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崩坏诸天万界〕〔怪物聊天群〕〔斗战神〕〔重生支配者〕〔毒医狂妃:帝君,〕〔完美宠婚:老公,〕〔我是个葬尸人〕〔快穿:炮灰女配要〕〔顾少追爱:高冷娇〕〔女神的超凡高手〕〔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至尊神农〕〔腹黑狂妃太凶猛〕〔死亡帝君〕〔都市之魔帝纵横〕〔星临诸天〕〔官方救世主〕〔我的女人你惹不起〕〔我的冰山美女总裁〕〔都市之至尊药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六十九章 降落
    天空中散发着不祥的气息,阴雨绵绵的,仿佛永远阴着脸,这些恼人的雨水从来也下不完一样。

    原本天空是一片晴朗,但随着几人跨过脚下的那片白色雪原,突兀的,天色瞬间阴暗了下来,四周也扬起了绵绵细雨,就仿佛一脚踏入了另一个世界。

    凛冽的寒风不断呼啸在张军云的脸上,他的脸色也从一开始的淡然和随意,逐渐变得严肃和焦急起来。

    易嚣知道他在担忧探小姐,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格外关心探卿。

    可惜易嚣此时没有太多的精力去近距离观察一下人际关系的复杂,因为他进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大的线索似乎就要出现了。

    罩住了半个世界的乱流,混乱的克苏鲁,富江,贞子,错乱的年代,一切的一切交织在一起早就显现出了这个世界的混乱,而易嚣需要做的,就是从这些混乱中,寻找到真正有价值的线索。

    富江和贞子,就是两个显而易见的突破口。

    神秘的来历,同样可怕的增殖能力,莫名的恩怨和敌视,易嚣对她们一头雾水,但好在,他需要做的就是跟着俩人,直到发现她们露出破绽的那一刻,然后就能抓住她们的马脚,扯出更有价值的线索。

    就这么简单。

    而成功的是,富江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发现易嚣隐瞒的,最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真正的来历,以及他所拥有的魔法。

    一名仅是傲罗水准的巫师和高出傲罗好几个等级的巫师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巫师越向上他们的实力越呈现出跳跃性,几乎是无规律的爆炸增长。

    几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或许是富江觉得自己迷惑住易嚣了,或许她也意识到了易嚣是在敷衍自己,想要假装被自己迷惑住,而从刺探自己更多的秘密,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她都正在有意识的将一行人引导到某个地方。

    可能在富江的眼里,就算易嚣没被自己迷惑住也没关系吧,只是一个艺高人大胆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自己将带他去的地方,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收拾他。

    可能就是下方这些妖怪。

    但富江并不清楚,易嚣的实力已经真的到了改变天高和地厚的程度。

    贞子的目的显然与富江相同,虽然她换了另一套说辞,但最终也是要让易嚣找到什么东西。

    根据富江的描述,显然平原和森林已经穿过了,下一条线索是钢铁的河流,那么它又在哪里,说真的,易嚣并不讨厌解密,但他讨厌完全没有逻辑的解密。

    突兀之间,一道身影拦在了易嚣前方,然后在他的护目镜上倒映出大片阴影。

    他抬起头,看到张军云正在前方比划着手势,似乎想要表达什么。

    “十分钟了,放心,我们不在幻境中……看那!”这段时间张军云问这个问题已经不下十次了,到了现在,易嚣的反应几乎和富江如出一辙。

    翻翻白眼,张军云关心的两个问题他已经背下来了,首先是飞了多久,其次是他们到底有没有误入进另一个新的幻境。

    张军云不能在继续飞行下进行交流,但易嚣的魔法可以,声音洪亮的反咒,正好可以将声音精准的传到某个人的耳朵当中,只是十几次之后,易嚣也有些厌烦了。

    不过这次……似乎有些不同。

    耳边传来易嚣的叫声,张军云立刻扭头望去,入眼所见,是一大片密布的阴云,仿佛蝗灾一样。

    张军云立刻被吓出一身冷汗,险些没抓住飞天扫帚的把手,从上面栽下来。

    “搞事!(该死),唔有密集恐惧症。”迎着大风,张军云嘴里含糊不清的嘀咕道。

    下一刻,他和弦之介的耳边同时传来易嚣的声音,“别出声,压低扫帚,向我这边慢慢靠拢。”

