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专宠:前妻有〕〔荣耀与魔一念间〕〔杀神之神〕〔仙人一清〕〔从荒野开始的万界〕〔极品全能医仙〕〔都市之时间主宰〕〔圣蒂〕〔都市超级医仙〕〔报告爹地,妈咪要〕〔穿越八零:麻辣小〕〔隐婚试爱:娇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废柴逆天召唤师〕〔灭世霸尊〕〔逆天九小姐:帝尊〕〔一晌贪欢:腹黑总〕〔间谍的战争〕〔我的伟大的卫国战〕〔重生之前方高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三十九章 声音
    再回来的几人脸色都不太好,事实上,也不仅仅只是他们,那些忍者和农夫在趁着阳炎离开,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把屋子里面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后,也是满脸的苍白。

    如果不是忍者们早就见惯了鲜血,忍村的村民也要比外界普通村子的农夫神经坚韧的多的话,恐怕他们早就崩溃掉,大叫着逃离这里了。

    江户时代还流传着妖怪横行的传说,屋子里面的场景的确能让人联想到那些可怕的妖怪传说。

    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中,妖怪可是真实存在的。

    起码异兽易嚣已经清清楚楚的亲眼所见两种了。

    不知名的牛类,以及群居的天狗。

    黛茜的脸色不太好,愈靠近小屋脸色愈加苍白,还有十几米远的地方她就站定停下,似乎是打算在这里望风了。

    张军云对她点点头,然后黛茜伸出魔杖,为三人的脑袋上罩上了一层透明的帽子。

    就像是伞状的防护网一样,可以很好地隔绝从上方滴落的血浆,这应该是泡头咒的一种改良咒语,看来她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仍然是张军云先踏入了房间里,墙壁上的血液已经流淌下来,顺着黛茜炸开的裂口缓缓流淌出小屋,同时让地面的血浆凝结成厚厚的一层,几乎没过了脚背。

    张军云一脚踏上去,顿时鲜血飞溅,将他的裤腿染红,同时浸泡的湿淋淋的。

    “恶,好恶心。”他嫌弃的说道。

    地板上流淌的血浆仿佛活着的盘蛇,在地面上缓缓流动着,暗红的颜色在灯光下被闪耀出妖异的光芒,像是某种凝视的目光。

    “没有激烈战斗的痕迹……”张军云暗黄色的兽瞳轻微收缩了一下,然后轻声说道。

    他只能看出一些表面的东西,比如墙面被破坏的痕迹,地面上摆放的物品等等,探小姐其实也指望不上,张军云虽然比探小姐多经历了一个世界,但他俩人归根结底是现世中没有收过丝毫训练的普通人。

    不是侦探也不是刑警,想要辨别出有价值的线索几乎接近于零。

    狼人的鼻子其实能够嗅出更多的东西,人类的味道,曾经来过这里的生物痕迹,但不幸的是,此时的这种情况张军云无能为力。

    因为整个房间只有一种气息,深入骨髓的血腥味。

    更何况探小姐的勇气虽然比黛茜大得多,但也只是徘徊在门口附近,看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不在下一刻跑出去就不错了,就不要指望她能起到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作用。

    还是需要靠自己。

    易嚣很快就在心中做出了判断。

    当然他也可以装作没有办法,但那会将事情变得十分繁琐,易嚣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白白浪费掉。

    于是他抽出魔杖,在张军云和探小姐的目光中,对着满地鲜血默念道,“洞察明细。”

    易嚣可以浪费一些魔力,或是直接利用魔法书的力量将这间屋子发生过的场景直接整个回放一边,但这种魔法显然远超他现在的水平。

    或许大概到了邓布利多那个水平和等级才可以将魔法释放的随心所欲,这样一来,他就暴露了自己真正的力量。

    所以易嚣选择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魔法,他要鉴别这个血液。

    当然,就算是一个普通魔法,在易嚣手中和在一个魔法学徒的手中也是完全截然不同的两种效果。

    霍格沃茨的那些学生们大概只能分辨出这是人血,而易嚣,则可以从血液中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来自人类的鲜血,女性,年轻的灵魂大概不足二十年。

