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透视神医〕〔带个位面闯非洲〕〔巨星小甜妻:前夫〕〔超级妖孽兵王〕〔我的地下城没有问〕〔龙血魔兵〕〔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散修难为〕〔极品仙尊混都市〕〔巅峰强少〕〔极品圣帝〕〔重生之天尸有毒〕〔黄庭道主〕〔游戏点亮技能树!〕〔重生之祸害江湖〕〔最强崩坏系统〕〔秀才家的俏长女〕〔茅山终极捉鬼人〕〔封少的掌上娇妻〕〔最强灵魂主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四十二章 富江富江
    夜晚的忍村一直都非常寂静,虽然说忍村选择的落脚点几乎方圆百里都是无人区,但仍然小心不怀好意者的袭击。

    而且除此之外,古老的江户时代,夜晚实在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尤其是在……这一个小小的村子里。

    恐怕歌舞町伎和夜鹰们,就是最大的娱乐活动和场所了。

    但今天晚上的甲贺忍村,却格外的寂静,甚至在这寂静中,还带着一丝杀戮前的血雨和腥风之味。

    因为……他们正面临着一个非常恐怖的存在。

    富江。 ……

    宽敞的议事大厅已经是甲贺最大的建筑了,也是甲贺的首领甲贺弹正平时居住和召开会议的地方,但对于习惯了冰与火之歌那种西方宏伟式建筑的易嚣,这里着实显得有一些狭小了。

    要知道,在有着魔幻背景下的冰与火之歌,那里的城堡以及建筑,动辄就是几层楼或近十米的高度,这个不足十人挤在一起都有些嫌小的议事大厅,实在有些小家子气。

    不过与身边这几名毛毛躁躁的自由人不同,易嚣比他们多经历过一些世界,更是中世纪时代不同世界里的常客,对于这种历史建筑,有着极强的适应性。

    比如说,易嚣是现在唯一一个还能淡然坐在原地的人。

    屋子里的人不多,除了目睹事件整个过程外的阳炎,甲贺的下任首领弦之介与现任首领弹正都在这里。

    几名自由人自然也是。

    探小姐倚在门框上,神情有些不爽,而黛西则站在一个距离大门非常远的位置,背靠着木质的墙壁,似乎打算随时跑路。

    张军云并不在这里。

    只有易嚣,还算是正常一些,他淡定的盘腿坐在原地,非常自然的将狩衣宽大的后摆甩在身后,然后将袖子搭在双膝上。

    他客串的可是一个阴阳师,易嚣并没有忘记这点。

    对隐藏起来的那个东西隐瞒,是一点,骗骗这些甲贺的忍者,又是另外一点,两种并不完全相同。

    阳炎将之前的情况一五一十的汇报给弹正之后,她就漂浮到了房梁上消无声息的盘踞在那里,至于弹正,则似乎在消化阳炎带来的消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

    易嚣自然也不会开腔,毕竟他们现在扮演的是弱势的一方,这是别人的地盘,不好随意的乱插手,而且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

    于是随着易嚣的沉默,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陷入了某种诡异的氛围当中。

    弦之介倒是似乎有些性急,但弹正不开口,他也不好说什么。

    易嚣端起放在桌子上的奇怪液体,轻轻抿了一口,有些像茶叶,但很难喝,于是他便默默的放了下去。

    只是,随即易嚣就想到,被关在另外一个屋子里的三只富江不会也喝着这种东西吧,这实在是太难喝了。

    又或者……不会根本没给她们东西和吧,希望不要发生太糟糕的事情。

    像关心女朋友这样关爱富江小姐,并不是易嚣真的爱上了她们,而是富江的特殊性,一旦这三个家伙在被关押期间感到愤怒或是害怕,那么一会打开门,恐怕面对的就不再是她们三个,而是被塞得满满一屋子的富江们了。

    那情形……绝对会让人做恶梦。

    如果只是普通的增生还好一些,屋子里只是会变得有些挤,富江应该不能无法忍受。

    但显然她就是无法忍受,富江非常骄纵,小气,随着空间越来越急,她肯定会变得愈加愤怒和焦躁,于是富江就会越来越多,塞满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交错的胳膊和大腿纠缠在一起,夹断她同类的脖子,甚至让她自己也无法呼吸,最后被叠挤到天花板上。