    飞天扫帚的速度很快,就在张军云一个愣神的时间,三人已经十分贴近天空中这一大片的阴云了,弦之介就算没有易嚣的提醒,也早就注意到了脑袋上的庞然大物。

    这是的烟色无数游魂,仿佛飘荡在天空中的水母,空灵之中,又带着一丝凋落般的死寂。

    幸运的是它们似乎并没有发现披着隐身衣的三人,于是张军云和弦之介在听到易嚣的魔法传音之后,立刻向这里靠拢。

    易嚣给他们的防风镜上可以互相标注出对方的身影,想要找到他们并不困难。

    在俩人靠拢过来之后,易嚣一左一右的伸出手,还没等失去环抱的富江炸毛,三人所在的空气就瞬间发生一阵扭曲,下一刻,他们已经越过了这片被无数游魂笼罩的阴云范围,突入到了它们的内部当中。

    这一瞬间,盘旋在空中的游魂阴云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短暂的出现了停顿,刹那之间就连天空都被静止了,但紧接着,它们什么有用的发现都没有,于是很快这片盘旋的阴云就再次恢复原状。

    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三人对强行幻影移形的不适,易嚣刻意降低的扫帚的速度还有所在的高度,当三人再次出现之后,他们正俯冲在一片小树林的上空,并且逐渐下降。

    果然,弦之介与张军云坐在扫帚上一阵摇晃,仿佛控制不稳般,瞬间一头向下方的林中栽去。

    “嘭!嘭!”

    好在扫帚离地只有五六米的高度了,俩人从扫帚上摔下去后,滚落到地面上,发出嘭嘭的两声巨响,掀起了一片尘土飞扬,易嚣倒是安稳的将富江放到地面。

    但她似乎故意和易嚣过不去,明明已经强忍着到来了地面,却在站稳了之后,抓着易嚣的胳膊,扶住他的身体,哇的一声吐到了他的狩衣下摆处。

    易嚣的嘴角抽了抽,然后挥舞魔杖,将这些污秽清理一空。

    富江扶着脑袋,摆出一副眩晕的模样,无力的靠在易嚣身上,但他仍然从富江的眼睛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狡黠和得意。

    默默的将这笔账记在心里,易嚣向张军云和弦之介俩人的所在走去。

    “感觉怎么样?”他低声问道。

    “一点也不好。”张军云撑着树干直起身,他的身体素质强悍,对于不良状态的抵抗性也很强,原本幻影移形的后遗症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几个呼吸间,他就已经全部恢复了过来,“我再也不想尝试了。”但张军云还是心有余悸的说道。

    “对了,我们到哪了?那只鹰呢?”

    虽然才刚刚缓解,但张军云已经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抛了出来,易嚣能够看到他目中的担忧,显然,他对探小姐的关心更甚于对他自己的。

    “魔法的追踪结束了。”易嚣向撞到树上后,掉落在地上的扫帚走去,“这意味着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是么。”闻言,张军云的眼睛微微有些泛黄,“接下来的话,我们只需要找到那些该死的妖怪,然后将她们救出来就好,希望还来得及……”

    他活动了一下身体,高大的身躯开始暴涨。

    但这个时候,旁边的弦之介却突然苦笑着说道,“我觉得……已经不用找了。”他正以一种非常古怪的姿势停顿在原地,看上去十分诡异。

    “什……”张军云心中一紧,眼睛中瞬间绽放出红色的光芒,但已经来不及了,就在下一刻,一抹冰冷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与此同时,走向飞天扫帚的易嚣也停顿下来,他站立在原地,就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禁锢在那里。

    张军云的心立刻凉了下来,果然,下一刻,无数身影出现在几人周围的树林中,密密麻麻的,就仿佛数不清的鬼影。 ……

    “腾!腾!”

    周围的树林中突兀的出现无数火把,星星闪闪的,仿佛要将整个夜空照亮,不知道是因为时间的缘故,还是这里环境特殊的原因,此时烟暗已经落下,夜幕仿佛无边无际的海洋一样,包裹着几个人。

    几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易嚣等人身边,这些家伙似乎没有重量一样,可以淡然的悬浮在半空当中,从各种常人无法达到的角度进行出其不意的攻击。

