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马小甜心:叶少〕〔超级名气升级系统〕〔画满田园〕〔剑鸣九天〕〔官道巅峰〕〔黎明之剑〕〔腹黑总裁坏坏爱〕〔灵武帝尊〕〔一窝三宝,总裁喜〕〔变身在漫威世界〕〔暴富人生〕〔诡境求生〕〔惊世凤鸣:至尊大〕〔Boss生猛:总裁,〕〔完美K线〕〔魔神大人请走开〕〔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大汉的光芒〕〔最强特种兵之战狼〕〔乡村小邪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四十八章 敌意
    易嚣眼角微跳的看着性格活跃的富江将新分裂出来的那名富江踢到身后的富江堆里,这个可怜的家伙双眼无神,完全不明白同类对她的恶意。

    零距离的,易嚣再一次见识到了富江的危险性。

    因为理论上,她的分裂是无限的。

    好在她的分裂速度不与外界因素有关,比如一枚导弹下来将一窝富江炸成粉末,或许某个坚强存活的细胞会再次分裂出一个,也或许无法再分裂了。

    不会出现导弹落下来的瞬间,富江因为痛苦而瞬间呈现几何趋势暴增的情况。

    那就真是太令人绝望了。

    但事实上,富江的可怕远不止这玩笑般的分裂这么简单。

    “这样说来的话,先生也是从未来回来的呢。”严肃脸的富江放下奶茶,然后用狐疑的目光盯着易嚣,“你真的是阴阳师么?”

    “为什么这么说。”易嚣很奇怪。

    “凭借未来的知识,完成一些无法被人拆穿的小把戏,伪装成阴阳师很容易吧。”严肃脸的富江毫不客气的说道。

    说实话,易嚣的脾气并不算不好,只是有些冷漠,但可能就连易嚣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对富江的态度有些太和善了,甚至有些格外包容。

    “啊,这样啊。”易嚣点点头,“现世中阴阳师这个职业几乎都要绝迹了吧,我当然不会是阴阳师,但你也姑且可以认为……我的确有些能力,可不是你说的那种小把戏。”

    旁边性格活跃的富江眼中划过一丝狡黠,因为侧对着易嚣的缘故,他根本无法发现。

    富江之间不需要交流,也不会出现对视一眼这种情况,如果有的话,那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因为她们之间所有的记忆都可以共享,一个富江接收到的信息,很快就会被其他的富江接收到。

    如果需要的话,她们的脑袋就会得知这个消息。

    不会出现因为记忆太多脑袋处理不过来的情况,因为她们的大脑也同样很多,调用这些被分享的记忆,就像回想自己的记忆一样,非常方便和顺畅,一般人不会明白富江的这种能力。

    “好吧。”严肃脸的富江闻言虽然还是一副狐疑的样子,但在想了想后,只能无奈的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你一定要保护好我啊。”

    “什么?”易嚣一脸萌逼,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贞子啊。”严肃脸的富江理所当然的说道,“如果它再出来的话,身为阴阳师的你肯定可以应对吧。”

    “它要杀死我,你应该明白我在死亡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当然,如果……你愿意赌一赌的话,也是可以的。”

    易嚣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他明白了富江的意思,但……“江户时代,应该没有电视机了,富江小姐。”他说道。

    “那井口总有吧。”性格活跃的富江理所当然的说道,然后摆出一副大叔你好笨喔的样子。

    易嚣微微一愣,然后眼中的目光不变,“井口啊……对了,你们那里,贞子上映到第几部了。”他装作不经意间的问道。

    “第五部。”回答他的还是性格活跃的富江,她似乎没觉得自己的回答有什么问题。

    严肃脸的富江低头喝着茶水,长长的头发盖住她的脸庞,也笼罩住她手中的杯子,根本看不清她的表情,甚至连手都不看到,只能看到发丝间偶尔流露出的雪白,这看上去的确有些妖娆到诡异。

    “第五部啊……”易嚣轻声重复道,“好吧,我明白了,我会保护好你们的。”

    “能保护好你自己就不错了,谁知道你这个咸湿大叔是不是在说大话。”性格活跃的富江简直一刻也安静不下来。

    易嚣感觉脑袋又大了,他觉得自己和这两个富江的思维根本不在一个回路上。

    “你们不应该关心关心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时代,我是怎么来到这个时代,又或者怎么才能回去的问题么?”他问道。

    但是富江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指了指一旁的弦之介,“这位先生,也是和你一样么?”

