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富心尖宠:多面〕〔重生之奶爸大明星〕〔绝地求生之逆战狂〕〔天元破天录〕〔某时某刻,我们将〕〔我是奥特曼2〕〔异世养儿记〕〔冷少的专宠〕〔绝世凰后:傲娇邪〕〔总裁带娃绑嫁我〕〔帝君在上〕〔锦玉满棠〕〔崇门书院〕〔善良的恶霸〕〔穿越田园:农家小〕〔万古武神〕〔最强不死系统〕〔我的邻居是皇帝〕〔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五十一章 录像带
    张军云被吓了一跳,甚至在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就连瞳孔都下意识的泛起了淡淡的黄色光芒,变得狭长而又竖立。

    作为整个甲贺忍者领的弹正在第一时间内察觉到身边客人的异状,那是一种嗜血而又凶残的气息,反倒是张军云兽化的瞳孔没有多引起他的注意,要说起秘术,忍者的秘术要比这个惊悚的多。

    但弹正身经百战的心理素质让他继续保持着冷静,没有第一时间质疑,反而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为什么张军云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这些奇怪的客人身上可隐藏着许多秘密,或许可以再次得到一部分答案了。

    潜在的狼人血脉被激活之后,张军云不仅没有变得狂暴,反而格外冷静了下来,作为一个来自现世的人,他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不是所谓的天赋和命运,因为再怎么好运也不可能比得过被选中的命运之子,而是他远远出的眼界和能摄取到的资源,这是自由人们能够强大起来的唯一依靠。

    张军云依靠的就是前者。

    身为现代社会被无数电影漫画熏陶过的人,张军云十分了解狼人这种生物的存在,在其他世界原住民口中还大叫着怪物,狼人之类的东西时,他已经可以从漫画,宗教,电影和电视剧等多个方面的设定去研究它了。

    而在无数的设定当中,几乎大部分的狼人都无法摆脱掉几个毛病,嗜血的杀戮,月圆之夜下失去理智的疯狂。

    当时同样,狼人的优势也有很多,巨怪般的力量,急奔跑下甚至过猎豹的度,甚至还有强大的再生能力。

    或许因为设定的不同能力和外形稍有偏差,但度力量,及嗜血等后遗症是跑不了的。

    所以张军云格外克制着这种疯狂和嗜血,因为他了解自己的缺陷。

    很少有人知道他经历的第一个世界是什么,又到底获得的是哪一支狼人的血脉,但显然巫师以及魔法这种存在是很难被接触到的,张军云并没有神奇的魔法作为帮助,就算他在现世接触到了反叛者,也没有专门帮助狼人的魔法道具。

    他只能凭借自身的毅力去抵挡。

    或许是某种坚持,通过他不懈的抵挡之后,这种冷静似乎成为了某种本能,就像狗摇铃铛的实验一样,每当张军云即将要进入狼人的变化式,他就本能的冷静下来,甚至不需要他刻意的去做,就可以变得比平时还冷静。

    或许在别人眼里这没有什么,但对于张军云来说,这很重要,甚至比他的生命还重要。

    冷静下来的张军云立刻变得理智了许多,狼人敏锐的五感让他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比之前要更加清晰,他可以嗅到周围那些武士身上酸的汗臭味,还有艺妓身上劣质的芬芳,清冽的酒杯散着渺渺的梅子味,一切的一切都像是被放慢了一样。

    “咚咚!咚咚!”

    张军云狭长的瞳孔微动,而是微微眯起,弹正的心跳在他耳朵当中就像敲鼓一样,并且频率很不正常,显然,他已经注意到自己了。

    这让张军云不由得有些后悔,甚至联想到自己的反应是不是有些过激了。

    只是一个富江而已。

    或者……应该说,她只是失踪了一小会而已,或许是那个神神叨叨的家伙给带走了呢。

    想到这里,张军云微微闭上眼睛,但在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再次陡然睁开双眼。

    不!这可不对,富江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富江这么简单,她可是恐怖之源,一个不小心就能毁灭掉整个世界的存在。

