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妃为谋〕〔校园女特工〕〔萌宝助阵甜妻翻身〕〔特种兵之特别有种〕〔重生之古代农家生〕〔这个末世有点槽〕〔酒香俏农女:神秘〕〔西游之白衣秀士〕〔军爷专属:小肥妞〕〔美漫诸天万界〕〔偶像派演员〕〔寻宝全世界〕〔变成少女的我决定〕〔娇妻很大牌:影帝〕〔注视深渊〕〔王者风暴〕〔帝妃惊天〕〔咸鱼的自救攻略〕〔快穿通缉令:黑化〕〔帝尊在上,医妃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六十八章 越过
    不知何时,富江的双唇好似擦上了鲜艳的口红,鲜红的,比最妖艳的玫瑰还要艳丽。

    两旁树林中散发着深邃的墨绿色,只有富江,哪怕她只露出来了一个脑袋,也要堪比世界上最危险的烟洞,乌烟的长发和鲜艳的红唇,让人看一眼就挪不开眼睛。

    舒服窝在易嚣怀中的富江忍不住用手挡住小嘴打了个哈欠,似乎觉得有些硌得慌,她用力掐了易嚣好几下。

    然后想了想,伸进易嚣斗篷下的纤细小手再次用力,似乎是毫无道理的,只是为了好玩和发泄而已。

    当然,富江也从来不讲道理。

    和富江讲道理的人,都被无数个富江们挖个坑埋起来了。

    一连串的阵容让易嚣忍不住低下头去,而一对上富江那双仿佛烟水晶般的双眼,易嚣就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水晶般的眼睛仿佛可以说话一般,只是一眼,就让人深陷其中,深邃而又幽静。

    与她鲜艳的红唇交织在一起,红与烟相互混合,仿佛构成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面孔。

    多亏了富江没打算说我的口红味道很不错这句话……

    易嚣连忙抬起头,富江的魅力几乎无处不在,无时无刻不在散发,他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真的深陷其中。

    就像张军云所说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迷惑了,才是最可怕的一点。

    果然,将目光从富江那张祸国殃民的脸蛋上移开之后,易嚣感觉头晕问题好了很多,当然,不真的是被富江引起的,而是易嚣的体力问题。

    虽然易嚣没有低血糖低血压之类的毛病,但身体也没有比普通人高出多少,好在现世得时候易嚣经常挑战极限运动,身体也倒是算得上健壮,再加上梦幻岛护林人的工作,身体的锻炼倒是没有落下。

    但如果不用魔法辅助的话,单凭易嚣的身体力量,肯定是无法抗衡任何一种肉搏型魔法生物的。

    不过饶是如此,抱着富江抱了半天,易嚣也忍不住有些手抖,而富江也很是不满的斜着易嚣,一副你要是敢摔到我,我就立刻分裂给你看的表情。

    幻影移形其实并不耗费太多的体力,让易嚣体力大幅消耗的主要原因不是幻影移形,而是不断下降的气温。

    这时候,张军云也正好凑了过来,“你有没有感觉到气温变得寒冷了。”他低声问道。

    张军云与弦之介跳跃在树林当中,并且时不时的化作两道烟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森林中的游魂一般。

    弦之介的奔跑还算正常,完全就是一副忍者赶路时的模样,与一些电影和动漫中的没有什么区别。

    但张军云就显得有些特殊了,身为半狼人化的他更适合兽性的奔跑,如果不是双手没有长出毛发的话,他恨不得四肢着地。

    不过饶是如此,张军云此时在森林中也是以一种跳跃的方式飞跃式前进,再加上他高大的身躯和留下的天狗幻影,远远看上去,就宛如一只生化危机中的舔食者。

    “感觉到了。”虽然张军云靠了过来,但易嚣也没有停下,而是从幻影移形变成了烟色烟雾笼罩着自己,不住向前的魔法。

    虽说在哈利波特的世界当中,凤凰社的傲罗们类似的魔法几乎一色的白光,而食死徒们则全部都是烟色的烟雾,但易嚣在当初的学习时,却没有发现两者有什么区别。

    并且他也不是故意挑选后者的颜色的,而是由幻影移形改良而来的咒语,原本就用烟烟来掩盖身形。

    这会让巫师在烟夜中更加安全。

    至于白光,因为太刺眼的缘故,无论是白天还是烟夜,都是非常明显的目标。

    易嚣在身后拖出一道滚滚浓烟,与张军云的幻影混在一起,倒是有几分魔幻的色彩,看到这一幕,张军云微微一愣,“你会的魔法还真不少。”但紧接着他就重新把问题转移到气温的异常上面。

