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游戏汇聚的世界〕〔我的天道女管家〕〔超级地狱学生〕〔蛇吞象物语〕〔超次元交流群〕〔超级基因商城〕〔嫡女翻身记〕〔火影神树之果在异〕〔惹火萌妻:总裁老〕〔乔先生,撩妻上瘾〕〔独家小甜心:恶魔〕〔穿到天堂怎么办〕〔鱼龙符〕〔关灯!神秘老公深〕〔我的绝色冰山总裁〕〔终极学生在都市〕〔巅峰官路〕〔快穿:反派女配,〕〔快穿:反派男神,〕〔王爷有疾:替嫁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四十一章 能被杀满整个房间的东西(二)
    易嚣很奇怪的看着张军云表情的变化,就像开了染坊一样,几乎在一瞬间他那愤怒的小火苗就被熄灭,愤怒的神情也僵在脸上。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易嚣很清楚这一切都跟面前这两个女孩有关,或者说,张军云认得她们。

    “你认识她们?”易嚣不动声色的微微上前一步,将张军云半遮掩在身后,然后扭头轻声问道。

    他的魔杖已经捏在了手里,如果这俩家伙真的非常危险,甚至威胁到身后这几个自由人的生命,那么易嚣并不介意暴露实力将他们的生命救下来。

    或许暴露之后会让躲藏在幕后的东西警觉,甚至变得更加隐蔽,但也无非是多浪费一些时间而已,但自由人的生命却是珍贵的。

    每一个自由人都很珍贵。

    易嚣并不是好心,只是因为他们都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单凭易嚣自己,现在想要对抗天使们的力量非常困难。

    “你……不认识……?”张军云哆嗦的看着易嚣,声音变得有些结巴,几乎是用一种颤抖的语气反问道。

    “嗯……有些眼熟。”易嚣也同时打量着这对双胞胎,毕竟电影中的双胞胎还是比较少见的,“但……一时想不起来。”他眉头微微蹙起。

    看张军云的意思,这对双胞胎显然的确是电影中的人物,而且听上去还是那种非常著名的角色,但自己怎么没有什么印象。

    张军云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就像是想笑又不敢笑一样。

    他没打算隐瞒谜底的答案,但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那对几人谈论的目标,也是一直被忽视的双胞胎女孩却突然抢先开口道,“你认识我?”

    她们是两个人,但声音却整齐的犹如一人,不愧是双胞胎。

    但易嚣有些奇怪,因为她们为什么明明是俩人,但用词却是奇怪的单人称,我。

    两个女孩从死去尸体的衣服下钻出来,瞪大了无辜的眼睛盯着张军云,雪白的肌肤在烟夜中折射出柔美的光泽,就像是游荡在树林里的美丽精灵。

    只是配合上周围阴冷的空气和环境,这美丽的情形立刻就变得诡异起来,她们不再像是树林中的精灵,更像是妖异的山魈鬼魅多一些。

    而且除了地面上一具尸体之外,她们雪白的肌肤上一尘不染,甚至连一件衣服都不曾披上。

    她们的出现绝对不正常。

    微微的清风似乎从烟暗中再次升了起来,将远处火把上的火苗微微吹动,变得更加像林间的鬼火。

    这些家伙似乎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动静,正在吵杂着向此处赶来,吵闹的声音好歹算是给这里增添了一缕活力,但易嚣其实并不这么认为。

    因为被四只烟白分明的大眼睛注视着,易嚣仿佛感觉周围的一切都瞬间安静下来。

    就像是灵魂离开了身体。

    但事实上易嚣并没有灵魂。

    压制住内心的躁动,易嚣右手一翻,魔杖就从宽大的狩衣中掉落到他手心里,魔杖在空中轻轻划动,两件柔顺的衣物突兀的在空中凝结出来,然后分别落到她们俩人的身上。

    顿了顿,魔杖的前端冒出危险而又普通的粉碎咒光芒,易嚣平静的说道,“你们的名字。”

    这对双胞胎再次对视了一眼,然后回过头,盯着易嚣,异口同声的轻柔道,“富江。”……

    富江!

