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上崛起〕〔给前任他叔冲喜〕〔娇妻的谎言〕〔军师做主〕〔阴阳巡狩〕〔萌宝36计:妈咪,〕〔天才娇妻:总裁大〕〔权臣有位逃妻〕〔第一宠婚:墨少的〕〔炮灰逆袭:师兄,〕〔萌师在上:逆徒别〕〔萌师在上:逆徒别〕〔圣皇起源〕〔萌师在上:逆徒别乱〕〔Boss腹黑:影后,〕〔恐怖修仙世界〕〔素月天娇〕〔将门独女〕〔学霸的星际时代〕〔隐龙惊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七十六章 血色长丝
    “叮……叮……”

    仿佛风铃般清脆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俩人耳边,张军云神情一凛,然后躲到了易嚣身后。

    “呲!”

    一股像是火线燃烧般的声音突然出现,速度极快的向着俩人靠近,张军云虽然听到了这个声音,但因为视觉无法跟上的关系,根本无法发现在哪里。

    下一刻,易嚣猛然伸出魔杖,火焰炸裂在空中,仿佛将什么东西凭空烧尽。

    “我就说这里很危险。”张军云嘀咕道,“那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条红色的丝线。”

    “不是丝线。”易嚣后退一步,握紧魔杖,将张军云和弦之介挡在身后,“是血液。”

    红色的血液汇聚成线,如同离了弦的箭般,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带着巨大的穿透力,瞬间贯穿而来。

    甚至在易嚣使用炸裂咒之后,还带着它的粉末和水珠向前溅射了一段距离,才堪堪停止了下来。

    “血液。”张军云摇摇头,“血液,真是给人一种不好的感觉。”他环顾四周,“恶鬼面具,罗生门,凝聚成线的血液。”

    “为什么总给我一种武侠片和恐怖片混合的感觉。”

    空灵的风铃声环顾在四周,缓慢的敲打着,飘荡在俩人耳边,构成了一曲充满异域色调的优雅小调。

    虽然只是纯粹的风铃声,但却非常的优美,单调的音符并不显得枯燥乏味,仿佛能够直入张军云的灵魂一般,让他总是忍不住沉醉进去。

    但是下一刻,他就再次被易嚣的魔杖喷了一脸的水。

    “晦气,又怎么了?”张军云手忙脚乱的摸着脸上的水,没好气的问道。

    易嚣指了指他的脚下,“不要听周围的声音,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上面,你又被拉入幻术里面了。”

    张军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踏出了易嚣保护的范围,似乎还打算继续向旁边走去。

    顿时,张军云知道了自己刚才的处境,只是他再次将脸上的凉水抹掉,无奈道,“我记得你不是巫师么,解除幻术是需要咒语什么的吧,为什么总用凉水。”

    易嚣怔了怔,总不能告诉他,他真正精通的是大脑封闭术,如果不用银舌力量的话,或许还真不能破解世界上所有的幻术,也幸好周围的幻术并不是高深的咒语,只需要外界的少许刺激,就可以让人重新清醒过来。

    于是他耸耸肩说道,“这也是解除幻术的有效手段,当然,是物理版的。”

    张军云翻了个白眼,但就在这个时候,那种仿佛火线燃烧般的声音再次出现,而这一次,是混合在轻灵的风铃声中,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我觉得挡不住了。”张军云一边后退着,一边轻声说道,说完之后,又不确定的向易嚣确认道,“你能挡住么?”

    “有些困难。”易嚣歪歪脑袋,然后踢了踢脚边的弦之介,“所以我们才需要将这家伙给救过来。”

    张军云也低下头,下方的弦之介已经彻底恢复,失去的双臂再次生长出来,但是他看上去要比以往消瘦了很多,浑身大汗淋漓,整个人都湿透了,像是从水里直接捞出来的一般。

    虽然伤势已经痊愈,但弦之介仍然在沉睡当中,大约是因为体力消耗过多和精神疲倦的缘故。

    于是张军云眼角抽抽的,看着易嚣魔杖一挥,直接一盆量的凉水盖到了弦之介的脑门顶上。

    “有敌人?!”而弦之介不愧是江户时代甲贺出身的忍者,就算身体刚刚恢复,内心的警惕性也分毫不差。

    在被易嚣凉水浇醒的第一时间,他就一翻身从地面上跳起来,虽然身体还很虚弱甚至根本不清楚什么情况,却已经抽出腰间的短刃,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俩人。

    而站在他面前的易嚣则淡淡的说道,“别傻站着了,有东西要过来了。”