    恐怕一打开房门,面对的就是这样的情形了。

    富江没把房子给挤爆就不错了。

    想到这种情况,易嚣不由得想要站起身转身离开,去看看她们到底怎么样,但很快,没等易嚣做出动作,龙型指环就猛然紧缩,剧痛从他手指上传来,瞬间让他清醒过来。

    微微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头,易嚣不动声色的再次进入大脑封闭术的咒语保护下。

    之前的一切都是富江带给他的幻想,或者说是狂想,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自从被那三个富江注视过后,这种奇怪的念头就一直留在易嚣的脑海中。

    只要稍微安静下来,富江这个名字,还有她的容貌,就会占据易嚣的全部的思维。

    虽然大脑封闭术可以很好地将这些念头驱逐出去,保护住自己的脑袋,但……这是一件非常耗费精神的事情。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易嚣已经流露出来了疲倦。

    他坚持不了多久。

    当然,想要彻底摆脱富江令人发狂的魔力纠缠也不是没有办法,可以达成一切的魔法书就可以很好地消除这种诅咒般的念头。

    但如果动用了魔法书,这种远超张军云和黛西等人的力量,很有可能就被隐藏在暗处的东西注视到。

    或许它不会在第一时间怀疑易嚣是冲着它来的,但这种已经能够威胁到它的力量显然会让它觉得事态不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尽而警觉起来,甚至是藏匿的更加深邃,以至于暂时停止活动。

    这会让易嚣的寻找变得更加麻烦。

    所以易嚣一直不想表现的比张军云等人更加厉害,只是维持在一个和他们差不多的水平当中。

    毕竟第二世界半路加个自由人进来似乎是很正常的事情,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

    但富江的出现打乱了易嚣的计划,富江这种可以使人疯狂的魔力比预想的还要恐怖,在三只富江的重点关照下,哪怕是易嚣也有些吃不消。

    如果不动用魔法书的话,易嚣无法用大脑封闭术支撑太久,他很快就会迷失在富江疯狂的魔力中。

    爱上富江,占有她,然后……杀死她。

    比迷情剂更加疯狂百倍的存在。

    易嚣的大脑封闭术大概可以撑到天亮,然后富江的魔力就会彻底腐蚀他,易嚣不会为了寻找线索而放任富江的魔力控制自己,那是非常白痴的做法。

    必要时刻,他会毫不犹豫的使用魔法书的力量。

    然后他就有一定几率会暴露,被藏在暗处的东西注视到。

    就像张军云所说的那样,真是倒霉,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在最不可能的地方碰到了最不可思议的富江,然后把一切都给打乱了。

    易嚣的心中升起一股怒火。

    该死的,都是她们!

    仅存的灵魂能量在他的内心中熊熊燃烧着,他从未感受过这样的愤怒,而显然,这愤怒的罪魁祸首就是富江,那三只富江,他要把她们全都杀死!

    但是下一刻,易嚣手指上传来的刺痛感就将他起身的想法给压了回去,施展在龙型指环上的清新魔法再一次将易嚣唤醒,默念咒语,他再次被大脑封闭术所包围。

    又是富江的魔力在干扰他。

    这股令人疯狂的魔力。

    易嚣的双眼变得空洞而又无神,大脑封闭术一瞬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从易嚣的脑袋中全都驱逐了出去。

    但不可避免的,他的眼角出现深深地疲倦。

    “吱——”

    “他回来了。”探小姐的声音将易嚣从精神世界带了回来,缓缓睁开半眯着的眼睛,他看到探小姐侧身,让张军云走了进来。

    “可累死我了!”他一屁股坐到易嚣的身边,带着满身刺鼻的血腥气味,还没坐稳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快,快!把我清理一下。”

