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在上〕〔大唐好相公〕〔跨界闲品店〕〔接引诸天〕〔天帝剑尊〕〔神话之系统附身〕〔封神飞仙录〕〔星空小农民〕〔亿万宠妻:入骨相〕〔仙命长生〕〔抗战之广陵密码〕〔穿越反派之子〕〔拂尘烬〕〔婚姻的荆棘〕〔你管这也叫金手指〕〔借魔成神〕〔三个人的末世〕〔烽火奇侠传〕〔逍遥侯〕〔无敌天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七十章 第二个
    “神灵姬……”易嚣呢喃着重复道,仿佛这样细嚼慢咽,就可以品味出别的什么不同的东西一样。

    恶鬼面具的主人似乎很满意易嚣的态度,居高临下的,幽幽的俯视着他。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名巫师可以透过眼睛看到许多东西,但这张面具上并没有预留出双眼的位置,易嚣找不到这扇窗户,也不知道这家伙平时是怎么看路的。

    旁边的那些模样诡异的妖怪仍然挟持着富江,但已经放下了匕首,转而变成将她的双臂扭在背后。

    只是易嚣却注意到这情形下的另外一点,富江并没有分裂。

    要知道,无论是痛苦还是畏惧,都会让富江不由自主的进行分裂,起码她是这样告诉易嚣的,但此时她并没有。

    所以要么就是她根本不害怕也不痛苦,与这些妖怪是一伙的,要么就是……她的分裂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自己掌控的。

    不过易嚣此时没有太多精力去琢磨富江的小心思,因为面前这名神灵……已经是他碰到的第二个真正意义上的神了。

    如果她的身份真的如同她所说的那样。

    “你知道么,你已经是我碰到的第二个自称为神的家伙了,上一次还是在纽约,一个被叫做智慧女神和战争女神的家伙,而你知道她最后的下场么,她被我封印在了石板里。”

    “单是名字的话,你似乎没有她听起来那么有气势,还是说,你也有什么伟大的称号没有告诉我们。”

    如易嚣所预料的,他的眼睛看到张军云的眉头狠狠的挑了一下,身为自由人,他不可能不知道战争和智慧的女神是谁,雅典娜。

    而张军云也的确与易嚣所想的那样,第一时间捕捉到易嚣话语中的重点,他曾经和神战斗过,并且最终封印了一个神。

    无论是不是正面交战,还是利用了某些阴谋诡计什么的,但最终的结果是,神被封印了,而易嚣还活着。

    这已经到了神之战的层次,就算易嚣在其中用了卑鄙的手段或陷阱也无所谓,因为神之战不是任何人都能参加的。

    易嚣的真正实力要比他预想的更高,甚至是高很多,这也就意味着,哪怕面对此时这种情况,他们也不是全无翻盘的可能。

    张军云逐渐平静下来,心中拼死一搏的躁动也慢慢消失,“这小子……”他有些无奈的向易嚣那面望了一眼。

    这名自称为安戈玛卡,半路加入进来的小伙伴非常神秘,从一开始,张军云就隐隐在他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危险气息。

    野兽的直觉往往非常敏锐,尤其是……他的狼人血脉,还是传承与一种最为特殊的狼人。

    只是在后来相处的过程中,这种气息逐渐消失掉,他再也没从易嚣身上感受到这股隐隐的危险,但张军云却从来没觉得易嚣人畜无害,这种能够把自己从极强,隐藏到极弱的存在,往往更加可怕。

    事实上,张军云的谨慎远远超出所有人的想象,而与谨慎同伴而行的,往往是胆小这种特征。

    他虽然获取的是狼人这种力量,但却要比谁都更加惜命,尤其是第二世界并没有小说中主神和木马房间以及轮回空间那么危险,所以张军云轻易不愿意改变任何事。

    他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更差劲一些,就是所谓的没有追求,不过好在还有来自外界的压力,两个现世的组织在寻找他们,这才让张军云勉强不断前进。

    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更喜欢顺着剧情,安安静静的完成自己的任务。

    这一次他原本是不想跟易嚣离开甲贺的,他也真能这么做出来,但可惜,最终是探卿动摇了他的决定。

    因为张军云发现,他似乎喜欢上这名才刚刚认识的女孩,当然,他自己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喜欢,或许有,或许没有。

