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薄先生,请宠我!〕〔剑神归来〕〔爵少的契约未婚妻〕〔契约暖婚:高冷总〕〔神级强者在都市〕〔绝对虚构〕〔圈套男女〕〔官道红颜〕〔糖婚蜜宠:小小娇〕〔回到领证前夜〕〔北朝纪事〕〔[群穿宋朝]苍穹之〕〔绣华〕〔重生之军长甜媳〕〔书剑盛唐〕〔凰娇〕〔神医凰后:帝尊,〕〔史上最牛主神〕〔密爱100天:娇妻你〕〔回到宋朝被夫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四十六章 富江富江(五)
    似乎是呢喃,但易嚣仍然捕捉到了她眼中一闪而逝的喜爱。

    好在项链已经被他收了起来,他也不怕富江这个战五渣敢上来动手抢夺。

    她站起身,绕过小矮桌子走到易嚣的面前,然后用目光瞪着他,剩下四名富江全缩在她的后面,看上去就像是保护孩子的母亲一般。

    但易嚣却不认为她就是母体。

    富江根本没有母体。

    “你要对我们做什么。”她终于开口说话了。

    自从几人找到这些富江后,她们一直沉默不语,只是瑟瑟发抖的缩在那里,一度易嚣还以为她们不会说话。

    但现在,面对来势汹汹的俩人,为首的这名富江用妖娆的大眼睛瞪了他们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忍不住先开口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没有那种刻意的妩媚,也并不完全普普通通,就像是恰好抓住了一个临界点般,正好可以敲打在人的心房之上。

    弦之介不由自主的侧了侧头,似乎想要更好地听清楚这种声音。

    “还没想好。”易嚣试着用精神力渗入富江的大脑,但却无功而返,这不奇怪,因为之前看到弦之介的想法,是易嚣第一次成功窥视人的内心。

    因为任何生物都或多或少的有精神力,几乎全都不能直接被精神力渗透进去。

    “但首先……我要先阻止你们这种可以使人疯狂的魔力,我快要到极限了。”易嚣用手揉了揉脑袋,魔法书慢慢浮现在他另外一只手中,无风自动的翻找起来。

    “果然都是一样的。”这名富江向后退了一步,用手将剩下的富江挡在身后,她死死的瞪着易嚣说道,“你们只会把错误推到我们的身上。”

    易嚣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就像他说的,他就要抵抗不住富江的魔力了。

    “……坚定地信念给了他不屈的意志,从那一刻起,致使人发疯的魔力对他已经失去了效果……”

    易嚣用一种陌生的语言缓缓诵读着魔法书上的文字,对于银舌来说,只要文字被读出来就是,什么语言都是无所谓的。

    但富江听不懂易嚣在说什么,似乎是未知给她带来了更大的恐惧,她忍不住再次后退了一步,然后叫到,“你要做什么!你在做什么!”

    很难想象身为恐惧之源的富江会是这样一幅模样,在易嚣的眼中,她可能是一个充满魅惑性,时时刻刻都想着要迷惑住男人的恐怖妖精。

    也可能是一个楚楚可怜,装作无辜的心机婊。

    但绝对没有面前这种情况,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还是受害者一样。

    只是无论什么情况,显然……面前这名富江非常激动,甚至是,害怕。

    她的肩膀部位突然出现一个凸起,然后慢慢变得越来越大,就像是一个肿瘤般,这种异常变化很快被易嚣捕捉到,然后在他的目光下,肉瘤变得越来越大,很快就出现了清晰的人来面目。

    五官清晰的浮现在肉瘤表面,就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一般,显得异常恐怖。

    富江显然也意识到了,她瘫倒在地上,身体不住的颤抖。

    下一刻,肉瘤仿佛吹了气一般,疯狂的生长起来,很快就变得有富江半个身体那么巨大,并且肉瘤的表面也出现破裂,一个崭新的,完整的富江就这么出现在了易嚣的面前。

    “……该死。”已经彻底摆脱了富江魔力的易嚣嘀咕了一句,这种情况比他想象的要棘手无数倍。

    他可没想到富江的分裂这么迅速……甚至是,快的吓人。

    身体里钻出个自己似乎没有影响到富江的健康,并且她肩膀部位破裂开的伤口也飞快的自行愈合,她正准备再次挣扎着爬起来呢。

    易嚣后面的弦之介一直将手紧紧按在刀柄上,他的额头留下滚滚汗珠,通过声音他将周围的一切听得一清二楚,但他无法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人体内钻出一个人类的声音,可不在他训练时考虑的范畴。