    他的身上到处都沾满了鲜血,整个人像是在血浆里面打了个滚一般,浑身上下已经淋成了血人,连样貌都看不清楚了。

    虽然有些疲倦,但这些小魔法对易嚣已经近乎没有损耗了,所以完全不成问题,宽大的狩衣袍在张军云身旁一挥,一瞬之间,他全身上下变得干净无比,仿佛焕然一新般。

    易嚣还记得自己扮演的是阴阳师,所以仅仅只是挥挥衣袍,毕竟抽出巫师的魔杖,在这种情况下着实有些不应景。

    而且易嚣格外留意了一下,虽然张军云全身上下都被富江的鲜血覆盖了一遍,但身上那种富江的魔力却没有增长。

    还与之前一样,张军云仍然可以自行对抗。

    端起桌子上的另一杯水,他好不嫌弃异味的一饮而下,然后长舒了一口气,抹了抹嘴说道,“那房子已经拖回来了,多亏了你的魔法,不然那些血肯定早就在半路上流尽了。”

    最后进来的张军云,正是去拖那个现代样式的小屋了,易嚣用魔法将所有的鲜血都封锁在屋子里面,修补上黛西炸开的大洞,然后用浅显的漂浮咒,让张军云和那些农夫们一起把房子给拖了回来。

    富江应该就是那个房子带来的,为了避免它再次消失,然后再次带来一些奇奇怪怪的生物和鬼怪,易嚣和其他人一致决定将它换个地方。

    而体力活自然是由力气最大的狼人来做。

    张军云虽然没有直接承认他狼人的血统,但也没有否认。

    易嚣没有仔细探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不想说的秘密。

    闻言易嚣点点头,但还没等他说话,一直沉默的弹正就突然抬头道,“阁下说的是,那座被鲜血浸染的奇怪建筑么。”

    阳炎已经将前因后果告诉了首领弹正,他知道这些事情并不奇怪。

    张军云没有否认,这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而得到确认的弹正立刻起身,然后快速的说了一句失礼了,就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看来无论说的情况是什么样子,都没有亲眼所见来的真实。

    这也并不是他多疑,身为所有人的首领,他也必须这样做。

    弦之介虽然有些性急,但同样也是个性格善良的人,在弹正匆忙离开之后,他代替自己的首领,也是他的祖父,对易嚣几人微微欠身,露出歉意的笑容。

    不愧是男主角。

    可惜易嚣正在和富江作斗争,并没有注意到他,倒是阳炎看到这一幕,眼神中的爱意变得更加浓郁,几乎要实质化般的流淌出来。

    屋子中的气氛并没有气氛并没有沉浸太久,很快,不到三分钟左右,弹正就再次急匆匆的回到了这里,而他的脸色,显然要比之前难看得多。

    这一次,他没有再沉默。

    而是在桌子的另一侧坐正之后,立刻对张军云礼节性的微微致意,然后询问道,“云阁下,您真的可以确认……她的身份么。”

    终于谈到正事了,看来亲眼所见的那个鲜血房屋,给弹正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他想必……并不像看到自己的甲贺忍村也变成那样。

    探小姐和黛西等人虽然没有立刻靠拢过来,但也偷偷竖起了耳朵,阳炎仍然懒洋洋的盘踞在房梁上,似乎他们这些忍者已经习惯了这种作息习惯。

    虽然易嚣的身份是阴阳师,但弹正并没有将他认为是这里的领头人,毕竟弹正最开始认识的是张军云,而这又是一个非常尊重尊卑的地方。

    听到弹正话,张军云微微一愣,别的问题他或许不清楚,但有关她到底是不是富江,他绝对不会认错。

    就像易嚣在回来时的路上问他为什么一眼就认出了富江的身份一样,张军云虽然年龄已经不小了,但在现世却算是半个不折不扣的御宅族,对于这类文化有着相当深的了解,恐怖电影也在此列,所以他才能一眼认出富江来。

    “是的。”微微愣神过后,张军云立刻说道,“绝对不会认错。”

    弹正的脸色立刻又难看了几分,想必他也是听说过有关富江的传说的人。

    “那,那些鲜血,又是怎么来的呢。”他试探着问道。

    张军云与易嚣对视了一眼,关于这个问题,他们的内心也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并且应该十分接近真相。

    “是富江。”回答弹正的是易嚣。

    易嚣的目光再次开始变得有些空洞起来,他盯着弹正,继续说道,“血液告诉我,它们全都来自一个人,富江。”

    “屋子里面有很多富江,但她们被屠杀一空,鲜血……染红了整个房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神级升级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