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上崛起〕〔给前任他叔冲喜〕〔娇妻的谎言〕〔军师做主〕〔阴阳巡狩〕〔萌宝36计:妈咪,〕〔天才娇妻:总裁大〕〔权臣有位逃妻〕〔第一宠婚:墨少的〕〔炮灰逆袭:师兄,〕〔萌师在上:逆徒别〕〔萌师在上:逆徒别〕〔圣皇起源〕〔萌师在上:逆徒别乱〕〔Boss腹黑:影后,〕〔恐怖修仙世界〕〔素月天娇〕〔将门独女〕〔学霸的星际时代〕〔隐龙惊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六十五章 妖怪(二)
    猎犬的方向感十足,一直奔跑在队伍的最前面,就连弦之介和张军云在正常奔跑的速度下都只能勉强追上,俩人自然都没有动用能力,弦之介的速度虽然十分可怕,但并不能无限制的使用。

    不过若只对上那些普通忍者的话,恐怕没有人能够将弦之介逼到他的身体无法承受这么快的速度的程度,因为弦之介的速度在易嚣走过这么多世界当中,已经算得上十分可怕的速度了,不然易嚣也不会执意要让张军云几人得到这种能力。

    虽然比不上闪电侠,但已经足以碾压绝大部分的对手,毕竟,在正常人感知中,一秒内被砍上二十刀和砍上三十刀没有什么区别,结局都是死亡。

    跟在猎犬后面的张军云一直面色严峻,不知道心中在盘算着什么,一行人离开甲贺已经有小半个月的时间了,遇到的危险虽然不多,但也绝对称不上顺利,毕竟,似乎大半的路程里,张军云都不确定走的正不正确。

    而现在,他们又遭到了大量妖怪的袭击,造成了严重的减员。

    不过张军云之前刚刚与易嚣达成了暂时的协议,倒也不能现在又闹出什么问题,不过他已经下定决心,如果事情再有什么不对,他就立刻带着探小姐与几人分道扬镳。

    黛西的去留他已经无法预计了,毕竟她也经常接触富江,但无论如何,他已经不想和这可怕的女人待在一起了。

    不愧是恐怖之源富江,她这种魅惑人的奇异魔力几乎无人能够阻挡。

    易嚣的魔法不行,黛西的魔法更不行,更可怕的是,哪怕在张军云已经摊开了说明的情况之下,俩人仍然对自己的魔法挡住了富江的魔力这个念头深信不疑。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其实这个念头,正是在富江控制魅惑之下才产生的。

    真是可怕。

    第二世界中的自由人同伴虽然非常稀少,但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只有一条。

    正在张军云胡思乱想的时候,前方领路的猎犬突然停了下来,它仿佛嗅到了什么奇怪的气味一样,开始疯狂的狂吠起来。

    一开始它开十分有勇气的狂吠不止,但没持续上五秒钟,它就突然呜咽一声,用爪子摸了摸鼻子,转头向后跑去。

    张军云和弦之介同时一愣,停下脚步,看着猎犬从两人中间溜了回去。

    只是猎犬逃跑没跑出十米远的距离,它就像是再次感觉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般,浑身猛地一震,再次调转了一个方向,可惜一连换了几个方向都没有用,像是无路可逃一样,猎犬如同一个无头苍蝇般在俩人中间原地乱窜。

    而疯狂的转了几圈之后,它再次呜咽一声,向地上一趴,再次变回了一块石头。

    下一刻,易嚣带着富江的身影出现在俩人身边。

    “发生了什么。”他平静的问道,“我的魔法被解除了。”

    张军云和弦之介同样面色冷峻,弦之介身经百战的直觉正在疯狂的告诉他,危险正在接近着,而张军云的判断则更为简单,完全依靠狼人那野兽般的本能。

    “不知道。”张军云扭了扭脖子,骨头发出一连串的咔嚓声,在声响中,他的身躯暴涨了三四分米的高度,“反正不是什么好事情。”

    张军云的眼睛再次变得漆黄,瞳孔微微竖起,仿佛野兽的双眼,他的指甲变得短而坚硬并且十分锋利,摩擦了一下双爪,他看了看左右,然后说道,“我们大概是被包围了。”

