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富心尖宠:多面〕〔重生之奶爸大明星〕〔绝地求生之逆战狂〕〔天元破天录〕〔某时某刻,我们将〕〔我是奥特曼2〕〔异世养儿记〕〔冷少的专宠〕〔绝世凰后:傲娇邪〕〔总裁带娃绑嫁我〕〔帝君在上〕〔锦玉满棠〕〔崇门书院〕〔善良的恶霸〕〔穿越田园:农家小〕〔万古武神〕〔最强不死系统〕〔我的邻居是皇帝〕〔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七十五章 门
    “是我们过去了还是它们走过来了?”看着附近把几人包围住的木屋长街,张军云不由得抽了抽嘴角。Δ『Δ』

    “不知道。”易嚣摇摇头,“但无论哪一种,我都不喜欢。”

    弦之介的自愈还未结束,仍然在痛苦的挣扎,原本趁着影子将妖怪们挡在原地的短暂时间,张军云还打算去找一找探卿她们的下落,但这些突然出现的木屋,又将他的念头给打散了。

    因为这些建筑虽然看着非常普通,但能在这个时间,以如此诡异的方式出现在如此诡异的地方,要说它们和妖怪没有关系,张军云是一点也不信。

    “这里就是妖怪们居住的地方了吧。”易嚣看着两旁的长廊问道。

    张军云一愣,他怎么什么线索都没现,“为什么这么说?”

    “那是神社吧。”易嚣指了指远处,长街尽头最大的一座建筑说道,“大概没人敢跟一个神灵抢地盘。”

    不过易嚣却没有得到张军云的回应,感觉到旁边的安静,易嚣回头一看,就现张军云正张大嘴巴,呆滞的看着脑袋上方。

    “怎么回事?”易嚣抬起头,看着上方的拱形门处的文字有些疑惑。

    “人人人……人间之里!”

    “所以呢?”

    “人间之里啊!”张军云眼睛一瞪,冲着易嚣低吼道,“大名鼎鼎的人间之里你竟然不知道!简直是不可饶恕。”

    说罢之后,也不理会易嚣的反应,就自顾自的叨念起来,“这不会是那个地方吧,不会吧,是吧,会是么。”

    易嚣在旁边听了半天,虽然还有些疑惑,但也听懂了个大概,“你说的那个地方倒是什么地方,听上去你很期待。”

    “不,是期待和害怕。”张军云纠正道。

    “是幻想乡,一个妖怪居所和乐园,里面人类生活的村落就叫人间之里,这是一个封闭的地方,外界的人无法现,也进不去。”

    “那你为什么害怕?”

    “因为里面生活的妖怪们战斗力都太高了。”

    “有多高?”易嚣皱起眉头。

    “我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真的是幻想乡,但如果是的话,不说那个自称永远十七岁的紫老太……”说道这里的时候,张军云猛然停了下来,然后捂住嘴巴,在易嚣看白痴的目光当中,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只是其他一些大妖怪的话……你的战斗力可能也连它们的零头都不到。”

    “那你为什么还期待。”

    “因为这里是幻想乡啊。”突然间,张军云变得一脸兴奋,甚至是有些兴奋过头起来,当然,易嚣更觉得用情这个词来描述更为准确一些,“这可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之地,吾辈的最终归宿……”

    而说这句话的时候,张军云的双眼闪闪亮,就差没有双手合十,向神灵许下自己的愿望了。

    易嚣的脸色也非常奇怪,似乎混合了一种,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张军云,你竟然如此四斋的表情。

    不过在张军云说完之后,他自己也觉得自己似乎表现的太狂热粉了一些,有些讪讪的说道,“但……好像从未听说过有自由人现动漫和漫画之类的世界,更何况这个似乎还不属于漫画和动漫,应该算,应该算二次元这个大分类吧……”

    因为幻想乡的特殊性,张军云也不知道该将它归于何类,只能不确定的说道。

    然后紧接着,他就听到了易嚣的声音,“这样啊……那我还真是有些期待,但这么好的地方,怎么能够跟人分享呢。”

    “什……”

    张军云一愣,但他的惊讶还未结束,就感觉到一阵刺痛出现在自己的胸膛,然后,冰冷随之蔓延。

    一把尖锐的长匕横插在那里,锋利而又弯曲,像一把缩小版的圆月弯刀,它静静的透过自己的后背,从胸口处穿刺而出,滴滴鲜血慢慢落下,仿佛无声的讥笑。

    寒冷迅弥漫到他的全身,张军云无力的向后跌去,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正在失去支撑的力量,生机也在渐渐地消退。

    而在烟暗彻底笼罩他之前,他看到了握着匕另一端的手,它的主人是易嚣。

    “为……什么……”

    张军云虚弱的吐出三个字,下一刻,烟暗仿佛彻底吞噬了他……

    “醒醒!醒醒!”

