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和绝色女总裁〕〔巫师生活指南〕〔诅咒之龙〕〔塞尔达入侵漫威〕〔重生网络大佬〕〔乘鸾〕〔逆变九二〕〔归一〕〔绝代神皇〕〔我是至尊公子爷〕〔仙帝归来〕〔血色大领主〕〔女友都想捅死我〕〔我已经没钱守护阿〕〔我的超级悬赏金系〕〔我的夫人是凤凰〕〔神级快穿:Boss,〕〔幻符〕〔神话级联盟〕〔一吻情深,双面傲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四十九章 木屋
    收押富江的这间木屋,房门已经足足关了有三刻钟的时间,屋子里面现在的情况如何黛西不知道,但外面的气氛,却显得有些诡异。

    阳炎站在一棵大树的树杈上,将半边脸藏在树后,也足足注视了自己三刻钟的时间。

    并且她的怨念似乎越来越重。

    黛西不明白她的怨气是从哪里滋生的,但是通过两名同伴的解释,她知道阳炎是喜欢着弦之介的,也就是刚刚进去的那个男人。

    听说里面有一大堆的富江,一种可以天生可以魅惑男人的生物。

    换做自己心情也不会好了,但这种怨念不应该冲着自己来啊,那些富江才是主谋。

    但看在自己是一名伟大的魔法师的份上,就不与她计较了。

    黛西这面想着,一边保持着仍然冰冷冷的表情,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念头与事实有多么的脱线。

    估计张军云等人也想不到,隐藏在黛西冰山面目下的,会是一个脱线的家伙。

    但这种女孩独处的小时间没有给黛西留下多少,因为就在她心中不断碎碎念的时候,木屋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了。

    出现的是那名后来的自由人,还有一个富江。

    没有其他人了。

    没等黛西出现其他念头的时候,阳炎就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俩人面前,然后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他呢。”心中太过担忧和关心弦之介,阳炎此时根本没有别的心思,甚至连面对一个陌生男人习惯性的挑逗都忘记了,便径直的问道。

    阳炎,深爱着弦之介。

    易嚣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这个念头,也明白她此刻望向后方的目光。

    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易嚣将带出来的那名富江挡在后面,遮挡住阳炎的视线,在加上富江不出声说话,应该可以最大限度的克制她的魅力。

    或者说魔力。

    好在阳炎的一门心思都放在弦之介身上,根本没多留意富江,反正她又不是没看过。

    “弦之介在屋子里。”易嚣回答道,“已经出现十名以上的富江了,没有人管理肯定会出乱子,就有他暂时留在那里看管她们。”

    “一个人?”阳炎愣了一下,将冰冷的目光注视过来。

    “你把他一个人留在那里,和一群可以魅惑人,让人失去理智,变成疯子的妖怪留在一起?”

    易嚣觉得此时说什么他是自愿留下的这样的话根本没有用,她不会信,因为她根本就没打算信,所以易嚣直奔主题。

    “他是不会被魅惑的。”易嚣说道,“他的意志力很坚强,我的法力也在守护他,他是最佳的人选,甚至在一开始我都没敢相信。”

    阳炎慢慢抬起头,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仿佛一条蛇般吐信舔着嘴角,眼睛中露出危险的光芒。

    “我可以让你看看他。”

    易嚣身后向后一指,木屋的表面突然出现一个漩涡,漩涡中露出大片空白,正是房间内部的情形。

    但只有弦之介一个人,富江并没有被显现出来,而弦之介已经摘下了蒙眼布,正专注的抚摸着怀中的短刀。

    他似乎没有意识到木屋被开了一个洞,又或者说,仅仅被偷窥了而已。

    这个漩涡仅仅只持续了几秒钟,就再次消失,木屋的表面回归于一片平静,没有丝毫声响出现,也没有被破坏。

    “他在里面,但富江们非常危险,你不能注视,不过,瞧,他并没有问题。”易嚣继续说道。

    阳炎呼出一口墨绿色的气体,目光缓缓流转,“你也知道她们非常危险。”

    “我会将这件事情告诉首领大人。”阳炎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紧紧盯着木屋,但因为她没有接到弹正进入木屋的命令,她不敢踏进一步。