    “不……他是江户时代的人。”易嚣眉头一皱。

    “那么考虑这些问题,你还不如考虑考虑,如何才能向他解释明白吧。”严肃脸的富江端着奶茶,悠悠然的说道。

    弦之介将双方的对话听了个清楚,就是不知道他能理解多少,虽然有些名词非常超前但毕竟文字都是根据字面的意思创造的,大体内容还是能够听得懂。

    不过这对易嚣来说不是问题,扭转记忆这点,除了光头佬外,只有魔法最擅长了。

    他并没有将弦之介放在心上,但既然富江说了,自己也最好解释一下,这么想着,易嚣变转过了头。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为什么自己要顺着富江的意思来,甚至性格活跃的那名富江表现的完全就像个熊孩子。

    只是没等易嚣想明白这个问题,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道雪亮异常的寒光。

    “盾!”

    “当!”

    一声脆响,易嚣徒手接住了弦之介向他脖子挥来的短刃,他的手臂上凝结着一面金黄色的倒三角盾牌,盾牌完全由光芒组成,还在闪着犹如水波般的光影。

    这是守护咒语另外一种实质化的表现,需要很长的压缩时间,但在银舌的帮助下,这段时间被大大缩减了,甚至只需要一个字。

    但易嚣能够挡住弦之介第一击,不代表就挡下了他的全部攻击。

    “滴答,滴答!”

    微微低下头,易嚣看到鲜血不断地从自己身上渗透出来,仿佛冻结的时间在一瞬间被溶解了一般,手臂上渗出鲜血,腹部和胸口的鲜血如同贯穿般刺射出来。

    在刚刚一瞬间的时候,弦之介已经向他发出了不下十五刀之多。

    “你疯了么……”易嚣眯起眼睛,与其说是在质问,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弦之介一言不发就做出这样的举动,已经引起了易嚣的怒火。

    无论他有什么原因,就算因为隐瞒身份的问题不能直接杀死他,易嚣也打算给他一次印象深刻的教训。

    下一瞬间,弦之介的身影腾空而起,以一种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速度,瞬间在半空中化为一道灰色的虚影,仿佛旋风般向易嚣袭来。

    “砰!”的一声,四人面前的低矮小桌轰然炸裂,但桌子上的奶茶已经被两名富江淡然的在炸裂前就端到了手里。

    她们两个淡定的坐在原地,屁股向后挪了挪,让出更大的空间,也似乎在为自己找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不过她们两个这么淡定,但身后那些分裂失败的富江就没有这么淡然了。

    她们哆哆嗦嗦的挤到一起,然后向房间的角落里蠕动着,同时她们的身体各个部位也开始出现诡异的不规则蠕动,就仿佛皮肤下有某种虫子一样。

    “治愈。”易嚣仿佛低气压般的声音在灰色的虚影中传来,它仿佛龙卷风一样将易嚣包裹在里面,因为长时间的停留,甚至偶尔会出现弦之介的残影。

    不过被弦之介当做靶子的易嚣却很淡定。

    淡淡的金色守护咒保护住他致命的部位,至于其他的,弦之介造成的伤势最多只能是流血不止,无法危及到生命。

    而弦之介的速度远没有巴里艾伦那么快,相比作为人类的身体,他的爆发性也不可能有神速力那么持久。

    最开始他只是打了易嚣一个措手不及而已,一旦反应下来……

    “下一刻,他仿佛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墙壁上……”易嚣说道。

    “砰!”的一声,下个瞬间,弦之介的身影猛然出现在半空中,就像是撞到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上,他整个人向后退去,晕晕乎乎的倒在了地上。

    只是易嚣却没有结束。

    看到终于出现的弦之介,易嚣手中魔杖一挥,他便瞬间被一股力量狠狠的撞到了对面的木头墙壁上。

    “砰!”