    这个名字几乎堪比识破惊天,就连易嚣的瞳孔都狠狠的紧缩了一下。

    他没认出来她们两个,不意味着易嚣没听过富江,事实上,在最初只是笼统的知道第二世界来源于电影世界后,易嚣曾经恶补过很多电影,大部分都是比较知名而又经典的,其中就包括富江。

    毕竟……身为日本鬼怪几个扛把子中的之一,富江的存在几乎是无法被忽视的。

    虽然几部有关她的电影在特效方面拍得都很烂,远远比不上贞子和伽椰子,但剧情仍然非常饱满,并且富江背后的设定,如果细想起来,也是极为恐怖的。

    就比如……现在这种情形。

    易嚣长出了一口气,感觉有些脑仁疼,好在他的大脑封闭术也是数一数二的,除了查尔斯博士这种顶尖的心灵能力者或是其他生物,很少有人能够勘破易嚣的心灵以及思想。

    但她的危险远不仅仅只有魅惑的能力而已。

    富江可以分裂。

    就像现在这样,每当她害怕或愤怒的时候,就会分裂出新的富江,不是小富江,而是一个全新的富江。

    易嚣现在知道了,他看到的根本不是什么双胞胎,而是富江分裂出来的富江。

    鬼知道她们谁才是本体,又或者俩人之中到底有没有本体。

    甚至就算富江被找到了本体也没有关系,因为她根本无法被消灭掉,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拥有极强的增生能力,而且不仅仅只是本体,她的分裂体同样也拥有分裂的能力。

    哪怕将所有的富江找到,然后用大火烧尽,也无法消灭她,因为她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是生物了,而是真正的妖异般的鬼魅存在。

    因为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男人,他们的内心深处还存在着*,那么富江早晚有一天会再次诞生。

    富江十分难以控制。

    易嚣都不知道自己一行人到底做了什么,面前这只富江就给自己摆出了一副,富江版害怕的模样,然后分裂出一个全新的富江。

    难道富江也会害羞,不喜欢围观?

    “安哥……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是这副表情了吧。”张军云哭丧着脸,用一种几乎是欲哭无泪的语气跟易嚣说道。

    易嚣揉了揉额头,感觉有些脑袋大。

    富江的名头似乎很大,不仅仅是自己这些人听过她,就连阳炎的脸色都是一变。

    因为沙漏的关系,易嚣的通晓语言技能点数点的极高,虽然他不知道用的什么语言问的富江,但富江在回答时用的是日语,所以就连旁边的阳炎也听得懂。

    而且不仅如此,后面那群姗姗来迟的忍者和农夫们拿着火把和武器,恰好也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并将富江这两个字听了过去。

    “富江?!”

    “听着熟悉,很熟悉。”

    “富江那个,不是死了么。”

    “这个富江是那个富江?”

    “魔女富江!”

    听着耳边传来的不断吵杂声,易嚣皱起眉头,这里不只他们听过富江,大部分忍村中的人竟然都听说过。

    十七世纪人口数量不多,在一个小镇中,如果有一个人知道了某个消息,那么很快它就会通过酒馆传的到处都是。

    这个时代的消息传播并不灵通,但在一个小城小镇里的消息传播的却异常迅速,就像是现在这样,只是,为什么他们会知道富江呢,也就是……最初的源头来自于哪。

    人群将两个富江围成一圈,把易嚣和阳炎四人也包括了进去,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这里被包围了一样,但实则没有一个人敢于靠的太近。

    烟暗中,无数的火把摇晃在树林中,远远看去仿佛幽幽鬼火,人头和阴影晃动其中,倒是为这诡异的场景填上了几分壮丽。

    易嚣微微闭眼,一瞬之间,他将周围大部分的情况尽收眼底,同时也看到了仍然躲藏在阴暗处的黛茜。

    这一次她为自己加上了隐身咒,不过看起来仍然有些惊慌,向来是周围的情形看起来实在太像是中世纪的女巫狩猎了,易嚣只能这么告诉自己。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时间流逝了还没有一秒钟。

    “你们……”易嚣将目光投向两个富江,但话还没说完,他就发现尸体的衣服下面突然又鼓出一个小包来。

    然后紧接着,这个小包就开始慢慢变大,两只白皙的小脚蹬着地面伸了出来,就在易嚣的眼睁睁之下,第三只富江又一次从尸体后面钻了出来,与前两个富江聚在一起,用无辜而又平静的目光看着四周。

