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若雪沈浪〕〔重生之我要回农村〕〔汉侯〕〔军婚100分:首席,〕〔桃运医圣〕〔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首长红人〕〔小军妻当自强〕〔最后一个鬼修〕〔太后的现代纪事〕〔双魂战〕〔嫡女难逑〕〔神宠进化系统〕〔媚尊天下〕〔都市之超级车神〕〔天下第二美〕〔九零学霸小军医〕〔星海图书馆〕〔超级兵王(步千帆)〕〔素月天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六十六章 妖怪(三)
    锋利的木质尖头带着锐利的破空声刺向张军云,还没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嗅到了飘在空气中的那浓郁血腥味,甚至让他这个自认为饱饮了鲜血狼人都为之色变。%1

    死在这些妖怪手中的人,绝对不会少了。

    张军云原本还因为这些妖怪娇弱无害的表面而在心中留了几分,但现在,就算它们真的比较弱小,手中的鲜血,却是无法作假的。

    面对呼啸而来的巨大木质十字架,张军云轻松的向后一闪,敏锐的躲过它这一击,但却就在这个时候,张军云猛然感觉世界扭曲起来,他眼前的情景变得模糊一片,仿佛所有的东西都在像虫子一般蠕动着。

    骤然的惊变让张军云反应慢了几分,下一刻,一股剧痛从他的肩膀处传来。

    “呜嗷!”

    张军云的口中呲出几分獠牙,痛苦的扬起脖子,出一声嘶吼,多亏了他最初的躲避动作不慢,这才避开了最致命的袭击,不然此时这个木头架子插入的就不是自己肩膀,而是他的心脏了。

    大部分的弱小的狼人分支,都有着与吸血鬼相同的弱点,那就是心脏被插入木桩,也是活不下去。

    就算张军云的狼人血脉分支没有这种弱点,但心脏被刺穿之后,想要恢复,也需要好几十天的精心休养。

    盛怒之下的张军云猛地伸出双爪,抓住前面这个正在奋力挥舞着木架的家伙,双臂的肌肉骤然鼓起,“啊!”伴随着一声怒吼,他竟然硬生生的将其整个身体都给扯碎了。

    手撕妖怪,张军云的攻击方式也有几分创意。

    但奇怪的是,虽然这家伙被张军云撕成两半,但预想的内脏,血液之类的,去根本没有淋得他一头一脸。

    如果不是手感正确的话,张军云还以为自己是不是打在了幻象上。

    毕竟……这里可是蜃雾,就算出现幻象,也不奇怪。

    果然,在下一刻,被他扔到地上的两半案山子缓缓消失,仿佛化为了蜃雾一般,再次融入到周围当中。

    “这可不太妙……”张军云缓缓摇着头,然后再次摆出一个进攻的姿势,双眼有些泛红的盯着再次聚上来的这些东西。

    与此同时,弦之介的处境似乎也没有好到哪去。

    因为闭上眼睛就会失去听觉视觉两种感觉的原因,弦之介根本无法闭着眼睛战斗,而睁着双眼的情况下,又会因为直视这些案山子而经常性的陷入幻觉当中。

    他现在都不敢利用自己的度进行攻击了,因为他需要这种能力自保,一旦眼前出现短暂的模糊,弦之介就要进行快移动,不然的话,下一刻这些木架就会将自己串成肉串。

    他看不到易嚣那边的情况,因为周围已经围满了案山子,但想必对方也不会比自己轻松都少。

    该怎么办。

    弦之介有些苦恼的盯着现在这种情况,要说脱离,他肯定能够离开这里,但就这么离开之后呢,鬼知道他会不会碰到别的什么妖怪,身为江户时代的原住民,弦之介听说过得鬼神志怪故事要比易嚣俩人多得多,他深知山上妖怪们的恐怖,说不定,碰到哪一只妖怪他就逃不掉了。

    而作为一名忍者,弦之介很快就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办法,他微微将手放在自己腰间的短刃上面,然后微微眯起眼睛。