    就在此时,那名被富江新吐出来的富江,已经回过了神。

    “啊!”她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在发觉自己如婴儿般的状态后,立刻用手挡住自己的身体,然后疯狂的拿起桌上的鱼子酱罐头,狠狠的砸向易嚣。

    “看什么看!你这个咸湿大叔!”

    估计这个富江出生的时候投掷天赋已经被点满了,三罐鱼子酱一个不落的全砸中了易嚣的身上,当然,都还没吃完呢。

    躲在后面的那个吃货富江正一脸萌逼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

    似乎……有些生气……

    她沾满了没舔尽的鱼子酱的手上慢慢开始鼓出肉瘤,那名新出现的富江身上,也开始涌动出不规则的变化。

    “减缓!”

    魔法书快速的翻动着,易嚣默默吐出两个字。

    一瞬间,周围的时间似乎都被放慢了,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每一个富江的变化,挡在易嚣面前,最开始说话的那名富江似乎有些焦急,但身体没有再出现异变。

    身后的四个富江有三个一脸无辜,似乎完全没弄明白在场情况,只有第四个,她看上去似乎很不高兴。

    不能再让她继续分裂了。

    易嚣的目光快速在她身上扫了两遍,在落到她手指沾着的鱼子酱时,立刻明白了她不爽的来源。

    “鱼子酱!”易嚣简短的说话,下一刻,“啪!”的一声,她的手中再次出现了一个崭新的罐头。

    至于正在尖叫不止的这个富江……

    “衣服。”易嚣甚至都不需要多加判断和猜测,就能推断出她需要什么。

    魔法书再次翻动,一套日式服装突兀的将那名富江包裹起来,裹得严严实实,下一刻,时间重新回归正常。

    看着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日式和服,那名富江愣在那里,同时尖叫也戛然而止。

    易嚣注意到她的身上没有在鼓出肉瘤一样的东西,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可以确定这是能够控制的。

    至于缩在后面那只富江,她已经再次高高兴兴的用手指蘸起鱼子酱来,似乎完全没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屋子中紧张凝固的气氛顿时松懈了下来,就连易嚣也松了口气,弦之介更是连身体都彻底僵硬了起来。

    好吧,但易嚣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看到了么,你一定看到了吧。”地面上的富江颤颤悠悠的站起来,然后对易嚣严肃的说道,“你也认为我们是妖怪么。”

    易嚣忍不住在内心翻了个白眼,都变成这样了,你难道还觉得自己算正常人么。

    当然,为了考虑到富江情绪的问题,易嚣需要换一个说法,富江这种生物,简直是一言不合就分裂啊。

    微微思索了一下,易嚣说道,“你当然是妖怪。”

    富江“……”

    气氛再次凝固了一下,但出乎意料的,竟然没有一个富江再次出现分裂的征兆。

    就连似乎似乎都停止了,过了良久之后,她才缓缓的说到,“所以……他们才将我们送到了阴阳师这里么,那个鬼……是你养的?”

    她的目光在易嚣的狩衣上转了一圈,然后又看了看后面的弦之介,她皱了皱眉头目光中似乎划过一丝疑惑。

    然后没等易嚣回答,她就继续说道,“杀了我们吧,但警察一定会找到你,将你绳之于法,并且在我们死后,一定会发生非常,非常,非常恐怖的事情。”

    易嚣眯起眼睛,他终于想到不对的地方在哪里了。

    “警察,你在说什么。”他问道。

    这里可是江户时代的甲贺,富江是从哪里知道警察这个名词的,就算她的记忆可以共享,那也是向前共享吧,总不能共享到来自未来的记忆,那就太……

    “装傻么。”她冷笑道。

    刚刚被她分裂出来的富江也来到了她的身边,恶狠狠的瞪着易嚣,似乎已经得到了富江的记忆,弄明白了前因后果,她嘀咕道,“变态咸湿大叔。”

