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乱〕〔万法系统之最强门〕〔大魔王索隆〕〔烂尾小说修改直播〕〔珍惜我们昨天今天〕〔大唐不良人〕〔重生学霸小甜妻〕〔贴身狂少〕〔战国大司马〕〔盛世大明〕〔都市极品神医〕〔乡村神医〕〔魔法骑士〕〔奶爸的修真人生〕〔无敌小皇叔〕〔梁上郡主〕〔TFboys之我永远会〕〔快穿系统:女配她〕〔坚持住啊地球〕〔傲娇王爷是我徒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三十二章 自由人
    第二世界的自由人非常稀少,少到易嚣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玩单机的程度,但杰米和海瑟薇姐妹的出现,以及来自天使们几乎无处不在的隐含危险在时刻提醒着易嚣。

    这些世界中并不只有自己,还有敌人和同伴。

    好在无论是天使们的小世界,还是易嚣身处的第二世界,所有的子世界穿梭都是被动进行的,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够挑选世界,这似乎是幻想能量在构成世界后跟随诞生出的一种规律,无法避免。

    这就意味着很少有人能够组建起势力来,离开就很难返回的单程票,使得这些子世界并不是可以无限索取的资源,被动进入剧情不明的世界,更使得自由人们很难明确规划自己的未来。

    尤其是后者的影响更为巨大。

    不是每个人在穿越之后都会迅速度过茫然期,而一旦没有抓住机会提升自己的实力,就会很快错过许多东西,并且越来越多。

    就像滚雪球一样。

    虽然第二世界是最后人类孕育抵抗魔法生物高端武力的摇篮,但这里仍然遵守着最基本的自然规律,弱小,就会被淘汰。

    想必最后的结果也不需要这些弱小的家伙。

    易嚣虽然没有错过什么东西,但目前经历的几个世界也都不是他想要的,这些世界的意义对他似乎不大。

    但多亏了这些经历,才能让易嚣继承梦幻岛守护者的位置。

    所以多恩亭在慌不择路逃跑间留下的子世界坐标才对易嚣这么重要,甚至不惜专门去墨水心的世界获得能够破译坐标的能力。

    这可以让易嚣自主的选择世界,再加上影子贯穿不同世界世界开辟通道,然后反复前往这种能力,绝对会让易嚣更加顺利的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力量。

    虽然有时候里世界乱流会破坏通道,但那只是暂时的。

    怪不得梦幻岛守护者又被叫做巫师领袖,他不仅仅负责保护梦幻岛的职责,更是第二世界自由度最大的人。

    第二世界或许可以快速培养出一批自身能力过硬的人,但他们终究数量稀少,而可以自行穿梭世界及往返世界的易嚣,则可以利用近乎无尽的资源弥补这点。

    这也是领袖的含义之一。

    易嚣早就知道自由人来自世界不同的地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之前虽然见过了杰米和海瑟薇姐妹以及梅蜜,但她们终究都是美洲欧洲人。

    没想到见到的第一个亚洲自由人,竟然是在日本。

    见易嚣伪装的阴阳师站在原地直愣愣的不动,这个自称漩涡鸣人的家伙却有了动作,他从树杈上蹦下来,身体瞬间化为一大块若有实质的迷雾,螺旋转的向前旋转飞来。

    他在空中的速度比普通人快得多,但在易嚣眼里几乎慢的惊人。

    这家伙似乎将易嚣的面无表情理解为了迟钝和没反应过来,不过他似乎也没有伤害易嚣的意思,在靠近易嚣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他浑身厚纱般缭绕的雾气慢慢收敛,然后再次变成了人类的形态。

    这种能力一出现,易嚣就可以确定他的真实身份了,不会是出现漩涡鸣人长残了这种突发情况,他肯定不是漩涡鸣人。

    因为这种利用烟雾缭绕快速移动的手段,正是天狗森林中天狗们特有的能力,也是凯伊自小学会的保命技能。

    难道来人也是一名巫师,易嚣的眉头微微蹙动了一下。

    美月也有相似的手段,她应该是属于巫女一类的存在,而巫女明显归为女巫,女巫就是巫师的一种,也就是说,面前这家伙也是巫师。

    所以他才能获得这种能力。

    虽然终于有了一个巫师同类让易嚣很高兴,但是。。

    “陌生人,为什么来到赤穗藩。”他率先问道。

    幸亏他没有问为什么来到木叶,不然易嚣都要替他犯尴尬症了,歪了歪脑袋,易嚣打断了他的表演。

    “这种能力来自天狗森林,我可不记得漩涡鸣人有这样的忍术。。如果这种不用查克拉的东西也叫忍术的话。”

    易嚣的话顿时让这家伙的脸僵硬起来,他露出一个尴尬的表情,下意识的摸摸脑袋,然后才反应过来般大叫道,“你也来自现代世界?!”

