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老公,Hold不〕〔废婿〕〔重生之少将仙妻〕〔随身空间:神医小〕〔校花的妖孽保镖〕〔邻家有女〕〔甜蜜婚令:陆少的〕〔闪婚深宠:席先生〕〔超级兵王叶谦〕〔超级兵王叶谦〕〔极品朋友圈〕〔小妖精[快穿]〕〔科举官途〕〔猎行星际〕〔腹黑仙宠:女修封〕〔宠妻有道:追爱99〕〔重生娇妻太妖娆:〕〔圣手仙瞳〕〔重生都市修真〕〔灵气逼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三十五章 不能抽出的武器(二)
    张军云的速度不比电影中黄袍僧人的速度快多少,易嚣躲避起来自然毫无压力,但他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会袭击自己,甚至早一步在这里埋伏起来。

    仅仅因为自己向他打听过天狗森林的位置?这毫无意义。

    易嚣刻意压制着全身躁动的魔力,身形闪现在旁边的空地上,“你做什么?!”他向张军云喝问道。

    似乎是袭击已经暴露的缘故,张军云不在掩饰自己的声音,他的嗓子里传来咕噜咕噜意味不明的低吼,最后汇聚成一句话,“你只管去死就好了!”

    “嗷!”

    他的身上长出短而浓郁的毛发,毛绒绒的在皮肤表面覆盖上厚厚一层,变得活像一个毛球团般,他的指甲和獠牙开始前凸,变得细长而又尖锐。

    锋利的爪子让他可以附着在墙壁上,天狗带给他的速度让他整个人化为虚影,贴着光滑的前面仿佛流光一样向易嚣袭来。

    但真正的危险并不来自这里,而是……

    “阿瓦达……!”

    易嚣的身体突兀的向旁边一扭,一道绿光险而又险的从他身边略过,索命咒几乎贴着易嚣的肩膀,差一点就打中了他的心脏。

    幸好他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危险,那是索命咒的气息。

    黛茜从阴影中浮现出来,她一直隐着身藏在易嚣的后方,似乎就在等着这致命一击,而在一击不中之后,她立刻开始强行幻影移形,“啪!”的一声出现在山洞的另一侧。

    她的幻影移形非常生硬,山洞中巨大的声音几乎将易嚣的耳朵震聋,但易嚣没时间去抓她了,因为化作幻影的狼人已经入侵到了他的身边。

    转瞬之间,易嚣的狩衣猛然化作一件白色斗篷,他向下一蹲,斗篷便将他全身都笼罩了进去,接着斗篷的表面变的坚硬无比,呼吸之间,就形成了一面钢铁盾牌。

    “滋——!”狼人锋利的短爪抓在上面,发出尖锐而又刺耳的声音。

    钢铁盾牌的表面出现液体般的流动,下一刻,无数尖刺重新成钢铁狠狠的刺了出来,瞬间将易嚣保护成一个刺猬,但狼人敏锐的直觉已经让张军云先一刻跳离了这里。

    易嚣放下斗篷,它立刻回归成柔软的外套,易嚣将它披在身上,然后盯着俩人,轻声说道,“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他的目光向旁边撇了撇,看到摆放在山洞中央的石台,那上面躺着一个天使,“你们不会投靠了这些东西吧。”易嚣皱起眉头,“简直疯了。”

    但张军云与黛茜并未回答,俩人对视一眼,再次向易嚣发起攻击,火焰顺着黛茜的魔杖一股股的喷涌而出,而张军云也再一次开始顺着岩壁的表面和上方不断跳跃。

    易嚣的脸色有些阴沉,他狠狠一甩宽大的狩衣袖口,身影已经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原地。

    他的身影重新在这个山洞的入口附近凝结出来,他要将这里封死,先把他们和天使的尸体关在一起,然后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

    只是没想到,俩人像是早就知道易嚣会来到这个位置,在易嚣出现的一瞬间,他们的攻击就调转方向,易嚣眉头一挑,手中瞬间出现一面金色的光盾。

    他将防御咒的能量凝结在手中,这样可以抵挡更强大的攻击。

    “砰!”黛茜的火焰被易嚣狠狠的撞了回去,张军云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掀的向后栽了好几个跟头,但就在这时,一道破空声突兀的出现在易嚣身后。

