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密爱:甜妻宠〕〔3岁小萌宝:神医娘〕〔神血战士〕〔灵战天地〕〔步步登高〕〔万域灵神〕〔喜劫良缘,纨绔俏〕〔宠物天王〕〔侯府商女〕〔盖世仙尊〕〔娇娃联盟:小妻超〕〔盛世极宠:天眼医〕〔无疆〕〔娇妻入怀:霸道老〕〔重生小俏媳:首长〕〔大道朝天〕〔龙血剑神〕〔重生肥妻:首长大〕〔终焉异世启示录〕〔我是个葬尸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四十四章 富江富江(三)
    目送着弦之介与易嚣一前一后离开,黛西也跟了出去。留下来的只有探小姐和张军云。

    不过说实话,狼人和天狗这种偏向有型战斗模式的生物,对上富江这种无形的神秘存在着实不占优势。

    神秘侧的力量,也就是魔法可以兼顾无形和有型两种力量,但专注用魔力改变身体的魔法生物们,却无法抵抗无形的魔力。

    当然,并不是说身体的强化无用,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到达极致之后,都拥有碾压般的战斗能力。

    但……本质仍然没有什么改变。

    “这边请,云阁下。”张军云有些发愣的时候,弹正不知何时已经起身,用和蔼的声音对他说道。

    身为半个御宅族,甲贺忍法帖这部电影张军云还真的看过。

    虽然时间有些久远,但也算是看过几遍,毕竟是为数不多的忍者类电影,就算内容有些淡忘,也早就在最近这段时间竭力回想起来了。

    可以说,弹正算是半个好人。

    甲贺忍法帖的内容非常简单,无非就是甲贺与伊贺和平了十年,而幕府想要铲除这两个忍村的存在,于是就用阳谋让他们每村选出五名忍者,争夺最强之名。

    而幕府则派遣军队,趁着两村实力空虚之际,开始大举进攻。

    虽然只少了五人就可以叫做实力空虚有些奇怪,但联想到江户时代的人口,以及这个国家的地盘和人口,其实也并不是毫无可能。

    而作为男主角一方的弦之介,以及甲贺首领弹正,自然就算是好人,女主角所在的伊贺虽然看上去像是反派,但这是一部忍者的电影,所以真正的反派只有幕府。

    但……也只能算是半个。

    虽然弹正和弦之介这些忍者的性格或许友善一些,但他们毕竟是忍者,手中的人命或许比张军云见过的同类都多。

    十七世纪是一个混乱的时代,杀戮也是最常见的存在。

    平时的弹正看上去或许会一脸和蔼,但那是因为他的利益没有被触及到,一旦事关甲贺的安危,那么他恐怕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弦之介也是如此。

    这些事情张军云早就知道了,还顺带着把情报分享给了易嚣,所以见到弹正的态度,他倒是没有奇怪,只是不理解他今天怎么这么热情。

    平时弹正总是一副敷衍的态度,虽然没有爱答不理,但也差不多了。

    张军云并不是看不出来,他又不是傻子,显然弹正并没有真正将合作放在心上,或许是不放心自己这几个人,或许是他们的分量根本不够重,弹正只是在敷衍他们。

    倒是今天……热情的有些过分。

    “今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让阁下受惊了,我在舞坊为阁下准备了一场酒会,请务必不要推辞。”

    弹正虽然年迈,但不知是何原因,身体却健壮的仍然像是年轻人,此时他正用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张军云,满是诚恳的说道。

    张军云嘴角微微抽了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对自己的力量……或者说逃跑的速度有自信,就算去一趟也无妨。

