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马小甜心:叶少〕〔超级名气升级系统〕〔画满田园〕〔剑鸣九天〕〔官道巅峰〕〔黎明之剑〕〔腹黑总裁坏坏爱〕〔灵武帝尊〕〔一窝三宝,总裁喜〕〔变身在漫威世界〕〔暴富人生〕〔诡境求生〕〔惊世凤鸣:至尊大〕〔Boss生猛:总裁,〕〔完美K线〕〔魔神大人请走开〕〔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大汉的光芒〕〔最强特种兵之战狼〕〔乡村小邪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高魔地球 第九百七十九章 问题
    “这可真是羸弱的神灵。”易嚣将空中的石板降落到自己面前。

    神灵姬造出的声势很大,看上去仿佛要毁天灭地一般,在江户这个时代,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将今天的情景视为神迹,或者流传下多少诡异的志怪故事。

    但只有易嚣心里清楚,他打败神灵姬远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来到石板面前,看着上面还在挣扎的神灵姬,易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或者说你有名字么。”

    神灵姬的面孔仍然看不清楚,仿佛笼罩着一层迷雾般的薄纱,但听到易嚣的问题,她却没有拒绝回答,“八百万。”她平静而又低沉的回答道。

    “八百万神灵么……”易嚣重复道,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我还以为你会叫七百九十九万。”

    虽然神灵姬的面孔无法被看清,但易嚣却仍然能从她的眼睛里感觉到一丝愤怒。

    “为什么我无法主宰你。”她平静的问道。

    身为全知全能的神灵,她在这个世界几乎无所不能,想让任何人生,就可以让人活,想让谁死去,也仅仅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她甚至可以倒流时间,逆转未来,轻易改写世间已经被论证的常识,操纵命运更是她最最浅薄的手段。

    但这一切到了易嚣这里都没有了用处。

    不然她早就一个念头碾死易嚣了,怎么还会将罗生门拆毁,将天空撕裂,甚至让大地发出愤怒的咆哮。

    这么麻烦,可不是她想要易嚣慢慢感受到绝望和死亡的味道,她可没有这么无聊,只是因为她无法直接按死易嚣罢了。

    而且不仅如此,那个巨大的果冻影子她也无法控制,否则早就带着妖怪们摆脱这个傻大个的纠缠了。

    甚至连易嚣身边的那些人,在进入这个古怪的腔空间的那一刻,也瞬间失去了联系。

    原本,无论是张军云还是弦之介,他们的命运和生命都在八百万的眼中一清二楚,清晰的就仿佛一本字典般,可以随意解读。

    她并没有直接将他们抹除,首先是因为他们不重要,毕竟哪怕将他们从世界移除,也无法真正影响到易嚣。

    另一点则是,八百万并不认为易嚣能够脱离自己的掌控,毕竟,她就是世界,甚至整个世界都要听从她的。

    但是没想到……

    “主宰?”易嚣耸耸肩,“或许因为我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的关系吧。”

    “这不可能。”八百万仍然很淡定的摇着脑袋,“人类,张军云,探卿,黛西艾勒同样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我同样可以掌控他们的生死,主宰他们的一切。”

    “或许我比较特殊吧。”易嚣毫无诚意的说道,而眼睛则打量着四周已经恢复出入的山岭风景。

    “你的确非常特殊。”神灵姬似乎变了一个人般,一板一眼的答道。

    “你可真没一个作为俘虏的自觉。”易嚣终于将脑袋转了回来,有些无奈的说道,“还是说你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句话就仿佛触发了某种信号,麻木的神灵姬突然再次出现一股生机,她身上流露出危险而愤怒的气息,“人类,注意你的言辞。”她质问道。

    “这还像回事。”易嚣后退一步,挥舞魔杖,将石板凭空浮起,八百万被禁锢在石板一侧的表面,看上去就像是一块砧板上的肉。

    “别忘了我曾经跟你说过,我早就封印过一个神。”

    “你要将我作为谈资,第二个被你封印的神么?”八百万冷笑道。

    “不,我暂时还没打算封印第二个神。”易嚣说道。

    “你想要弑神?”八百万的身上涌出一股阴冷的气息。

    而易嚣则是想了想,再次说道,“我也没打算杀你了,因为……我并不觉得你是一个神灵。”