    又是一声闷响,弦之介被挂在了墙的半空之上。

    易嚣身上的伤势已经愈合,在银舌的治疗下,这种不致命的伤势甚至连魔药都省了,他注意到弦之介的短刀就在地面上他之前坐的位置,因为抽不出来的关系,弦之介手中拿的是另一支刀。

    怎么说他也是个用刀的忍者,就算在村子里不会身上挂着好几把刀,有一把作为备用也是很正常的。

    易嚣用脚将地面上插在刀鞘里的短刀踢在手中,然后向弦之介狠狠一抛,短刀在空中分裂成四把,狠狠的钉在了他的四肢上。

    鲜血慢慢的渗透下来,但弦之介只是闷哼了一声,就不在挣扎。

    皱着眉头,易嚣低声问道,“为什么要袭击我。”

    听到易嚣的问题,弦之介陡然抬起头,狠狠的注视着易嚣,就算隔着烟布,都仿佛能感受到他的怒火。

    烟布被易嚣瞬间崩飞,露出了弦之介一双渗着血丝的眼睛。

    不带一丝人性,剩下的只有疯狂。

    易嚣再次皱起眉头,弦之介的状态看起来似乎不太对,或者说,很不正常。

    “杀了我吧!”他嘶吼道,“她是你的了!”

    “她?”易嚣很是诧异,但很快就顺着弦之介的目光弄明白了她是谁。

    是富江。

    这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富江,就算隔着烟布蒙上眼睛,看不到富江的样貌,单单是她的声音,仍然可以在不知不觉间促使人类陷入疯狂的状态。

    并且不是相处几天之后,而是十几分钟之内。

    “是……真疯狂……”易嚣嘴角抽了抽说道。

    看到这样的弦之介,易嚣也不能再暴揍他一顿了,这显然是一场误会,虽然他砍了易嚣好几刀,但易嚣也同样刺穿了他的胳膊和腿,而既然是因为富江的魔力而引起的,易嚣也没有兴趣去跟一个江户时代的土著较劲。

    易嚣轻轻向后一挥,四把刀脱落下来,弦之介掉到地上,同时在瞬间陷入沉睡。

    将弦之介的伤口鲜血止住之后,易嚣将目光落到了富江的身上。

    严肃脸和性格活跃的富江早就放下了奶茶,然后摆出一副为易嚣紧张的态度,演技拙劣到连高中话剧团都不如,她显然没有贞子小姐那么多才多艺。

    易嚣的眼角微跳,然后低下了头,显然,这两名富江有问题,这都不用想,因为她们甚至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如果真的害怕紧张的话,她们早就分裂了,还能这么淡定。

    但易嚣却拿她们没什么办法,就像她们所说的,富江死了会有什么后果,易嚣要比她们还清楚。

    而且除此之外,易嚣也并没有想真的消灭她们。

    这可是富江,恐惧之源富江,如果使用得当,完全可以造成一场毁灭般的灾难,就这样消灭掉岂不是太可惜了。

    深吸了一口气,易嚣抬起头,然后轻声对她们说道,“不用担心,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俩人已经恢复了淡然的表情,然后再次端起奶茶,仿佛杯子中的奶茶怎么喝也喝不完一样。

    严肃脸的富江似乎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把易嚣的后半截话给堵了回去,她端着奶茶,然后悠悠然的说道,“不用担心我们,他……你怎么办。”她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弦之介。

    “这不是问题。”易嚣模式化的笑容有些僵硬,“他不会这一切,只会记得麻烦已经被解决掉了。”

    “这样啊。”严肃脸的富江歪歪脑袋,似乎对易嚣有这种能力感受诧异,然后下一刻,她向后一指,说道,“那这些呢,她们可没有我们这么淡定。”

    顺着她所知的方向,易嚣一抬头,立刻看到了烟压压的一片。

    入眼所见,白花花的富江们已经将屋子的一个角落挤得满满当当的了,她们瑟瑟发抖的缩在一起,因为易嚣与弦之介之间的战斗而颤抖着,哪怕到了现在也没有放松下来,因为易嚣看到不断还有新的富江被分裂出来。

    粗略一数,角落里的富江已经接近有十个了,并且全部都呈现抱头蹲防的姿势。

    易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双手揉了揉额头和面颊,他也不知道自己此时该是个什么表情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