    如果不是弹正的命令的话,她才不会惧怕什么富江的魔力,这些东西的传说和来历的确有几分诡异,但她阳炎也不是白给的。

    在成为忍者的第一天起,她被教导的就是服从命令,只有弹正的命令,才会让他听从。

    易嚣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但却也没有阻拦。

    只是阳炎在原地沉思了几秒钟过后,却突然抬脚,身影向木屋一动,她还是放心不下里面的弦之介,甚至连命令都被抛到了脑后。

    她有信心抵挡这个诡异的富江,但她并不放心弦之介。

    弦之介是他们甲贺最强的忍者,对上自己的幻术和毒仍然无法抵抗,更何况是比自己的幻术似乎还要强大一些的富江呢。

    她整个身体缩在绸缎当中,仿佛化为了一道清风,向着木屋飘去。

    “嘿!”易嚣在后面叫到。

    绸缎一顿,露出阳炎的脑袋,她转过头,然后说道,“我只是进去……”

    “魂魄出窍。”

    但迎接她的却是一道幽绿色的光芒,易嚣对准她的魔杖,还有一句平淡到,甚至没有丝毫起伏的咒语。

    阳炎的身体顿时顶住了,她凝固在原地,绸缎慢慢再次化为她的身体。

    挺有趣的能力,但无论是弦之介的还是阳炎的,易嚣都没有收到沙漏的反馈。

    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切正常,弦之介可以抵抗富江的魅力,他留下来暂时看守她们,你我没有任何冲突,而现在,你似乎应该去赴宴了,当你醒来之后,你会忘记现在发生的一切。”

    阳炎呆呆的应了一声,然后化作清风,缓缓飘进烟暗当中。

    当易嚣再次转过头的时候,就看到了富江一脸看人渣的表情看着自己。

    “又怎么了。”易嚣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他非常淡然的问道。

    “这真是你这样咸湿大叔的神迹啊,你用它做了多少坏心眼的事情。”性格活跃的富江用力瞪着易嚣。

    但易嚣大约已经有些摸清她的脾气了,并没有生气,而是反问道,“那你想亲身尝试一下么。”

    富江顿时就不说话了。

    易嚣见状对黛西藏身的地方招招手,打了个一切正常的手势,然后告诉她快点跟上。

    希望还赶的上热闹的酒会,听说江户时代这样的酒会持续很长时间,也非常的热闹。

    至于易嚣是怎么知道的,对于十七世纪来说,恐怕最常见的东西,就是吃死人肉长大的乌鸦和野狗了……

    跟着易嚣出来的是那名性格活跃的富江,而留在屋子里的,则是严肃脸的富江,易嚣觉得虽然她们都是从后世来的,但严肃脸的富江应该与弦之介更容易交流一些,如果把身边这个家伙留下来,那才真是一场灾难。

    富江的问题并没有被完全解决,但也解决了一部分。

    在将弦之介唤醒之后,易嚣立刻修复了他的伤势,并利用魔法书和银舌,同样加固了他的意志力,一直到可以免疫富江令人疯狂的那种魔力的地步。

    银舌具有凭空创造现实甚至是扭转现实的力量,易嚣不知道它能否有能力泯灭掉富江无限分裂的能力,但要帮助一个人抵抗富江的魅力,却还是非常简单的。

    只是在创造故事的时候,需要更复杂一些。

    这可不是易嚣随便说两句话就可以达成的事情。

    易嚣是直接上唯一能使用这本魔法书的人,甚至是魔法书到了别人手里,就发挥不出任何作用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除了先要把故事变为现实需要银舌的力量驱动之后,易嚣还拥有银色之心,银色之手和银色灵魂的力量。

    这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这是他亲手书写的故事,本身就具有一定可以变为真实的魔力,就像斯坦鸡皮疙瘩的恐怖故事,而易嚣在银舌将它们读出来之后,只要他坚信,故事就会变为现实,然后作用在他自己身上,第一人称,就像威利旺卡先生坚信自己可以做出世界上最美味的糖果。

    至于那些不是作用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就需要银色灵魂来支撑,易嚣不能像魔法石板那样直接赋予物体生命,让它们活过来,但却可以最大限度的将故事中的东西创造出来,赋予它们独有的灵魂。