    在易嚣的感知中,探小姐的身影正在极速前进着,她的身后飘荡出与张军云和电影中黄袍僧人完全相同的虚影,甚至连带着锋利的忍刀都在空气中留下阵阵波澜。

    她的出现似乎有些出乎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易嚣的脸色微沉,探小姐似乎没有给易嚣多少反应时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虽然探小姐只是一个新人,但手中的短刀也不是装饰。

    仍然被动的防御已经来不及了,此时最好的做法,就是迎敌而上。

    而易嚣也正是这么做的,他没在袖袍中的右手猛然抽出,然后直指探小姐的而去。

    这一瞬间,探小姐的嘴角似乎咧起一个弧度,但还没等她的笑容真正绽开,就在下一刻僵在了脸上。

    易嚣抽出的并不是什么魔杖,因为他的手中仍然空无一物。

    “骗到你啦。”易嚣说道。

    下一刻,无论是面前的探小姐,还是身后正在咆哮的狼人和黛茜,甚至是山洞中停放着的天使尸体,全部如泡沫般烟消云散。

    化为虚影。

    它们全都是易嚣的幻觉,或是说,来自天狗居所的幻境。

    目的就是为了逼迫易嚣抽出武器,也就是他的魔杖。

    “继续藏着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易嚣说道,“出来吧。”

    随着易嚣的话音落下,山洞中的阴影处缓缓走来一个身披黄袍的怪人,它没有头发和眉毛两个眼睛也如同猫头鹰一样,烟色瞳孔占据了双眼大部分的面积。

    它的鼻翼两旁露着两个裂口,正是易嚣要寻找的天狗。

    “说明你的来意,陌生人。”他发出缓慢而又低沉的声音。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易嚣说道,“毕竟你从我脑子里面看到了那么多有趣的东西。”

    “那是这片森林的幻境,源于你内心的幻境,与我们没有关系。”天狗知道易嚣指的是什么,但这里出现的一切幻境都是由森林掌控的,而不是它们。

    哪怕之前这里出现了由易嚣内心主导的幻境,但天狗们仍然不知道易嚣的来意。

    “我的目的……自然是你们。”易嚣突然上前一步,直接逼近黄袍僧人的面前,它足以吓退大部分人的丑陋面貌不仅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被易嚣吓了一跳。

    它袖袍一抽,下意识的想要抓住长剑,但易嚣已经先一刻抓住了它的肩膀,幻影移形瞬间发动,俩人的身影扭曲的从原地消失。

    跪在最外面那一排天狗中突兀的出现两个身影,正是易嚣和带着的那个黄袍僧人。

    “你要做什么!”它再也不复之前的镇定,嘶哑着嗓子,有些仓皇的问道。

    “你不让我抽出魔杖是正确的。”易嚣一手抓住它的肩膀,无形的魔力将周围的环境全部停滞,“但却很让我生气。”

    墨绿色的光芒闪过,一个趴在地上的天狗瞬间消无声息的软了下去,站在易嚣身边的黄袍僧人发出愤怒的嘶吼,但却仿佛慢动作一般,它慢慢张开嘴,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但易嚣的动作却没有停止,墨绿色的光芒漫天绽放,犹如死神的镰刀,瞬间向着周围的天狗收割而去。

    同样它们也没有闲着,面对死亡的威胁,它们纷纷起身,化作道道残影,疯狂的扑了上来,一把把闪亮的长剑由雾气中凝结,然后凝实在这些天狗的面前。

    它们抓起长剑,向着易嚣疯狂的扑来。

    一瞬间,整个山洞中全部都被它们的残影所填满,易嚣甚至连一点清晰的景象都看不清楚,入眼所见,只有满眼的暗黄。

    但这对易嚣并没有什么作用,他另一只手向前一抓,泛着光芒的魔法盾牌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身前,晶莹剔透的盾牌散发着灼热的光芒,瞬间将一切攻击都挡在了外面。

    长剑撞击到盾牌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而易嚣的魔杖则从盾牌后面伸出,再次悄无声息的收割掉数道生命。

