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专宠:前妻有〕〔荣耀与魔一念间〕〔杀神之神〕〔仙人一清〕〔从荒野开始的万界〕〔极品全能医仙〕〔都市之时间主宰〕〔圣蒂〕〔都市超级医仙〕〔报告爹地,妈咪要〕〔穿越八零:麻辣小〕〔隐婚试爱:娇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废柴逆天召唤师〕〔灭世霸尊〕〔逆天九小姐:帝尊〕〔一晌贪欢:腹黑总〕〔间谍的战争〕〔我的伟大的卫国战〕〔重生之前方高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六十二章 激活
    夜晚,一行人围在缓缓燃烧的篝火周围,相顾无言。

    虽然之前的白天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但显然他们交谈的兴致都不高,或许是疲倦,或许是还没从战斗中缓解过来。

    毕竟几个人中不都是弦之介与阳炎这种历经杀戮的忍者,还有着探小姐这样刚刚进入第二世界的新人。

    激烈的战斗不是任何人都能适应的。

    因为在现世中,或许探小姐经历过的最刺激的事,就是街头上普通人三拳两脚的互殴。

    张军云翻动着篝火上已经烤熟的兔肉,撕下一条后腿来,递给了正双手抱膝,默默地蹲坐在火光范围内的探卿。

    食物对于几人来说,完全不是什么问题,无论是弦之介还是易嚣,都可以轻松的走上一圈就拎回几只新鲜的野兔,当然,阳炎不行,就算是她带回猎物,恐怕也没有人敢吃这种不知道中了什么毒而死的东西。

    唯一的问题,恐怕就是探小姐的状态了。

    因为就连易嚣都看出来了,她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通过张军云对之前经历的转述,很容易就可以得知探小姐没有经历过太多战斗,几次危险的情况也都是同样来源于人,而拦路抢劫这种危险现世也同样存在。

    但面对这种巨大的,非人的怪物,她却还是第一次。

    超人的力量也同时意味着更加危险的敌人,探小姐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意识到这点,直到这次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她才看到未来的迷茫。

    普通的生活不知道何时已经远去,取而代之的,是未来已经被扭转为这些无法预知的与超自然的无限可能。

    意识到这一点的探小姐一时无法接受,没想到她的内心要比外表脆弱得多。

    果然,女人都是一种口是心非的动物,易嚣看着缩在篝火旁,完全褪下往日陌生中带着一丝剧烈的外壳的探小姐,拨弄了一下篝火的底部。

    弦之介坐在一边,仔细的擦拭着他手中的短刃,仿佛这就是他最珍贵的隗宝,旁边的阳炎靠着他,似乎想要紧紧的挨上去,但碍于自己的特殊毒素,却又不敢这么做。

    另一侧则是富江和黛茜,俩人都是对外冷漠脸的类型,但现在来看,俩人似乎聊得很开心,虽然语言不通,却大有一种要发展成闺蜜的趋势。

    原本这种情况肯定会被张军云所警惕,但他现在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探小姐身上,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夜已经烟了。

    暗淡的月光从树梢上升起,高高的悬挂在天空当中,洒下的月光在地面与树林混合成斑驳的阴影。

    几人围绕着的篝火时不时的迸出点点火星,光影在地面跳跃着,这已经是树林边缘最后一处背风的地方了,继续前进,就会离开广袤树林的范围,转而进入一大片荒芜的平原和山野之中。

    “该休息了。”易嚣长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树枝扔进篝火里,看着火苗瞬间将它吞噬的一干二净,然后缓缓说道。

    这句话终于将张军云的注意力从探小姐身上拔了出来,他几乎是下意识说道,“我来守夜。”

    不过看着他还是一刻也舍不得离开,恨不得一直待在探小姐身边的目光,易嚣还是眼角抽了抽,然后摇摇头,低声道,“还是我来吧。”

    毕竟要照顾女士,所以守夜的任务怎么也不会落到黛茜和探小姐身上,易嚣与张军云也就直接没有问。

    弦之介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没少为甲贺任务添砖加瓦的他肯定很精通守夜,但他除了拥有特殊能力外,其他方面都只是普通人。