    继续靠下去肯定是死路一条,那么与其等死,不如赌一把,只要在自己进攻的时候视野没有出现幻觉,那么只要一瞬间,自己就可以杀死这些东西。

    但如果出现了幻觉……

    弦之介并不畏惧死亡,他只是觉得有些遗憾而已,或许胧根本不会知道,自己死在了哪里。

    下一刻,弦之介眼中的红光一闪,仿佛时间被暂停了一样,他瞬间跨过了周围的数只案山子,冲出它们的包围,然后来到了这群案山子的后方。

    弦之介保持着半跪的姿势,手还放在短刃的刀柄之上,仿佛从来没有抽出一般。

    然后下个瞬间,数只案山子仿佛被戳爆的气球般,砰!砰!砰!的从腰部拦腰斩断,化为大片大片的雾气,再次融入到周围的蜃雾之中。

    而周围悄无声息的,仿佛在孕育着新的危险。

    终于,弦之介也遭遇到了张军云所遇到的那种情况,他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造型,眼中写满了严峻的站起身。

    面对一群不死的家伙,他已经在认真考虑是不是要跑路了……

    战斗持续了没有五分钟,案山子机械般的进攻已经给几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都给我滚开!”随着张军云的一声爆喝,浓郁的蜃雾之中瞬间有一块变得稍微稀薄了一点。

    那是在他全力爆之下,甚至以伤换伤的,强行把自己周围的案山子全都撕了个粉碎。

    空无一物的雾气中露出张军云的身影,他大口的喘息着,浑身满是血迹,显然,面对这种不会流血的妖怪,血迹的来源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自己的。

    饶是狼人的自愈能力很强,面对如此多的妖怪时,张军云还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虽然这些案山子一时难以杀死他,但躲开了致命的部位后,这些攻击仍然很痛啊,刺穿他的肩膀,甚至是肌肉,这些痛苦也是无法作假的。

    张军云自认为没有过人的忍受力,也不是受虐狂,自然不想无休止的这样下去了。

    但令人绝望的是,稀薄的雾气仅仅只维持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再次被周围的蜃雾填不上来,然后从周围不知名的角落中,走出了更多地案山子。

    此时这些案山子苍白的,甚至有些单薄的过分的身躯,在张军云眼中就如恶魔一般。

    也幸亏它们的攻击能力很弱,只会挥舞着木头架子打人,否则的话,张军云也根本坚持不下来,恐怕不出三分钟,就会被围攻而死。

    而且这些木头架子也根本不是什么十字架,而正是农田里悬挂或钉稻草人的十字形木头架子,也就是原来悬挂这些案山子的。

    案山子,也可以指稻草人,因为在这个区域中,有一种专门叫做案山子的妖怪,就是眼前这些东西。

    它们的特点和能力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现在……就是不知道数量有多少。

    张军云不觉得凭借自己等人能够打退这些案山子,不死之身和幻术的结合,使得想要打退它们,恐怕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那么只剩下一个选择,那就是转移战场。

    或者说撤退,也就是逃跑。

    趁着新一波的案山子还没有围上来,张军云眼中瞬间红光一闪,直奔边上五米之外的那颗参天大树,锋利的尖爪抓住这棵大树,轻轻一用力,他就向上跃出了两三米远。

    几个纵身跳跃,张军云就来到了树梢的顶端。

    但是举目望去,下方的情景却让他内心一片冰凉。

    整座山岭,甚至包括他们来的路上,已经全部都被蜃雾包围了,浓郁的蜃雾将下方填充的什么也看不见,张军云毫不怀疑里面随时都会诞生出数不清的案山子。

    并且看到这样的情景,他也有些怀疑,这些妖怪真的是短短一瞬间能够诞生出来的么。

    不会是幻觉吧。

    但就算这里真的是幻境,他也没有办法解决,这样的问题,恐怕只能交给那个巫师了。

    正在张军云一怔的情况下,他怀抱着的这颗大树猛然一震,他向下望去,现那些案山子正奋力挥舞着自己的稻草人架子,拼命地砸着大树。

    虽然不是斧头等利器,但这颗大树也不是什么坚硬的东西,很快就在它们的砍砸下变得木屑飞溅,倒塌只是早晚的事。

    抽抽嘴角,张军云再次纵身向下。

    并且在向下爬的时候,扭曲的幻觉再次出现,险些让他掉进案山子的堆里。

    张军云好不容易才重新抓住大树,稳住下落的身体,然后猛地一跃,高高从这些案山子的脑袋上跳过去,落到了一旁。

    看着重新向这些围过来的案山子,他无奈的大吼道,“安哥!视觉和听觉,还有案山子不死之身的这两个问题,你能不能解决一个!”