    只要……注意着点阳炎就好,她的毒,张军云可没有信心用自愈来解除。

    于是招呼着探小姐,俩人跟着弹正一同从房间的另外一个方向离开,那里,正是甲贺最热闹,也是最常用来举办祭祀和歌舞的场所,舞坊。

    不过,懒洋洋的靠在房梁上的阳炎却没有跟这三人离开,而是在收到弹正的信号后,轻轻从房梁上滑了下来,跟在了易嚣一行人的身后。

    这个新来的家伙,可是似乎隐藏了不少秘密啊。 ……

    弦之介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而跟在后面的易嚣则有些头疼,是真正意义上的头疼。

    除了头疼这一大摊子破烂事外,来自富江的恶意更实在时时刻刻蚕食着他,这东西简直比旧日支配者还能对付,也就是说,富江的战斗力已经爆表,甚至超过旧日了么。

    易嚣并不这样认为,但……若没有在此前特意去了一趟墨水心的世界,得到了属于银舌的力量,现有的魔法,可能还真的对付不了富江。

    无论是高低差距很大的哈利波特魔法,还是输出全靠尖叫的女巫,又或者最为神秘和无形的奥兹国能量魔法,在对待富江的诅咒方面,全部都太无力了。

    这三者魔法全部都是遵循一定规律的,就算是最为自由的能量魔法,也遵循着最基本的魔力构成这条原则。

    而它们三者显然都不能对抗富江。

    富江的诅咒,或者说她引人发狂的魔力正源于人类的本身,是内心深处最烟暗的地方。

    这种内心深处的烟暗是取之不尽的,除非死去,不然烟暗永远不会消失,魔法很难彻底消除或是对抗这种东西,因为魔法是有限的。

    易嚣目前掌握的所有魔法都是有限度的,局限于魔力,甚至是代价。

    除了银舌的力量。

    那四块石板的魔力与易嚣已知的任何魔法结构都不同,它位于无中生有,甚至是凭空造物的领域,无需代价,无需任何转换,只要轻飘飘的一句话。

    这种力量很强大,但这种看似强大的力量,在魔法领域并不是无解的,也不能真正的成为神。

    因为与之相类似的力量有很多。

    易嚣眼前就有一个。

    无限制的富江小姐。

    揉了揉痛的有些发麻的太阳穴,易嚣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碰上麻烦了,从甲贺的首领议事厅走出来后,易嚣越琢磨越觉得富江的力量十分可怕。

    她没有表面展现出来的那么无害。

    她在属于她的世界,可是被称为恐怖之源的存在。

    继巨物恐惧症之后,易嚣觉得自己可能又要多一个分裂恐惧症了,能够想象全世界都被富江支配……啊不,占据的可怕么。

    全世界都是富江,每一寸空间,每一步落脚点,甚至到了富江挤富江,连落脚都困难的地步。

    好吧,虽然她们绝对会打起来,因为那时候世界上已经没有食物了,唯一的食物恐怕就是同为富江的同类了,但她们却不会越打越少,而是越打越多。

    占据一个世界已经够恐怖的了,难倒她们还要挤满整个第二世界,入侵星辰大海么。

    易嚣可不想一回到梦幻岛发现岛子挤满了富江,甚至连大海都给填平了。

    也幸好她们的战斗力只有5,女高中生的程度,最强的攻击方式就是抓头发挠脖子,不然她们可就是真正的恐惧之源了。

    用精神力瞄了一眼后面,易嚣发现黛西已经不见了,想来不知道藏到哪去了。

    易嚣决定不再压制自己的力量,因为一会恐怕会用到魔法书的存在,无论是富江魔力对自己的蚕食,还是富江这个存在的本身,都是必须要快速解决的问题。

    稍有拖延,造成的结果可能就是这个世界被灭掉。

    或者说……被挤满。

    当然,隐藏在暗处的东西很有可能也会被富江挤出来,毕竟在一群富江里找到一个中出的叛徒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易嚣也不确定会不会发生其他的意外。

    他没有忘记,温妮也来自这个世界。

    有些事情会变得有些麻烦,但富江必须要得到很好地控制。

    “就是这了。”三分钟后,弦之介停下脚步,对易嚣说道。

    能在村子里面走上三分钟,关押富江的地方也足够偏僻了,甲贺的人数可不多,充其量都不足千人。

    易嚣抬脚就踩上楼梯,打算推开低矮的房门直接进去,但这个时候,弦之介却神速一般的突兀出现在易嚣面前,一手按住了房门,“阁下,那个妖怪很危险。”他说道。

    微微有些蹙眉,易嚣神情在弦之介脸上扫了一眼。

    他的表情淡淡,但目光中却透露着担忧……应该是担忧吧,这种感情能力,易嚣并不是十分肯定。

    弦之介没有恶意,只是纯粹的担心自己,或者说担心俩人没有力量对抗富江,有关富江的可怕,他在小时候也听过很多故事。

    看来弦之介虽然外表冷漠,但内在却不是一个冷淡的人,虽然没有热情过度,但也保持着善良的倾向。

    真是不容易。

    但易嚣可没有感慨和多愁善感,他平静的望向弦之介,然后问道,“这么说来,你已经有计划了?”

