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透视神医〕〔带个位面闯非洲〕〔巨星小甜妻:前夫〕〔超级妖孽兵王〕〔我的地下城没有问〕〔龙血魔兵〕〔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散修难为〕〔极品仙尊混都市〕〔巅峰强少〕〔极品圣帝〕〔重生之天尸有毒〕〔黄庭道主〕〔游戏点亮技能树!〕〔重生之祸害江湖〕〔最强崩坏系统〕〔秀才家的俏长女〕〔茅山终极捉鬼人〕〔封少的掌上娇妻〕〔最强灵魂主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三十章 混乱的世界(二)
    那个人正是康斯坦丁。

    确切的来说,是扮演康斯坦丁的基努里维斯,这个人有着和康斯坦丁以及基努里维斯一模一样的面孔,但在这个世界中,他的一切都变了,身份,生活轨迹,甚至是灵魂。

    谁知道他在这里扮演着谁。

    但肯定不是康斯坦丁,这家伙可不会骑马,他痨病的身体也不能支持这种运动。

    不过这家伙一定也是主角,这点毋庸置疑,易嚣甚至不用去多想,毕竟基努里维斯可是真正的大明星,无论他出现在哪部电影当中,占据的重要程度都不会少了。

    开门见红的找到一个有价值的线索后,易嚣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那只正在追逐着基努里维斯狂奔的巨兽身上。

    一只……牛?

    易嚣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是一只非常丑陋的怪物,体型巨大,高度和长度几乎都是正常马匹的两倍,它的四肢呈现出牛蹄状,粗壮而有力。

    它的尾巴很长,又细又长,仿若能够隔开人类喉咙的钢琴线,这让易嚣想到了毛文,它们的尾巴就很有力,也很危险。

    但最为丑陋的是它们的头颅,它们除了有着两个巨大的,向前顶起的犄角之外,浑身上下再没有一点与牛相类似的地方,硕大的脑袋后面是一圈棕红色的毛,看上去像是狮子一样。

    它们的脑门却是蓝色的,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白蓝色,活像是泛白的苔藓,并且这东西有六只眼睛,仿佛阶梯一样,三对金黄色的兽瞳并着排罗列起来,并且间距逐渐缩小。

    这东西绝对不是普通生物,易嚣敢确定。

    它的体型不亚于毛文,但却没有毛文在夜色下浑身血液泛着五彩斑斓之色的美感。

    并且虽然它的造型也很猎奇,但易嚣却敢保证它绝对与里世界和旧日们没有关系,这是一种来自画风上的特殊直觉,就像出场自带bg一样。

    易嚣这面还在愣神的时候,远处那个与康斯坦丁有着一模一样外表的家伙却急了起来。

    他拼命的向这里打着手势,像是示意让易嚣快跑,快点离开这里。

    在看清了康斯坦丁一身类似武士短打的服装之后,易嚣就慢慢从树林后面走了出来,这也是他魔法营造出来的效果,同时无论是他的外表,还是他的服饰,都完全变幻了一个不同的样子。

    所以在康斯坦丁现在看来,易嚣完全就是一个刚刚从树林里出来,路过这里,什么也不知道的无辜阴阳师。

    易嚣身上的衣服正是阴阳师的狩服,说真的,易嚣对阴阳师也没什么了解,还记得狩服的模样也是凭借水晶球快翻看了一些记忆才想起来的。

    他不确定十七世纪的日本有没有巫师,但阴阳师大概还是有的。

    易嚣并不打算在一开始就暴露身份,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尽量不惊动任何事情,但在主角面前露个脸还是需要的,他也并不打算一开始就参合进康斯坦丁身边那摊子破事中。

    至于易嚣怎么知道康斯坦丁要破事缠身了,身为一个主角,身边的事情还会少么。

    看斯坦丁对着易嚣大幅度摇摆着双手,但却不敢呼喊出声,同时也没有什么摆口型的动作,这只巨大的怪物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压力,看上去他似乎也不想惊动这东西。

    这时易嚣才觉下方的情形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不是主角大战怪物这么单调的曲目。

    在这只似牛非牛的魔法生物前,还有一个矮小的武士拼命催马狂奔着,他身上套着火红色的铠甲,按理说在绿色的草原中应该十分明显,但因为实在身材太小的缘故,易嚣竟然愣是没看到他。