    “只要解决其中一个!我就把它们都撕成碎片!”

    “对了,我们已经被包围了,整座山岭都是,我怀疑我们现在就在一个幻境当中!”

    不远处,用粉碎咒将最近一名案山子重新炸成雾气的易嚣停顿了一下,他自然也听到了张军云的传话。

    虽然周围这些蜃雾稍微有些干扰视线,但并不能完全阻断视觉和听觉等感觉,否则他们的处境还会更加艰难一些。

    举起魔杖,数道红光闪过,周围几只围上来的案山子再次被炸雾气。

    不过随即的,就有更多案山子悄无声息的从浓郁中走出来,因为易嚣清理的频率很快的缘故,这里案山子的数量也越来越多,甚至要比其他两人加起来都多。

    无奈之下,易嚣只能再次护着富江后退一步,两人背靠在一棵树上,然后由易嚣在阻击这些案山子。

    原本易嚣是打算让富江找个地方躲起来的,但显然,浓郁的迷雾一出现之后,这种方法就不合适了。

    能够在迷雾中活动的生物往往都拥有很强的感知能力,或许是听觉,或许是视觉,更甚至直接就是直觉。

    易嚣给富江的隐身衣并不是真正的死神三圣器,只是一件仿制品,所以它也无法完美的隔绝气息和温度,甚至是穿过魔法禁制。

    所以一旦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易嚣可不想这面要对付一群莫名的妖怪,那面还要帮一大群富江排好队形,所以他也只能将富江待在身边。

    好在,当富江的真实面目一点点显露出来之后,她已经没有了最初那么容易被吓到,不会因为害怕而分裂。

    易嚣甚至更怀疑最初那些因为害怕而分裂出来的富江根本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富江自己给自己制造痛苦而出现的。

    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易嚣再次后退了一步,然后撞上了一个柔软的身躯,富江套着隐身衣,就紧紧挨在易嚣的身后寸步不离,因为活动空间的进一步被挤压,她轻轻贴了上来,然后从易嚣的后方伸出双手在他怀中胡乱的摸索起来。

    “你在干什么?”易嚣愣了一下,然后皱眉问道。

    “那本魔法书呢。”富江将脑袋搁在易嚣的下巴上,冲着他的耳朵微微哈气,“身为一名魔法师,魔法书一定是随身携带的吧。”

    “的确是随身携带的,但不是在这里。”易嚣不安的挣扎了一下,富江的手很凉,冷冰冰的根本没有一点温度。

    “那是在哪里。”富江在易嚣的耳边吃吃的笑道,“没想到你也不算什么好人呢……”

    “不……我用魔法藏起来了。”易嚣手中的粉碎咒不停,然后抽空应了一句,“而且现在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吧,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对付它们。”

    “你找的这个妖怪聚集地也太厉害了一些,做戏也不要这么真吧,不用等着我们去解决它们,它们就先给我们解决了。“

    “那这样不好么。”富江继续吃吃的笑着。

    “你想死在这里么。”易嚣冷笑着应道。

    “我可不觉得我会死,你如果想跑的,带着我离开绝对没问题咯。”

    “那他们呢。”

    “谁要去管他们的死活啊。”

    易嚣的魔杖微微一顿,然后轻轻转过头,“他们之一可是我的同伴。”他对着肩膀上正隐形的富江说道。

    隐身衣下的富江似乎撇撇嘴,感觉颇为无趣,“那就用魔法书咯,我又不是没见识过你的魔法,拿出它,然后解决掉它们,这对你来说都是小问题,我了解的。”

    易嚣深吸了一口气,“那本魔法书很强大,但限制和代价也很大,就算是我也不能随便用。”

    隐身斗篷下的富江似乎愣了愣,“这点我倒是没想到。”她说道,“但如果不用,恐怕我们都要死在这了,我可不想死,我还想去空座町呢,我还没见识过这个时代最繁华的城市呢,你就这么忍心让我死掉么。”

    似乎是最后一句话说动了易嚣,挡在富江身前的易嚣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好吧。”他说道,“那就让我们解决掉它们。”

    停顿了一下,易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声的向张军云应道,“自己注意,我要解决掉这个该死的幻境!”(未完待续。)

    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