    而且这些所有的鲜血信息……几乎全都相同! ……

    “怎么样,看出什么了么。”张军云性子有些急,等到易嚣原地静默了三两分钟后,他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探小姐虽然没出声,但脸上的好奇也写得很明白。

    只有易嚣的脸色有些难看,“是一个人。”他说道。

    “什么?”张军云没有听清,或者说,他听清楚了,但没弄明白易嚣的意思。

    “这是一个人的。”易嚣说道,他伸手指着房间布满墙壁的暗红色,缓缓转道,“所有的血液全都来自一个人身上。”

    “这不可能!”没等张军云说话,探小姐就叫到,当然,她虽然完全把易嚣看做一个陌生人,但应有的礼貌还是有的,“会不会是弄错了。”她带着一丝不确定犹豫着说道。

    倒不是她不相信,而是这个结果简直太匪夷所思了,就算把一个人全身上下用磨盘碾成粘稠的粉末,也不可能糊满一整个房屋。

    张军云也是愣了一下,但听到探小姐脱口而出的话语后,他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圆滑着说道,“这里可是源点世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他扭头看向易嚣,“还有更多的线索么。”

    “可能是人类。”易嚣到没太在意,而是接着说道,“女性,大概不到二十岁左右,其余的信息就不得而知了。”

    “这些都是你通过魔法得到的?”张军云显得有些诧异。

    易嚣耸耸肩,“需要我用阴阳师的身份给你些建议么。”

    “当然。”

    “这里怨气很重,快点离开。”易嚣面无表情的说道,

    张军云不由得有些失笑,没想到易嚣这样看起来不苟言谈的家伙也会开玩笑,“怨气很重?说不定一会还会爬出个贞子呢。”

    “这不好说。”易嚣继续说道。

    两次被易嚣平静的打断,张军云终于察觉到一些异常,“你是认真的?”他问道。

    “为什么我会看起来像在开玩笑。”易嚣的目光仍然很平静。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静默无言插不进话的探小姐突然说道,“为什么你会突然扯到贞子。”她问的是张军云。

    张军云被她弄得一愣,下意识的说道,“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

    但探小姐显然不这样认为,因为她将目光落到了张军云的身旁,那里摆放着一只破旧到七零八落的电视机,也正是被易嚣拆开的那一只。

    人的潜意识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或许你以及都不会感觉到它的存在,但它却真真切切的存在着,你的目光如果触及到一些东西,或许你并没有真正的发现它,潜意识却已经将它收入在内,然后你的思维联想到与之相关的东西。

    或许在你看来那都是奇思妙想,或是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萌发出来的念头,但事实并不是这样,所有的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顺着探小姐的目光,张军云也看到了身后的东西,两者的反应没多少差别,他在愣了一下后,顿时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东西是……”

    “如你所想的那样,是电视机。”探小姐在旁边无良的补上了一刀。

    “我……我真的只是随……随口一说。”张军云不仅声音结巴起来,甚至连整个人都出现轻微的颤抖,这让易嚣很奇怪。

    “只是一个电视机而已。”易嚣忍不住道,“你至于都变得结巴起来了么。”

    “这不仅仅只是一个电视机,而已!”张军云将后两个字咬的格外重,用一副看上去想要冲上来咬死易嚣的语气说道。

    “破旧的电视机,七八十年代的房屋,涂满墙壁的鲜血,最最重要的……这里还是在日本,难道你没有想到什么吗!”张军云抓狂道,“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贞子啊!不想到她简直不可能啊!”

    “但……就是一个贞子……”易嚣变成了死鱼眼,摆出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就连始作俑者探小姐都没预料到张军云的反应这么激烈,正一脸无奈的看着他。

    “你这个冒牌的阴阳师没资格说这句话!”张军云的反响异常强烈。

    不得不说,女人的心思还是更加敏感一些,就连易嚣的魔法都还没产生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时,探小姐就有些犹豫的试探道,“张……哥,你不会是怕鬼吧?”