    就仿佛一个巨大的圆球般,无数的虚影环绕着易嚣,但在盾牌的阻挡下,都不能伤害到他丝毫。

    而圆球最中心位置的光芒也越来越亮,光芒被易嚣聚集和蓄力起来,而就在天狗们的包围圈越来越密集的时候。

    “砰!”的一声,天狗森林的中心位置仿佛爆发了一颗核弹般,整个森林瞬间被滚滚热浪摧毁殆尽。

    自然也包括就站在易嚣身边的那个黄袍僧人……

    慢慢的收回魔杖,易嚣看着从阴影处走出来的黄袍僧人在地面不住挣扎哀嚎着,天狗除了速度更快些,外表与众不同外,其余的方面与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但既然他敢让自己陷入幻境,那么就一定做好反被困进幻觉里的准备了吧。

    易嚣转身向回走去,张军云出现的时候的确吓了易嚣一跳,但从女巫黛茜小姐出现的那一瞬间,易嚣就知道自己陷入幻觉中了。

    因为凭借黛茜小姐的水平,她的隐身咒不可能瞒住自己。

    或许死亡三圣器之一的隐身衣可以,但自己也有一件,易嚣早就了解隐身衣的具体构造原理了,虽然因为材料的缘故无法制作,但破除隐身魔法却没有问题。

    知道自己身陷幻境之后,易嚣很快就找到了反制的方法,说真的,天狗居所的幻境并没有多高明,骗骗普通人可以,但对上巫师就不够看了。

    就连张军云和探小姐都可以从里面闯出来,足以说明幻境的简单。

    果然,只要易嚣不抽出武器,幻境很快就不攻自破,然后躲藏在角落里的黄袍僧人就慢慢走了出来。

    而就在它出现的那一刻,易嚣的幻觉魔咒已经反笼罩住了它。

    之前它看到了易嚣与外面跪着的天狗们大战,以及整个天狗森林都被战斗波及到直至毁灭,完全都是它的幻觉。

    至于能不能挣脱出来,就要看它自己了。

    易嚣转身走了出去,在路过之前那个山洞平台的时候,易嚣看到一支孤零零的长刀插在地面上,正在投下的光芒中闪烁着温和的光泽。

    难道长刀是天狗森林的特产么,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得到天狗的赠与。

    易嚣继续向前的走去,在路过长刀的时候扔过去一个侦测邪恶,顺便将它从地面上抽出来,在手中的挥舞的两下。

    “叮——!”易嚣轻弹长刀的刀身,听着它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这件魔法武器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它对魔法有着很好地抵抗性,但却不是盲目的抵抗,它能对抗有恶意的魔法,也就是攻击到自身的魔法。

    但对侦测型和辅助型的魔法,却没有丝毫的抵抗性,反而接受的很流畅。

    这可不是那些坑队友,无论是什么魔法都抵抗的魔法武器能比的。

    天狗的手艺还是非常有可取之处的么,易嚣很满意的将长刀在手中挥舞着,然后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个山洞里面。

    圈圈蜡烛环绕着佛像,匍匐跪在下面的天狗已经纷纷站起身,用一种莫名的目光注视着易嚣。

    阴冷的幻境,冰冷的气息,昏暗不定的摇晃烛光,还有一群长相完全与人类不同狰狞而又丑陋的天狗死死盯住易嚣。

    不得不说,这种情形还是非常诡异的。

    但易嚣却没有多放在心上,他晃晃脑袋,示威似得转着手中的长刀。

    他并不惧怕面前这些天狗,相信他在幻境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直接摧毁天狗森林都不是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易嚣此时扮演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户阴阳师,他不想使用太过强大的力量,这会引起隐藏在暗处敌人的注意。

    但……这些天狗似乎也不愚蠢。

    它们并没有立刻动手,因为它们发觉就连自己的首领也不是易嚣的对手,这些天狗堵在易嚣离开的路上,动作一致的矗立在那里。

    “交出我们的族长。”其中一个上前一步,对易嚣嘶哑着嗓子说道。

    “你们的老大就在后面呢。”易嚣将手中的长刀再次转过一个弧度,然后将长刀抗在肩膀上,指了指自己身后。

    瞬间就有两名天狗化作残影,顺着易嚣的身边溜了过去,而不一会的时间,那个还陷入在幻境中的黄袍僧人就被它们抬了出来。

    面对前方一圈天狗的愤怒瞪视,易嚣耸耸肩,做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双方的气氛瞬间再次紧张起来,最开始说话的那名天狗伸出手,制止了自己同伴的躁动,然后向易嚣问道,“你想要什么。”

    易嚣终于提起精神,他很满意的看着这个家伙,然后将长刀放平,伸手在上面缓缓的抹过,“这个。”他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