    闻言,弦之介的反应十分平淡,他大概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并且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被包围的情况了,他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就算无法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是想要跑,肯定没有人能拦得住自己,除非是胧。

    “果然不是什么好消息。”易嚣将怀中的富江放下来,在她****的双脚上变出了一双结实的登山靴,然后就让她躲在一边。

    “但战斗早就是不可避免的了,不是么。”他抽出魔杖,然后平静地说道。

    下一刻,树林之中陡然蜃雾弥漫。 ……

    虽然一路跟随着猎犬的指引,张军云也并没有闷头不看路,他早就发现自己等人踏上了是一条上坡路,也就是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正在翻越一个小山丘。

    并且周围的树林也变得越来越稀少,取而代之的,是很多竹子混合在其中,很像之前那几个平原与森林交界处的样子,这意味着他们很有可能就要穿过这片树林了。

    但是他却没有发现任何生物生活过的痕迹。

    比如说烧火留下的痕迹,又或者居住的群落以及建筑物。

    当然,也不外乎妖怪们不需要这些东西,它们或许像野兽一样生活着,毕竟就算它们吃人也不奇怪。

    不过现在,张军云却怀疑是另一种可能。

    那就是所谓的妖怪群落的确存在,只是自己等人看不见而已。

    就像此时的雾气,没有人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前一刻幽邃寂静的树林中还充满着一片阴暗的寂静,下一刻这里的烟雾就已经浓郁到可以把人给呛死。

    张军云很怀疑自己几人误入了某个地方,又或者某个地方向他们敞开了。

    “小心一些。”他低声对俩人说道。

    易嚣弦之介同时点点头。

    而就在话音刚落下的时候,蜃雾之中陡然出现一些隐隐约约的身影,它们有着与人类非常类似的外表,但是走路的方式非常奇怪,歪歪扭扭的,像是丧尸,但却又不像。

    “大雾……山岭……扭动的人体……这让我有一种不好的联想。”张军云握了握拳,自言自语的说道,“可千万不要是寂静岭。”

    然后下一刻,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蜃雾中的人影已经逐渐清晰起来,并不是寂静岭中不走寻常路的无面护士。

    因为它没有无面护士的招牌特征,被绷带缠住的,被毁容的疤脸面孔,而是一双双的天狗面具。

    它们的脸上带着一张张色彩鲜艳而又诡异的面具,有天狗的,挂着长长的鼻子,也有鸦天狗的,外表看起来非常的狰狞。

    但除此之外,却又没有其他特别明显的特征。

    因为它们穿着非常普通的和服,外表也看起来与人类女性没有什么不同,除了……皮肤格外的苍白这一点,甚至苍白的有些透明。

    她们的手中倒是拿着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有两个木头垂直绑成的架子,看上去就像是西方的十字架一样,但是顶端却是尖锐的,看着锋利仿佛木枪的尖头,张军云毫不怀疑它们的贯穿力。

    “到底是哪个国家的妖怪。”张军云忍不住皱起眉头。

    他虽然有信心用自己的爪子撕碎它们,但对付妖怪,显然不只是撕碎那么简单,妖怪都有着各式各样古怪的能力,甚至有些能力是无解的,必死的。

    如果这些家伙就是人类触碰就会死亡呢,张军云可不想就这样冒冒失失的上去,然后稀里糊涂的死去。

    只是,他几乎将脑海中所有看过的动漫,有关这里的故事传说,甚至是都市怪谈和本子都回忆了一遍,仍然没有想到对应的线索,无奈之下,张军云只能向易嚣求助道,“我说阴阳师大人,你知道这是啥玩意么。”

    易嚣隔着蜃雾轻轻瞥了他一眼,然后冷笑道,“听说这地方有八百万神灵呢……”

    很冷的笑话,果然不能指着没有幽默细胞的人在关键场合缓解气氛,不过这也侧面回答了易嚣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

