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生再一次重逢〕〔玉手遮天:邪王独〕〔全职武神〕〔头号强婚:军少,〕〔豪门崛起:重生校〕〔踏上巅峰〕〔都市之最强仙人〕〔西游之金乌大圣〕〔商女有佞〕〔网游之拼命成神〕〔都市至尊群主〕〔网游之最强法王〕〔宠你入怀:傅少撩〕〔网游之成为BOSS〕〔神术武装〕〔终极学生在都市〕〔重生悍妇〕〔股神传奇〕〔魔术之王〕〔万武帝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五十四章 贞子贞子(三)
    “别告诉我,你是想说这整个世界都是虚拟的,计算机的世界。”易嚣冷眼盯着面前的贞子,“难道我自己身处在什么世界我会不知道么,一个虚拟的世界还是真实的世界我觉得自己还是能够分得清楚的。”

    “但事实上,就是这样。”贞子不慌不忙的点点头,“更确切的来说,我是这个计算机的防御措施,而富江,她才是真正的病毒。”

    “富江,病毒?”易嚣冷笑道。

    “你不觉得我和她有许多相似之处么。”贞子耸耸肩,“来自同样的地方,也就是源地址,外表非常接近,这是相似的外壳数据,并且都可以无限增殖和分裂,不断感染。”

    “但相对于我来说,她的威胁更大一些,因为她是病毒,这个世界的病毒。”

    易嚣沉默下来,他淡淡的看了贞子一眼,然后说道,“如果说分裂和感染的话,你也符合条件吧。”

    “怎么才能证明,你说的是真话,而我可以相信……你不是真正的病毒呢。”

    “吐真剂,摄神取念,随你用什么方法。”贞子摊开手。

    易嚣盯住贞子,然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富江我也见过,她的话,我同样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所以,我同样选择了你提议的这些方法。”

    “但巧合的是,她似乎……说的也都是真话啊。” ……

    甲贺村子中最繁华的这条祭典街早已不复往日的喧嚣,前一刻还拥挤在周围享受热闹酒会的人群此时已经轰然散去,只剩下清冷的街区两旁,萧瑟的如同破败后的落魄之景。

    有很多忍者和武士忙碌在附近,他们抱着沉重的木桩,然后几人一组,围着这条祭典街上最大的木屋绕城一圈,然后重重的将木桩砸进土里。

    木桩的上面缠着粗糙的麻绳,拿不出那么多铁丝,那么就只能用麻绳暂时代替了,这是为了不让其他人误入木屋的周围,而被富江的美貌所魅惑住。

    虽然有黛茜的魔法进行阻拦,根本无法靠近富江,但仍有有非常小的几率会有人看到富江的样子,而木桩就是为了避免这种几率。

    力气大的人就少一些,力气小的,几个人就多一些,但无一例外的,他们全都闭着眼睛不去看木屋的所见。

    如果不是为了听指挥的话,恐怕他们会连耳朵都塞住。

    而在黛茜好不容易用魔咒清理干净的小木屋里面,正有三五成群的富江们,缓慢游荡在其中。

    随着张军云的离开,她们已经褪去了退出的惊慌,开始迷茫的四处摇晃起来,但在黛茜麻瓜驱逐咒的驱使下,这些家伙只是漫无目的的原地打转,怎么也出不了木屋的大门。

    虽然木屋的前后门就大大的敞开着,但每当有富江接近那里的时候,她就会不知不觉得慢慢拐个弯,然后避开大门的位置,再次返回向屋内走去。

    虽然富江可以无限分裂,甚至拥有能够致人疯狂的魔力,但她仍然没有脱离不懂魔法的麻瓜这个范畴,驱逐咒可以说完美的克制富江。

    也幸好驱逐咒对富江有效,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这里会乱成什么样子。

    擦了一把脑袋上不存在的虚汗,黛茜再次小心翼翼的将最后一道驱逐咒填补完全,然后才从临时搭建的石台上慢慢走下来。

    如果再不离开的话,她觉得自己很快就要无法对富江下得去手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自己好像开始可怜富江,觉得她们不应该被驱逐咒挡在那个狭小的木屋里面。

