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专宠:前妻有〕〔荣耀与魔一念间〕〔杀神之神〕〔仙人一清〕〔从荒野开始的万界〕〔极品全能医仙〕〔都市之时间主宰〕〔圣蒂〕〔都市超级医仙〕〔报告爹地,妈咪要〕〔穿越八零:麻辣小〕〔隐婚试爱:娇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废柴逆天召唤师〕〔灭世霸尊〕〔逆天九小姐:帝尊〕〔一晌贪欢:腹黑总〕〔间谍的战争〕〔我的伟大的卫国战〕〔重生之前方高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四十七章 富江富江(六)
    出乎意料的,富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奸诈狡猾,在易嚣的设想中,她或许是那种蛇蝎心肠的心机女人,毕竟这是富江最擅长的角色,也很符合她的漂亮到妖娆的美貌。

    去掉她是在说谎可能,易嚣已经从她嘴里掏出了大量的情报。

    就像易嚣猜测的那样,她对自己的认识不够深刻。

    她并不明白富江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她的记忆出现了断层,虽然在记忆共享下也有了十几年的积累,但更久远的,关于自身的那些信息,却已经丢失了。

    富江不是什么神兽,不会一出生就自带记忆传承,她当然不会明白自己的来历,自己是从男人内心深处的阴影中诞生出的怪物。

    但富江的记忆可以共享,随着她不断地分裂,每次危机总会有富江侥幸存活下来,这样一来,存活下来的富江就可以将记忆共享给新分裂出来的同伴们。

    随着漫长的时间流逝,她总能在记忆中推测出一二。

    但她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了,这也就意味着在十年前的某一时刻,有一瞬间,在世的所有富江都被消灭了。

    记忆共享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就算下一秒钟她再次分裂诞生,丢失的记忆也永远丢失了。

    不知道富江是不是处女座,不然得知自己丢失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一定会抓狂的。

    随着记忆的丢失,富江最初的起源也肯定无法追究了。

    其实富江是什么星座,与她最初的起源并无太大关系。

    虽然她丢失了记忆,但富江仍然在十几年间对自己的特性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首先,她最恐怖的地方就在于分裂,死亡分裂,因肢解而受伤也会分裂,害怕恐惧和愤怒等不稳定的情绪也会让她分裂。

    并且分裂出来的……就是一个完整的个体。

    她拥有自己独立的思维,在原有记忆基础上延伸出的记忆,甚至是,完全不同性格。

    这也是为什么同样的富江,在面对易嚣时的态度会截然不同,所以星座的话,考虑那只起源的富江并没有意义,因为每个富江都是独立的个体,而不是复制体。

    但并不是每一个富江在分裂出来之后,都会拥有全新的人格,富江在被分裂出来之后有很大的可能会变成一个像牵线木偶般的存在,只有最基本的生存本能,虽然对外界的刺激仍然有反应,但脑袋里面空空如也,并且对什么都提不起劲。

    这种富江是分裂失败的富江。

    在场的六名富江,除了说话的两名之外,其他四个全是分裂失败的产物。

    那个对鱼子酱耿耿于怀的富江看上去与她周围的同类不同,似乎有些机灵,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她只是饿了而已。

    分裂失败的富江除了有些笨外,其他方面没有任何区别。

    同样的危险。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比这些有独立人格富江更加危险,因为她们只会按照生物的本能和本性行动,不会思考,她们的愤怒就会随之减少,但同样,仿若野兽一样的富江在面对这个世界时,恐惧和害怕也会大幅增加。

    事实上,易嚣在发现她们时只有三个,后诞生的两个,全都是分裂失败的富江,再次分裂出来的。

    看着面前捧着热茶,动作出奇一致的两名富江,还有旁边四个完全不修边幅,也不知道形象为何物的富江,易嚣苦恼的揉了揉额头。

    银舌的力量完美的将过人的意志力和富江的免疫力在易嚣的身上具现了出来,成功解决了他为了抵抗富江可以诱使人发狂而过量使用大脑封闭术,引起的头疼问题。

    但易嚣现在还是有些头疼,因为除了关于富江分裂的问题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正摆放在他的面前。 ……

    “什么?你说谁?”