    弦之介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安全了,面前站着的是张军云二人,他讪讪的笑了笑,摸摸脑袋,将手中的短刀放下来。

    但紧接着,弦之介就是一愣。

    他不敢置信的用双手摸了摸自己的双臂,诧异道,“我的双手……我的双手。”弦之介惊讶的张大嘴巴,“我的双手竟然恢复了。”

    易嚣和张军云同时翻翻白眼。

    而这个时候,嗡鸣像是某种共鸣一样,已经响彻周围的呲呲声逐渐变大,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转瞬即逝,瞬间将三人包围在内。

    易嚣也没有犹豫,魔杖几次虚点,连续数道魔咒发射出去,精准的将凝结成线的血液在空中打落。

    接着,他魔杖向下一挥,一股透明的光膜顺着三人的头顶垂下来,仿佛一道无形的水幕一般,只是摇摇晃晃的,看上去似乎十分吃力。

    “你是打算继续站在那里感叹,然后重新被这些东西分尸,还是打算过来帮忙。”易嚣没好气的对弦之介说道。

    然后易嚣目光微微闪烁,继续说道,“我的魔法被压制到了很低,可是支撑不了太久的。”

    果然,弦之介闻言立刻上前一步,将手中的短刃对准空无一物的前方。

    但是紧接着,他就愣了一下,犹豫着说道,“我的忍术……似乎消失了。”

    易嚣耸耸肩,并未奇怪,“这就是为什么我的魔法连它都挡不下来的原因。”

    虽然弦之介的超速度能力如张军云一样,一同在神灵姬的言语下被泯灭与无,但他毕竟是一名身经百战的忍者,丰富的搏杀经验却一点也没少。

    这一点是张军云无法比拟的。

    弦之介没有多问,因为此时不是解释的好时机,他很快就将精力投入到对付接下来的袭击当中,而张军云也没有闲着,他接过了弦之介腰间另外一支短刃,也是最后一支。

    下一刻,仿佛无声无息的,鲜血凝固的红线再次破空而来。

    这一次,它的动作甚至要比声音还快,直到这些莫名的袭击来到三人面前,令人不安的呲呲声才随之而至。

    “扑!扑扑!”

    易嚣布下的仿佛魔法根本没有起到丝毫作用,仅仅只是阻挡了它们一下,这些仿佛利箭一般的袭击就穿透保护咒,然后向着几人溅射而来。

    魔杖在易嚣手中晃动了一下,外表覆盖上一层银白色的液体,然后瞬间凝固成一柄长剑。

    而接着易嚣手腕一转,长剑已经将附近几道血色丝线拦在空中,直接切断。

    弦之介的反应也不甘示弱,虽然没有了超速度能力的支撑,但是他多年战斗本能和经验还在,单凭直觉,就将几道向他袭击过来的血丝拦下。

    几道无法抵挡的,他也侧身避过。

    只有张军云,失去狼人体魄的他不仅无法反应过来,还没有弦之介的战斗经验,面对这种快速度的突袭,他几乎没有抵抗之力。

    就算手中拿着短剑,也无法抵挡。

    还是弦之介看到他危险,在千钧一发之间,一把将张军云向旁边推开,这才避开血丝的袭击。

    “砰!”

    血丝重重的没入到俩人身后的墙壁上,直接将恶鬼面具的鼻子洞穿,就算有易嚣防护咒减缓了一下速度,也将这张面具的鼻子炸个粉碎。

    大片大片的烟尘和瓦片被砸碎下来,直接在地面上铺盖了厚厚的一层,这道血线只有发丝粗,但威力甚至堪比狙击步枪。

    “多谢。”张军云惊魂未定的对弦之介说道,他看向身后血丝造成的破坏,顿时被吓出一身冷汗。

    但是没给他留出缓冲的时间,来自血线的袭击就接踵而至,仿佛是触动了某种信号一般,这些血线密密麻麻的,仿佛蝗虫一般,无处不在的从天而降。

    好在,似乎是因为密度的提升,它们的速度和威力全部都大幅下降,不然凭借易嚣三人,恐怕还真无法给挡下来。

    就连张军云也顾不得说话,急忙的挥舞手中的短刃,易嚣在前面将手中的长剑挥出一片银光,直接将大面的血线拦腰切断,所以张军云根本不需要过多思考,只要本能的做出攻击动作就好,短刃自然会将一些遗落的血线给阻挡住。