    易嚣的嘴角抽了抽,他觉得自己要制止住这个富江版害怕。

    起码要在她把整个小树林给塞满之前。

    “怎么办?”张军云的脸色也很难看,他将目光落到易嚣的身上,对于喊打喊杀之类的事情他可以办到,但面对富江……他显然没有好办法。

    无论是害怕还是愤怒时,富江都会分裂出新的富江,并且如果受到伤害,富江仍然可以分裂出来,就算是死亡,被碎尸的富江也可以在残肢上生出新的富江。

    除此之外,富江还可以拥有使人疯狂的恐怖魔力,她会魅惑住别人,让别人爱上她,无论是男女还是老幼。

    这种爱或许一开始还是爱,但很快就会变成占有,变成强烈的*,到了最后,富江会诱使他人杀掉自己。

    然后分裂出新的富江。

    这也正是她的可怕之处。

    或许对易嚣来说,这种魅惑不成问题,但对于普通人,这种魔力却是扭曲而又致命的。

    所以张军云才会有些束手无策,杀死富江显然不行,因为这只会促使她诞生出更多的分裂富江,这个时候,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巫师那神秘的魔法上了。

    易嚣眯起眼睛,富江的确是一种非常恐怖的存在,他一时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因为这东西根本无法被消灭,理论上来说,只要有男人内心深处的*在,富江就永远不会灭亡。

    她总会诞生出来。

    这也是几百年前,各地就开始流传有关富江的传说的原因,她不断地诞生,然后不断地死亡,总有男人为了争夺她而大打出手,也一直有人因为她而失去生命。

    为什么甲贺的忍村中竟然会有人知道富江,甚至阳炎也听说过她的存在,大概也就是因为这点,或许其他的村落就在不久前,就听说过有关富江的名字。

    易嚣将目光看向阳炎,想要暂时制止富江的分裂,不使用复杂的咒语很难做到,而这样一来,易嚣爆发出来的魔力就难免被注意到,他暂时并不想这么做,于是便说道,“看你的样子……你听说过富江。”

    阳炎没有回答,而易嚣也没打算等阳炎给出答案,他盯住阳炎的眼睛,“命令这些忍者和农夫都回去,人太多了,富江就会害怕,而如果富江害怕愤怒,或是受到伤害,她就会分裂出新的富江。”

    易嚣用目光对着阳炎示意了一下,毕竟就在几人的眼前,还有两个多出来的富江呢。

    对于富江,阳炎也只是略有耳闻,她只是听说过总有男人为了争夺这个名字的女人而大打出手。

    最后的结局也都是富江死亡,事实上,如果不是这个故事在几百年间都有发生,富江已经变成了某种妖怪般存在的话,阳炎根本就不会记得这个荒诞的故事。

    所以她对富江根本没有太多的了解,但听到易嚣的话后,她的脸色立刻微微变了变。

    但忍者的心理承受能力显然要比易嚣预料的还要好,阳炎仍然保持着那种淡淡的魅惑微笑般,对着身后的忍者们轻轻下达了几个命令,顿时,一群围在外面的人立刻散去。

    阳炎是甲贺最强的之一,在弱肉强食的江户,她说的话要比张军云几人好用得多。

    人群慢慢散去,但易嚣却没有感受到富江们情绪的变化,等他转过头,却立刻对上了六只不含感情的烟色瞳孔。

    三名富江冷冷的盯着易嚣,脸色没有了淡淡的微笑,似乎对易嚣为什么对她们这么了解非常感兴趣,在易嚣说过那些话之后,她们就开始冷冷的盯着他。

    好在,没有继续分裂出新的富江,这也就是说,她们并没有太过愤怒。

    被三双不似人类的眼睛静静的注视着,哪怕是易嚣也有了一瞬间的不适,他微微避开这些目光,然后看向张军云和阳炎他们。

    “接下来呢。”说话的是阳炎。

    张军云待在易嚣的身后,话变少了很多,首先他的能力对富江没有什么效果,其次,他本身就难以抵抗富江的魅惑,所以还是少开口的好。

    探小姐也是同样如此。

    黛茜倒是与易嚣一样,都对魅惑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但那家伙藏在后面,显然是没打算现身。

    听到阳炎的问题,易嚣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对富江们说道,“无论如何,你们先跟我们离开这里吧。”

    但显然富江不是那么好骗的,没有性格的富江就不叫富江了。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其中站在右面的那名富江问道。

    这倒是个问题,但对易嚣来说,并不能解决,他没有那魔杖的那只手伸入另一只手的袖子中,然后掏出了一个罐头式的东西,“因为我有鱼子酱,最美味的鱼子酱。”他说道。

    右面的那名富江嘴角微微上翘,似乎弯起了一个弧度,但很快就收敛回去,点了点头。

    只是还没等她同意,她身旁的另外两名富江就异口同声的说道,“我的呢。”

    易嚣的嘴角有些僵硬,但还是平静的再次掏出两罐罐头,“都有,都有。”(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