    三分钟前,正在那个满嘴咸湿大叔,却仍然聚精会神的看着易嚣用魔法变出一杯杯热腾腾的奶茶,不断低声欢呼时,严肃脸的富江则将发生在屋子里的事情缓缓讲了出来,而易嚣手一抖,好悬没把手中的魔杖抖掉。

    “是贞子啦,大叔。”那个性格比较活跃的富江一脸嫌弃的看着易嚣,“大叔,你真的是阴阳师么。”

    “简直和电影中的一模一样,我是绝对不会认错的,贞子都真的存在啦,大叔你竟然连听到贞子都这么惊讶,你这家伙,是个冒牌货吧……”

    她嘴里不断嘀咕着,完全无视掉手中那杯热气腾腾的奶茶,气的易嚣简直想一巴掌把她手里的奶茶拍掉,但想想这么做的后果很有可能是把一屋子的空间都给塞满,易嚣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但很快,她自己似乎也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嘀咕声小了起来。

    严肃脸的富江无奈了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声解释道,“这里是江户时代,阴阳师大人不知道贞子也很正常。”

    她挠了挠脑袋,然后继续往下说去。

    随着她的回忆,易嚣很快就弄清楚了那个突然出现的房子里发生的一切。

    那个房子中,的确发生了一场血战。

    更确切的来说,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富江记得自己是在放学的路上突然失去了意识,等醒来之后,就来到了一间完全封闭的屋子里面,没有光源,也没有任何出口。

    还没等富江出声呼救,这一切都随着电视机的打开,而彻底陷入一场噩梦之中。

    “啪!滋——滋——”

    电视机在昏暗的房间里发出嘶哑的电流声,绽放着微弱的光芒,还有片片雪花般泛着花白和白光的屏幕,没等富江的眼睛适应着烟暗中唯一的光源。

    她就遇到了一个恐怖的生物。

    从电视机里面爬出来的贞子。

    当然,易嚣并不确定贞子和富江谁比谁更恐怖,但毫无疑问的是,单体战斗力方面,贞子要比富江强大得多。

    然后一场屠杀就开始了,根据富江所说,贞子出现之后几乎没有任何停留的,就直奔她而来。

    她的第一次死亡是被贞子掐住脖子窒息而死的,并且自己还是亲眼所见,因为她在无穷的恐惧中早就分裂出了更多地富江,正在周围瑟瑟发抖的围观着。

    所以她的记忆里面就出现了一幅自己看到自己被掐死的情形。

    很是奇怪。

    然后就是第二次,仍然是被掐死,第三次,掐死,第四次,还是掐死,第五次,终于不同了,这一次是被掏出了心脏,第六次,手撕富江,第七次,被扭成麻花……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富江见证了自己无数次的死亡,不过她的记忆是完整的,因为随着她在死亡和恐惧中不断地分裂诞生,大部分的死亡都是她亲眼见证的。

    而且是多个不同的角度。

    这场单方面屠杀的战斗一直持续的整整三天时间,死掉的富江可绕地球一周,呃,或许没有那么多,但将房间的四面墙壁染上一层厚厚的血浆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贞子似乎对富江有什么特殊的杀伤技巧,凡是被贞子杀死的富江,很快尸体就会慢慢的融化,只留下一大摊血迹。

    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就不记得了。

    她最后的记忆是,一道湛蓝色的光泽围绕在她们身上,贞子和残存的一名富江,然后瞬间她的眼前就是一片漆烟。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就在那片昏暗的小树林里了。

    然后一名腰间挂着短刀的农夫,面目丑陋的想要扑上来,富江尖叫,并且挣扎的向后退去,紧接着一道绸缎般的丝布从树梢飘落,然后那名农夫就面目发青的死去了,而绸缎在裸体后,则化为一名女人,阳炎。

    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很清晰了,因为那个时候易嚣几人已经赶了过去。

    那么事到如今,最重要的问题已经出现了。

    没错,富江不仅来自未来的时间,而且还碰到了贞子,并且被贞子一顿暴捶。

    后者先不说,易嚣很奇怪富江到底是如何穿越时间的,她是真正意义上的穿越了这个子世界的时间线,还仅仅只是从她们所在的子世界,来到了这个充满了混乱的,十七世纪的子世界。