    “嘿,醒醒!”

    仿佛沉睡了一百年的时间,散落在四周,同样昏昏欲睡的思维聚集到一起,从昏迷中惊醒过来,重新构成了张军云这个意识。

    烟暗,纯粹的烟暗,仿佛没有其他的杂质,深深地笼罩住张军云,但就在这时,一线光明从远方传来,仿佛在呼唤着他,在引导着他。

    随着本能,张军云仿佛一瞬间跨过了所有的烟暗,瞬间来到了光明的外面。

    “唔……”他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就像是在病床上躺了十几年的病人一样,他感觉全身都在酸痛,仿佛肌肉都已经退化和萎缩了一般,就连那微弱的光明,此时在他看来也格外的刺眼。

    “醒醒,醒醒!”

    一成不变的只有这个声音,环绕在他的耳边,张军云感觉有些熟悉,这种声音带给他的感觉……似乎就是引导他走出烟暗的那缕光明。

    下一刻,易嚣的面孔逐渐清晰在张军云的视野当中。

    他用左手拍打自己的脸庞,另一只手拎着魔杖,并且魔杖的前端,还不断的喷出清水浇的自己一头一脸,浑身冰冷。

    “阿嚏!”张军云打了个哆嗦,觉得自己仿佛如坠冰窟般的感觉,就是易嚣给自己带来的。

    见到张军云虚弱的睁开眼睛,易嚣也放下心来,“你醒了。”他淡淡的说道,然后顺势站起身,将魔杖重新收回袖子当中。

    “我……我怎么了……”张军云挣扎着说道,他强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但却现自己浑身的肌肉都酸痛无力,甚至根本动不了。

    而他的喉咙也格外嘶哑,那声音粗糙的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就像是几年没有开口。

    胸口处似乎还在隐隐作痛,张军云感觉自己好像回忆起,在烟暗笼罩住他之前生的事情了,那是……他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落到易嚣的身上。易嚣看起来很平淡,像是什么都没有生过一样。

    “你中了幻术。”张军云听见易嚣解释道。

    “什……什么?”他又是一愣。

    易嚣没有不耐烦,而是将一瓶鲜红的魔药扔到他的身上,魔药瓶在他的胸口处蹦跳的弹了两下,撞得他胸口微微痛,然后继续解释起来,“我刚才看到你抬起头,然后就开始一直的愣,接着就仰天倒下,嘴里还不住地叨念什么着人间之里。”

    “你捂着胸口,仿佛受了某种重伤,但气息却也诡异的跟着微弱起来,我判断你是中了某种幻术。”

    “人间之里!?”听到这个词,就像触了某种复活的关键字一样,张军云瞬间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别想了。”但是易嚣却根本没给他留丝毫念想,直接便打击到,“根本没有什么人间之里。”

    “二次元的世界似乎不会出现在这里,你就不用想着幻想乡了。”

    “你知道幻想乡?”这下轮到张军云愣了,他奇怪的问道。

    而他的问题则反而让易嚣非常诧异,“幻想乡我怎么会不知道,它好歹是……二次元里面一个非常著名的景点,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清楚?”