    原来他才是被怪物盯上的倒霉家伙,易嚣歪了歪头。

    怪物在追逐着这个倒霉蛋,倒霉蛋自然是闷头逃跑,而康斯坦丁并不是被追逐的一方,反而是伺机而动,看上去像是要干掉这头怪物的存在。

    又长进了,相信米耐看到一定会大为欣慰,这可不是恶魔,干掉一头大怪物,可是需要不俗的运动量呢。

    至于骑马的武士……

    虽然马匹在日本很少见,但也不是没有,如果说一个康斯坦丁的出现,还说明不了什么的话,这名武士的出现大抵已经确定下这里的时代。

    十七世纪的江户时代,与易嚣在欧洲那面经历的时间相同。

    并且这里也充斥着自然的力量,奔跑在三人中央的那只巨大怪物,就是最好的说明的阐述。

    易嚣没注意到那名闷头狂奔的武士,不代表他没有注意到易嚣。

    事实上,在易嚣走出小树林的一瞬间,他就看到了衣着显眼的易嚣,纯白色的阴阳师狩衣几乎在这片森林中是最好的靶子。

    任何一个在冷兵器时代活下来的人都是最好的老兵,不是因为枪械没有出现,而是因为这些时代充斥着大量的危险和混乱,必须要有极为敏锐的观察力和警觉性,才能在这样的战场上活下来。

    甚至对于这里的平民来说,生活也是他们的战场。

    红色盔甲的矮小武士不知道吼了一句什么,开始大为兴奋的向着易嚣这里跑来,不知道是觉得自己活久了还是想要引水东流。

    但在看到他狭小的眼睛中闪烁的恶毒光泽后,易嚣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只怪物虽然眼睛中只盯着红色铠甲武士一个人,对近在咫尺的康斯坦丁都视而不见,但如果一个无辜的人正好挡在它前进的路上,恐怕这怪物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康斯坦丁终于在后面出叫喊,他大声呼唤着,“快跑!快跑!它很危险!”

    易嚣可以再次确定他与康斯坦丁没一点关系了,因为他用的是日文,康斯坦丁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只会拉丁文和一切其他奇怪的文字,可不会日文。

    不过他的声音也同样暴露了他,那只怪物身后仿佛钢琴线一样细长的尾巴,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瞬间向着他挥过去。

    可怜的小家伙吓了一跳,瞬间扑下马背,虽然躲过了怪物的致命一击,但那批矮小的马却几乎在瞬间一分为二,甚至还在继续跑出了几步后,才慢慢从中间裂成两半。

    好吧,已经失去战斗力一个了,易嚣撇撇嘴,他不觉得正常人从这么快度的马上摔下来还有战斗力,不身受重伤就已经是主角了,除非这家伙也有什么特殊能力。

    这一系列都生在电光石火之间,而此时巨兽与红甲武士的距离也与易嚣越来越近。

    看着脸上已经写好了计划通的红甲武士,易嚣也对着他咧了咧嘴,接着向后一退,一步迈入了身后的大树上,接着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那名武士的脸上顿时写满了懵逼,但在此隐形的易嚣还是注意到他的眼中划过一丝不同寻常的异样,不是惊讶,也不是恐惧,而是杀意。

    有趣的世界。

    但易嚣觉得这家伙还是先考虑考虑自己吧,因为恐怕下一刻他就会被做成串串烧了。

    红甲武士虽然对易嚣的消失诧异之极,但度却没有停下来,反而直奔小树林,因为停下来就是一个死。

    但因为小树林地势较高的缘故,马匹奔跑的度顿时慢了下来,原本还有易嚣挡在那里拖延时间,慢一点也就慢一点,可以换取更多的逃跑度,但现在易嚣不见了,红甲武士就要直面身后的怪物了。