    但如论如何,他暂时不想离开她,正好他要弄清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上了探卿,于是张军云决定一同离开甲贺。

    没想到,第一次离开剧情的保护,就碰到了几乎必死的局面,张军云怕死,所以从不缺少拼死一搏的勇气,如果这样做,可以活下来的话。

    没想到,这个新加入进来的伙伴隐藏的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甚至已经到达了与神一战的水准。

    这应该属于反叛者中最顶尖的战力了吧,张军云不清楚。

    也不知道他和面前这个自称神灵姬的神灵谁更厉害,但只要他能打破局面,张军云就有信心活下来。

    就是不知道……雅典娜,纽约?雅典娜什么时候在纽约出现过,那又是什么电影的鬼剧情。

    “玛德……我讨厌不知道剧情的衍生剧本,实在是太不受控制了……”

    张军云低下头,啐了一口,低声抱怨道,但他的抱怨还没结束,就被悬浮在身前那名妖怪狠狠一顶,纤细的胳膊将匕首卡在他的脖子上,几乎要渗出血丝。

    无奈之中,张军云只能讪讪的笑道,同时在心里狠狠的记了它一笔账,“如果那家伙真能翻盘……我一个要你好看。”但此时,他只能讨好的看着面前这些体型娇小又可以无视重力的妖怪。

    张军云的心理活动也正是易嚣所预期的,他并不想与这些妖怪在此时就翻脸。

    所以安抚住张军云,也是必须的事情,否则易嚣也不会在神灵姬面前这么说,因为哪怕是一个脾气再好的神灵,听到这样当面的挑衅,也会大发雷霆。

    果然,前一刻还是个好好小姐的神灵姬,下一刻就仿佛柳眉倒竖,当然,因为带着恶鬼面具的关系,易嚣并不能真正的看见,只是感觉而已。

    “你竟然敢对我不敬!”神灵姬压低了声音,这一刻,空气就仿佛从九幽深处吹来的寒风一般凛冽。

    “不……我只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易嚣平静地回答道。

    神灵姬似乎非常愤怒,狰狞的恶鬼面具充满压迫的慢慢靠近过来,但易嚣的目光中仍然没有多少畏惧。

    下一刻,神灵姬突然退去,而就在同一时间,旁边突然传来弦之介的惨叫。

    “啊!”尖叫十分短促,听上去后半句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了回去,易嚣连忙转头,看到弦之介的两条手臂已经被硬生生的扯断,而其中一名悬浮在空气中的妖怪,正将面具凑在他的脸前,不让他发出声音。

    “因为你的无礼,你的同伴将会永远的失去双臂,阴阳师,这都是你的错误。”神灵姬的声音突然平静下来,没有愤怒,也没有高兴。

    易嚣的脸色微沉,却没有因为神灵姬的做法而愤怒,她算错了一点,拥有银舌力量的易嚣某种意义上已经不亚于神灵了,如果他愿意,就算弦之介只剩下一个脑袋,他也能保住弦之介的性命。

    而且就算易嚣无法救活弦之介,恐怕凭他的性格,也不会多怀念一秒。

    倒是张军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他又有些激动起来,“你这个混……!”

    “砰!”

    他与弦之介的感情很好,虽然一个是自由人,一个是江户时代的原住民,但张军云热情的人格魅力,让他很快就与弦之介建立了友谊,此时见到弦之介被扯双臂,他当然出离的愤怒。

    可惜他的怒吼还没说完,就被身边控制他的那些悬浮妖怪们,所更加愤怒的打断。

    一名悬浮妖怪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突兀的出现在张军云面前,然后伸出纤细的右腿向后一摆,身体随之扭动,猛然就是一个回旋踢踹到张军云的脸上。

    木屐狠狠的蹭过他的面颊,甚至将张军云蹬的向后退了两步。

    跄踉了两步,张军云站立身体,啐出了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液,他恶狠狠的注视着面前的妖怪,咧开嘴,低声道,“所以说我讨厌不在剧情中的剧本,我会撕碎你的,相信我……”

    仿佛在回味什么似得,张军云犹豫了一下,再次低声道,“玛德,为什么江户时代就有安全裤这个东西了……”

    娇小的悬浮妖怪一怔,立刻变得仿佛出离的愤怒,它两手中的匕首像是蝴蝶一样翩翩起舞,但却没有蝴蝶飞舞的那么美丽,反而异常的危险,瞬间就洞穿了张军云的面孔,将他的两个面颊扎了个对穿。

    “那我就先撕烂了你的嘴!”悬浮妖怪仿佛在面具下呲着牙低吼道一般,对着张军云发出阵阵小兽似得咆哮。

    见到这一幕,旁边的易嚣立刻阻止道,“住手!你们会杀死他的!”

