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堂创建者〕〔创神纪:女王有毒〕〔末世之无尽商店〕〔梦裔〕〔镇派小狐狸[修真]〕〔苏联英雄〕〔乡村极品仙医〕〔快穿之这个愿望不〕〔穿越之教主难为〕〔诸天镜仙〕〔寻宝全世界〕〔来自瓦歌世界的琥〕〔超级基因猎场〕〔太虚禁区〕〔搬个魔兽到异界〕〔仙筹〕〔嫡福〕〔神级紫荆花牧场〕〔重来之暖婚〕〔仙道隐名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五十章 酒会
    “你这家伙是什么时候来的。”张军云有些咬牙切齿的问道,原本清酒中的醉意就非常浅淡,被易嚣这么一吓,酒会中那点醉醺醺的气氛全都消失了。

    易嚣倒是没在意张军云的怨念,他将面前的食物推给富江,然后平静的说道,“不是你没发现,我也是刚刚才到。”

    张军云撇撇嘴,很快就将这些无关紧要的小问题抛到脑后,“富江的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他关心的问道,但眼睛却一直撇向被笼罩在烟色斗篷下的富江。

    “解决?”易嚣轻声反问,“还能怎么解决,还是老样子,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整个世界都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最终还是被毁灭了,怎么,难道你有什么新的想法么?”

    有关富江的作品很多,易嚣就看过一部因为富江的扩散已经无法抑制和避免,最终变成了一个全人类都要面临的问题。

    人类开始集思广益,想办法消灭这个寄生虫般的存在。

    但可惜,哪怕有整个人类做后盾,他们仍然失败了,面对富江强势的入侵性,毁灭已经不可避免。

    易嚣可不觉得张军云的智慧已经碾压一个世界,已经超过了,愚蠢的凡人啊这种层次。

    张军云面色一僵,立刻没有了话说,如果富江真的这么好解决,那她也不会被叫做恐惧之源了,顶多被称作普通人的都市传说。

    富江并不只是普通的生物变异,她不死不灭,是凭空而生,因为男人心中肮脏的烟暗和*而生,已经到了魔幻的层次。

    “这不是……那些人只有生物和化学的手段么,我们有魔法,你和黛西都是巫师。”不过张军云却没有放弃,仍然讪讪的说了一句。

    他说的还真不错,易嚣并不是完全没有能力阻止富江。

    就算无法从根源上铲除,用一些小手段阻挡一二也是可以的,比如情感剥夺,这样一来现有的富江就很难在不经意间重新分裂,比如永恒的沉睡,把富江当做生物电池也是不错的选择。

    但这没有意义,在这个世界中,易嚣仍然兢兢业业的扮演着他路人的角色呢。

    “不错的提议。”易嚣冷笑道,“那你觉得什么水平可以彻底消灭掉富江,邓布利多够不够?”

    虽然有关邓布利多实力的争议一直不休,但不得不说,他可以算是魔法世界中的代表人物之一了。

    说起巫师和魔法,总会让人梅林,甘道夫等等这些人,邓布利多也是同样如此,虽然他的实力可能不是魔法界的巅峰,但名气够大。

    而且他也并不完全是水货,就算他与格林德沃决斗时很水,在活了百年过后,也完全足以担当的起哈利波特世界最强白巫师这个称号。

    尤其是巫师这种靠时间累积魔力,而魔力又是决定实力高低极其关键的因素的存在,百年累积的魔力足以让大部分巫师心生绝望。

    除了易嚣这种背靠梦幻岛的存在,邓布利多的魔力总量几乎可以碾压一切新生代巫师。

    所以就算对邓布利多抱有偏见,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还是有的,这是事实。

    而张军云再次愣了一下,支吾了盘算了许久之后,他才抬起头无奈的说道,“好吧,恐怕是不够。”