    对,就是这里。

    这个词也不是江户时代出现的,怪不得易嚣非常不爽。

    但现在他的脑袋有些乱,不仅仅因为一大堆的富江,还因为她口中的警察,微微停顿了一下,易嚣说道。

    “你说的警察是什么东西,据我所知,任何一个阴阳师都有除妖的义务,这一点就连现在的大名都不能够阻止。”

    “大名!”2。

    这下轮到富江一脸萌逼了……

    很快,在易嚣的刻意引导下,他透漏出来的信息果断改变了富江的立场,将自己是富江的敌人,变成了他们也是无辜者,富江也是受害者的地步。

    这样一来,双方就可以很好地交流了。

    并且易嚣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信息,也在富江们大为不可置信。

    易嚣与弦之介盘腿坐了下来,在六名富江都穿戴好之后,气氛立刻融洽了起来,只有弦之介,他的额角慢慢流出豆大的汗珠,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但……正在交谈的双方暂时没有注意到他。

    “这么说的话,现在应该是江户时代,也就是一七几几年。”在听完易嚣模模糊糊的概述之后,两名富江在那里低声嘀咕着。

    她的历史学的还是不错的,毕竟高中已经上了几十年,并且有时候她还是历史的亲身见证者,所以很快就判断出现在的时间。

    说是低声嘀咕,但房间就那么大,易嚣简直听得一清二楚,“听你们的意思,你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故意这么问道。

    “不是世界。”其中一名富江立刻做出了更正,只是时间不同,“我们来自你们的二百年之后,大概吧……”

    “但你们最初的传说是从战国时期开始的,也就是说,你们一直活了四百年?”

    两名富江对视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我不记得那么久的事情,我的记忆,大概只有十几年的样子。”

    富江的记忆可以共享,但不能传承,也就是说,如果某一个时刻,所有的富江都被杀死了,就算通过内心深处的阴影和*再次诞生出来,她的记忆也出现了断层,就像现在这样。

    “如果你们杀死了现在的自己……会怎么样。”易嚣再次问道。

    两名富江的嘴角同时抽搐了一下,可能是没想到在这个年代,也会听到大名鼎鼎的外祖母问题,这大概是历史上最早提出来的了吧。

    “如果是别人的话,我不知道。”她回答道,“但如果是我,我是杀不死的。”

    可以,这个回答很富江。

    易嚣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只是随口一说,反正他的身份早晚会揭穿,他可不想富江在恼羞成怒之下,再次爆出一大堆富江来。

    但是易嚣注意到,除了开口说话的两名富江外,其他四名富江一直都没有说话,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会动的人偶。

    “她们怎么了。”易嚣并未隐瞒,而是直接问道。

    易嚣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吃的,苹果也是,鱼子酱也是。

    鱼子酱里面放有少量的吐真剂,所以富江的回答才会如此配合,不然进展怎么会这么顺利。

    两名富江再次对视一眼,但这次,她们没有说话,哪怕是在吐真剂的影响下。

    易嚣眯起眼睛,她们的记忆出现了断层,暂且认为她们说的是真的话,也就是说她们对自身的了解可能还没有自己深刻,当然,只是常识性的设定,比如说生气和害怕之下会分裂等等。

    “你们对自己了解多少。”易嚣再次问道。

    “就像你看见的那样,你已经看见了不是么。”富江似乎不想谈论这个话题,语气有些不满。

    “富江……”易嚣慢慢的说道,“没有人知道这个美丽的女人是哪里来的,最初的记载实在战国时期,她出现了无数次,每一次都有着相同的外表,美貌,而又充满了诱惑性,但统一的结局都是被人杀死。”

    “你们可以分裂。”易嚣看着富江的眼睛,“死亡会促使分裂的产生,害怕和愤怒也是同样,并且你们还有一种可以致使人疯狂的魔力,在不知不觉中,就影响到其他的人。”

    易嚣每说一句,富江的脸色就苍白一分,等到易嚣说完之后,她的脸色已经变得雪白无比,同时在嘴里低声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些事情……”(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