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色生香:侯爷,〕〔傅先生,偏偏喜欢〕〔如果你也记得我〕〔手术直播间〕〔契约暖婚:军少,〕〔快穿小能手:神秘〕〔娇养小兽妃:七皇〕〔倾城娇女:将军,〕〔吕布有扇穿越门〕〔无敌战斗力系统〕〔一夫当官〕〔末世神魔录〕〔九龙狂帝〕〔惹火枭妻:老公,〕〔龙牙特种兵王〕〔极品狂妃:诡医至〕〔萌夫当道:这个杀〕〔逆锋〕〔影帝甜妻:长官,〕〔西游之金乌大圣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七十二章 原因
    鲜血飞溅,浓郁的血腥气,仿佛在空中混合成了一股铁锈的味道,神灵姬此时就像是化身为了一名技艺最为精湛的外科手术医生般,精准的撕扯着易嚣胸膛处最细微的肌腱。

    大量的鲜血仿佛不要钱一般的喷洒出来,同时剧痛也如潮水般阵阵汹涌,但却不会造成致命的伤势,当然,前提是易嚣不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易嚣没有发出痛呼,甚至连闷哼也没有,就这么木然的垂着头,仿佛昏阙过去般。

    烟暗中,只有周围妖怪们手中拿着的火把噼啪燃烧着,与泊泊鲜血挥洒在地上的细微声音交织在一起,仿佛构成了一曲沉默的奇异交响乐。

    妖怪们静静的围在四周,它们默然矗立着,看着场地中疯狂的神灵姬,鲜血随着她的躁动挥洒在四周,使得这烟暗中的一切,像是某种来自地狱的邪恶仪式一般。

    但是不远处张军云眼睛中的血丝却越来越红。

    他相信易嚣这家伙或许还有翻盘之力,但他不相信被重创成这样的易嚣还能活下来,在张军云眼中,是易嚣被神灵姬打了个措手不及,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整个人都被撕裂了。

    毕竟巫师释放魔法,似乎都需要蓄力的时间,尤其威力越大的魔法,越是需要更加漫长的准备。

    张军云决定要打破这个僵局,起码也要将易嚣从神灵姬手中夺回来,相信他肯定留有一两手的保命手段吧,毕竟这可是以多变魔法而著称的巫师。

    身旁的案山子们似乎注意到张军云的变化,但没有神灵姬的命令,它们也不敢提前将威胁扼杀在萌芽当中,只能紧张的握住手中的木架子。

    但是没想到,打破僵局的竟然是神灵姬自己,因为下一刻,她突然停下了动作。

    “嘶……”易嚣也发出一声轻微的,像是抽冷气般的声音,他抬起头,双眼没有焦距般的有些漠然。

    而神灵姬也是一副吃饱了般的心满意足,她从易嚣满是鲜血的狩衣中抬起头,动作幅度很大的伸手在面具下揉了揉鼻子,似乎狠狠的嗅了一口,然后再次柔声道,“山木姬,来给他治疗。”

    闻言,一名散发着绿莹莹的光泽,仿佛萤火虫般的小女孩从队伍中走出来,它的脸上带着金鱼面具,身高才到易嚣的腿部。

    不知道为什么,易嚣突然一改之前的木然,那种这些妖怪说什么就是什么的配合,反而饶有兴致的抬起头,十分有趣的看着山木姬。

    就像易嚣突然从一个顺从配合的内应,变成了宁死不屈的硬骨头。

    脸上沾着鲜血的易嚣带着头,直勾勾的盯着山木姬,给这个看起来似乎还是个孩子妖怪下了吓了一跳。

    神灵姬也注意到易嚣的变化,但只是暗自撇撇嘴,果然阴阳师都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

    山木姬表示很害怕,被一个满脸鲜血看起来有些狰狞的家伙盯着,让它这个从山林间草木中诞生出,一心热爱和平的小妖怪亚历山大。

    不过在神灵姬的命令之下,它还是硬着头皮,给易嚣治疗了一下。

    但是不得不说,山木姬的治疗效果非常好,几乎被神灵姬撕个皮开肉烂的伤势,在它的治疗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硕大的伤口在几个呼吸间就缩小的近乎不见。

    “很不错的能力。”易嚣盯着山木姬的面具,嘶哑着嗓子说道,“小家伙。”