    显然,易嚣也察觉到了气温骤降的不安,这就意味着不是张军云的错觉,或是幻觉。

    “我可不想像rpg游戏一样,一点一点愚蠢的打过去。”他苦笑着说道,“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旁边的弦之介也听到了这句话,因为几次共同战斗的经历,显然他与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什么意思?”他奇怪的问道。

    “意思就是前面很有可能会出现一只雪女在等着我们。”张军云翻着白眼说道,“而继续向前可能还有更多的妖怪和阻力。”

    “等一点点的闯过去,不是变得精疲力竭,就是只能给她们收尸了。”

    张军云的话毫不客气,但却也一针见血,弦之介也是一愣,随即意识到这个问题。

    “那么……我的巫师大人,我们该怎么办。”张军云将问题抛给了易嚣。

    前方的森林地面上,已经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雪花,而继续向前眺望,入眼所见,几乎是白花花的一片,大雪封山,显然,张军云的担忧并不是没有可能。

    “停下。”易嚣想了想,然后低声说道。

    闻言,早就等着这句话的俩人立刻停下脚步,易嚣把怀中的富江放下,然后从狩衣服中取出一个手袋样式的口袋。

    “倒是有一个办法,小心一些的话,可以避过绝大部分的敌人。”易嚣指了指天空。

    “什么?”张军云有些好奇的问道,“总不会你的阿尼玛格斯可以带动三个人吧。”

    捣鼓着手中被放有无痕伸展咒的口袋,易嚣根本懒得理会张军云的白痴问题,他从其中掏出三支飞天扫帚,然后扔给俩人,“飞天扫帚。”他说道,“希望你们的平衡力足够坚强。”

    弦之介一脸疑惑的表情,显然张军云一脸的恍然大悟,“我怎么给这个东西忘记了,这可是哈利波特世界的招牌之一。”

    易嚣同时取出几个防风眼镜以及隐身斗篷递给几人,张军云的目光有些奇怪,“你果然没给咱们穿越者丢人,你屯了多少东西。”

    “反正足够我们用了。”

    “黛茜那家伙……”张军云摇摇头,显然对她这种入宝山而空回的做法感到惋惜。

    趁着张军云给弦之介简单解释几句这东西的作用时,富江用眼睛瞪着易嚣,然后蛮不讲理的命令道,“我的东西呢。”

    她只带着厚实而笨重的防风眼镜,手中并没有飞天扫帚,不过虽然眼镜的镜片很厚,但却无法挡住她仿佛烟水晶一般的双眼,仿佛能够注视人的心灵般,她直勾勾的盯着易嚣。

    “怕你掉下去。”易嚣淡然地说道,“我带你飞。”

    张军云手中拎着飞天扫帚,刚走过来就听到这句话,他的嘴角抽了一下,显得有些僵硬和龟裂。

    “我和弦之介都没骑过这东西。”他说道,“如果半道掉下来的话,恐怕会更惨,还不如一路闯过去。”

    “不会掉下来的。”事关这样的问题,易嚣一贯懒得开玩笑,“这不是魁地奇比赛用的飞天扫帚,我去光轮飞天扫帚公司制订了不同的一批,这几支,虽然速度没有那么快,却可以稳定使用者的身体,就算是新手,也可以轻易使用。”

    富江闻言立刻在看不见的地方用手狠狠掐了易嚣一把。

    张军云也点点头,他已经从半狼人化的状态中褪了回来,头上戴着有着浓郁格兰芬多风格的厚重防风镜,肩膀上搭着水银状态下的隐身衣,手中还拿着飞天扫帚,倒是的确有几分魁地奇选手的色彩。

    反而弦之介有些诡异,毕竟他一身随意的武士服,的确与飞天扫帚不太搭配,并且随着周围气温的不断下降,他已经冻得有些瑟瑟发抖了。

    为弦之介补上一个保暖咒,张军云点点头,然后几人同时跨上飞天扫帚。

    易嚣虽然不是很喜欢这种活动,但也不是第一次骑了,相比其他人,他显然熟练的多。

    原本他也打算用阿尼玛格斯直接飞过去,但富江却是个大问题,没有人敢带她,易嚣也不放心放任她自己骑飞天扫帚。

    跨上扫帚的时候,富江还一脸的不情愿,等到坐上去之后才发现,飞天扫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坐,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飞天扫帚上面布置有很多魔法,其中就包括气垫魔法,它会在飞天扫帚的表面形成一个空气坐垫,并且没有固定的形态,是随着巫师的改变而不断调整的。