    而它们的手中此时正捏着数支匕首,并且无一例外的,全都指向易嚣等人的喉咙等致命的要害位置。

    就连富江的身边都站着几名妖怪,它们带着不同的面具,看不清面孔。

    不过倒是可以从它们的服饰上看出一二,传统的和服,几乎全部都是女性,真是奇怪。

    张军云脸色阴沉了下去,他身体放松,看起来似乎是在匕首的威胁下放弃了抵抗,但易嚣清楚,这更是狼人全力爆发前的前兆。

    君临里面那些狼人多数都是这样。

    仿佛草原上的游猎者一般,悄无声息的潜伏在周围,你甚至都无法感受到它们,而只有在它们全力爆发的那一刻,才会嗅到那杀戮的气息,但同时,那也是死亡降临的时刻。

    不过易嚣却不觉得张军云,或者说他们一行人,在这种情况下有胜算。

    当然,是在易嚣继续装作自己是块木头的前提下。

    于是他不得不出声打断他,“如果我是你们的话,就会离那个家伙远一点。”易嚣冲着富江身边的那几名妖怪低吼道。

    只可惜对于他的回答并不友好,易嚣感觉到身后猛地传来一阵呼啸,几乎是本能的,金色的盾牌凝聚在他的背部。

    但是下一刻,易嚣就意识到,自己已经距离线索很近了,此时最好的做法,就是保持什么都不变,静等线索自己露出来的那一刻,然后真正的抓住它。

    于是眨眼之间,魔法盾牌再次从易嚣的身后消散,整个过程甚至连半秒钟都不到,在场根本没有任何生物发现其中的异常。

    “砰!”

    片刻之后,预想中的重击如期而至。

    隐藏在狩衣下的防护咒语吸收掉了大部分的冲击力,但易嚣还是配合的向前跄踉一步然后吐出了一口鲜血。

    “安哥!”张军云在旁边叫道,但是他脖子处的匕首立刻被用力向上一抬。

    “希望结果对得起我这么卖力。”易嚣对张军云微微摇头,然后在心里低声低估道。

    同时,一直跟随在易嚣身边的鬼鸦也飞进了这片树林当中,然后悄无声息的落到了场地中的最高点上,因为它的特性会让人忽视它,几乎没有人发现这个生物的到来。

    鬼鸦张开眼睛,易嚣立刻通过它看到是谁在自己背后攻击自己。

    案山子。

    它没有死。

    或者说,它可能没有死,被易嚣驱逐的那些案山子里没有它的本体,也可能是另外一只新的案山子。

    但无论如何,它正用瘦小娇弱的身躯,扛着巨大的十字木架,然后重重的压在易嚣的后背上。

    可能是易嚣防御魔法的关系,也可能是之前转瞬即逝的魔法盾,这只案山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它的攻击好像不太对劲,但它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于是用苍白的纤细小手抓抓自己的后脑勺,案山子吃力的挥舞着巨大的木十字架,准备再给易嚣来一下找找手感。

    易嚣的嘴角有些抽搐,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再抗一下,还是做出其他的抵抗。

    但就在下一刻,一个声音阻止了它。

    “停下吧,山子姬。”

    这是一个空灵的声音,从易嚣的侧方而来,但却又像环绕着整座森林和山岭,她的穿透力极强,仿佛缥缈的云烟,却又没有那么灵动,反而蕴含着浓郁的高傲,像是高高坐在王座上的女王。

    易嚣装作吃力的扭过头,见到了一个带着修罗面具的苗条身影。

    “为什么要离她远一些呢。”那个声音继续问道。

    “富江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人发狂,会让一切接近她的人不知不觉的爱上她,然后最终疯狂的想要杀死她。”易嚣扭头看着这个身影说道,“如果你不想害死她的话,就让你的人离她远点。”

    “我为什么不会想要害死她。”

    “因为她是妖怪。”

    这身影慢慢走到易嚣的面前,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有几点说对了,她的确有这个能力,她的确是妖怪,但……我们也是。”

    “没有人需要离开她,因为这里除了你们几个之外,已经没有人类了,妖怪是不受到她的影响的。”

    闻言,易嚣眯起眼睛,但是没有说话。

    不远处的富江挣扎的看过来,眼睛里面充满了迷茫和无助,非常真切,而易嚣也配合的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让她逐渐平静下来。

    下一刻,这个声音再次响起,出现在易嚣耳边,又几乎无处不在,“对了,我是这里的神灵,你们可以叫我神灵姬。”她轻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帝焰神尊〕〔大千劫主〕〔不灭剑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第一强者〕〔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重生八零:媳妇有〕〔首席律师〕〔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