    山木姬的身躯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完成了神灵姬下达的任务,于是连忙再次跑了过去,缩在一名面具上画着诡异条纹的妖怪后面瑟瑟发抖,而面具妖感受到山木姬的恐惧,目光很是不善的盯着易嚣,几乎可以从面具的后面透出来。

    而神灵姬就当做没看见易嚣与自己这些手下有趣的小互动,她上前一步,然后比易嚣还淡然的反盯着他,“这就是你的能力了么,阴阳师,欺负比你弱小的存在。”

    “那倒不是……”易嚣摇摇头,语气缓慢。

    没等他说完,神灵姬就毫不客气的打断道,“既然你不肯告诉我东西在哪,那就不需要说出来了,我会自己将它找出来。”

    “影姬。”她叫到,“去把它找出来。”

    “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的秘密能够瞒住影姬,所有人在影姬面前都是没有任何秘密的,因为你的影子知道你的一切,而影子对影姬来说,毫无秘密可言。”

    “要你记住,作为你三番两次挑衅我和欺骗我的代价,我会让你在死前品尝到世界上最痛苦的感受。”她凑到易嚣身前,面具中的寒意比维斯特洛大陆的凛冬还要寒冷。

    “刚刚那痛苦的滋味怎么样,还不错吧,但那只是最简单的,你会感受到比它强烈千百倍的痛苦,永生,永世……”

    “砰!”

    正在神灵姬作为自己手下一众小弟的扛把子,对着易嚣放狠话找场子的时候,仿佛脑袋撞到了门板上的巨响从易嚣身后传来,瞬间,这声音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在场的妖怪们伸长了脖子望向易嚣的身后,包括易嚣和神灵姬俩人在内。

    “呜……呜……”易嚣的身后,一个烟不溜秋,仿佛从煤堆里拎出来一样的小家伙正泪眼汪汪的坐在地面,双手抱头,不住的揉着自己的脑袋。

    “怎么回事!影姬!”神灵姬几乎是厉声喝问道。

    影姬被神灵姬的喝问吓得一缩脑袋,本能的答道,“他的影子……他的影子……我进不去。”

    山木姬和影姬这两个小家伙看上去似乎挺萌的,但没有让易嚣的心中泛起丝毫波澜,因为无论如何,它们两个都是妖怪。

    周围的妖怪似乎都是娇弱类型的,但事实却不能这么看,神灵姬是看上去最具有高雅和雍容华贵气息的存在,她发起怒来却像是个疯子。

    与鲜血共舞的疯子,易嚣可不觉得残忍与暴力和精致的容貌混合在一起是什么萌点,又或者可能是萌点,但易嚣不太明白。

    易嚣也觉得,自己暂时不需要明白,因为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么,人类的感情也是同样如此,尤其是,感情尤为复杂。

    见到这样的情况,易嚣只能耸耸肩,继续慢悠悠的说道,“刚刚我就想说了……”

    但神灵姬根本没有理会易嚣的意思,听到影姬的解释,她下意识目光一扫,将实现落到易嚣的脚下,下一刻,神灵姬微微一顿,因为易嚣的脚下空无一物,根本没有影子。

    只是影姬却将神灵姬的沉默理解为了发怒的前兆,她慌不迭地的站起身,慌慌张张的奔向远处的张军云,同时说道,“神灵姬大人,请务必不要生气,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再试一次。”

    下一瞬间,就在易嚣的眼皮底下,影姬纵身一跃,跳进了张军云背后的影子当中。

    而在同一时间,张军云的身体就仿佛不再是他自己的一样,如牵线木偶般,就那么呆滞的站立在原地,同时张军云蓄势待发的气势也为之一滞。

    这种感觉很奇怪,因为明明无论是姿势还是表情都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却一眼就能感觉出不协调的地方,就像是……整个人都换了个人一样。

    而张军云身上的这种情形,或许其他人不清楚,但易嚣却再明白不过。

    张军云的灵魂短暂的与身体失去联系了。

    曾经耗费过大量时间研究灵魂的易嚣比在场所有的生物都更了解灵魂这种存在,张军云此时的情况就是灵魂离体的最标准示范,而且并不同于足以致死的灵魂分离,影姬只是短暂的夺走了身体使用权,这使得张军云的灵魂一直在与影姬争夺使用权,所以前一秒还是张军云的灵魂,后一秒就变成了影姬。