    下一刻,他就会死在怪物手里。

    “砰!”果然,因为怪物的步步逼近,红甲武士身下的马也慌乱起来,慌乱之间一个失蹄直接将红甲武士摔了下去。

    这一下摔得可不轻,挣扎了好几次都没有爬起来。

    巨兽与他只有百米之遥了,只要三四秒种,它就会来到这个倒霉蛋身前,然后将他做成串串烧。

    但……

    意外就是意外,主角是最善于制造意外的生物。

    “啊啊啊!!”易嚣听到康斯坦丁口中出一阵呜哩哇啦的乱吼,然后不知道从那个角落里突然冒出来,正好直对着怪物的方向。

    他挥舞着短刀,然后直面怪物跑去。

    那一下正好将他向前甩出去了近十几米远,但不仅没有伤到他,反而更加缩短了他和怪物之间的距离,不愧是主角么,这运气可比老康好多了。

    但……顶着一张康斯坦丁的脸,然后呜哩哇啦的喊着倭人武士的口号,易嚣觉得非常辣眼睛。

    他突然觉得有些想起来日本这里是什么电影了,但现在却没有那么多时间。

    因为易嚣不觉得康斯坦丁仅凭一把小刀就能对抗一只体形过四米高的大型怪物,他又不是贝爷。

    并且易嚣也对这个怪物很感兴趣,因为如果自己没有猜错,恐怕这个怪物也是唯一性质的存在,算是比较珍惜吧。

    他决定帮助康斯坦丁一把。

    躲藏在隐身咒下,一本魔法书随着易嚣的手指快翻找着,很快,一堵看不见的石墙在巨兽和康斯坦丁对冲之间无限接近的地方凭空而起。

    但因为银舌将它隐形的缘故,两者都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下一刻,怪物先轰然撞到了隐形的石板上,而与此同时,康斯坦丁也在口中出一声疯狂的呼喊,“死!”然后大叫着高高将短刀举起。

    似乎打算将怪物来个开膛破肚。

    主角们的必备技能之一,对怪物又百分百暴击率,两者实力相差越多伤害越高,尤其是相差天壤之别时,还可以起到一击必杀的效果。

    如果没有易嚣搅局,说不定康斯坦丁这一下就成了。

    但可惜在它短刀划过怪物之前,怪物就已经撞到了石板。

    就像是放慢动作一样,在怪物撞到石板的一瞬间,平滑的石板表面慢慢浮现出一些精美细致的条纹,随着怪物撞进去的体积越来越大,这些花纹的形状也逐渐明显,正是那只怪物的样子。

    并且在石板的另一面,随着怪物的撞入,一只通体灰白,仿若石灰构成的东西从另一头挤了出来,它的外表几乎与怪物一模一样,并且在显形之后很快的,身上就有了色彩鲜艳的颜色。

    很快,怪物的全身都没入石板里,那只从石板里凭空出现的怪物也全身都出去了,两者就像是无缝连接一样。

    下一刻,康斯坦丁的短刀到了。

    短刀猛烈插入怪物的腹部,顿时,仿佛刨开的水泥袋子一样,大量的石灰粉掉落的遍地都是,糊的康斯坦丁一脸懵逼。

    他下意识的松开短刀,在地面上翻滚几圈之后停了下来,同时怪物也恰到好处的像是死亡一样倒在了地上,然后身体慢慢化为了一块原模原样的石头。

    康斯坦丁还在原地摸不到头脑的时候,易嚣已经慢慢隐着身来到石板的身旁,然后施施然的将它塞进了影子里面。

    一场人怪之战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结束了,远处那名红甲武士也终于站起身,满脸纠结的望向康斯坦丁。

    如果下一刻他说出我宁愿死也不愿意被你救,易嚣一点也不奇怪。

    “我宁愿死在那野兽嘴里也不要被一个杂种搭救。”他盯着康斯坦丁说道。

    好吧,易嚣觉得自己的预言术又精湛了。

    而就在俩人沉默了几秒钟过后,姗姗来迟的大部队终于找到了这里,清一色的红色武士铠甲,身下也都骑着马匹。

    易嚣默默地退了出去,看着其中一个年迈的老者对着康斯坦丁和那名红甲武士在热络的说些什么,当然,更多的是对那名武士,而不是康斯坦丁。

    看来他在这里很不待见,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他顶着一张西方人的外表,在这个十七世纪的时代中,西方就是蛮夷,一群没开化的野蛮人。

    不过易嚣还是听到了很多有用的消息,比如说在这些武士私下里唠叨了几句之后,易嚣终于听到了康斯坦丁除了杂种这个名字之外的第二个名字。

    凯伊。

    一个正式的名字。

    “浪人么……”易嚣眯起眼睛,在康斯坦丁一个西方人被一群日本武士围在中间的时候易嚣大约就已经响起这是什么电影了。

    四十七浪人,一个一群武士因为失去主君而变成浪人,然后再成功复仇的老套故事。

    唯一的亮点恐怕就是里面出现的少许自然力量以及古怪的怪物们,但整体的力量强度仍然很低。

    看来凯伊虽然是主角,但却不是整个世界的主角,毕竟第二世界竟然喜欢把很多的电影凑在一起么。

    在想通了四十七浪人的重要程度和这一点后,易嚣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里,他应该继续寻找下去,而不是在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

    不过……在走了几步之后,易嚣却又突然停下脚步。

    因为他看到了一只狐狸,并且那只狐狸似乎也在看着他所在的方向,他隐身的位置。(未完待续。)8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神级升级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