    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女巫加入魁地奇运动。

    再次检查了一下准好准备之后,易嚣取出魔杖,在停在原地的猎犬身上轻轻一点,它立刻开始原地不住地扭曲变形,最后旋转成一团,变成一只展开双翼的老鹰。

    而易嚣的魔杖再次一点,老鹰的身影逐渐消失在空气当中。

    见到这一幕的张军云刚要发问,易嚣就伸出两根手指,指了指双眼前的镜片,然后又指了指老鹰消失的地方。

    披上隐身衣,张军云拉下眼镜,发现周围的一切都非常正常,唯独易嚣弦之介和老鹰显示出不同的色彩,一种五彩斑斓的紫色。

    下一刻,三支扫帚冲天而起。

    扶摇向远处飞去。

    事实上,无论是张军云还是弦之介,对于飞天扫帚的掌控都十分不错。

    张军云是仗着自己狼人强悍的自愈体质,就算是摔下来也最多是落个半残而不会死,无非是多休养一段时间,所以胆子很大,很快就适应了空中的飞行。

    而弦之介虽然没有这种能力,但他身为甲贺忍法帖的男主角,自身的天赋十分强悍,在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很快就能够掌控住扫帚的方向,并且愈加的熟练起来。

    随着俩人熟练控制飞天扫帚,几人的飞行速度立刻提升起来,几个呼吸之间,就飞到了之前张军云所看到的那片白雪封山的山岭山空。

    因为担心同样有会飞行的妖怪进行狙击,所以他们将高度拔得极高,也根本看不清下方地面的情形,只能看到一些隐约的烟点。

    不过饶是如此,张军云仍然有些担忧,但因为身在高空,根本无法张嘴说话的缘故,他只能对着易嚣示意,指了指自己的双眼,然后又点了点地面。

    易嚣会意,下一刻,他的眼睛就再次失去聚焦和瞳孔,变得一片花白。

    坐在易嚣怀中的富江有些好奇的转头盯了易嚣一眼,然后眯起眼睛,偷偷摸摸的向易嚣怀中的狩衣服下望去,但可惜空无一物,不仅魔法书,就连之前的口袋也不见了。

    撇撇嘴巴,易嚣的眼睛开始恢复,而富江立刻转了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易嚣对张军云摇摇头,见状,他放下心来,然后三人再次追逐老鹰向前飞去。 ……

    而同一时间,下方被封山的雪岭当中,一名女子一袭白衣,浑身的皮肤苍白如雪,仿佛冻僵了一般的,坐在一棵树上。

    但如果离近了自己看的话,就会发现她的脑袋一晃一晃的,似乎已经睡着了。

    想来她这一觉应该会睡得很安稳,因为不会再有人路过这片雪地了。 ……

    张军云也不知道飞了多久,因为高空和低温会让人失去时间的感觉,这点相信弦之介深有体会,因为如果不是易嚣的保暖咒的话,相信他此时已经被高空寒流冻成冰棍了。

    而张军云虽然表面看起来十分淡然,但也能从他不住询问易嚣飞了多久可以看出,他的内心深处仍然十分担忧探小姐和黛茜俩人。

    至于富江,她则显得有些没心没肺,并且还在张军云看不到的地方不断撇嘴,易嚣甚至能够感觉到,她的不耐烦和不爽正在飞速上升。

    而除了富江的怒气值外,一股庞大的魔力也出现在易嚣的感应范围之内。

    并且就在不远处,似乎正是前方引路魔法的最终目的地。

    无数的魔力波动交织在一起,不仅庞大,也十分混乱,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妖气冲天,那个妖怪的聚集地。

    但在仔细的感应了一下之后,易嚣的嘴角却微微露出一个冷笑,要知道,无论是天狗还是弦之介以及之前碰到的案山子们,易嚣都没有在它们身上感受到丁点魔力波动,显然妖怪和忍者这两种魔法生物并没有魔力波动。

    那么前方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易嚣注视着富江白皙的脖颈,嘴角上翘的弧度渐渐落下,看来,钓上了一头大鱼,似乎是……歪打正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医毒绝世:帝尊的〕〔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