    顿时,张军云抓狂活跃的声音就像被女鬼扼住了嗓子,再也发不出丝毫来。

    易嚣有一种想要扶额的冲动,但他显然知道这么做不符合自己的画风,只是他身边都是些什么家伙啊,晕血外带洁癖的女巫黛茜,现在又加上一个怕鬼的狼人,如果第二世界都是些这样的家伙,易嚣真觉得自己会进一步踏入绝望的深渊。

    但好在他还知道此时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张军云的猛鬼综合症,而是这栋神秘兮兮会瞬移的陌生房屋。

    “这个电视已经坏掉了。”易嚣用脚踢了踢地面上的电视壳子,它的外壳早就被易嚣拆下来扔到了一边,此时当然一踢就掉,“就算是贞子,也要从一个能打开的电视机里面钻出来吧。”

    “不……贞子的载体并不一定是录像带,它本质上终究是个鬼,就算不从电视机里面钻出来,她也有别的方法出来,我特意研究过有关她的事情。”

    “……你不是怕鬼么。”

    “正因为害怕,所以我才需要了解它们,了解的多了,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那你现在不怕了?”

    “不……越了解它们,越是害怕……”

    易嚣忍受着内心传来的阵阵无力感,“录像带……”他说道。

    “什么?”

    “我是说……找一找录像带,这附近似乎没有那东西吧。”

    张军云连忙四处寻找起来,趁着他到处寻找录像带的时间,易嚣有些无奈的松了口气,他与探小姐对视一眼,俩人心中似乎都有少许的戚戚焉。

    虽然他们之间还很陌生,但熟悉感就是通过时间一点一点培养起来的。

    尤其是……在共同面对一个令人无语的家伙时,恐怕会更快。

    张军云当然不会找到什么录像带,因为它已经被易嚣提前一步收拾了起来,现在屋子里面除了电视机,恐怕就只有一个损坏了的录音机吧。

    当然,那盘录像带可能是真有问题,就算诞生不出个贞子什么的,易嚣也不敢给它放进影子里面,影子不同于隔界,它能让活物通行,但却不能储存活物,一旦给贞子不小心闷死了怎么办。

    又或者……贞子根本就不属于活物,那样一来,糟糕的可就是易嚣影子里面放的一大堆东西了。

    所以易嚣直接将影子揣在怀中,这样有什么问难,也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

    张军云自然是不会找到录像带,他就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屋子里乱窜,易嚣同时向屋子的外面望去,夜色正深,那些忍者和农夫们非常尽职的撑着火把,将小屋的外面照亮。

    黛茜正待在房子外的不远处,眼睛盯着烟暗一片的树林,但实际却时不时的回头向身后的小屋望去,还探头探脑的试图看到里面的情形。

    真是……令人无力……

    “啊!!”

    但就在这时,一声刺耳惊叫划破夜空,也划破了耳膜,传递到了几人的大脑当中。

    “怎么回事!”张军云的耳朵陡然竖了起来,在一瞬间,他的瞳孔微微有些发黄,甚至是矗立,就连牙齿和指甲也有了少许的延长。

    如果不算易嚣的话,这几人中的确是张军云的实力为最强大。

    而不用等下一句话的时间,三人的身影就已经向外飘去,包括探小姐在内。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张军云的狼人听觉还是非常敏锐的,在化为虚影的路上,他沉声说道。

    很快,黛茜也控制着她的魔法追了上来,幻影移形用在赶路方面,的确要比张军云和探小姐的天狗能力快上很多。

    “前面是怎么回事。”黛茜忍不住问道,她在后面站了很长时间,对于房间里面发生的事情都不太了解。

    “……希望不是那个家伙吧。”张军云在一团幻影中说道。

    张军云指的自然就是贞子,他可不希望带了目的地之后,看到一只贞子趴在地上,而那里就是叫声的源头。

    易嚣没有说话,闷头跟在几人身后,同时尖叫声和几人的动作也引起了附近的农夫和忍者们的注意。

    除了还留在附近继续警戒人外,一时间数道烟影穿梭在树林间,全都向着声音爆发出来的地方而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