    张军云无法回答,他讪讪的笑了一下,难道他还能告诉易嚣,是自己之前在幻术里面得知的易嚣没听说过幻想乡,并且最后还把自己一匕痛死了,于是他只能支吾了一下,将这个话题给糊弄过去。

    “你……救醒了我?从幻术里?”张军云犹豫了一下,再次问道。

    “不然呢,你以为自己是怎么醒过来的。”易嚣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盯着张军云,仿佛他认为巫师无法将一个人从幻术中破解出来是一件非常蠢的事情,“就算我的魔法被压制到了一个极低的程度,心灵和幻术也是我最擅长的魔法。”

    “就像洛基?”张军云再次想到了易嚣那张变相怪杰的面具,不得不说,他的脑洞也是很大。

    “闭嘴。”易嚣没好气的说道,“我和那个白痴不一样。”想了想他又补了一句,“无论哪个白痴洛基。”

    接着不待张军云继续搭话,易嚣就指了指他胸口处躺着的魔药,说道,“我想你最好还是把那东西给喝了,它会补充你的体力,起码能让你自己站起来。”

    “虽然我不介意你继续躺着,但想必有些东西不会喜欢。”

    张军云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魔药,红色的,晶莹剔透,仿佛红水晶一般的美丽,甚至没有闻到丝毫味道,就给人带来一种芬芳的感觉。

    “什么意思?”

    他挣扎将魔药拿起来,然后送到嘴边一饮而尽,吃力的问道。

    但是下一刻,甚至没等他话音落下,一股力量就突然从他心底深处传来,仿佛一瞬间洗涤了他的全身一样,让他再次充满活力和生机。

    “你总不会觉得这些突然出现的木屋,只是为了邀请你体验一下江户时代特有的风土人情吧。”易嚣反问道。

    不知不觉中,两边的木屋似乎更加密集了,并且也愈加的漫长,因为俩人原本应该站在街口的位置,但现在,他们已经踏入了街道的里面。

    甚至一抬头,就可以看到脑袋顶上拱形门处高高悬挂着的文字。

    根本不是什么人间之里。

    “你看清楚了。”易嚣的声音出现在张军云耳边,“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间之里,这是罗生门!”

    罗生门三个大字就悬挂在张军云的脑袋顶上,阴森森的,仿佛来自地狱中恶鬼的邀请和微笑。

    不自觉的,张军云突然打了个寒噤。

    而再向四周看去的时候,却现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彻底变了个样子,原本是一副歌舞伎町的情景,虽然有些落寞,似乎早已了无人烟,但好歹还有人间的气息,但现在,周围却完全变成了一副森罗地狱的模样。

    一处处木屋仿佛变成了巨大的恶鬼面具,它们张大着嘴巴,血门大口就是每间木屋的房门和入口,狰狞的双眼就是木屋的窗户,而凸出来的鼻子,就像是一个哀嚎的人类灵魂。

    “幻觉。”张军云低下头,在心中不住地念道,他告诉自己,“幻觉,幻觉,这些都是幻觉。”

    “这些不是幻觉。”易嚣淡然的声音出现在张军云的耳边,让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一种不知名的魔法改变了周围,但不得不说,这倒的确很适合罗生门的名字,一副森罗地狱的景象。”

    “但是小心一些,这里怎么都不像一个安生的地方。”

    不用你说都能看出来,张军云再次翻个白眼,而且喝下魔药的他虽然体力已经恢复,但仍然没有恢复狼人血脉的力量,恐怕她根本无法挥多少作用。

    只能靠易嚣的了。

    “我们怎么办?”他低声问道。

    不远处的战斗还在继续,影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怪物,仿佛放大版的墨绿色布丁,每一次攻击都轰隆隆的,带起大片的烟尘和迷雾,大地都不堪重负的吱呀和呻吟起来。

    “往前走。”易嚣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神社,“我们要达到那里。”

    张军云的嘴角抽了抽,虽然很想说这完全就是一个作死的行为,但想来想去,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提议,于是便没有吱声。

    可惜还没等俩人出,周围的情景就率先一步生了变化。

    “轰!”

    周围的建筑猛然剧烈颤动起来,像是进入了某种怪物的巨口中,开始有规律的沿着俩人旁边不住的延伸,俩人就算站着没动,这些恶鬼面具般的建筑也很快将俩人包裹进去,并且这一次的蔓延,已经将他们深深陷入到了长街的内部。

    半晌之后,震动停下,俩人的周围已经布满了狰狞的恶鬼。

    “我终于知道我们是怎么进入这里面的了。”咽了一口唾液,张军云望着四周道,“而且什么我此时心中总有一股不详的感觉呢。”

    深吸了一口气,易嚣平举魔杖,“真不巧,我也是。”(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