    因为张军云还没去过有关魔法的世界,所以他只能凭借接触过的人黛西,还有收集到的情报已经自己的记忆,在比较了一番富江和邓布利多的设定后,他觉得还是富江的胜算大一些。

    如果没有恰好克制富江的咒语,想要让邓布利多到处救火式的消灭她们,恐怕最终是无法成功的,只会走上富江越来越多2.0这条老路。

    “真是可怕的生物啊。”张军云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句。

    “知道就好。”易嚣悠悠的将旁边的酒壶拽过来,然后为自己倒上了一杯。

    张军云和探小姐的身旁都有倒酒的艺妓,而在易嚣刻意散发魔力的情况下,除了极少数的人以外,根本没人注意到这里,自然也不会有艺妓靠上前来。

    而易嚣也没打算需要她们,他已经受够了红城堡中家养小精灵这种扭曲人审美观的生物存在了,不需要再来一些白化病版的家养小精灵。

    “不要打她的主意了。”易嚣说道,“如果实在喜欢的话,带走几个也无所谓,但仅限在这个世界中。”

    “还是算了吧。”张军云讪笑一声,下意识的看向易嚣身旁的富江。

    他很好奇斗篷下的人是谁,但就算易嚣没解释,他也能猜得出来,能在这个时候被易嚣带在身边,又穿着厚厚的斗篷盖住整个相貌的,除了富江不会有别人。

    但张军云仔细一看,却又被吓了一跳。

    因为斗篷下面根本就没有人,看上去就像最为简陋的恶作剧一样,一个空荡荡的空架子撑起来了这件斗篷。

    “相反的隐身衣。”易嚣说道,“这件衣服不会从外界的视野中消失掉,反而会将内部的东西隐形掉,也就是使用者自己。”

    “富江的美貌实在是太危险了,包括她的声音都是。”

    但显然张军云关注的重点不在这里,而是吐槽道,“这是什么鬼衣服啊!怎么会有人做出这样的衣服!什么人需要这样的东西!”

    他完成了三连击。

    易嚣的笑容有些僵硬,他深深的看了张军云一眼,然后平静的说道,“博金博克魔法店。”……

    下方的歌舞伎们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虽然江户时代仍然很贫穷,但应该有的文化已经彻底发展了起来,甚至有的已经非常繁荣。

    充满东瀛特有风情的异域小调,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就有几分迷醉和放浪,醉醺醺的酒会当中除了清酒和食物的味道,还伴随着一种奇异的芬芳。

    很快黛西也在弹正的那些侍从引导下来到了酒会,这更将酒会的气氛带来了一个热烈的浪潮,就算这里格外注重所谓的礼仪,但黛西毕竟是一个女人的身份,金发碧眼的相貌在酒精的刺激下,仍然引来了不少的红眼珠子。

    东瀛乐器敲打的越来越欢快,一些武士已经敞开了衣怀开始不再注重形象,就连张军云也不知道被弹正说了什么,俩人一幅低头聊得正开心的样子。

    只有易嚣仍然游离在酒会之外,就像游离在这个虚假的世界之外一样。

    不,或许还有一个人。

    待在易嚣身边的富江也是同样如此,甚至因为易嚣魔法特别关照的缘故,她的存在感比易嚣还低。

    “我想要靠下一些的位置。”斗篷下的富江左顾右盼的一番,然后对易嚣说道。

    弹正自然是整个酒会的中心,而个易嚣等人预留的位置也就在他的身边,甚至比弦之介的位置还要更近一些。

    这是一个阶级分明的地方,从酒会的坐席上就能看出来,区别分明的特权阶级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下方的武士和忍者们,就连坐的席子都高一些。

    自然,最远处的那些歌舞也就看不到了,而那恰恰是精彩的一部分,因为弹正前面的这些歌舞伎唱的调子都差不多。

    这里不像中世纪的欧洲,就连小丑也可以登入宫殿的王座前搏得国王欢心,古老的东方一贯盛行无过便是功,这里也是同样,所以这些歌舞伎几乎都没有什么差别很大的地方。

    倒是最外面的表演异常热闹,除了歌舞外,什么东西都有。

    “不行。”易嚣淡淡的说道,富江的魔力非常恐怖,到了人多的地方,易嚣也没有把握完全控制住。

    一旦有人被她迷惑住,就是一场麻烦或是混乱。

    他答应富江出来印证一下外面到底是什么时代,但也只能留在他的身边而已,不能到处乱走。

    富江显然早就想到了会是这个答案,开始低头闷闷不乐的继续吃起来。

    或许对于一般的女人来说,生闷气仅仅只是普通技能,但到了富江这里,简直变成了杀伤力ma的绝招。

    为了避免富江当场给自己分裂一次,易嚣开始换过了一个家伙,低语几句,让他将下面正在表演的那些人叫上来一些。

    身为弹正的客人,易嚣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果然,富江的心情立刻开始多云转晴,继续开始时不时的嘲讽易嚣几句,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如果不是现在不能杀她,易嚣早就用索命咒给她拍死了。