    银色灵魂并不是指易嚣,而是指他创造的东西。

    当然,四块石板仍然向以前一样,没用的仍然没用,有用的仍然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但已经拥有了这四种力量的易嚣有魔法书辅佐就足够了,已经用不上它们了。

    易嚣为弦之介量身打造了一段故事,这倒是浪费了不少的时间,然后在他可以抵抗富江的魅力之后,他对弦之介使用了与阳炎相同的方法。

    一个夺魂咒就可以让他心甘情愿的留下来。

    至于这些富江,她们的确就像是定时一样,尤其是分裂失败的富江,无论易嚣将她们放在什么地方,如果没人照顾,用不了多久她们就会将空间塞得满满的。

    易嚣只能暂时安抚住她们……然后尽快找到这个世界隐藏的东西。

    然后,或许就有位置安放富江了吧。

    因为必要的时候,把这个世界当做富江的后花园也不错。

    如果不想搞个什么大事情的话,弹正那里也需要解释一下,还有就是……富江的身上,可是隐藏了不少的秘密。

    “到了。”

    凭借布满天空的眼线,易嚣很快就带着富江和黛西小姐来到正在酒会的那条街,的确非常热闹,仿佛节日的祭奠一般。

    不仅仅只有弹正和张军云那些人,很多普通的忍者和村民也都参与了进来,当然,他们是在外围的大街上,而不是最中心的屋子里面。

    到处都是充满日语的吆喝和乐器声,一对对的篝火堆放的到处都是,每堆篝火前面都有许多人在跳着舞,风格迥异的面具还有艳丽的服饰,哪怕时代再贫穷,仍然有掌握着财富的人。

    黛西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情形,不要说她,就连易嚣和富江都没见过,这可是原汁原味的江户时代祭奠,远不是后世能够复制的。

    但就在黛西发愣的看着周围,眼睛都看不过来的时候,她突然被人推了一把,等她慌忙的回头看去时,却发现易嚣和富江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而她则因为被易嚣推得一下被附近等待着招待他们的人看到,然后直径引向酒会中心。

    这里的人非常注重礼仪,就算弹正不知道易嚣和弦之介解决富江之后会不会来参加这场酒会,他仍然准备了人在门口等候。

    易嚣发现了他们,但却不觉得带着富江直接进入这个热闹的环境是一个好想法,于是他就将机会留给了黛西。

    想必她应该也不能在一路上都绷着那张仿佛谁都欠她钱一样的冰冷冷的面孔了吧。

    至于自己和富江,还是走另一条路吧。

    “你果然是个咸湿大叔,竟然连正门都不走。”跟在易嚣身后的富江低声嘀咕着,对不能正面感受江户风情而非常的不满。

    易嚣则冷笑一声,如果不是怕她闹出什么事情,至于这么麻烦么。

    几个拐弯之后,易嚣带着她悄无声息的进入了酒会的正中心,隐身咒的遮挡下,酒会中没有任何人发现她们,易嚣扫视了一圈,然后在弹正的身旁看到了张军云,于是他便带着富江向他走去。

    “遠くの武士よ……”

    作为酒会的中心,这就聚集了最多的歌舞伎,到处都飘荡着清扬的歌声,一连数个火盆就屋内烤的暖洋洋的。

    至于张军云,则在自己的位置上慢慢品着清酒。

    他对这个时代的食物没有多少兴趣,因为就算是酒会上的东西,也是在称不上好吃,那些歌舞伎就更不要提了,脸上抹的厚厚的白色装饰,险些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实在不是他的菜。

    只有清酒还不错,甚至比后世还要好喝一些,像是更纯更浓郁了,但度数仍然很低,不过这却是张军云最喜爱的。

    充满异域风情的气氛和醉人的温度仍然让张军云有些陶醉,迷迷糊糊的沉醉间,他的眼角突然看到身旁多出了一名全身上下都笼罩在烟袍内的人。

    顿时,惊得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过下一刻,他就注意到烟袍人旁边的家伙,正是穿着狩衣的易嚣。

    而他正举着酒杯轻轻对弹正示意了,显然,弹正早就意识到了这家伙的到来,只有自己刚刚发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