    弦之介一愣,然后诚实地摇摇头,“……没有。”

    易嚣叹了口气,“那就进去吧。”

    只是他刚动一步,就发现弦之介仍然拦在那里,他的手还是按住房门。

    易嚣将平静的目光扔到了他的脸上。

    “那么阁下,你的计划呢。”弦之介满是认真的问道。

    易嚣感觉有些头大,不都说这里的人桀骜不驯么,怎么自己就碰到了这么死板的家伙。

    看到易嚣没有说话,弦之介进一步解释道,“阁下,这可是战国时期就出现的妖怪,如果不小心的话,可是会酿成无法挽回的大错的。”

    你也应该是战国时代的人,而且就死在了战国,怎么都活到了江户时代,易嚣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根据富江的资料,最初有她记载的时代应该是明治时期,显然,这里早了好几百年。

    但……这些事情都没什么意义。

    “杀掉她吧。”易嚣说道。

    弦之介一愣,随即不可思议的说道,“她是杀不死的,阁下,你……”

    易嚣蹙起眉头,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出现了口误,显然,是富江的魔力还在影响着他,竟然把心中被诱导的念头说了出来。

    大脑封闭术消无声息的运转出来,易嚣的双眼开始变得无神。

    空洞的目光注视着弦之介,“抱歉……我的意思是指,封印她。”他说道。

    封印这个词,应该早就出现过了,不少传说中也都有妖怪被封印的结局,再加上自己扮演的是阴阳师的角色,相信应该给这句话添加不少可信度。

    但……每一个主角都不是吃素的,哪怕只是一个格局很小的地方。

    “阁下……”弦之介用一种肯定的目光注视着易嚣,“她已经影响到你了吧。”

    是个聪明的家伙,但既然被发现了,易嚣也没打算再隐藏。

    “是的。”空洞的双眼盯着弦之介,让他有些不自觉的避开,“但你不是我的对手。”

    瞬间,易嚣看到弦之介的肌肉紧绷起来,如果下一刻易嚣动手,他绝对会以最快速度的突入到易嚣面前。

    弦之介的速度就是他忍者的全部力量,甚至远远超过天狗。

    他有信心杀死任何一个敌人,因为他最快的速度是一瞬间分尸掉十五名忍者,甚至连一眨眼的时间都没到。

    但……这并不够看。

    因为他的速度还没有巴里快。

    不过易嚣也没有真的动手,因为这原本就不是他的本意。

    该死,易嚣在心里嘀咕一句,他根本没打算说这句话,而是富江那烟暗的一面影响到了自己,让自己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的确被影响了。”易嚣说道,“那句话并不是我的本意。”

    听到这句话,弦之介略微有些放松下来,但仍然没有失去全部的警惕。

    “如你所见。”易嚣继续说道,“富江的力量在侵蚀着我,现在我还能够抵抗,但如果再拖下去的话,我也不确定会发生什么。”

    “所以……你确定还要跟我在这里浪费时间么。”易嚣的声音平静。

    但理由很充分,充分到弦之介根本无法拒绝。

    于是在犹豫的片刻之后,他后退了一步,然后让开了道路,“请,阁下。”他说道。

    之后弦之介不管不顾的掏出一条烟布绷带,然后缠到了自己的眼睛上,蒙住了自己双眼的视线。

    不看到富江样貌……就不会受到诱惑和变得疯狂么,易嚣并不知道,他默默注视着弦之介的动作,没有阻止。

    下一刻,易嚣推开房门,直面房间中可怖的烟暗。

    五名富江静静的站在门口,围成一个半圆,堵住继续前进的道路,然后默默地注视着易嚣的眼睛。

    相同的样貌,相同的眼睛,烟漆漆的瞳孔深邃而又烟暗,一模一样的目光,充满了麻木和空洞的疯狂。

    死水般的平静下,充满着诡异的光芒。

    这诡异的情形让易嚣也有些承受不住,他默默地关上房门,静默了五秒钟之后,再次轻轻推开。

    “希望我的打开方式是正确的。”他在心中叹了口气。

    下一刻,他看到了房间内部的情形,五名富江正围在一张矮桌子旁,靠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三罐鱼子酱,看上去无比的和谐。

    “……什么鬼。”易嚣默默地想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我的邻家空姐〕〔首席大人,超护短〕〔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