    还好,都结束了。

    但实际上,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频繁地使用魔法。

    身为一个英国人,她对穿越这个概念可谓是非常模糊,甚至在整个人换了一个位置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被绑架了,因为她仍然出现在自己国内。

    直到她报警之后,发现怎么联络都找不到家人,甚至连自己的身份都没有了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了事情的大条。

    后面发生的事情就有些离奇了,她竟然在女贞路见到了正在袭击哈利波特的摄魂怪,但最终不出意外地,她还是走上了魔法这条路。

    不是由霍格沃茨教导的,也不是如同易嚣自学一般,而是由她的老师教导的,因为沙漏存在的缘故,任何被送入有关魔法世界中的自由人学习魔法都很简单,因为他们本身就具有这样的潜力。

    但也正因为这个缘故,黛茜几乎没有多少出手的机会,魔法就算学会了,用的次数也非常少。

    在加上她生性比较宅,虽然也穿越了两个世界,但竟然与没穿越之前没有多少变化。

    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么紧急的情况,没有出现大篓子,她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而想到这里,黛茜看到已经被探小姐接出来的张军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但她并不善于与人交流,脸色几经变化之后,最终还是重重的冷哼一声,对着张军云再次甩出一个清理一新,然后她的身影就隐匿在了树林当中。

    一旁的张军云看到自己周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清理干净,神色不由得有些赫然,这场乱子完全可以说他自己惹出来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发疯,变得无法控制体内的暴虐因子,明明之前都很正常。

    突然间,张军云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却又不敢确定。

    “安戈呢?”他脸色严肃的问道。

    “不知道。”探小姐没好气的说道,“到处都找不到他,我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专门过来添乱的。”

    “是么……”张军云点了点头,他看向木屋方向的目光中流出深深的忌惮,但看到弹正已经向这里走来,还是放下了心里所想的事情。

    他还需要给弹正一个解释呢。 ……

    “富江的情况……和我有些不同,她很特殊。”贞子神情不变的说道。

    而易嚣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露出一副编,你接着编的表情。

    但是贞子的下一句话,就让易嚣严肃了起来,“她是唯一性魔法生物。”贞子神色不变的继续说道。

    易嚣皱起眉头,脸上的表情也被收敛起来,“什么意思?”他说道。

    “意思就是她不会出现在其他子世界中,也不会再有其他关于富江的子世界出现,她是唯一的,也就是你面前这个。”

    易嚣没有大叫怎么可能,也没有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贞子,而是平静的说道,“你怎么知道。”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秘密了,而是触及到了第二世界的根本。

    易嚣一直都并没有太将贞子放在心上,就算她知道所谓的未来,也可能不过是某种读取心灵或是预知的能力,就算贞子说自己是一个二进制的计算机病毒,那也不过是子世界将她并入这里的设定。

    但现在,她却说出了不该说的话,她不应该知道这种秘密。

    “麻烦说清楚些吧。”易嚣平静的说道,但声音中却带着一丝不容置疑,因为他已经不能再用随意的态度对待面前这个贞子了。

    不知不觉间,易嚣的魔杖已经抓在了手中,但是他的目光仍然平静。

    “因为核心中枢。”贞子说道,“随着你逐渐将世界力量的收集,第二世界最终会将地球拉入一个高魔时代,而现在,最显著的特征已经出现了,第二世界中的子世界开始互相融合,富江所在的世界,就是最先被融合的一个。”

    “所有与富江相关的子世界全部都被融合到了一起,不再有相同的平行子世界,同样富江也变得只剩下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顺便说一句,我也是唯一性魔法生物。”贞子盯着易嚣的眼睛,没有丝毫退让的,缓缓地说道。