    也,易嚣注意到了他的用词,看上去他还见过其他的人,或许就在这个世界。

    不过易嚣没有多说什么,从说完那句话后,易嚣就一言不发,说得越多暴露的越多,他在等这个看上去有些中二的家伙先说,因为这种人一般都是话唠。

    但没想到,下一刻,他在愣了愣之后,态度却陡然转冷了下来。

    “日本人?”他皱着眉问道。

    易嚣一愣,沙漏的能力可以让他通晓子世界内所有的语言,同样易嚣说出去的话,也会自动变为两者正在交谈的语言,是根据对方而定,因为易嚣的语言并不固定。

    显然这家伙说的是日语,所以才会误认为易嚣是日本人,但既然他也是说日语的日本人那为什么在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会一副嫌弃的语气。

    易嚣表情不变,淡淡的回答道,“不。。我来自大海的对岸。”他指了指向西的那片海域位置。

    “不可能。”而这时,那名被易嚣摔在地上的烟衣人已经挣扎着爬了起来,似乎是伪劣鸣人的到来带给了他信心,在躲到鸣人的身后之后,他立刻反驳道,“海的岸根本没有任何生物,只有无边无际的烟暗。”

    他的声音从赤铜色面具下传来,听上去很奇怪,像是无数人组合在一起的重声,并且有男有女。

    “闭嘴!如月左卫门!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漩涡鸣人立刻切换成日语对着烟衣人怒吼道,而易嚣也知道了他的名字。

    如月左卫门,嗯。。没什么印象。

    不过在听到伪劣鸣人的发话之后,如月左卫门立刻恭敬的向后一退,不再出声,这家伙肯定是日本人无疑,因为只有他们才这样无条件的听从命令。

    如月左卫门没有听明白,但伪劣鸣人却明白了易嚣的意思。

    他眼睛一亮,对易嚣的态度立刻有了很大的改善。

    “你来到这里多久了,怎么一副这样的打扮。”他再次换成了,然后热情的向着易嚣介绍起来,“对了,我叫张军云。”

    “你不也是一样么。”易嚣用目光示意了一下他身上的衣服,“我刚来这里没多久,你已经来这里很久了?”

    张军云稍稍收敛笑容,然后继续热情不减的说道,“身份是需要掩护一下,不过我是想问你进入这里之前是什么时候,加入反叛者了么?”

    “反叛者。”易嚣反问道,他表示自己听都没听过这么中二的一个组织。

    “一个由我们自由人自发组织的东西。”张军云耸耸肩说道,“人数不多,但是内部非常团结,毕竟那些家伙。。”他摇摇头,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重新起了一个话题。

    “看来你还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那先不谈这个严肃的话题了,跟我回去吧,今晚我们一定要好好庆祝一番,庆祝我们又多了一位伙伴。”

    接着,张军云话锋一转,神秘兮兮的说道,“别看这里是江户时代,但那些夜鹰们可是一点也不差,呃。。这个夜鹰就是指的那个夜莺。。”

    “好吧,我知道了。”易嚣看着张军云一脸你懂的表情,就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易嚣直接打断了他,然后问道,“你们有很多人?”