    咬了咬牙,张军云准备亲自试探一下,或许只是一些普通的妖怪呢,又或者只是一些装神弄鬼的家伙呢。

    但无论如何,自己是三人中生存能力最强的存在,狼人的血脉力量带给了张军云极强的自愈能力,绝大部分的物理伤害都很难杀死他。

    如果是诅咒和其他奇奇怪怪的攻击方式的话,恐怕到时候就只能指望易嚣了。

    “希望老兄你可给点力啊。”张军云在嘴里低声嘀咕着,然后冲易嚣大吼一句,“掩护我,我上去会会这些……”

    但是他的话音还在口中,剩下的一半就被他咽了回去。

    因为他看到了什么。

    不可思议……

    无法描述的扭曲存在……

    在张军云的眼中,似乎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这么说也不准确,应该是所有的颜色都褪了下去,只有烟的和白的还存在,它们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了整个世界,也撑起了这些物体的存在。

    烟和白区分明显,单调,却又不显得混乱。

    而弦之介和易嚣所在的位置,却变得异常模糊,俩人……或者说此时正待在俩人原本位置上的不明物体,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大团软泥,在原地不住地扭动着,扭动扭动,然后再蠕动蠕动。

    “张军云……”

    “云阁……”

    恍惚之间,张军云仿佛觉得自己也是它们中的一员一样,不住地扭动,扭动再扭动。

    但是突然间,易嚣和弦之介的声音同时将他从这仿佛梦魇一般的情形中惊醒过来,他感觉到脑袋一阵刺痛,这种痛苦甚至让他忍不住尖叫起来。

    “啊!!”张军云抱住脑袋,痛苦的嘶吼道。

    “云阁下,你怎么了!”

    “你没事吧?!”

    在俩人焦急的询问当中,张军云逐渐缓解过来,他穿着粗气,再次看向两人,发现世界仍然充满了色彩,虽然周围还是一片白色的蜃雾,但依然可以隐约见到翠竹的绿色,而两个人也不是软泥怪,仍然完全正常。

    果然……是幻觉么……

    但自己,已经知道,面对的,是什么东西了……

    “案……案山子……”张军云忍者头痛,断断续续的说道。

    “什么?”

    俩人一愣,并不能完全理解张军云的意思,又或者,听懂的,但是没听明白,毕竟连弦之介这样的本地人都认不出来,就算易嚣的知识储备量再多,一些偏门的东西也没有接触过。

    “是案山子……妖怪……不要看它们。”张军云已经渐渐恢复过来,语气也变得流利起来的说道,“它们……会将世界变成烟白的,扭曲你眼前看到的一切,所有的一切,最后都会变成扭动扭动的存在……”

    “是精神攻击……这可是你的专长了吧。”在最后的时候,张军云还忍不住强笑道。

    是不是自己的专长不知道,但听见张军云的解释,弦之介和易嚣俩人同时闭上眼睛,并且张军云在恢复过来之后,也闭上了他的兽瞳。

    原本凭借着狼人敏锐的五感,就算闭上双眼,也不会影响到张军云什么,但就在他闭上眼后的那一刻,他的心中立刻一沉。

    随着眼睛的闭合,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仿佛声音的连接被切断,他再也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

    安静的,甚至有些诡异。

    这显然不正常,就算再怎么安静,也会有最轻微的脚步声,比如地上的杂草被拦腰压断的声音,泥土中虫子们翻身的声音,虽然听到这些东西对张军云来说也有些困难,但如果集中精力的话,也不是办不到。

    只是此时,这一切都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张军云睁开眼睛,果然,仿佛商量好了一样,所有的声音一股脑的全部涌进他的耳朵当中,再次恢复正常。

    而向两人的位置撇去,果然他们也默契的睁开了双眼,六目相对,显然他们都遭到了同样的事情。

    张军云有些不信邪,他再次闭上眼睛,声音安静下来,然后再次睁开,声音出现。

    “该死!”

    但这次出现的却不仅仅只是声音,还有其他一些可怕的东西。

    就在张军云睁开眼睛的瞬间,一只狰狞无比,而又色彩鲜艳的天狗面具就挡在自己的眼睛前面,甚至长长的鼻子差点贴在自己脸上。

    下一刻,伴随着一阵尖锐的破空声,面前这只案山子手中锋利的木棍猛地挥舞过来,锋利的尖头直指张军云的太阳穴!

    而与此同时,易嚣俩人也被这些东西缠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寡嫂〕〔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