    八百万一愣,她不知道为什么易嚣这么说,但下一刻,她就勃然大怒,因为易嚣继续慢悠悠地说道。

    “哪怕是惊天战神里面那个水货雅典娜,也要比你强上无数倍,我从未见过你这么羸弱的家伙,呃……不对,或许还有一个狡猾的家伙。”

    “你这个愚!……”

    八百万发出愤怒的嘶吼,但紧接着,就被易嚣挥舞魔杖,直接封住了声音,易嚣并没有听失败者哀嚎的习惯。

    “所以让我们言归正传,入口在哪里,或者说……那真是一条河?”

    神灵毕竟是神灵,在发觉自己无法做任何事的时候,很快就平静下来,透过厚重弥漫的雾气,她仿佛在冷冷的注视着易嚣,“我不知道。”八百万冷声说道。

    “我觉得你最好说实话。”易嚣从怀中取出一瓶吐真剂,然后在八百万的面前摇了摇。

    虽然不知道那是啥东西,但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任何人不用动脑子都能猜出一二,虽然八百万对于自己的失败稀里糊涂,但她也没打算在这样的小事情上顽固不化,只是……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事实上,八百万的内心也十分奇怪,说实话,输在易嚣手中她并未不满,或许就像易嚣所说的那样,他可能是个意外。

    意外的话,八百万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毕竟她是无法被杀死的,也无法被封印,随着她力量的不断积蓄,她可以破开一切封印,就算死亡,也可以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重生。

    或者说,甚至某种意义上来讲,她根本就没有死过。

    一次打不过,那就重新来过,八百万有信心早晚有一天干翻易嚣,毕竟作为一个全知全能的神灵,她几乎容纳了此世所有生物的一切知识和认知度,战败和尊严这种东西在她眼里完全不存在。

    但易嚣问出的问题她不知道,却是八百万无法容忍的。

    假如易嚣问的的确是关于这个世界的问题,但自己竟然不知道,这不可能,自己是此世全知全能的神,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八百万可以接受来自世界外的意外,但却无法接受自己主宰范围内的意外,因为这细想起来,就是在太恐怖了。

    她是全知全能的存在,但世界上却还有她不知道的东西,那个全知全能,不就彻底成为一个笑话了么。

    如果更深一些挖掘的话,那么这些隐藏起来的,甚至瞒得住她的东西,又意味着什么。

    当然,如果易嚣的问题并不关乎这个世界,那就无所谓了。

    听到八百万的答案,易嚣似乎并未奇怪,只是摇摇头,叹息道,“果然啊……”

    “你到底在说……”

    八百万皱起眉头,相对自己的失败,此时她更关心这个问题了,但易嚣却没有了与她交谈下去的兴趣。

    “好了,你可以安静一会了。”易嚣说道,“入口既然你不知道的话,那么就需要我自己来寻找了……”

    “我不会杀你,只会让你暂时沉睡过去,我不会唤醒你,不过你可以试着自己把自己叫起来,如果……你真的还可以醒来的话。”

    说罢之后,没等八百万反驳,易嚣一挥魔杖,悬在半空中的石板猛然旋转起来。

    就仿佛一枚掉落在桌子上的钱币,石板悬浮在半空中,开始疯狂的上下以及左右不停的翻转起来,似乎有一个无形的重心横置在石板的中心部位,无论它如何旋转,都被牢牢的固定在原地,没有丝毫的偏移。

    神灵的声音再次被易嚣泯灭于无,她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旋转的石板当中,这种旋转似乎永无止境,很快就在空中变成一个只留着金色残影的光球。

    片刻之后,易嚣魔杖一顿。

    “砰!”的一声巨响,石板重重砸落到地面,直接横拍在上面,甚至将地面硬生生的压下去了十几米深,形成了一个四边形的大坑。

    下方的泥土,更是一口气被挤压和压缩到了密集到恐怖的程度。

    “啧。”易嚣撇撇嘴,听上去就很疼,因为某些原因,他并不喜欢这个家伙,所以打算暂时将她扔在这里。

    毕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恐怕已经活不长了。

    挥动魔杖,地面的泥土开始蠕动,将深坑抹平之后,易嚣在此唤出了藏有张军云几个人的腔空间。

    烟色的巨口一经张开,张军云的脑袋就从里面冒了出来,“那个神经兮兮的家伙被你给封印了?”他一出现就直径问道。

    易嚣脑袋一歪,已经想明白了原因,但还是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感觉到能力已经回来了。”张军云从巨口里面跨出来,拍拍自己的胸膛,“速度……力量,还有我的狼人血脉。”