    当然到目前为止,易嚣也已经习惯了,虽然不能说笑脸相迎,但完全免疫已经没问题了,便不咸不淡的和她聊了几句。

    正在和弹正聊得开心的张军云借着倒酒的时间缓口气,而这时,他正好抬头看到了这一幕。

    易嚣正和那个笼罩在斗篷下,看不见人影的存在有说有笑,而俩人的周围除此之外没有一个人。

    张军云的眉头皱了皱,这似乎有些……

    只是还没等他醉醺醺的脑袋彻底清醒过来,弹正已经再次把他拉过来,开始举起清酒的杯子了……

    就会很热闹,但对易嚣来说很无聊。

    若不是为了避免富江不开心,他恐怕早早就离场了。

    而就在易嚣再次打了个哈欠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怀中微微传来一阵刺痛,非常微弱的,也非常短暂。

    陷入疲倦的大脑立刻清醒过来,易嚣第一时间想要把怀中的东西掏出来,但下一刻他又制止了这个动作。

    他的怀里面只揣着一个东西,来自那间屋子里的录像带。

    也就是贞子的录像带。

    而通过之前富江的那些话,无论她的恶意来自何处,易嚣都不打算让她知道录像带在自己这里。

    并且更重要的是,那种刺痛似乎并不是受伤产生的,而是另外一种感觉。

    也就是说,并不是贞子想要爬出来,或是伸出一只爪子来攻击自己,那……这是什么呢。

    易嚣对于这样无聊的东西格外了解,因为无聊的关系,他总能将一些常人眼中没什么意义的东西记下来,当然,就算他记忆力惊人,太多无用的东西也足以让他根本无法完全回忆。

    但好在,魔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易嚣很快就分辨出那种奇异的感觉是什么,它来自电流,似乎有什么东西,刚刚轻微电击了自己一下。

    甚至不用思考,易嚣就在第一时间联想到了屋子中那台电视机上,曾经出现过的仿佛未来战士般的湛蓝色电流。

    以及富江口中,那道突然出现,并且成为了她最后记忆的蓝色光芒。

    那种电流又出现了,并且还是在录像带上。

    好吧,自己被球形闪电烧焦,其实并没有比身体里爬出一只贞子好到哪去,两者都不太能让人接受。

    想到这里,易嚣直径站起身。

    “你去哪?”富江第一时间问道。

    “有点事情。”易嚣声音平静。

    “你竟然不带上我。”

    富江表示很奇怪,她自己的问题自己清楚,想必易嚣无论走到那里都会将她牢固的带在身边,现在他竟然把自己留下来了。

    “上厕所你也要跟着么。”易嚣的声音仍然很平静,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在你的周围施展了法术,人群会下意识的忽略你,不会注意到你的存在,所以你很安全,放心。”

    说完这句话之后,易嚣就匆匆离开了。

    斗篷下的富江撇撇嘴,但也没太关注这些问题,仍然只顾着自己吃吃喝喝,她还等着那些歌舞伎的表演呢。

    没有人注意到易嚣的退场,因为一开始就很少有人发现他来了,除了他的几名临时同伴外。

    但探小姐和黛西都没有太注意这里,只有张军云,在刚刚看到易嚣对富江的态度似总让人感觉不太对外,就一直留意着这里。

    只是醉醺醺的脑袋,让他反应比平时慢了不止一倍。

    眼角看到一个白影从后门闪出了酒会,他还没有第一时间意识过来,直到顿了一下之后,他才本能般的将脑袋转向易嚣的位置。

    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而下一刻,张军云的瞳孔再次一缩,因为之前富江身上披着的那件烟色斗篷,就扔在易嚣的位置旁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