    就算忍者被归类于魔法生物,也是魔法生物中较为特殊的那种,羸弱,但偶尔也会出现异常强大的个体。

    所以也就没有劳烦他,毕竟什么事情都丢给他的话,凭借弦之介普通人的素质,第二天一行人就不用想着出发了。

    接下守夜任务的易嚣没有犹豫,直接在原地圈了一个大大的范围,将几人全部都包裹了进去。

    “原形立现。”

    “平安镇守。”

    “消隐无踪。”

    几道柔和的防御咒语顺着魔杖释放出来,光芒瞬间涌出,一道半透明的巨大光膜将他们倒扣在其中,从外界看的话,他们变得越来越淡,直到最后消逝不见。

    易嚣又为几人打上魔法标记,期间只有黛茜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反应,或者根本没有察觉和意识到。

    再次为篝火添上最后一笔木材,几人很快就用易嚣和黛茜变形术构建出的睡袋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然后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

    夜已经深了。

    这片树林和平原的交界处静悄悄的,易嚣用魔法将他们的气息,踪迹以及温度全部抹去,所以没有野兽发现几人,只有偶尔路过的乌鸦发出嘎嘎的叫声,还有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狼啸。

    几人都已经睡熟,没有呼噜声,只有均匀的喘息,甚至包括心情不太稳定的探小姐在内,她也在承受不住劳累过后陷入沉睡。

    而在不远处的月光下,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齐腰深的杂草之中,默默地注视着这片已经被易嚣隐去身形,从外界看来没有丝毫异常的空地。

    这个人并没有影子,月光仿佛直接透过了他的身体,根本没有在杂草上洒落下丝毫阴影,孤零零的,像是眼睛注视这片草地久了而出现的错觉。

    甚至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他的身影很快就会消失在夜色中,忽隐忽现的,仿佛树木的斑驳阴影。

    “你知道这对他们没用吧。”

    突兀的,一个空灵的女声出现在这片草地中,带着一丝冷淡的感觉,甚至在这个烟夜里给人带来一种冰冷和窒息的低温。

    不知何时,一个白色的人影逐渐出现在烟影的身旁,不,或许可以说,盘踞在他的身上。

    感受到录像带的骚动,易嚣微微将衣服拉开一道裂口,让贞子介乎于真实和虚无之间的躯体从其中释放出来。

    但贞子似乎并没有完全出来的意思,她仅仅只露出了小半个身体,双腿没有脱离录像带,而是化作一缕仿佛白色雾气般的存在,顺着易嚣的后腰绕过半圈,然后轻轻坐到了他另一侧的肩膀上。

    远远看去,就仿佛一个人的身上长出两具身体的连体人般,诡异中带着丝丝恐怖。

    贞子也没有影子,月光透过她的身体没有照出任何东西,但易嚣还是挥挥魔杖,将俩人的身形彻底隐去。

    “那可不一定。”易嚣脸上挂着平静的微笑,但很快,感受着脖子后面传来的阵阵凉意,就让他的笑容就僵在那里,“快从我的脖子上下去。”他没好气的说道。

    但贞子根本就没有搭理他,反而具现出一部分双腿,将交叉坐在易嚣肩膀上压着左腿的右腿优雅的拿了下来,淡定的骑到了他的脖子上。

    感受着刺骨凉意中的丝丝温热,易嚣的嘴角轻微抽了抽。

    “今晚的风儿略喧嚣啊。”而等了半天,骑在他脖子上的女鬼就扔出了这么一句话。

    易嚣感觉抽动的地方从嘴角转移到了额上的青筋处,他从未想过贞子的存在会是这样一种电波系,他根本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易嚣有时候都怀疑,到底自己是穿越者还是她才是穿越者。

    “有什么关系么。”易嚣耐着性子问道。

    “从你肩膀上下来的话,你就不怕我被大风刮走么。”

    “我想……如果是喧嚣的话,只会吵到你,而不会把你吹跑。”

    “啊啦啊啦,那只是一个夸张的形容词。”

    “呵……你也知道是形容词。”易嚣冷笑道。

    “你这家伙,还是不是男人啊,竟然根本较真这些问题。”

    易嚣觉得自己脑袋上的青筋频率又快了几分,先是富江,又是贞子,幸好再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凑进来。

    “那可说不准。”贞子似乎看出了易嚣的想法,身体微微前倾,低下头凝视着他,摇晃着小脑袋说道,随着她的晃动,直拖腰际的烟色长发垂下来,将易嚣的脸庞和鼻子弄得痒痒异常。

    “你应该知道,造物者最强大的力量就来源于创造,无中生有对吧,不过算了,这些事情不是我该管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很快就要到了。”

    “方向没错?”