    被易嚣这样无理打断的张军云并没有生气,而是稍微一滞,立刻不在意的说道,“没有多少人,算上我才一共有三个。”

    易嚣眯起眼睛,然后点了点头,原本以为对方会藏着掖着,但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告诉了自己,而易嚣并没有在他身上察觉到恶意。

    是的确没有,易嚣的魔法一直在检测着张军云的意志和内心,只是他没有察觉罢了。

    易嚣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说明要么真的什么事也没有,要么就是对方有某种可以屏蔽魔法的能力。

    易嚣更趋近于前者,但应由的警惕心也不会放下。

    张军云开始招呼着易嚣向他们的落脚地前进,看得出就像易嚣判断的那样,中二的人内心都不会太坏了,张军云表现的非常热情,不住的向着易嚣询问,并喋喋不休的介绍着他们的情况。

    当然,至于如月左卫门,他就直接被无视掉了。

    。。。

    易嚣和张军云二人很快就回到了聚集地,或者说是他们的落脚点之一,就算张军云的内心再热情,应有的警惕也不会少了。

    而这一路上易嚣也大概弄清楚了他为什么热情到过分的大体原因。

    因为他们必须要团结起来。

    在易嚣的逻辑预想中,第二世界里遇到同样来自现世的自由人,就算不互相算计,掠夺这个世界有限的资源,或者当面动手,也会形同陌路,就像杰米和最开始海瑟薇姐妹打算的那样,完全自己行动自己的,根本没打算接触易嚣,就仿佛是个路人。

    这也应该是最符合实际的情况。

    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现实更加残酷。

    现世中,来自巫师第二世界的自由人处境并不好,天使和恶魔们虽然根本没有出现,也没有大肆追捕他们,但却使用了一种更加釜底抽薪的手段。

    他们利用某种特殊的技术检测到自由人归回现世时的瞬间波动,快速找到他们,在锁定之后将其带回去,那么来自巫师第二世界的人被具体分辨出来之后会是什么结局,已经不言而喻了。

    但不是所有人在锁定之后都会被带走,比如说易嚣这样的。

    有一少部分人在逃离之后经过不断躲避和探寻,终于发现了这其中的秘密,然后反叛者组织就应运而生。

    因为来自研究院和校区的统一说法是,巫师第二世界是从主世界中分裂出去的,它窃取了属于主世界的力量,只有在源头上切断,才有可能将这部分力量归回和复原。

    而那些被消失掉的自由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显然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听完了大概情况之后,易嚣眉头微微蹙起,虽然现世的情况还没有到最糟,自由人的存在还没有被曝光,但似乎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既然双方已经起了冲突和反抗,那么战斗肯定已经不可避免,自由人之间的战斗引起的风波恐怕不会小了,这时候所谓的隐藏,大概只是继续瞒瞒普通人吧。

    而正因为这些原因,反叛者组织的内部才非常团结,像易嚣这种从未接触过其他人的家伙看上去像是新人,在还没有被两大组织发现的时候,正是提醒他的最好时机。

    易嚣不关心现世的情况,但第二世界自由人糟糕的处境却引起了易嚣的警惕。

    近段时间一直风平浪静,不过对方却开始逐渐步步紧逼和收缩自由人的生存空间,就仿佛暴风雨之前的宁静一样。

    易嚣的心底也出现了一丝紧迫感。

    张军云很快就带着易嚣到达了目的地,他停下脚步,指着篝火已经熄灭的临时营地不好意思的说道,“看来她们都不在这里,没关系,我可以联系上。”

    易嚣点点头,他明白张军云的意思。

    他原本就没打算带易嚣直接过去,由他进行通知,可以让过来的俩人提前有准备,另一点则是,如果易嚣真的心怀恶意,那么在他联络其他人,并且孤身一人的时候,就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张军云有把握将他拖到其他俩人赶过来。

    一路上张军云都没介绍另外两个人的情况,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易嚣对此没有太多意见,因为只要他们三个没有恶意,易嚣就绝对不会动手,当然,在此之前,他还会继续隐藏下去。

    张军云与如月左卫门走到一旁,几句话过后,如月左卫门立刻从怀里取出一支信号弹。

    “砰!”伴随着一声烟花般的炸响,信号弹在空中绽放出刺眼的红色光芒,升空了足足有十几米之高。

    张军云转头对易嚣露出一个笑容,并且比之前诚意多了。

    而果然,其他俩个人距离这里都不远,在信号弹放出没多久,易嚣的魔法就感应到两名快速移动的身影。

    甚至很快就来到了这附近。

    是两个女人。

    张军云所说的两个同伴竟然都是女性,易嚣的目光找到了她们在树林中的身影,其中一人同样穿着与张军云相似的服饰,看上去也像是个忍者,至于后一个。。

    易嚣眯起眼睛,是一个身穿烟袍的法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