    就算她仅仅只是失踪一小会,但这已经是万恶之源的开始了,她美丽到妖艳的容貌就是最大的罪恶,这里可是酒过三巡的地方,如果哪个喝醉的武士看到她,又因为富江可以让人不由自主的爱上她这种魔力而盯上,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要知道这可是沪江时代,而这里又是甲贺的忍村,武士和忍者随身带刀,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在那种可以让人疯的魔力下当场将富江分尸,张军云也不会太奇怪。

    他的目光立刻扫向周围,张军云要在富江惹出更大的乱子之前找到她,因为斗篷掉落在原地这种事情怎么也不像是易嚣带走了她,更像是在易嚣离开后,她偷偷的溜到了酒会的上面。

    这种作死行为在电影中已经被阐述了无数遍,明明知道自己的体质还需要去危险的地方最后彻底引起灾难,或许在电影里看来很精彩,但张军云却不想亲身经历一遍,他不想当那样被人吐糟的蠢货。

    颜色妖异到刺眼的艺妓服饰,歌舞伎脑袋上挂着的复杂饰件,瘦小但是精壮的武士坦开衣怀,已经倒在了艺妓的腿上。

    张军云锐利的目光瞬间划过半个酒会,但下面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时间过半后现场已经混乱起来,就连他也不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富江。

    愣了一下,他准备和弹正说明情况,然后让探小姐与黛西一起帮忙。

    什么事都藏着掖着自己做也是一种非常愚蠢的做法,最后往往导致时间正好到了最后一刻而无法阻止,张军云不是蠢货,所以他不会这么做。

    他的目光立刻望向弹正,和正在偷偷打量着自己的弹正撞了个对眼。

    弹正微微一愣,知道自己的小动作早就被张军云现,不过他毕竟人老成精,脸皮厚的根本没有被戳穿的反应。

    张军云也没在意这些小事,他开口就要说话,但在这个时候,他的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道仿佛绵绵细雨的声音,带着柔和和温婉,又仿佛带有无穷的诱惑。

    “你是在找我么。”那个声音说道。

    张军云感觉自己的寒毛都立起来了,他完全没有现富江就在自己的身后,甚至他过人的五感就像没有用一样。

    而随着这声呢喃细语的传来,一股异样的芬芳也飘进了张军云的鼻子当中。

    他转过头,看到富江就贴在自己的身后,几乎就要靠到他的身上了。

    苍白的肤色在昏暗的火盆和烛灯下散着一股奇异的美感,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孔为她带来了几许楚楚可怜的味道,松散的日式和服仿佛即将滑落身体,连同它的主人一起,带着邀请般注视着张军云。

    但这个时候,张军云却异常的冷静,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眯起眼睛。

    “穿上你的斗篷。”他说道,“在我还能控制住我自己之前。”

    张军云高兴的现,自己这种狼人后的冷静竟然可以抵挡富江的魅惑……对了,她是在魅惑自己的吧,用她天生的魔力。

    让自己爱上她,然后变得疯狂,开始想要占有,最后杀死她,就像刚刚在树林中现她时那样。

    那真是一段可怕的回忆。

    但没想到富江也不是那么可怕么,起码自己就能抵抗她的魔力。

    就在张军云思考着的时候,面前的富江却再次慢慢开口,轻声细语从她鲜红到妖艳的口中默默流出,“可是我……还不想回去呢。”

    “那里很无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偷偷离开桌子的呢。”

    说完之后,她对张军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但在张军云的眼中,她的五官却仿佛化作了无穷无尽的烟洞一般,瞬间将周围的光芒全部被吞噬进去,她裂开的大嘴像是无尽的镰刀,下一刻,就要将自己吞噬殆尽。

    几乎是本能的,张军云的瞳孔瞬间变得充血而通红,他下意识的向富江猛地一挥手。

    锋利的尖爪犹如刀刃,毫无阻拦的划向富江的肩膀,就像刀切豆腐一样。

    “啊!!”