    事到如今,他也没打算继续隐瞒自己狼人血脉的存在,毕竟只要不是瞎子,几次半狼人化早都看出来了,只是没人点破,张军云也就没说。

    但即使如此,他仍然没有说出自己经历的是哪个狼人的世界,而易嚣也没有打破砂锅的习惯,也就没有直白的追问。

    果然,张军云的回答不出易嚣所料。

    “她不是我的对手。”易嚣平淡的笑了笑,并未掩饰手中的魔法书,“我都跟她说过我封印过一个神了,她还是不信。”

    “就算是全知全能又能怎么样,能够被称为神的,哪有一个是简单的。”

    张军云的目光几乎一直都集中在易嚣手中的魔法书上,他并未掩饰火热的目光,而是苦笑着说道,“安哥,你藏得可真是深啊。”

    “幸亏这里不是主神空间,不然就凭你隐藏的实力,我们这波绝对要团灭。”

    “这本书到底是什么东西,好像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记得有什么电影里面有这样的东西,就算是所谓的魔法大典,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吧,这种能力要说起来的话……别告诉我你去过哆啦a梦的世界。”

    “不是哆啦a梦的世界,但是什么世界,你就别想了,那地方很危险,当初为了弄到这东西,我也是用尽了浑身的解数。”

    “别人用不了吧。”张军云了然的点点头,没有追问,而是直接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除了我,没有人能用。”易嚣也没有隐瞒,同样直接的回答道。

    能够让人一步成神的东西,没有任何人会不眼热,张军云对魔法书感到好奇,甚至是问出这样的问题都不奇怪。

    真正有问题的,是他将一切都埋在心里,虽然易嚣觉得自由人越多越好,但却并不觉得时刻喜欢内斗的自由人,有存在的必要。

    好在,张军云是个聪明人,他一贯很聪明。

    或许他以后比还强大了会是什么样子,易嚣不清楚,但现在,他一定会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不变。

    而且如果真的有一天,他会比此时的易嚣还强大,那么他还需要魔法书的力量么,易嚣觉得他已经用不上了。

    紧接着,弦之介也从腔空间的巨口内走了出来。

    看到周围仿佛什么都未发生过,更不要提什么惊天大战的山岭,张军云深吸一口气,对易嚣说道,“这个世界可是多亏你了,安哥。”

    而易嚣则是耸耸肩,摇头道,“也不能这么说,你是因为我才离开甲贺的,所以才碰到了神灵姬这些东西,而她们则是我的目标,是我的任务,寻找源头。”

    “或许你们不离开甲贺,继续待在那里的话,你们的任务很容易就会完成,毕竟,任这里的任务一贯都很简单。”

    说道这里的时候,张军云终于脸色猛的一变,易嚣与神灵姬的战斗过程很短暂,所以张军云根本没在腔空间内待多久,见到两方的阵势之后,他在空间内都担心易嚣到底能不能打赢了。

    听到易嚣此时这么一提,他才想起几人追上来的主要目的,“阳炎和探卿她们不知道怎么样了。”他有些焦躁的说道。

    “放轻松。”易嚣自然也不会将这几个人忘记,他早在罗生门的血色丝线来袭前就找到了阳炎她们所在,甚至在最后对付八百万的时候,还留意的保护了一下。

    “我已经找到她们了。”易嚣说道,“神灵姬抓到她们后,只来得及将她们关起来,就匆匆和我们对上了。”

    “她们现在正在一处地牢里,很安全。”

    “那就好,那就好。”闻言,张军云顿时松了一口气,只是他左右看了看后,却感觉像是少了什么,回头向腔空间的巨口内一望,他才意识到。

    富江并没有跟出来,或者说,她被挡在巨口的内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