    但这些血光就像无穷无尽一样,伴随着清脆悦耳的风铃声,仿佛跳着某种诡异的舞蹈一般,轻灵的****而来。

    一开始易嚣几人还能阻挡,但时间一长,三人动作就开始迟缓下来,就连抵抗也变得吃力了许多。

    但张军云俩人并没有注意到的是,每当他们无法抵挡,有血色红线突入他们防御圈的内部时,易嚣总会仿佛不经意似得,轻而易举间,在最后的关头,将可以威胁到俩人性命的袭击给抵挡下来。

    并且甚至都没让俩人察觉到。

    而正是因为这种原因,来自血色红线的袭击才越来越频繁,越来越迅速,甚至是越来越为致命。

    并且甚至有些,就连易嚣也挡不住了。

    因为如果再在暗中保护俩人的话,易嚣恐怕就无法隐瞒自己的动作了,甚至是会被俩人发现,从而察觉到自己的实力似乎还留有余地。

    于是停顿了一下,易嚣对俩人提醒道,“接着!”

    易嚣伸手一捞,直接凭空从空气里抓出两把长剑,易嚣将其抛给弦之介他们,完全无视掉还在空气中疯狂蔓延的血色丝线们。

    两把长剑闪烁着锋利的光泽,但是看上去似乎与别的长剑好似没什么区别。

    只是下一刻,它们就仿佛切黄油般,仿佛无视任何阻力一样,直接切开空气中无数的血丝们,然后掉落到俩人的手中。

    弦之介显然是个识货的家伙,长剑入手,他下意识的说道,“好锋利的长刃。”

    而张军云却比他要知道的更多一些,转了转到手的长剑,他稍微一打量,就认出它的来历,“这是天狗森林里……那些天狗的兵器?”

    “破魔长剑。”易嚣歪歪头,“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

    下一刻,因为长剑而受到短暂阻滞的血丝们再次疯狂的蔓延过来,但这一次,有了几乎可以破除大部分魔法的破魔长剑作为武器,血丝们的速度显然大幅受阻。

    手中挥舞着破魔长剑的张军云和弦之介二人轻松了不少,甚至仅凭弦之介一人,就可以护住他们两个。

    这样一来,易嚣也可以稍微将注意力从他们身上分开。

    易嚣当然没有被神灵姬压制住实力。

    其余说他演给神灵姬看,不如说他演给那些隐藏在暗处中,盯着这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看。

    但易嚣却也没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毕竟根据贞子的提示,这里距离所谓的钢铁河流已经非常接近了,他之所以与弦之介俩人一同抵挡这些血色长丝,只是因为并不想破坏它们,想要看一看,这些血色的丝线过后,罗生门到底想要做什么。

    但现在,这些血丝一副无穷无尽誓不罢休的样子,去又让易嚣有些厌烦了,毕竟它们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要打算将三人困死在这里。

    而这样的话,似乎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纠缠下去了。

    长剑挥舞的动作慢慢减缓,易嚣另一只手已经摸到了魔法书的一角,他正在犹豫着要找个什么理由,才能告诉他们,自己的魔法书仍然可以使用多次。

    “哗,哗!”

    仿佛下雨般,因为无数血丝被切断,地面上已经积攒了一层厚厚的红色液体,血浆散发出浓郁的刺鼻气息,但上方还在不断的淋下稀稀落落的血珠。

    包括易嚣在内,三人全部都已经被血液浸染透,整个人仿佛从装满鲜血的染缸里被捞出来一样,浑身上下都在滴落着猩红的鲜血。

    “在森罗地狱一般的罗生门当中,三个人浴血……”

    易嚣在怀中将魔法书翻开一个角落,呢喃般的低吟起来,准备为接下来的银舌做准备和铺垫,但就在这个时候,数不尽的血丝突然停顿下来,然后紧接着,它们如潮水般向后退去,像是听到了某种号角。

    到了最后,大片大片的血丝扭扭曲曲的顺着地面蔓延回去,远远看着,就像是一道道贴着地面的蛛丝。

    “这是怎么回事?”张军云将长剑拄在地面上,喘着粗气问道,而弦之介则是非常心疼的看着他手中的长剑。

    “不知道。”易嚣也非常茫然,他很奇怪的摇摇头。

    但是下一刻,三人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他们齐齐的感到地面一阵剧烈震动,并且正在由远至近。

    在三人的目光当中,那个墨绿色,仿佛布丁一般的影子正在快速的踱步而来。

    “该死!”张军云率先反应过来,他并不担心易嚣的影子会攻击他们,但是他更担心其他的东西。

    比如说,影子为什么向他们靠近,它又在驱赶……或是追逐着什么东西。(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