    易嚣的目光微微闪烁,摄神取念告诉他贞子没有说谎,当然,也不排除面前这家伙有瞒过自己魔法的可能。

    但易嚣不得不承认的是,她说话的听上来有几分道理,并且每件事都能对的上。

    易嚣也不会这么轻易相信她,在第二世界,尤其是有关第二世界的事情,易嚣被骗的太多的,不容的他不小心。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第二世界似乎被那些家伙们格外看重,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这里会不断诞生出属于巫师一方的自由人的原因么。

    略微在心中消化了一下贞子的话,易嚣抬起头,“还不够。”他说道。

    贞子也没有奇怪,“当魔法生物变为唯一的时候,她存在的本质会发生变化,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现在,我们从虚幻转为了真实。”

    “真实?”易嚣问道。

    “就是真实。”贞子点点头,“我们由世界的能量重新组成,不仅仅是记忆,甚至连灵魂也变得不一样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现在的本质相同。”

    “你可以把我也称作……自由人。”

    “虽然我没有穿梭世界的能力,但我已经具备这样的条件了,我也你们自由人没有什么不同的,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来历了,你们来自现世,而我原本是虚拟的存在。”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易嚣轻声试探道,“但我以前就见过与你类似的存在出现在现世当中。”

    “只有当世界能量被收集到一定程度后,子世界才会被启动融合,所以要么是你看错或被误导了,要么是世界能量已经累积到了一定程度。”

    “但我相信那个存在肯定不是我们的人吧。”贞子挺直纤细的腰板,“因为我们的世界能量刚刚开始运转,我的记忆告诉我……我们是第一批。”

    “记忆?”易嚣眯起眼睛。

    “当然,记忆。”贞子点点她乌烟秀发下的小脑袋,“我更喜欢把它叫做传承记忆,就像小说中那种神兽传承的记忆神通。”

    “你竟然连这种小说都知道。”

    “或许某个世界的我正好有机会看到这些东西,并且她也喜欢看吧。”贞子耸耸肩。

    “新人类……”易嚣轻声说道,然后他没有在贞子脸上看到任何惊讶,显然,就像她前几句话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意思,她知道新人类的存在,并且知道他们是敌人。

    易嚣并没有在地球上任何看到新人类具现出来的东西,如果死物不算,只算活物的话。

    他唯一见到的就是活物恐怕就是血族病毒,而且通过张军云所说,现世似乎也没到超级英雄乱飞的程度,那么……情况似乎还可以接受。

    沉吟了一下,易嚣再次抬头看了贞子一眼,“不管曾经是什么样的存在,真实永远都是真实。”

    但紧接着,易嚣就话锋一转,“但这与你和富江有什么关系。”他若有所指的说道。

    “这个世界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贞子终于皱起了眉头。

    “我已经看到了。”易嚣语气平静。

    “我原本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贞子的秀眉仍然没有松开,“是一股莫名的力量将我给拉扯了过来,同样的,还有富江那个女人。”

    “中枢?”易嚣发出疑问。

    “这就是问题所在。”贞子的面色凝重,“因为并不是中枢。” ……

    半个小时之后,弹正还有探小姐和张军云以及阳炎等其他几名忍者面色凝重的再次回到已经被武士们驱逐一空的祭典街,他们仍然没有找到易嚣的身影,甚至趁着这段时间,他们已经派出忍者将整个甲贺翻了个大半。

    现在张军云也有些怀疑,是不是易嚣出了什么意外。

    至于弹正,他更怀疑易嚣就是故意释放富江这个恶魔,然后已经离开甲贺了,因为他可不知道张军云等人之间的关系。

    “一无所获。”随着最后几名忍者的返回,弹正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们到是找到了弦之介,但根据阳炎所说,弦之介现在根本不能轻易离开那里,这就又少了一个主要的战斗力。

    甲贺虽然战力不俗,但忍者的数量上却远远不比伊贺。

    能拿的出手的,大概只有弹正本身,室贺豹马,还有阳炎和弦之介,以及几名龙套似的忍者了。

    但这些人,对富江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