    因为交换短暂,而且似乎是被动式的,所以不会造成死亡,有什么后果易嚣不清楚,但对身体失去控制,却是一定的。

    当然,直接夺取身体不是那么容易的是,否则易嚣早就把自己的灵魂修不完了,就算是影姬也不能完美的控制任何一个人的身体,所以它利用的是一种特殊的能力,通过直接控制影子来间接影响身体。

    真是有趣的妖怪。

    易嚣越来越想将它们都收藏起来了。

    影姬没有在张军云的影子里停留太久,很快就从其中跳出来,然后如法炮制的跳进昏迷中的弦之介影子里面。

    两个人的影子对于影姬来说,都畅通无阻。

    这个时候,默默看着势头发展的神灵姬突然转过身,平静的向易嚣问道,“你把你的影子藏到哪去了。”

    易嚣,所有竖着耳朵关注两者的妖怪们,“……”

    他记得神灵姬刚刚才说过,不需要问自己藏在哪里,她也能给找出来,没想到,甚至还没过上几分钟,她就堂而皇之的再次发出提问。

    似乎像是猜到了易嚣心里在想什么,神灵姬淡然的补充道,“我问的是你的影子,不是那个东西。”

    但易嚣觉得两者没有什么区别。

    下一刻,“嘭!”的一声,影姬出现在俩人的脚边,脑袋上鼓起一个大包,看上去像是再次撞到了什么东西。

    它蹲在地上,双手按着脑袋上的大包,似乎疼得够呛。

    神灵姬没有安慰它,而是非常直接的上前一步,直接卡住易嚣的喉咙,尖尖的指甲从五指中延伸出来,刺入易嚣脖子处的皮肉里,“影子呢。”她柔声问道。

    易嚣的表情很奇怪,看上去就像是听了一场胖虎演唱会一样糟糕的东西,留下的不耐和无聊的样子,他淡然的伸出手,然后指了指天空。

    影姬和神灵姬同时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然后影姬兴奋的大叫道,“是影子!”

    一个烟影的阴影仿佛鬼魅和幽灵般,双眼散发着幽幽的银色荧光,漂浮在空中,灵巧的像是游鱼般四处漂浮着,正是梦幻岛作为代价,从易嚣身上剥下来的影子,也就是易嚣本人的影子。

    影姬不管不顾,一个高从地面蹦起来,直跳起了五六米高,然后奔向易嚣的影子。

    “事实上,我想说……”易嚣再次开口,但这一次仍然没有说完,神灵姬抓着易嚣喉咙的手猛一用力,使劲卡住他的脖子,将他的后半句话给憋了回去。

    “我不想再听你任何废话了。”神灵姬说道,“你不仅鲁莽,敢于挑衅神灵,并且还非常的愚蠢。”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古怪的法术取下了自己的影子,但你竟然胆敢让你的影子出现在影姬的面前,真是不知所谓,影姬很快就会知道你的一切事情,你已经没用了。”

    不过神灵姬没有料到的是,下一刻,她手中掐着的易嚣似乎突然传来一股力量,仿佛就像是个山岭巨人般,让神灵姬隐隐有种感觉,那就是自己也无法与之对抗。

    但还未等她分出这种错觉从何而至的时候,这股力量就眨眼间变为现实,顺着她的手臂猛地传来,巨大的冲击力突兀爆发,瞬间将她狠狠的甩了出去。

    “我他妈早就想说了,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神灵姬被狠狠的抛出去,在围观妖怪们一众呆滞的目光里,狠狠的砸进了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中,伴随着碎石飞溅间,易嚣发出低声怒吼……

    泥人还有三分火,就算是易嚣,被神灵姬三番五次打断之后,也憋了一肚子的不满。

    这家伙果然是一个神经病,欺骗她就说凡人竟然妄图挑衅她的威严,而实话实说,又被套上了一个愚蠢的名头。

    女人果然是最难以理解的生物,就算是神灵也一样。

    这一刻,易嚣几乎全力爆发出了自己的所有力量。

    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而是他终于想明白了贞子之前的意思是什么,她在做什么。

    冒着莫大的风险,贞子将手从录像带里伸出来,用尖锐的指甲划伤易嚣的皮肤,然后引出来神灵姬认为自己捉住了它们同伴的这么一系列麻烦。

    贞子并不是故意要暴露自己,也不是为了引起神灵姬注意,她伸出手,是为了告诉易嚣一件事情,因为她用指甲割伤易嚣皮肤,是要在上面写道,“钢铁的河流,就要到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