉的那团藏在纸篓下的毛发。

    它慢慢蠕动着,仿佛一个活物,又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样,那个怪声,正是它蠕动在纸上发出来的。

    但是它并不知道,就在屋子外面的一个树杈上,一颗水晶球,将屋内一切的情形全部尽收眼底,只是因为它动作的幅度非常小,还没有注意到它的异常而已……

    易嚣再次收敛身形,将自己处于隐形咒的位置下向山下飞快而去。

    他学过礼仪,一些常用国家的礼仪他都了解,甚至不同历史时期也略有涉及,但易嚣不能直接变出一套衣服,然后向山下走去。

    因为他不确定谁才是正确的。

    是伊和阿泰的记忆正确,还是这个世界原本就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一个有电视机和收音机的年代。

    他需要见到活人。

    更多地活人。

    “咚咚!咚咚!咚咚!”

    似乎好运的银舌效果还未过去,就在易嚣冒出这个念头不久之后,不远处的森林深处突然传来巨大的脚步声,声音之大,就仿佛一个巨物在地面上奔跑一样。

    易嚣皱起眉头,“不会又是旧日支配者吧……”他内心十分怀疑。

    他已经被旧日支配者们那巨大的画风和体型弄得有些神经质了,想到巨大怪物,就想到旧日支配者们。

    但易嚣转念就想明白过来,旧日支配者如果在大陆上奔跑,那么这片大陆在它两部蹦跳之后就会彻底变成碎片沉入海底,前提是那名旧日真的有脚的话。

    而且自己给自己的是好运祝福,不是厄运祝福,他的运气不会那么差。

    于是当机立断的,易嚣立刻调转方向,然后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奔去。

    他的速度很快,同时那个巨兽也在不断靠近,两者的距离很快就被缩短,同时易嚣也听到了很多的声音。

    人类的脚步声,还有马匹的马蹄声。

    它们被压在巨兽的脚步声下,只有靠近了才能发现。

    但是……马蹄声。

    易嚣立刻就抓住了重点,日本不同于非洲那些地方,马匹十分稀少,就算在现代骑马也是一项昂贵的活动,更不要说骑着马去追捕猎物了,日本多山地,根本不适合骑马。

    除非在十七世纪,因为这个时期的人类没有其他的代步工具,马匹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伊和阿泰的记忆没有出现错误,问题的答案就在前面,易嚣脚下的速度再次变快,身影仿佛风一样瞬间飘出了树林当中。

    下一刻,易嚣离开树林,一头进入了一片相对开阔的平原里,他抬头向远处望去,立刻就看到了正在向这个方向狂奔而来的巨兽。

    一只怪物,他从未见过的生物。

    这很正常,魔法生物的种类要比普通生物还多,易嚣不可能全都认识,但在跟在这只怪物身旁的那个人类,却又是一名易嚣的老熟人。

    “康斯坦丁。”易嚣低声嘀咕道。(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首席律师〕〔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