    下一刻,就连易嚣都没有看清神灵姬是怎么移动的,她瞬间来到易嚣面前,捏住易嚣的下巴,轻声说道。

    “放心吧,我知道这杀不死他,他的伤口愈合的很快,你以为这一路上,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么。”

    易嚣立刻闭口不言,显然,这些妖怪知道他们的一切事情,对他们很了解,所以要么这些妖怪是在一路监视他们,要么,就是有什么人……能够与这些妖怪沟通。

    但易嚣装作没有想到这一点,并没有向富江那里张望,而是继续平静的注视着面前的神灵姬,然后沉默不语。

    好在,神灵姬似乎并不想折磨几人,她挥挥手,让身后的悬浮妖停下来。

    “住手吧,浮姬。”

    此时张军云的两个面颊已经被洞穿,流血不止,虽然不会立即死亡,但剧烈的疼痛却是无法避免的,而且就算是凭借张军云的恢复能力,想要慢慢自愈这样的伤势,恐怕也需要大半个月的时间。

    不远处的弦之介更是已经疼晕了过去,正被扔在地上,不过他的伤口被一层薄薄的冰雾所冻住,倒是不会因为失血而死亡。

    看着易嚣平静的脸色,神灵姬突然上前一步,隔着恶鬼面具,易嚣甚至能够感觉到她散发出的不爽和森森寒意。

    一双冰冷的手臂出现在易嚣的心脏位置,用某种尖锐的利器划过他的皮肤表面,然后逐渐的向下蔓延而去。

    看着易嚣不断变换的脸色,神灵姬突然轻笑一声,“我还以为,你什么事情都不在乎呢。”

    冰冷的锐器慢慢褪去,但易嚣的脸色仍然很难看,“你要做什么。”他嘶哑着嗓音低声问道。

    神灵姬似乎再一次恢复了之前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隔着面具的双眼仿佛带着对生死的淡然,声音平静,“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

    “带走!”

    一名案山子从树林阴影迷雾中走出来,吃力的摆动着巨大的木架,用力挥舞,向着易嚣的脑袋砸去。

    但就在木架落下的前一刻,易嚣突然感觉脑袋一阵刺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像是在剥夺他的听觉。

    恍惚之间,防御魔法自主运转起来,为易嚣的耳朵留下一小条缝隙。

    然后紧接着,他听到神灵姬略带愤怒的低吼,“住手!耳姬!”

    模糊之中,易嚣似乎看到了一名只有一只眼睛和一只耳朵的妖怪,她握着匕首,剩下的那只独眼里面似乎含着泪水,正拼命的向自己冲来,但却被突兀出现的悬浮妖怪轻而易举的烂在半路。

    有些眼熟……易嚣奇怪的想到,下一刻,案山子的物理昏迷咒如期落下,而易嚣也顺势闭上了眼睛,装作了昏迷的样子。

    然后在烟暗中,他似乎隐约听到那只案山子奇怪的嘀咕道,“好奇怪诶,平时都需要打好几下的……”

    易嚣的嘴角抽了抽,最后装作自己是一块木头,什么都没听到。

    两只案山子一左一右的夹住易嚣,它们将那块破烂木质十字架视如珍宝般的背在自己身后,吃力的抬起易嚣的胳膊,下一刻,易嚣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拖动着向前走去。

    将精神归于平静,彻底把自己伪装成昏迷的样子,易嚣将视野的来源转移到鬼鸦的身上,控制着鬼鸦,他张开翅膀,开始扑棱棱的向前飞去。

    他很快就在队伍里找到了张军云和弦之介二人,张军云也被案山子打晕了过去,此时正如同自己一般,被拖着前行,面颊出还在不住的滴着鲜血。

    至于弦之介,他早就因为剧痛和失血而昏迷过去,此时根本没有醒过来。

    下一刻,易嚣陡然拉升高度,将鬼鸦的身影隐匿在森林的上空。(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