    “没有。”

    “我可不记得之前有路过这么大一片平原。”

    “随着世界中心的不断深入,一切都会随之改变。”

    易嚣皱皱眉头,“我还想问的是,接下来的提示呢。”

    “穿过森林与平原,乘坐钢铁的河流,就可以抵达神灵的居所,在那里,在无数人的守护中,打开真正的大门。”

    贞子耸耸肩,连带着易嚣的鼻息间愈发的痒痒了,然后她说道,“就是这个了,我就知道这几句话。”

    “你就不能说人话么。”易嚣的眉头皱的愈发深邃,他没好气的说道。

    “不能。”贞子淡定的拒绝道,“越靠核心,它的感应就越强,就像真名魔法一样,很多词我都不能说出来,否则瞬间就会被它读……感应到。”

    “不过你放心,我的翻译绝对没有问题,这是最不偏离原意的密文,别忘了,我的本质可是二进制病毒呢,翻译密码可是计算机的强项。”

    “二进制病毒?”易嚣冷漠脸,“我可真没看出来。”

    “那是因为我有很多记忆么,痛苦的,快乐的,最终造就了现在这样的我。”贞子似乎毫不在意的说道。

    但易嚣却在里面听出了深深的迷茫,嗯……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听出这样的东西。

    “那自然因为,是我在你耳边悄悄低语啊。”贞子不知何时弯下腰,凑在易嚣的耳边悄悄的说道。

    额上的青筋再次蹦了两分,酝酿的话语也最终被压了下去,但是很快的,易嚣就吸吸鼻子,然后不受控制的,“阿嚏!”一声。

    易嚣终于忍不住了,抓狂道,“快从我脖子上下去,我要感冒了!” ……

    一夜无话。

    当第二天天空微微放晴的时候,一行人陆陆续续的醒了过来,先是警惕性最高的弦之介与阳炎,最后是探小姐和张军云。

    张军云虽然表面看上去并没有问题,甚至还不住的安慰探小姐,其实这只是强撑在表面的现象而已,他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的透支都非常大,因为他觉醒了一个新能力。

    弦之介的超速度。

    在昨天探卿千钧一发的生死之间,张军云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红光,与弦之介发动能力时的前兆一样,他也是在那时正式获得了这个能力。

    与易嚣的魔法非常相似,只要他接触过绿先知,并且见到过它释放魔法,那么很快就也同样可以觉醒绿先知的魔法。

    但仅仅只是绿魔法的魔力而已,咒语和释放技巧什么的,都还需要自己学习摸索,如果没有魔法基础的话,空有魔力而放不出魔法来,也并不奇怪。

    同样觉醒的甚至还有探小姐,只是她当时没有察觉而已,这还是事后发现的。

    与巫师方向的能力获取不同,因为魔法生物的天赋往往都非常简单,甚至不需要学习和积累,在沙漏激活了相应的能力之后,只要能够控制,那么就可以迅速掌握这种力量。

    当时张军云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易嚣,因为还有弦之介的存在,他不确定甲贺在知道自己等人可以复制这种力量之后会是一个什么反应,毕竟根据漫画里面,火影那些家伙可是将血迹看的比命还重。

    张军云也不确定自己等人在结束四十七浪人之后还会不会返回甲贺,但……多一事显然不如少一事。

    在今天早上弦之介外出寻找猎物,解决今天的早饭问题时,他才在一个避开阳炎的短暂时机里告诉了易嚣。

    易嚣摆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但实际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可惜俩人并没有激活阳炎的能力,似乎是某种时机不够。

    张军云在获得了弦之介的能力之后,显然也想到了很多,如果一个忍者可以,那么其他忍者显然也可以,这可是一笔丰富的资源,乱七八糟的能力,累积起来也非常强大。

    他甚至跃跃欲试的想打阳炎的主意,但他似乎没有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富江也是有特殊能力的存在。

    幸好富江属于唯一性魔法生物,其特殊性让她的能力无法被获取,否则,易嚣现在要面对的……就不止是简单的一群富江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