    因为在子世界中出现的剧情几乎都被完全的融合了进去,令人发觉不到异常,或者它的时间线被改变了,比如说甲贺忍法帖,它明明应该发生在战国时期,但却因为基努里维斯所在的四十七浪人硬生生的向后拖了一百年,出现在此刻。

    就算时间线实在无法变动,那么剧情也会彻底消失掉,只会出现剧情诞生之前的线索。

    比如远在英格兰岛流窜着的凯瑟琳小姐,或者活动在整个欧洲格林生物们。

    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现象,但如果真的是子世界造成的,那么它为什么要将富江和贞子给拖拽到这个世界呢,它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易嚣眯起眼睛,他的直觉告诉他,或许这一切富江无法告诉他的话,那么另外一个当事人,贞子,或许可以告诉他,如果真的能够沟通的话。

    至于贞子……

    易嚣想到了怀中的那盘录像带,虽然电视机已经坏掉了,但录像带才是贞子的本体。

    至于电视机,红城堡里的大图书室中有好几台,反正现在也没人看了。

    “这么说的话……”易嚣若有所思的说道,“你在你们的世界看过贞子的电影,那么你们和她到底来自同一个世界,还是分别不同的世界呢。”

    这也是一个问题。

    不过活跃一些的富江在听到易嚣的自言自语后还没有什么反应,严肃脸的富江,却在愣了一下之后,皱起眉头。

    没等她仔细琢磨出不对的地方,易嚣已经抬起头,对她露出了一个模式化的笑容,然后说道,“抱歉,之前可能忘了告诉你们,我是一个阴阳师,但同样也不属于这个时代。”

    他指了指富江手中的奶茶,“在看到这个的时候,你们就没觉得奇怪么。”

    两名一脸萌逼的富江低头看了看手中杯子里的奶茶,然后再次抬起头,仍然是一脸萌逼的表情。

    易嚣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过来,“好吧,我忘记了,你们那个时代……这种东西可能还没有流传过去。” ……

    易嚣的话语组织能力要比只有高中学历的富江强得多,并且关于易嚣等人的身份问题早晚是要揭穿的,因为就在他们平时对话间就会露出许多怪异之处。

    或许对土生土长在江户时代的人不会有什么破绽,但对于同样来自未来,八九十年代的富江,很快就会察觉到一些蛛丝马迹。

    所以三言两语之间,易嚣就将自己同样来自未来,并且是要比富江还靠后的未来,大致说清楚了。

    果然,在消化掉这些惊人的信息之后,那名性格活跃的富江额头上立刻冒出了一个大大的井号,她愤怒的瞪视着易嚣,然后吼道,“这样重要的消息!是能够随便忘记的么!”

    “这么大的事情,仅仅一句忘记说了就像轻易的揭过去,简直不可原谅!”

    旁边严肃脸的富江虽然没有说话,但显然,她脸上的表情也表明了她同样是这个意思。

    虽然易嚣并不明白,她为什么能用一脸严肃表达出这样的意思。

    但更重要的问题,并不是她们两个的生气,而是……

    “冷静,冷静!”易嚣看到那名性格活跃的富江肩膀处似乎已经有什么东西开始在她的皮肤下面蠕动,于是连忙叫到。

    那名严肃脸的富江也是同样如此,但是在另一只肩膀上。

    严肃脸的富江到底天生就更为识大体一些,她并没有真的生气,或许是一种对于同样未来的人的信任和熟悉,她很快就克制住了自己的心情。

    但这名性格活跃的富江就不好说了。

    她也想阻止自己的分裂,但越随着她的着急,她肩膀处的分裂速度就越快。

    最后在易嚣无语的注视下,一个崭新的富江再次从她的肩膀里爬出来,然后摔到了硬木的地板上。

    她有些呆滞的抬起头,然后茫然的打量着四周。

    “失败的分裂。”严肃脸的富江说道。

    “看什么看!你这个咸湿大叔!”性格活跃的富江从易嚣吼道,“还不快拿一件衣服出来!”

    易嚣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再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富江的满满恶意。(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