    下一刻,鲜血喷出,甚至将天花板浸染的猩红一片……

    而同一时间,易嚣的人已经转到了酒会的外面。

    在弹正眼中非常严密的防护,在易嚣的魔法下松散的到处都是漏洞,对付一群江户时代的原住民,就算他们是忍者,对易嚣来说也再简单不过。

    甚至黛西都可以做到,这不需要什么太高深的魔法,一个简单的漂浮咒和隐身咒,再去掉自己的气味,只要小心一些,都可以偷偷溜出去。

    虽然忍者也肯定有隐身相关的能力,但毕竟非常的浅显。

    易嚣现在不是来给弹正查缺补漏的,他要解决自己怀中录像带的问题,就在他走出来的这段时间里,录像带的电流再次出现了几回,将易嚣电的有些微微麻。

    这可不是一种令人愉快地感觉。

    甲贺的人不多,但如果都聚集到酒会附近,那就显得非常拥挤了,外面到处都是卖一些特色小吃的摊位,还有这诸多东瀛风情的小玩意,比如易嚣就看到一路上很多人都带着模样诡异的面具。

    外面的确比里面热闹的多。

    这也侧面说明了甲贺忍者在这个时代的强大,因为能将一次小的酒会举办的仿佛过节祭奠一般热闹,足以证明甲贺忍村的经济非常富裕。

    急走了一段时间,在离开人多的地方之后,易嚣几步一闪,身体就向前平移了一大块的距离。

    这是短暂的幻影移形,只能用来短途赶路,没有什么复杂的,只是巫师要对魔力的控制非常精细,否则会出现身体只过去一半的情况。

    怀中电流的麻感越来越强了,录像带中似乎像是有某种东西要按耐不住,易嚣自然知道那是什么玩意,他不敢再耽搁,左右看了看,最后选择了侧后方一座带水井的院子,瞬间闪了进去。

    幸运的是,里面并没有人。

    这就好办多了,魔杖轻点,几个魔法瞬间被易嚣释放出去,驱逐咒和隐身咒的混合会让人下意识的忽略这个院子,也会给它套上天然的幻觉伪装,就算院子被炸个大洞,也不会在第一时间被人现,只有在魔法被撤离之后,才会露出真正的模样。

    做完这一切之后,易嚣立刻将怀中的录像带给抛了出去。

    “咔哒!”

    录像带落到地上,而易嚣看了看狩衣的内衬,已经被电流烫出焦烟的印记。

    “我已经想好了见面礼是什么了。”易嚣举起魔杖,对准了地面上的录像带,而魔杖的前段正微微闪烁着电流的光泽,似乎在蓄力一般。

    就像是不甘示弱,掉落在地面上的录像带也开始冒气湛蓝色的光芒。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蓝色的电弧越来越大,甚至一度让易嚣以为自己是来到了终结者的片场。

    但终究因为录像带的体积没有电视机那么大的关系,电弧一直无法稳定的凝聚在一起形成规模。

    就在易嚣思考着是不是要帮它一把时,“滋!”的一声,录像带的外表闪出一道异常刺眼的光芒。

    易嚣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这一瞬间的光芒甚至要将整个房子的内部从烟夜,照耀到犹如白天一般。

    好在易嚣早就有了准备,他眼睛上的魔法足以让他不避开这种光泽,所以他也清晰的看到了蓝色电弧里面慢慢爬动的烟影。

    “是贞子么……”易嚣呢喃道。

    遇到贞子时该怎么做来说,易嚣的脑海里面浮现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似乎应该找个电视机,把两个电视机对在一起,这样贞子就出不来呢,不,这并没有电视机,贞子是从录像带里……也不对,贞子是以终结者的方式出来的。

    那拔掉电视机的电源,这样贞子就会卡在电视机中……都说了没有电视机了。

    正在易嚣胡思乱想的时候,电流的表面突然跳跃了一些。

    它猛然凝集正一团圆圆的电流光球,把整个录像带笼罩在里面,但因为录像带体积很小的缘故,这个电球也很小。

    下一刻,蓝色的电弧消失,而贞子已经完整的出现在地面上,摇摇晃晃的准备站起来。

    “你的出场方式不太对啊。”易嚣举起魔杖,准备先将贞子控制住再说,毕竟刚刚他胡思乱想的东西一个也没用到。

    但就在他咒语即将出的前一刻,贞子仿佛像是意识到了某种危险一样,突然停下了站起身,并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动作。

    “别动手!”她对易嚣叫道,并且摊开手,“我是贞子。”她说道。(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